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25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25

  邱非发着烧,也不是真的就身虚体弱,怎么需要人照顾了。像个小孩儿,闹一闹撒撒娇,无非是向大人多讨一块糖。他做得没那样明显,但也是从来的头一回,叶修偶尔才见一次,很吃他这套,也就由着他去。

  除却当日匀出半天来在身边照顾着,晚上飞机去了B市,邱非一通电话打过来,叶修也就接了。两人没太多话,一来一往却也聊了不短的时间。

  再往后,他烧早褪了,打电话的习惯却延续了下来,接下来的一整周,叶修天天都能接到他来的电话。邱非不是话多的人,每日的一通电话好像打卡做任务,听见叶修回一句晚安,领个奖赏,也就走了。但他们都心照不宣:只要叶修还愿意惯着他,就还不算是拒绝。

  吴雪峰表面没邱非那样黏糊,到底时间自由,不必捆着固定的作息,向叶修问了空闲时间,便直接赶来H市。

  他们隔了多天不联系,想起上一回的情景,就有些不尴不尬。但吴雪峰接人待物功夫做足,叶修如常地万事不关心,面上便还是死水一滩。但这尴尬并非叫人难堪的;再近一步就是电光火石噼里啪啦,他俩这时候反倒伪装成副文明人的模样,保持起距离来了,一面偷偷分享着那点心领神会的亲昵。

  吴雪峰来轧轧H市的马路,见见久违的风景,叶修还真陪着他出来,浪费了大半日的时间。他们中午在网吧附近找馆子解决了中饭,下午兜了两圈景区,聊聊近况。至太阳西沉,吴雪峰又道想看看新嘉世的模样,于是慢慢地绕着路,最终隔着一条马路停下。 

  新嘉世的楼看着挺新,只是不如旧嘉世高,骤然一比对还觉得逼仄窄小了些,被旁边高些的楼房压在黑漆漆的影子里。叶修伸着脑袋前后望:“这儿能停车吗?别给你贴罚单。”

  “人在车上呢,应该没事,”吴雪峰也跟着探头望了望。去嘉世停车场也是个选择,不过他们谁也没提。

  他停好车,也不准备下去。 这时候作态云淡风轻没意思,也没必要,吴雪峰感触良多,隔着窗静静地看着。倒是叶修那头把窗往下嗡嗡地摇,又听见轻微的咔嚓一声响。吴雪峰和他呆了一天也没见他抽烟,还准备感慨稀奇,眼下总算是见他把第一支烟给点着了。

  吴雪峰望了会儿嘉世,转头再看叶修,叼着烟望着临街一家闭了门的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用指关节敲了两下窗,问叶修:“你徒弟,邱非,是在这里边吗?”

  叶修回过头来,顺着他的方向望过去,新嘉世里头光是亮着,只是拉着窗帘,看不出什么来。“可能吧,”他说,“不知道他们训练到几点。”

  吴雪峰“哦”了句,笑道:“现在规矩多了,以前我们九点前放,都是要撸串庆祝的。”

  叶修哈哈笑了声,转头又抽了一口。才回过来,道:“我摘标记那天,你怎么让邱非来看我?”

  他这话风转得实在毫无技术含量,吴雪峰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叶修话里压着另一句话,意思已经很明了,但这就指向了另一条路——是他自己不乐意见的一条路。

  “你知道什么了?”吴雪峰顿了顿,才问。

  “你知道什么了?”叶修反问他。

  这几乎都能算作肯定了。一种令人不舒服的、却又是他早有准备的糟糕感觉终于尘埃落定一样沉进他的五脏六腑,就像接到告知他叶修要摘标记的那个电话的时候。

  “邱非……”吴雪峰沉吟两秒,终于还是道,“他告诉你了?”

  叶修手指弯了弯,侧过身来,把烟捻灭在搁中间的烟灰缸里。吴雪峰安静地盯着他做动作,苍白纤薄的手动起来实在很漂亮。他越看他就越觉得好。好东西人人想要。

  “你居然比我还早知道,”叶修捻灭了烟,抬起头来,感叹地道。

  “所以你怎么想?”吴雪峰没给他躲闪机会,紧跟着放下一个技能。

  “我么……”叶修开口说了句,到一半顿住。

  叶修熄了烟,好像知道吴雪峰爱看什么似的,两只手搭到一块儿,漫不经心地揉捻按摩指节,做起了手操。他的手好看,十分简单的几个动作,像故意做得撩拨人心,吊他胃口。

  最后才抬起头来,截住吴雪峰的目光。多么奇怪——近三十的人了,他眼神里依旧有些东西,和十年前是一个模样。

  “我还是喜欢你。”叶修柔和地说。

  完了,他这还是个大招。吴雪峰表情还没反应过来,手比脑子更快,已经条件反射一样一把攥住叶修的手。开口道:“你……”

  “但是,”叶修没甩开他手,却也没握回来,还抢在吴雪峰下一句话出来前,添上一句。

  吴雪峰只觉得自己心跳的速率简直有些荒谬了,道:“什么?”

  “我不想拒绝他。”叶修简单地说。

  “……”吴雪峰的手握紧了,抿了抿唇,“什么意思?”

  “我不想拒绝他,”叶修实事求是,“不忍心,舍不得。”

  他说得这样坦然,吴雪峰先是哑口无言,大起连着大落,他还来不及伤心生气,只剩下哭笑不得了。“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叶修诚实地答他,一边把被吴雪峰捏紧的手往外抽,“我这不还在想么……”

  他要抽手,吴雪峰偏把他手指一并合拢在掌心里,不让他走。身子跟着倏然倾过去,叶修像没料到他这遭,神情尚且镇定,身子有点僵。这也和十年前一模一样,是吴雪峰记忆里的可爱样子。他们靠得近,吴雪峰的嘴唇快贴上叶修的,热气喷吐在他鼻息间隙,Alpha的气息全拢上来。这回他没打算只暧昧就算完事,直接在叶修嘴唇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才低声道:“小队长,指导一下,那我该怎么办?”

  叶修短暂地笑了笑,又换上严肃神色,道:“去去,别闹啊,自己搜攻略去。”

  吴雪峰抬了抬眉,又凑上来吻他。叶修蜻蜓点水一样回应了几秒,手把他往外头推,轻声说:“行了,等我想好再说……”

  他一时不愿意,吴雪峰也不勉强,由着他把自己往旁推,又坐回驾驶座上。叶修嘴唇被吮吻过,缀着点温润的浅光。吴雪峰最后舔了两下自己的嘴唇,无意识地往外扫一眼。

  新嘉世的楼下聚了些人,门口路灯黯淡,只打亮周围的一小寸方圆。几个青年站在灯光底下相互推搡打闹着往马路边走,看着年龄都不大。其中一个站在原地,看着比旁人都镇静,站得笔直的,那大概就是邱非了。

  有那么一个凝滞了的瞬间,吴雪峰几乎觉得邱非的目光钻了过来,凝在他的车子上,穿透了玻璃,看见了自己,也一定看见了副驾上坐着的叶修——

  只是下一秒,他就又挪开了视线,方才全然是错觉似的,收回一切目光。

  吴雪峰转过头,叶修也盯着和他同一的方向,神色如常,眼神却辨不清晰。他轻声道:“你说,他看见我们了吗?”

  叶修无言了半晌,只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说没看见,还是说不知道。


  时值年末,兴欣上下弥漫着股好吃懒做的气息,罗辑跟安文逸早早告假回去考试,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盘算起日子,打算回家过年。今年连叶修也有了该去的去处,本来还担心着苏沐橙,就听她和陈果两个姑娘早已经订好机票,准备甩手旅游去。

  接下来的数日,叶修起先还应付应付吴雪峰跟邱非处来的消息,到后头连斟字酌句也懒了。倒是至快回B市的前一天,邱非打来电话,说年前想最后见见他,一起吃个饭。吃个饭也就吃个饭,叶修满口应下来,当日自己一个人溜出来,叫了辆车便去了。 

  他对外头实在不熟,又是市中心,躲着人群找了半小时,才找着目的地。邱非找的地方环境看着不错,人不多,叶修报了姓氏,由服务员领着过去。

  才被领到座位边上,叶修顿时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差点儿没掉头就走。卡座外头昏暗,里头的昏黄小灯倒打得十足有情调;邱非靠在沙发里头,一旁就坐着个吴雪峰。见他来了,还笑眯眯地招呼他:“坐。”

  叶修挑着眉往他们对面慢悠悠地坐下,眼神左右扫他俩,终于冒出句:“你们这是什么组合?”

  吴雪峰笑了笑,没答他的话。只把一旁的菜单拎出来,摆到他面前,很有绅士风度地:“你先点吧,看看有什么想吃的。”

  “你们这样我可吃不下,”叶修诚恳地道,“先说,我们今天是干嘛来的?”

  “我们……”吴雪峰才开了个头,就被邱非打断了。

  “前辈,”邱非道,“请你在我们中间选一个吧。”

  叶修正喝着打先上上来的柠檬水,闻言差点没一口喷地上:“你们……”

  眼下这情景实在说不出的滑稽,叶修脑子里刷刷飞出来几百本霸道总裁少女言情标题,顿时觉得喉咙卡住了。他转头看看邱非,前者神色异常认真;再望望吴雪峰,对面人只无奈笑着摊了摊手,却也不见开玩笑的意思。

  叶修张着嘴,半晌没说出话来。他掏了两下口袋,问:“这能抽烟吗?”

  邱非点了点头,道:“吸烟席。”

  “哦,”叶修才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又习惯性地问了句,“不介意吧?”见他们摇头,才点上烟,深深地往喉咙里吸了一口。

  他在这点烟吸烟,对面的两人也就静静等着,看着他抽。一根烟罢了,费不了多少时间,叶修挟着烟,一会儿便去了半根,他掸了两下烟灰,才重新开口。

  “我选不出来,”他开门见山地道,也不见下多大决心,语句却很干脆,“所以,我就不选了。大家各回各家,这事儿就到此为止,我们都别继续了。”

  他说得利落,一句话完了,连个“行吗”也没有,显然压根不打算征求吴雪峰和邱非的任何意见。叶修抬头看着他们,眼神也是坦率的,就等着两人反驳他的话似的。

  却不是预想的画面。他话音落下,吴雪峰已经舒了口气,显出副了然的模样。邱非和吴雪峰对视了眼,也露了点笑容,唇角微弯,看看叶修,又回头对吴雪峰道:“果然。”

  他们反应实在诡异,叶修本来施施然地等着见招拆招,如今这样,倒好像他俩自己组了个队,组团刷他来了。他扬着眉看两人,连烟也忘了抽下去,半天才道:“你们玩我呢?”

  “那倒不是,”吴雪峰道,“不过你会这么说,我们也确实早就想到了,”他转过头来看着他,笑着说,“所以我们也想了个折衷的办法……”

  “叶修,”邱非接过他的话头,微微坐直了身子,以十分的郑重语气道,“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吧。”

  -TBC-


评论(67)
热度(421)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