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26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26

  叶修的烟掉到了地上。

  能在他脸上见到这幅精彩绝伦的神情实在难得,吴雪峰跟邱非都分别花时间欣赏了半刻。就见叶修愣愣地呆了一秒反应,接着便慢条斯理地弯下腰去捡那根抽到半路的烟,消失在桌子底下不见了。等再过半分钟,他重新直起身子,将烟丢进烟灰缸里,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初,淡定非常。

  “点菜,点菜,”叶修镇定地道。

  邱非不言语,吴雪峰笑:“这家的莼菜汤不错。”

  “那就一个莼菜汤……”叶修一边又把他的烟点起来了。

  他们三个口味都不挑,有什么吃什么,决定得很快。待叫来服务员点完餐,叶修这支烟也总算抽到了头。桌上的茶水换了一拨,这会连菜也点过了,他没法再装蒜,只好抬起头来,迎上对面两人的目光:一个笑而不语,另一个居然也笑而不语。

  他立刻深觉这日子没法过了。

  叶修清了两下嗓子:“咳咳。”手握着玻璃杯子,好像给自己找个支点,才换上严肃神情,道:“你们俩背着我偷偷开什么会了?”

  吴雪峰笑就罢了,邱非也一副被他逗乐的模样。他唇角微微抿着,没挡住笑,只简单道:“前几天见了一面,商量了一下。”

  叶修满脸的“还有这种操作”,又问:“你们怎么达成的共识?不觉得有问题?”

  “不觉得,”邱非立刻答道。

  叶修挑了挑眉,转向吴雪峰:“你说。”

  “喔,”吴雪峰被点着名,在座位上挪两下,坐正了些,“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都不愿意放弃,而你也做不出选择,所以这方法目前看来是最合适的了……虽然不是我们最乐意的结果,但至少也不是最坏的。”见叶修张口欲言,又道:“当然,如果你真的同意,我们也会有一些约定。”

  “约定?”叶修道。

  “比如单独约你出去,必须知会第三人,比如尽量排出同等的时间,比如绝对不能标记,临时标记也不行,”他分明看见叶修的耳朵在这句之后泛着点红,但吴雪峰没点破,只又道,“不过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得看你……”

  他话到这里,显然没作收尾,后边还掩着一句。叶修仍没从他前头的“约定”里缓过神来,听他停顿,稍稍侧过头,示意他继续。

  将话头接下去的却不是吴雪峰。“这些都建立在你对我们的感情是同等的基础上,”邱非久没开口,乍一发话,叶修倒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才回头看他,“只有你做到不偏不倚,我们才能做到不过线。”

  叶修手指敲打两下杯子边缘,接着才抬到唇边抿了口。

  “所以,”吴雪峰温和道,“你对我和邱非,是同等的喜欢吗?”

  他的语调像有牵引力,把叶修的勾过去,箍在原地。目光对视,两块拼图似的严丝合缝地勾牢卡住了,叶修才有瞬间的恍然,他话里原先的那些意有所指,并不全是错觉——吴雪峰确实在用他温柔的眼神质问,你对我和邱非是同等的喜欢吗?你上回是怎么告诉我的? ——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你会说实话吗?

  叶修把杯子往桌上一搁。方才的一瞬像无事发生,他的目光是条游鱼,从吴雪峰那边一笔带过地走了一遭,很快游回来,落定到邱非身上。坐他对面的青年腰板挺得笔直,手攥着拳,稳稳当当地放在桌上。有那么极度微妙的一秒,叶修几乎透过他看见了另一个他熟悉人的影子——但也只是一秒。他甚至没来得及想起是谁。

  “是啊,”叶修抱起双臂,轻描淡写地道。

  邱非的手骤然放松了,紧绷的肩膀往下坠,幅度细微得几不可查。吴雪峰敛回眼神,只向后靠了靠,将自己塞回卡座里。

  “所以前辈同意了?”邱非道。

  叶修没答他话,先没事找事地探个头出去,远远地瞧对面一列桌子上的菜。才回过来,半真半假地抱怨一句,“怎么菜上得这么慢,种莼菜去了?”

  邱非不置可否,吴雪峰才从旁接上:“待会催一催。”叶修瞥了他一眼,吴雪峰又恢复了自然神色,眼底没有半点责怪。

  他们都不顺着他的台阶下,叶修毫无办法,只得把话题再生搬回来。

  “我以前确实没想过还能这样,”他开口,手指扶在玻璃杯口,弹琴似的敲了两下,“虽然仔细一想,倒是也不抵触。不过,”看见邱非的眼神,叶修又补上一句,“我觉得我一个人能有你们两个对象,你们却只能分我一个,不太公平。要搞开放式关系,这样,我能找两个,你们也可以再出去找两个,怎么样?”

  他一段话出来,邱非先皱了两下眉头,正待发话。吴雪峰却一抬手,将邱非的话头截在半途。

  “好啊,”吴雪峰先抢上一句,顿了顿,才笑道,“不过我现在还没找到另一个,就先放放吧,等找到了再说。”

  邱非才反应过来,跟着接上一句:“我也是,”又带了点笑意,补充,“现在先分你一个。”

  “……”这小子连开玩笑也不多见,眼下好像该是挺严肃的场合,他反而笑起来了。叶修哑了半晌,没想出来怎么答他,只得又低头喝了口水。最后才总结陈词:“那就先这样吧。”

  “那就这么决定了,”吴雪峰带头鼓了两下掌,叶修左右看看,也伸出两只手,跟着他一起呱唧呱唧。


  事情就这样愉快地解决了。叶修一顿饭吃的总觉得哪儿怪别扭,可看吴雪峰邱非两个人,又都还和和乐乐的。好在他们时间都不多,吃完了也就该打道回府。三人在电梯里告别,吴雪峰低头看叶修:“明天早上,送你去机场。”

  他这话没加主语,叶修想了想,问他:“谁送?”

  吴雪峰道:“我都有空,不知道邱非行不行。”

  “我也可以,”邱非道。

  “那就一起?”吴雪峰问。

  “一起。”邱非点点头。

  他们在后头商量,叶修就饶有兴趣地盯着电梯屏幕里数字往下走,说的不是他似的。

  翌日一早,叶修拎着件外套出门来,还真看见吴雪峰的车就大剌剌停在外边。他随便扫了圈,就见后座窗上露了个人影出来,还没打定到底该开哪边门,后头的邱非早料到似的,倾过身来推开后座的车门,招呼他:“前辈,坐这吧。”

  叶修走过去,跨进后座坐下。坐前边开车的吴雪峰回过头看他一眼,问:“没带行李?”

  叶修惊奇地看他,好像全天下人出远门都不该带行李。“我有什么可带的?”

  吴雪峰摇着头笑了笑,又转回去了。

  叶秋给他订的飞机时间早,好像存了心整他,逼他早起。晨曦初露,外头冻得很,车里空调也救不了场。叶修瘫在后座里,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哈欠。邱非朝他这头挪过来点,伸一只手臂揽在他身后,轻声说:“睡一会吧。”

  “嗯……”叶修懒洋洋地接了句,邱非的手已经扣住他的肩头,将他往自己怀里带。毕竟从前被标记过,叶修本来对吴雪峰的气味敏感得多,可邱非离得这样近,身上的Alpha气息倒将吴雪峰的盖过去了。

  叶修被他搂着,一时没靠下去,先下意识地往前瞧驾驶座上人的背影。吴雪峰把着方向盘,并没转过身来,也不知道是从后视镜里看到,还是听见了他们的响动。只跟着邱非的话,又重复了遍:“你睡会吧。”

  他声线平稳,真像是毫无芥蒂的模样。邱非手臂很坚实,臂弯里暖和些,Alpha的气味于叶修和煦而妥帖。叶修这才往他怀里躺了躺,邱非又调整了下姿势,将他搂得再稳当一些。

  拂晓的时分,路上没什么人,吴雪峰的车一路平稳地开过去,天上的太阳才慢吞吞地挂起来。叶修睡得不深,坠在梦里,梦的深深浅浅间还听见吴雪峰与邱非慢声细语的对话声音,大概为了不吵醒他,声线都是压低了的,变成气声,辨认清晰都难,“你过年会去B市吗?”在他耳边的,这是邱非。

  “去不了,我们公司放假短,还得陪家里人……”吴雪峰说,又问他,“你准备去B市?”

  “我想去,”邱非说,又加上句,“有时间就去。”

  “哦,”吴雪峰轻轻地说。

  好一会儿,他才又道:“也不知道叶修什么时候回来。”

  “初六就回来,”叶修忽然开口。

  邱非没料到他听见,低头道:“醒了?”

  “不多睡会?”吴雪峰跟着说,“回来得挺早啊。”

  “我弟初六就开始上班了,”叶修道,邱非扣他腰扣得紧,他伸懒腰都伸得格外费力些,睡得后颈一层汗,“我一个人在家里也待不下去。”

  “那也挺好,”吴雪峰笑道,“早点回来陪沐橙。”

  “这个真没有,”叶修说,“我们老板娘把她拐带出国了。”

  “旅游吗,”吴雪峰说着,语调若有所思似的,又拐回来,“你们福利真不错。”

  “可不是么,上回小唐跟包子一块儿拍了个广告,咱们就多添了辆车。”

  “是吗?……你们有人开吗?”

  “包子会,不过一年十二分不够他扣的……”

  聊着聊着开出去许多路,身后箍着他的人一向话少,这会像揿了静音,半天也没做声。叶修和吴雪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久了,趁着间隙,才回味过来,抬头看看邱非线条坚定的下颔,拿手指轻轻捏他手背上的一点皮肤,“想什么呢?”

  邱非一直望着窗外,才将视线收回来。他们手挨在一起,邱非便把他的手往手心里头裹,一松一紧地玩儿似的捏着,“我想春节去B市找你。”

  “行啊,来啊,”叶修说,“哥带你浪。”

  邱非的唇角又弯起来,想笑一样,嗯了声。

  叶修拍拍他手背,望望前边,驾驶座上那位不知何时又自动地开启沉默,连吐息声也难听见,刻意留出了空间,让他们两个对话。他心里想着,吴雪峰跟邱非简直像设置了闪避的两个话筒,一个出声,另一个就静下来了。

  -TBC-

评论(36)
热度(378)
  1. 走你喵喵打火机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