[All叶]最佳视角

*周叶,伞修

*伞出车祸后变成植物人,十年后醒来的背景设定。

*是之前给 @悠悠堇 童鞋的G~


  周泽楷感到身后有人,只当作没发觉,继续在键盘上喀喀嗒嗒。远处小怪一个劲往屏幕前挤,他鼠标轻巧一晃,弹无虚发。

  “漂亮!”身后有人吹了一声口哨。周泽楷捏鼠标的右手顿了顿,道:“谢谢。”

  “你怎么不调侧面视角?”那人又说,“拉过来,往右斜——对对,这样墙面正好连成一条线,你看,这样就很清楚,瞄准也快……”

  训练软件一次测试尚未结束,远处星星散散地又刷新了一批小怪出来。周泽楷就着这视角发了几枪,确实视野清晰。

  他鼠标晃晃,又把视角拉正回来。“我习惯这样,”周泽楷说。

  “是吗?”身后人遗憾地道,又说,“不过你那样习惯了倒也差不多。”

  周泽楷不置可否。

  在枯燥的电脑音效与鼠标点按声里,周泽楷迅速且利落地结束了一轮训练。屏幕上分数跟着骤然跳出,他扫了一眼,仔细地点了保存,才关上界面。站起身来,一手将电脑椅往桌子里推,面向他身后的男人。

  苏沐秋原来大约和他差不多高,只是自一场车祸后,在病床上毫无意识地躺了十余年,腿脚几乎不能活动。好在叶修与苏沐橙十年间精心照料,醒来后恢复了两月,如今拄着拐杖,也慢慢地能够走动,只是走得不快;现下歪歪斜斜地靠在一边,倒显得不如自己高了。——然而身高归身高,瞧他语气神色,是自然而然地看小辈似的,藏着一点过来人的意思。

  苏沐秋的醒来是谁也没有料到的,周泽楷直到假期来兴欣做客,才逐渐适应了这一事实,并第一次看清他的样貌。他长得好看。这个好看,是客观上的意思,就像周泽楷也知道自己好看——他自己的好看,是剑眉星目的英俊,很典型的一种好看;苏沐秋的好看,则是浓眉大眼的清秀,另一种典型的好看。

  至于叶修的好看,那又是再一类,并非典型的,舒展明朗、气质豁达、清风拂山岗式的好看。 

  他思绪跑了很远,半天拽回来,才发现苏沐秋也盯着他打量,不免就显得呆呆的。而周泽楷呆归呆,也不移开目光,只直愣愣地盯着对方。

  这下倒轮到苏沐秋不自在了,咳了两声,说:“去客厅吧?叶修估计一会就回来了。”

  周泽楷张了张嘴,“他去哪了?”

  “去XX路买早餐了,”苏沐秋很开朗地道,“没想到十年了,那家店居然还开着。”

  周泽楷两只眼睛盯着他,又好像没在看他似的,涣散地:“啊?”

  苏沐秋睁大眼睛,摸了两下脑袋:“就是XX路那家店啊,离这是有点路……叶修没和你说过?我们以前很爱去那家。”

  周泽楷摇了摇头。

  “哦,我都忘了,你不是H市人……”苏沐秋哈哈笑了声,一手撑着拐杖,换了个姿势倚靠着,才又找了个话头,“你起得还真早,而且一起床就打游戏。”

  周泽楷嗯了一声。

  苏沐秋又道:“我以前和叶修也这样,一醒就打游戏,打累了就睡,那时候精力好。不过我看他现在也是这样,也不干别的。”

  周泽楷看着他,又不说话。

  苏沐秋又冲他一笑。不知是不是植物人的那十年把他的年龄也给冻住了,这么看着仿佛也就二十出头,笑起来眉眼弯弯,确实难让人心生恶感。他撑起身子来,掉了个方向,“我听叶修讲,你们是……在一起快半年了?”

  周泽楷又嗯一声,顺着他动作,也跟着直起身子来,准备往外走。

  苏沐秋还要接下去,周泽楷踏上前两步,侧下点肩,示意他可以搭着自己。苏沐秋道了声谢,就着他的肩,周泽楷顺势一扶,两人便一起往客厅走去。

  要是一般战队,夏休期里人也就跑光了,上林苑里却还热热闹闹的,人不少。他们确实起得早,这会才陆陆续续地有人从楼上下来,一个个趿拉着拖鞋,睡眼惺忪——周泽楷也是前来住了两天,才发现魏琛怀里居然老爱揣着个轻松熊抱枕,很是长了一番见识。

  他把苏沐秋放在沙发上,听对方道了声谢,只点点头。乔一帆动作快,已经洗漱完毕,正开着个电视在看,见了他们,乖乖地唤:“前辈早上好!”

  “早!”苏沐秋挥了挥手,将拐杖小心放到地上,又向后靠了靠。周泽楷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没什么别的好去处,只好也跟着坐下来,顺着方锐与苏沐秋的视线,向电视望去。

  电视里头正放到一饮料广告,周泽楷才听见音乐,已经知道下一步的画面;果不其然,他自己的脸紧跟着就出现在屏幕里,旁边几个漂浮的葡萄橙子紧跟着旋转炸裂,画面效果很五彩缤纷。

  “这段时间打开电视,全是小周的广告,”叶修管他叫小周,苏沐秋跟着,也就管他这么叫了。

  周泽楷长久不说话,连乔一帆也习惯了,忙接过话来道:“因为前辈特别火嘛。”

  周泽楷听见了夸奖,转过来,只腼腆地一笑。苏沐秋看完了电视里的周泽楷,又转过来瞧一瞧真人,仿佛出了神,又道:“叶修跟你一起,挺好的。”

  他刚才还自恃与叶修更熟悉,这会忽然冒出这样一句,倒让周泽楷有点儿无措了。他愣愣的,还想组织下语言,门口突然有动静。苏沐秋条件反射似的,还在扭脖子往门口看,周泽楷已经嗖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了。

  门推开条缝,有人喊:“谁来帮帮忙……”

  果然就是叶修。周泽楷没等他一句话喊完,已经几步跑过去,一手将门大打开来,边赶忙伸手过去,接他手里的大包小包。

  早餐全是汤汤水水,一队人的份,确实不好拿。叶修本来只打算分周泽楷一半,周泽楷很自觉地,就把他手里的全拎到手里去了。一面道:“下次我去。”

  “你又不认路!”叶修见他全拎去,也并不多客气,都交到他手里,轻松地拍了两下手。

  “那一起去。”

  “好啊!”叶修笑道,一面靠过去,轻车熟路地往侧上够了够,在周泽楷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口。路过的方锐“咦——”了一声,他是半点没有不好意思,径直就往沙发去了。

  周泽楷给他亲了口,面颊还缀着点红,乔一帆过来要帮他分担,才叫他醒过来,一块儿将早餐拎到餐桌去。这厢叶修到沙发前,一个弯腰拾起苏沐秋的拐杖,在手里玩了玩,居高临下地道:“行不行啊,还不能走?”

  “这是我想走就能走的吗!”苏沐秋怒。

  “没事儿走两步!”

  “这都多少年前的段子了!”苏沐秋鄙视,伸手去够拐杖,“给我!”

  “给我二百块钱,就还你!”叶修还没玩够,笑眯眯地手一伸,叫他够不着,一面背过身去,就要往外走。苏沐秋离了拐杖,几乎站不起来,看准了,干脆手一抓他胳膊,使了力气往前一个猛扑,一下从后边圈住了叶修的脖子,摔在他身上。

  “哎哟!”叶修被他一撞,差点儿没摔到地上,伸了两下手,没能把他扒拉下来,“你下去!”

  “不下,”苏沐秋坚定道,“你还我拐!”

  “你怎么这么重!”

  “你还我就不重了!”

  苏沐秋几乎整个人挂在叶修身上,叶修也不把手里的拐杖还他,就这么拖着苏沐秋,还要锲而不舍地朝餐厅方向挪动。苏沐橙站着布餐盘,看着他俩直笑,也不过来帮个忙,陈果先吼起来了:“你们俩闹够了没,快来吃饭!”

  “老板娘别生气,别生气,”叶修忙道,“我俩正在赶来的路上……哎,你自己走两步!”

  “不好,”苏沐秋整个重量都摊叶修身上,也玩起老段子,“我双脚离地了,腿就没压力了,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

  “——你自己说的,多少年前的段子了!”

  “不行啊?我十年前穿越来的!”

  终于跋山涉水地来到餐桌前,叶修气喘吁吁地,才把苏沐秋扒拉下来,丢到座位上。魏琛顺口问:“是还不能走啊?”

  苏沐橙给众人发筷子,接道:“医生说,再恢复一段时间,多锻炼,慢慢地就能走了。”

  “听到没?多锻炼,我那是为了你好,”叶修一拍苏沐秋背,在他身边抽椅子坐了下来。周泽楷帮着苏沐橙分餐具,见状绕到桌子这面,在叶修另一侧的椅子跟前杵着,意思是这位子已由他占了。

  “那也不是这么锻炼的!”

  餐具布完,一众人纷纷在桌边坐下,掰筷子的掰筷子,拧瓶盖的拧瓶盖,苏沐秋就近抓了个包子,咬了一口,说:“这家的肉包还是这么好吃。”

  “包子!”叶修忽然叫道,苏沐秋还以为他吃着包子,诗兴大发,要咏诗一首,抬起头来,才发觉他叫的是兴欣队里的包子。对面的杀马特帅哥立马挺直了身板:“哎,老大!”

  “给我递两个那头的奶黄包,”叶修说。

  “好嘞!”包子欢快地道,一面刷地丢过来两个包子。他这动作惊险,叶修倒是显然已经习惯,一伸盘子,居然稳稳地给接住了。

  叶修伸手拿了一个,又把另一个放到周泽楷面前。“小周,这个好吃,你拿一个。”

  周泽楷转头对他一笑,拿起了奶黄包,看神色是很开心。

  “你买了奶黄包?怎么不给我也拿一个!”苏沐秋道。

  “你不是正吃着吗?别老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叶修道。

  “味道都不一样!”苏沐秋说着,伸手去抢他手里的。叶修一边往周泽楷那面躲,一边伸出手来,在他手背上轻轻地一打,声音却很清脆,“啪”地一下:“哎,别拿我的啊!”

  周泽楷嘴里嚼着,也不说话,只睁着眼睛看他俩,神情不知道是若有所思,还是压根什么也没想。桌上人各聊各的,是早习惯了苏沐秋跟叶修两个吵吵嚷嚷,压根懒得分神来管他们。倒是叶修自己最后败下阵来,坐直回椅子上,把手头的奶黄包掰了两半,在他面前摆出两只手来,叫苏沐秋挑:“喏,你拿。”

  苏沐秋看看他两只手,径直挑了小些的那半,美滋滋地转过去啃了。


  早饭热热闹闹地吃完了,正值假期,队里并没有多少强制任务,几个女孩兴高采烈地拎着方锐与包子出了门,据说是打算逛一天街,无怪乎要捎个打下手的。

  叶修照例还是打游戏。他跟苏沐秋发起了挑战,迎来了又一次坚定回绝——苏沐秋肢体能力尚未完全恢复,加上阔别荣耀多年,连技能也不甚熟悉,最近最大乐趣是给每个职业开小号,从新手村做任务玩起。

  苏沐秋不来理他,叶修扶着两边把手,在电脑椅上转了大半圈,朝电脑房那头喊:“老魏,有BOSS不?”

  “没!”魏琛怒气冲冲的,也不知受了什么气,砸着鼠标吼回来,“靠,这越云公会的孬种,居然敢讹我!看我不好好修理这货!”

  叶修失去兴趣,又原地转回来了。

  周泽楷看他百无聊赖,从旁提议道:“和我打?”
  叶修对他笑笑,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否定,先操纵着角色,往竞技场去。没精打采地跑了一半,他忽然又有了主意,“喔!”了一声,转过头来,对苏沐秋道:“你打到哪儿了?”

  “还早呢,我正准备打埋骨之地……”

  “那正好,”叶修说,“我这有个新区小号……”他埋头往近旁的抽屉里翻了翻,是准备来新区和苏沐秋会合了。又突然地记起了什么似的,刷地抬头问周泽楷道:“小周和不和我们一起?开荒!”

  周泽楷犹犹豫豫地,看看苏沐秋,又看看他。最后才“嗯”了一声,不知怎么,显得心事重重。

  换账号卡时候,叶修又倏然独自一人笑出了声。苏沐秋听他一声笑,全然没懂笑点在哪儿,莫名其妙地问:“怎么了?”

  叶修摇摇脑袋,笑说:“没事,”他是想到上一回打埋骨之地的时候,黄少天评价周泽楷的那番话了——没想到还真有把周泽楷拉过来,和自己一起打这副本的一天。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来,冲周泽楷莞尔一笑,又伸出手去,在他脑袋上揉了揉。

  周泽楷什么也没做,莫名其妙给他揉乱了发型,然而终究是觉得重新受到了重视,尽管摸不着头脑,还是回以腼腆的一笑,踌躇的神情也就收了回去。

  管饭的人不在,叶修是记不起吃饭的,埋头开荒到临近下午两三点,也没想起来世界上竟还有午饭这回事,最后还是魏琛拿手机叫了外卖,几个人端着盒饭聚在电脑前边,草草地解决了。

  他们这一下午,魏琛光顾着公会里的鸡毛蒜皮,并不来打扰他们,周泽楷虽然打搅,但也闷声不吭。苏沐秋恍然之间,居然以为回到了十年前。

  一觉醒来,荣耀的世界有无限开阔的天地叫他去发现,是让人很快乐的事。能有叶修和他一起,那就更快乐了。

  苏沐秋吃饱喝足,抹了抹嘴,正打算再回到电脑上。然而叶修坐在原地,忽而张嘴打了个哈欠,就见周泽楷“刷”地站了起来,走到叶修跟前,说:“休息一会。”

  “我再玩会——”叶修说了一半,看到周泽楷神情,顿时改了口,“行吧,我去睡个午觉。”又对苏沐秋道,“吃完晚饭再打。”
  “这才一半呢!”苏沐秋道。

  “晚上再打。”叶修说,“你不去歇会儿?”

  苏沐秋本还想说话,看见周泽楷已经拉起了叶修手腕,又埋回电脑前去了:“我再玩一会。”

  看他正在兴头上,叶修也不再说他,打完招呼,给周泽楷拉着就上楼去了。

  昨天也是和苏沐秋一块儿打荣耀到凌晨,早上又起得早,玩到这会,他是有点倦了。反正万事都不急,早点晚点都是休息,叶修是想得很开。

  下午时分,太阳很好,窗帘滤了一半光线,叶修躺到床上,几乎立马就困了。他大字躺在自己床上,周泽楷跟着稳稳当当地坐在了旁边,将他往里挤。

  “干什么,非要跟我挤一起?”叶修困兮兮地道。

  周泽楷不说话,将他往床铺最里头挤,两只修长的手臂摊开,把叶修搂了个满满当当。就算开着空调,也还是热了点。可这样舒适的怀抱也确实很迷人,他也就不费心挣脱了,而是往下靠一靠,慵懒地摊在了周泽楷的怀里。

  周泽楷舔了舔嘴唇,心里还想着几天来眼见的叶修与苏沐秋要好的事。他嘴上笨,难以组织语言,想了半晌,也没想到要怎么和叶修说,能让他少和苏沐秋玩些——转念一想,这也不是他能管得着的,叶修还不是爱怎么玩怎么玩!

  而叶修心里敞敞亮亮,周泽楷还在那百般纠结的当口,他既入睡得快,睡得也稳当,很快躺成了一块年糕,粘粘糊糊地化开了。周泽楷越发无法说话,想着也就是一件事苏沐秋做不得,于是弯下腰去,在叶修的嘴唇上,赌气似的,轻柔地亲了一口、又亲了一口,才心满意足地抱着叶修,闭上了眼。

  

  夏天的时候,四五点钟的光景,外头也还是大亮的。周泽楷叫叶修起床,叶修往侧面一躺,只给他露出个后脑勺来,连被子也都卷走了。

  周泽楷怎么唤他也不起,哭笑不得,从后连被子带人地紧紧抱了抱他,换来一声哼哼。这才先自己起了床,蹑手蹑脚地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他下来客厅,本来是嗓子发干,想要找点水喝。却看到苏沐秋拄着拐杖,慢而稳健地往门口走。看到周泽楷,他挥了挥手,算是打个招呼。

  苏沐秋本来没指望他回应,却看到周泽楷一步步地往他这边来了。依旧是不会说话,直愣愣地,就问他:“去哪?”

  苏沐秋拎了拎手里的拐杖:“医生叫我每天活动,我出去走走。”
  “我……一起。”周泽楷说。

  苏沐秋惊讶,还是道:“行啊!”一面笑道:“那帮我开个门吧!”

  周泽楷过去,帮他把门大敞开来。苏沐秋一手拄拐,说:“谢谢!”一面迈过大门,站到了门廊上。

  苏沐秋走得慢,不好到太远去,也就在小区周围闲逛。陪他散步这一任务往常都是由苏沐橙或叶修来完成的,周泽楷来倒是第一回。看苏沐秋的样子,复建的时候也无需人扶,他就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免得有什么突发情况。

  周泽楷默然不作声,苏沐秋倒是不见尴尬,反而心知肚明似的,一面沿着小区的小路走,一面问他:“你想和我说什么吗?”

  “唔……”

  周泽楷腿长个子高,低下头来,一时不说话,只埋头走路。他也就是长得帅这一点实打实地占了便宜,低下头时能看见如画的眉眼和高挺的鼻梁,仿佛不是发呆,而在沉思什么世界大事、学术难题。

  少顷,他才慢吞吞地抬起头来,犹豫不决地,又将手揣进了口袋里:“叶修是……怎么和你说我的?”

  “啊?”苏沐秋没料到是这个问题,愣了愣,“叶修说——”又歪着脑袋想了一想,“叫我见见他男友,比他高一点,长得特别帅,特别会玩儿枪。”

  周泽楷脸一红,还未说话,苏沐秋紧跟了句,“当时我还以为,他是打算跟我告白呢。”

  周泽楷张了张口,又闭上了。抬高了眉毛,拿不以为然的眼神看他。

  “哈哈!我知道,”苏沐秋看着他笑,“总之,他又说,你不太爱说话。这我就知道了,不是我。”

  “嗯,”周泽楷低低地说了声。

  苏沐秋面上还带着微笑,又仔仔细细地睁大眼睛盯了他几秒。才叹道:“一开始,我听他们说的,还真以为你像我。后来见到真人了,才发现确实不像。至少性格不像。老板娘上次还跟我讲,真要说像,那我更像——”

  “——黄少天。”周泽楷说。

  “哎,对对,”苏沐秋笑,“我什么时候也要见见这个黄少天。”

  周泽楷心想,或许还是不见的好。

  “你也别掉以轻心,”苏沐秋哼哼笑道,忽然驻了步,伸出手来,比了个很中二的持枪姿势;又冲着周泽楷忽一提手,作势发出了一枚子弹:“等我恢复好了,一定要和你来一场,看看谁是真正的枪王。”
  周泽楷站直身体,眼神第一次显出了凌厉的光:“嗯。”

  苏沐秋冲他一笑,揽过拐杖,又继续往前走。周泽楷忙跟上。

  “你……”苏沐秋在前边走得踌躇满志,周泽楷跟在后边犹豫片刻,还是道,“喜欢叶修?”

  “喜欢啊!”苏沐秋坦然道,又加上一句:“当然喜欢!”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虎躯一震,苏沐秋补上句:“不过你放心,他不喜欢我。”边走着,边道:“以前有一回,我跟叶修在睡……你别那副表情,我们那时候就是睡在一张铺子上的。”对周泽楷道,“那次,我实在心里痒痒,就偷偷亲了他一口。结果他发现了。”
  周泽楷嘴巴发紧,从嗓子里挤出一句:“然后呢?”

  “然后?他躲了我四五天。”苏沐秋怀念地道,“那时候,我还以为他很怕基佬呢,谁知道过了这么多年,他光明正大找了个男朋友。”

  周泽楷呆呆的,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似的,“那他知道你……”

  “那时候大概知道吧,我喜欢他的事,”苏沐秋温和地说,“但我估计他记不得了。对我来说,那只是几个月前的事,不过对他来说,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我觉得他没忘。周泽楷心说,但他并不开口。

  “那你……”周泽楷顿了顿,还是道,“不想追他?”

  “不想,”苏沐秋当机立断地道,“又追不到,为什么要追?”

  “……真的?”

  “真的,”苏沐秋说,又看着他笑,“你肯定没法理解,不过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那你还……”周泽楷努力组织语言,“抢他包子。”
  “我不就吃个醋,这都不许啦!”苏沐秋叫道,才说,“嫉妒那肯定还是有一点的。”

  周泽楷露出了难以言喻的神情。

  “不过我真不打算追他,”苏沐秋又说,“做他男友,有做他男友的价值;做损友,又有损友的价值。在我这个角度,也有你看不到的东西。”

  “……啊?”周泽楷呆乎乎地道。

  “就是……”苏沐秋想了想,笑道,“你看,和他一起睡午觉的是你,不过他愿意一起打游戏到凌晨的是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吧?”

  周泽楷眯了眯眼,忽然定住了脚步。 

  苏沐秋仿佛没察觉到似的,拄着拐杖,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傻站着干什么?走啊!”

 

  他们在外头慢悠悠地晃荡了几圈,眼看着天空里布上染红的颜色,然而黑得并不快,似乎定格在了夕阳。慢腾腾回到上林苑,才要拉开门,就有人从里面出来。

  “哟,你们俩散步去啦?”叶修看见他们,倒也并未吃惊,只懒洋洋招呼了一声。他刚从午睡里起来,头发还支棱着,肩膀沓拉,很懒散的模样。

  苏沐秋撇头看他,一眼就见到他手里的烟,显然是正打算出去来一根。“又抽烟!”他大声道,“少抽点!”

  说罢,他正要去抢叶修手里的烟,叶修则吸了一口,对准了他面颊,悠然自得地吐出了一口烟雾。他动作风流,苏沐秋被糊了一脸灰烟,无心欣赏,大叫:“靠,你干什么!”作势就要扑上去。

  “哎,溜了溜了!”叶修撒腿就跑,捏着烟头,顿时消失到房子后院去了。

  “嘁!”苏沐秋恨恨地,知道自己追不上,只得掉了个头,往屋里头一瘸一拐地进去了。

  周泽楷围观完全程,默默地杵在了门口;这样门柱似的杵了片刻,他忽然地福至心灵。

  他将门从外带上,接着跨下门廊,绕到了庭院后边去。叶修果不其然,正猫在角落里,津津有味地享受他那支烟。看见他来,唤道:“小周。”

  周泽楷对他笑了笑。想了想,又换了严肃的神情,复制着苏沐秋的上一句,依葫芦画瓢地对他道:“少抽点。”

  “喔……”叶修一顿,果然不像对苏沐秋,并没有来糊他烟。而是十分听话地,就这么收了手。恋恋不舍地抽了最后一口,他掐灭了烟:“行,不抽了。”接着把烟头往旁边垃圾桶里一丢,笑眯眯地道:“回去吧!”

  周泽楷笑着拉起他的手,让两人跟幼儿园小朋友春游似的,晃荡着手走了回去。一边晃,他一边想:苏沐秋说的果然没错,不同人看到的,确实是不同的风景。

  -END-

 
标签: all叶 叶修
评论(86)
热度(1823)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