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叶]倒带 上

  魏琛嘟嘟囔囔地进了门,怀里抱着的巨大纸盒子挡了路,他差点儿没一头撞在鞋柜上。正要腾出手来把盒子放在地上,他背后挨了一掌:“吃的东西怎么能放地板上?拿进去!”

  “这不是隔着一层纸板么?”魏琛喊冤,“哎哟我去,拿不动了!”

  “一个蛋糕能有多重?”陈果鄙夷,“你看看人家小邱,重的都他拎着呢!”

  “老板娘哎,你也不看看你买了多大一个蛋糕,咱们半年赚来的广告费都砸这上头了吧!”魏琛好容易踢掉鞋子进了门,“再说了,老夫年轻的时候,那力气也是……”

  他叨叨着忆往昔,可惜后头的人跟着鱼贯进来,叮铃咣啷地顿时将他的声音给淹没了。方锐抱着一大袋子彩带气球,乔一帆怀里的是餐盘刀叉,最重的饮料酒水则全由邱非自告奋勇地拎着。至于叶修,优哉游哉地垫了后,小拇指上提溜着个小袋子,里头大约是几根蜡烛。

  “老板娘,你别听他瞎吹,”叶修愉快地道,“连个西瓜都拎不动,摔地上碎了的是谁年轻的时候呀?”

  “那也能算我头上?”魏琛大怒,“明明是你拎不动,全塞给我,我只好一个人拎了四个……”

  “酒水放在哪里?”邱非也不知道有意无意地打断了他,径直问陈果道。

  “哦,你随便放吧!放餐桌上就好,”陈果笑道,“谢谢小邱,帮大忙了!”

  “没有,应该的,”邱非也笑了笑,用了点力气,很轻松地将两大袋子酒水全堆叠到餐桌上。叶修跟着把手里巴掌大的袋子摆在一边,叹道:“哎呀,年轻真好!”

  “你年轻也比不过人家!”魏琛路过,见缝插针地继续吐槽。

  “荣耀比得过不就好了?”叶修道。

  “嘁……”魏琛一时没想出反驳的话来,被错身而过的唐柔吓了一跳,“我的大小姐,您别拎着个剪子乱晃!”

  “来帮忙剪彩带呀!”唐柔笑眯眯地,握着剪子一头,把柄塞进了魏琛手里。

  魏琛一惊,看了看手里剪子,又看了看唐柔的笑容,只得万分郁闷地跟在了后头。边嘴上念叨:“真是,过年都没这么麻烦……”

  生日时候寿星自然是不需要干活的。叶修环视一周,发觉没自个儿什么事,决定前去洗手间放水。他趿拉着拖鞋慢慢悠悠地到了洗手间门口,进去正待带门,忽然觉得脑后乌云笼罩,手顺势把门一推,就将身后的人放进来了。

  “前辈发现了?”邱非笑了笑,像有点儿不好意思。

  “这还能发现不了?”叶修道,盯着邱非把洗手间门带上。他站定在邱非对面,拿手在两人额上比了比,“你是不是又长高了点儿?”

  “有吗?”

  “有啊,”叶修笑道,又靠近了他些,“你跟着我进来干嘛?”

  “也没什么,就是……”他们两人贴得近,邱非的鼻尖都快蹭上他的,“好久没独处了。”

  “嗯,倒也是,”叶修轻声说。他凑上前去,拿鼻尖蹭了两下邱非的,顺势用唇瓣在他嘴唇上轻轻印了一印,才伸出舌头来,往邱非已经微微张开的口里钻。

  他一如往常地主动来撩拨,舌头蜻蜓点水又偶然热情的翻搅,手从邱非胸口缠绵叵测地往上走,藤蔓似的围住他的脖颈,行云流水娴熟的一套,激得邱非脑子里几乎微微晕眩。叶修闻起来真好,带着点烟气,在五月变幻莫测的天气下,又是恰到好处地温暖的。他额前垂着的碎发,笑意盎然的眼神,和刻意撩拨的亲吻——要是在以前,邱非多半会想到些别的形容词,繁复的,花里胡哨的;可相处的时间越长,他心里的喜欢越多,如今不论叶修做出点什么动作,在他眼里都只剩下了可爱——可爱,可爱,实实在在是很可爱。

  他们湿热的鼻息蹭在一块儿,邱非也有些禁不住,条件反射地将手伸下去,搂住叶修的腰。他也有些被叶修撩拨起来,几乎克制不住地拿下身在他大腿上蹭了两下,叶修从吻里稍微脱出,喘着点儿气道:“哎哎,待会儿,外面都等着……”

  邱非说:“我知道,”才停下来,让两人稍稍分开,恋恋不舍地又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叶修两只手还搭在他肩膀上,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唇,才扬起一边眉来,调侃他道:“年轻真好!”

  邱非脸有点儿红,心里又是一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就要过生日的缘故,叶修这晚提了几回“年轻”,倒让他也好奇起来了。“真想看看前辈以前是什么样,”他道。

  这一回,叶修两边眉毛都抬起来了。“那你可来晚咯!”叶修敲了他脑门一回。这一下敲得不轻不重,邱非抬起手来,揉了揉脑袋,还要说话,叶修一指门外,“好了,我上厕所呢,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

  好容易找来独处机会,邱非还有些舍不得似的。然而叶修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这是从他们相处的最最开始就保留下来的模式。只好最后在叶修脸颊上吻了一吻,便带上门出去。


  兴欣全体出动,再加一个邱非,布置个生日会场倒花不了多长时间。包子充分发挥身高优势,遵从陈果指挥,将客厅里所有高处全挂上了彩带气球,上林苑里登时张灯结彩,跟开联欢会似的。

  晚饭是叫的外卖,他们坐在花团锦簇的餐厅里酒足饭饱了,才简单收拾,腾出地方给那个大的惊人的蛋糕。叶修的打火机被贡献出来,一个个地将蜡烛点燃;整间房的灯都给按灭了。邱非挑了个好位置,坐在叶修对面,和众人一起唱生日快乐歌。歌唱中尤以包子表现最为突出,唱两遍还嫌不够,大伙儿早都停了,他还兀自扯着个嗓子陶醉地吼。

  方锐道:“算了老叶,你别管他了,许愿吧!”

  “还许愿呢?”叶修苦着个脸,包子的“祝你生日快乐”依旧绕梁不绝,一旁坐得最近的唐柔已经把耳朵捂上了。

  “快点吧!”

  “行吧……”叶修不情不愿地摆了个姿势,作势要许愿。闭眼之前,又多看了对面的邱非一眼——他眼里分明含着点笑,跳跃的烛光衬得他脸一片温暖颜色,在包子撕心裂肺的生日快乐歌里,邱非与他对视的一瞬,像是要回应叶修的目光,分明感到了自己胸口几乎快喷涌而出的迷恋与喜悦。

  叶修闭上了眼睛。他平常也不像会在生日认真许愿的人,只是被大家挟持着,不得不走个过场。只草草闭了两秒眼睛,就又睁开来,懒洋洋地一根根吹灭了蜡烛。

  有那么一刹那,万籁俱寂;接着是十分不整齐的鼓掌声。

  “开灯咯?”苏沐橙道,一面啪地按开了灯。他们在黑暗里呆了太久,骤一开灯,眼睛还有些不习惯。邱非连眨了几下眼,才渐渐地适应过来。

  能看见东西的第一瞬,他习惯性地去找叶修的目光。然而眼下白炽灯大开着,倒不如方才只有烛光时叫邱非看得清晰了。奇怪。这样亮堂的房间里,他不至于看错;然而叶修的眼神,却分明与邱非所见的平时不一样了许多,仿佛——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叶修盯了邱非两秒,眨了眨眼睛。包子还在哼唱生日快乐歌。

  接着他问道:“这是哪儿?”


  “简单地说,你穿越了,”方锐一锤定音。

  “这是不是算魂穿来着?”唐柔说,“接下来就是再打十年,统一全联盟的节奏。”
  “你写起点小说呢?”魏琛吐槽道,“咋不让叶修去修仙呢!”

  “都穿越了,说不定真能修仙啊!”

  “我看不行,”叶修否定,试着活动了两下手指,嫌弃道,“这身体比我自己的僵多了。”

  “你看,这么欠揍,就是叶修本人没跑,”魏琛言之凿凿地对乔一帆道,“他的欠揍,是与生俱来的,亘古不变的……”

  “我看你不是魏琛本人,”叶修道,“他什么时候会用这么多成语了?”

  “滚你丫的!”

  “现在这样,是不是该去医院看看啊?”陈果担忧道,又仿佛要掉眼泪似的,“这不是把我们都忘光了吗……”

  “送医院,人家会信吗?”方锐说,“别到时候拖去精神病院,可就惨了!”

  “要不再过两天看看吧,”苏沐橙提议,“或许到时候就自己好了呢?”又问叶修,“你今年多大来着?”

  “二十一,”叶修道。

  “笑死我了!你看你自己像二十一么?”魏琛拍桌狂笑。

  “我像不像二十一不知道,你倒挺像四十的,”叶修一针见血。

  “靠……”

  “哎,话说,你叫什么来着?”叶修懒得和魏琛扯淡,忽然转过了头来,问邱非道。

  邱非正挨在叶修身边,安安静静地看他俩打嘴仗,忽然被叫到,倒惊了一惊,才清了两下嗓子,又有些紧张似的,“邱非。”

  “喔……”叶修上下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他两下,“你刚才说,你不是我新队里的?”

  也不知怎的,叶修并未过多打听,然而看着似乎也挺轻易地接受了自己有了新队的事实。不过他心里怎么想,面上本来也就是从来看不出的。想到这儿,邱非留了个心眼,决心不提新嘉世的事儿。

  “嗯,我是……另一个队的队长,”邱非谨慎地道。

  “你徒弟,”苏沐橙挤了挤叶修,笑眯眯地道。

  “哟,我还有徒弟呢?”叶修惊奇地道,“打一盘?”

  “好啊,”邱非握紧了拳头,手心有点儿出汗,然而目光霎时被点燃了。

  “不错不错,”叶修笑道,忽地抬起手来,揉了两下邱非脑袋。邱非早给他揉习惯了,暂且没什么反应,叶修自己倒呆住了似的,骤然把手拔了下来,又呆呆地盯了两秒。

  “怎么了?”邱非问。

  “不是,我——”叶修顿了两秒,又道,“没事儿。”


  近六月的晚上,夜风也不太凉。邱非带着叶修慢悠悠地走回了家,楼道里也没什么人,走进去灯才应声而亮。

  “兴欣新到了几个训练营的新生,房间不够……所以前辈退役以后再来H市,基本都是住在我家。”邱非小心解释道。

  “唔,”叶修心不在焉地应了声,似乎并不太在意住在谁家。倒是等了片刻,问他道,“我平时不在H市?”

  “嗯……前辈退役以后,就回B市了。”

  叶修扬了扬眉,跟着进了电梯。这儿的光亮一些,邱非站在后侧,安静地用余光观察他。虽然外貌并无改变,然而并不是错觉——二十一岁的叶修的目光,确实有着些与往日不同的、青年特有的意气风发的光芒。

  虽然原本的他,也是坚定锐利的,然而赋予以锋芒的沉重感,也确实是多年岁月打磨的效果。

  自然,不论是过去的叶修,还是现在的叶修,只要在他的眼里,那就都是可爱的。

  他还恍着神,跟着叶修一并走出去,正打算上前开门,叶修自个儿掀了盖子,径直按了密码,门应声而开。邱非惊了一惊,正待说话,叶修若有所思地道:“果然,我自己不记得了,不过身体好像还记得很多事。”

  邱非“唔”了声,才骤然想起来——怪不得刚才叶修摸了他的头,又好像被自个儿吓着似的……

  他正要笑,叶修冷不丁转了个头过来,邱非赶紧把笑半咽回去了,只是不大成功,在面上留下个古怪神情。叶修高高扬起眉来——这是个邱非熟悉的神情——又仿佛也忽然想了起来,神情有些怔忪,像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干嘛呢,这表情?”叶修道。

  邱非身子已经不自觉往前倾了些,乍一听见,一个激灵,赶紧后退——叶修露出那副模样,也很可爱,他条件反射地,差一点儿就亲了上去。

  还好,还好。邱非咳了一声,摇头道:“没什么,”一面闷声放下身上背的包。心里想着:叶修这时候可还没和自己在一起,忍……也只能忍几天。


  ——忍不了了。

  邱非翻了个身,床板硌得慌,他拿两层毯子在底下垫着,只是勉强好些。然而要是和往常叶修睡在身边相比,那就真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待遇。

  他皱着眉头,又翻了个身。然而别无他法,他既然不能对叶修坦诚两人的关系,就只能受着罪——叶修只以为这也是另一间卧室,殊不知这间客房多年未用,一张小破床上连个床垫也没有。

  离叶修“穿越”已经过去两天,要是隔天他自己认识的那位再不回来,邱非也只得去买张新床垫了。

  背上硌着不舒服,连带着睡时脑子里也混混沌沌,一时以为自己睡着了,一时又好像醒转了似的,许多声音画面云山雾罩地拢上来,睡得很劳累。眼前才是漆黑一片,要沉睡过去的关口,忽然听见咚咚地两声,邱非差点儿没从床上一跳,惊地直坐起来,喘了两口气,才试探着问:“前辈?”

  “是我,”叶修的声音透着门板进来,有点儿朦胧。

  邱非连忙下床。自打叶修“过来”,他每天总是担心叶修生活不习惯,又或是有其他不好;这会半夜来找他,想必是有什么事。他下床下得急匆匆,好一会儿才找着了拖鞋,赶紧往门边去。

  “什么事?”邱非道,一手便要去按灯开关。然而他还没碰着电源,手腕一暖,却是忽然被按住了。

  几日连挨近了叶修也不敢,手上被他乍一捉住,皮肤贴着皮肤,邱非打了个抖,一时怔愣,挤到唇边,只剩句,“怎……”

  “别开灯,”叶修状似淡定地道,语气底下却不知怎的,总觉有股紧绷感,好像他自己也挺紧张似的,“我要不好意思的。”

  -TBC-

论文地狱中,其实就是想写写三连冠时候小叶有多可爱的肉的,然而没写到😂再补吧!

有很多话想说,真到了这个时候倒是释然了,祝叶修生日快乐,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你,你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可爱!

以及,大噶不要忘了买gsc粘土!!!

评论(17)
热度(575)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