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27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27

  邱非来到B市已经是多天后的事。他在家里过了个柴米油盐舒舒服服的年,趁着得空,便一个人买了票匆匆赶过来。走前家人亲戚纷纷在饭桌上拿促狭的眼神瞧他,旁敲侧击地想打探出点儿消息。邱非下意识要编个谎话搪塞过去,想想其实无甚必要,由他们“男朋友”“女朋友”“Beta”“Omega”地瞎猜,就只是一味默然笑笑。虽然底细没让他们知道,却也默认了真有这么个与他的关系非同寻常的人。

  其实这么做挺傻,邱非自己也知道,和别人说一千遍,叶修也不会真就成了他一个人的;他们的关系到底还是拿不出手,见不得人。然而如果将圈子缩到无限小,局限于他与叶修两人之间,那么他们间至少也比原来多绑了一条纽带。未尝不是件好事。

  B市的雪下得比想象里小,也没想象里寒冷。他来前裹了件厚羽绒服包着,下了飞机反而觉得好些,就把拉链往下放了放。邱非取完行李,本来打算径直到接机口去,半路又拐进了洗手间。对着镜子将乱糟糟的头发用手梳了遍,还草草洗了把脸。他原来不是如何在意外表的人,但是新的关系赋予了一切新的意义。

  邱非抹了把脸,仔细地压低了帽檐,才记得往外走。和国家队的选手一比,他远没那么出名,稍作遮掩,不至于让路边人认出来。倒是才出门口,邱非左右扫了一圈,就见到个拿口罩遮得严严实实的家伙,手插口袋,戳在最边上。他只消一眼,就把叶修从熙攘的人群里提溜了出来。

  看见他的第一眼,那种无法抑制的汹涌的东西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蠢蠢欲动,蓄势待发。邱非尽量克制地走过去,动作还是比原先打算好的急了许多。“叶修,”他低低地道,忽然地一时间不知道该把空着的那只手往哪摆,只好局促地搭在叶修的小臂上。

  “嘘,”叶修从口罩底下轻轻地说,左右探头看了看,好在没人注意他们。才转过来,眼里带着笑,说:“低调。”

  他一句话还没完,邱非已经上前一步,给了他一个密不可分的拥抱,紧接着又低下头,在他的口罩上头亲了亲。入口的全是布料,偏还隔着一层在叶修嘴唇上挟了一口。寒冷的空气里头,Omega的气息被衬得越发和煦,和着沉郁的烟草味一块儿,后者是他从少年起就闻惯了的味道。邱非忍不住又额外紧抱了他一下,才顺势放开了,手仍半勾着叶修的指节,不肯让他走。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叶修严肃道,却好像故意逗他,手指缠着邱非的,轻柔地交错爬上去,在他手心里挠了两下。

  邱非抿着唇,叶修面上的表情和手心里的小动作完全是两回事,他心里一跳,一时间倒有点不知所措了。他只好手上用了点力气,握着叶修的手捏了两下,好像谴责他蓄意的逗弄。“我们去哪里?”邱非问。

  大约看出他不好意思,叶修的手才终于安分下来,脸上神情像忍俊不禁似的。邱非看到只当没看到,叶修才收起表情,乐呵呵地道:“先把行李放了?”

  “好,”邱非说,一面攥着他的手不放。


  邱非看借住叶修家并不方便,于是订的宾馆。叶修学了大半年车,不知道学到哪儿去了,带着个邱非,该打的还是打的。这天的交通依旧堵,路上走得格外沉重缓慢。司机半途抽了根烟,叶修被二手烟弄得不耐烦,干脆自己也点上一根,和他互相熏陶。 

  待进房间放下行李,叶修伸了两下懒腰,回头便问他:“走吧,你想上哪玩去?”

  “……”邱非愣了几秒没言语,半天才慢慢接上句,“我飞机坐得有点累,想先休息一会。”

  “喔,”叶修反倒有点惊讶,大概从来对这小子的体能相当有信心,“那先歇歇吧。我看看……”他慢悠悠地绕着房间边走边瞧了一圈,终于从床头柜上翻出张室内地图来。一面哗啦展开地图,一面砰地在床尾坐下,上下翻看,随口问他:“哪些地方是你去过的?”

  邱非默默地也不答话,只是走过来,一同坐到他身边,和他一起打量地图。叶修盯着地图看的样子像是很认真的,邱非则不然,目光在地图上,心思在纸张后边,半遮半掩地用余光偷看他的模样。

  叶修一手支撑着地图,像准备规划路线,另一只白净的手搭在画面上头,指尖沿着一条道路往下划拉,“你要是准备去这儿……”

  “我哪都不想去,”邱非突然开口道。

  “嗯?”叶修像一时没听明白,随口问了声。

  “我……”邱非把话从舌头底下牵出来,才发觉话语实在没法表达他自己的意思——怎么可能说得清楚呢,就这么一个星期的时间,他对他是多么地想念,不安的爱意无时不刻在他的每一根血管里涌动,只是一个晚上的相处,之后的夜晚他就都再难安眠,只是因为体会过他在身旁的快乐,就再也无法忍受他不在身旁的焦躁——这些都是自己不能够诉说的。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身子便被温暖有力的手臂箍住。邱非从后紧紧抱住了他,下颔抵在他肩头,“我哪都不想去……”看不见叶修的脸,他就可以掩耳盗铃地把这些话全一股脑儿掏出来;叶修的手仍摆在地图上头,邱非伸出一只手去,捉着他的手腕摆到唇边,在他苍白的手背上虔诚地亲吻了一口,又就着这姿势搂紧他,小声说,“……我就想和你在一起。”

  叶修一秒没给他回音,邱非就多一秒被架在火上煎熬,心快绞成一团。“嗯……”他听见叶修含含糊糊地哼哼了声,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大白天的,也没个引子,直接把这么甜腻的话摆出来糊他身上,好像是怪了点。有那么一个难堪的瞬间,邱非简直想把眼睛闭上——还是忍住了。接着他听见衣服摩挲的声响,叶修微微侧过头来,亲昵地往他这边倾了倾。

  看见他表情的一刹那,邱非的心简直打颤了。他想,这个神情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一定是叶修专门存着,只留给与他关系非同寻常人的。他笑得实在很好看。

  “嗯,那我们就哪儿也不去,”叶修声音比寻常柔和许多,他转过来,托着邱非的下巴,在他嘴唇上轻轻亲了一口。邱非忍不住阖上眼睛,这回是真的打了个颤。

  半天没声音,邱非只好又呆呆地把眼睛睁开。就见叶修满面笑意地看着他,揶揄地挑了半边眉毛,道:“唔……那你想在这儿干什么?”

  邱非脸红了。

  “打打游戏?”叶修摆出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也行,”邱非哑着嗓子说,半天又小声加一句,“……但我没带电脑。”

  “我也没带,”叶修笑眯眯地说。

  “那就打不了游戏了,”邱非小声说。

  “是啊,打不了游戏了,”叶修学着他道,气定神闲地。

  邱非轻轻呼了口气,“那……”

  他的话没来得及接下去,就好像被叶修放了个技能,立时噤了声。叶修的一只手贴在他额头上,将他的刘海往上撩起;接着便凑上来,用嘴唇磨蹭他的。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5279662

(打开后再点一下Proceed, 才能看到文)

-TBC-

评论(32)
热度(355)
  1. 走你喵喵打火机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