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22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22

  是日午间,吴雪峰准时启程。他出门时外边没多少人,径直驱车往高速去,到H市内时反而拥堵了起来,等抵达目的地,堪堪赶上约定好的时间。

  上林苑他进来过几次,如今轻车熟路,门房大爷都认识他。吴雪峰一路顺着拐进去,停车时才发觉车位上团着只打盹的野猫。他只好专程下车把猫请走了,才重新回进去,倒进车位里。

  按了门铃,很快便有人来应。开门的是方锐,见到来人眼睛一亮,招呼他:“进来进来!”便踢踢踏踏地走了进去。

  吴雪峰带上门,跟在他身后进客厅。下午阳光正好,他们这屋子里倒更像深夜,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灯全按灭了,墙壁上挂好了幕布,投影仪的荧光斜斜打在上头。沙发后头摆一把凳子,就见叶修穿着袜子垫脚踩上边,冲着方锐喊:“够不到啊,过来帮忙!”

  “我比你还矮一厘米!”方锐理直气壮地喊回去,站下边看风景。

  “我来吧,”吴雪峰走过去,站凳子底下仰头看他。

  叶修低头瞥他一眼,目光一时间像躲闪开去,又强迫着正回来。“行啊,”他口吻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拍拍手上的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吴雪峰本来想扶他一把,没捞着机会。叶修区区一介宅男,动作居然还很轻巧。

  待吴雪峰自己站上去,才发现他们这投影仪确实挂得很顶上。他比叶修高不了多少,伸直了手臂不好用力,勉强把卡住的仪器转动了,半天才对准幕布。

  叶修早舒舒服服地瘫回沙发里,吴雪峰从凳子上下来,绕到沙发前。好在他们这沙发也不大,吴雪峰拣了他身边的位子坐下,旁边还得空出位子给方锐。叶修坐他身旁,只看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远处方锐抱着电脑接投影仪,吴雪峰侧到叶修身旁,轻声耳语:“听说你和韩文清分手了?”

  幕布投下的荧光忽亮忽暗,连带着叶修脸庞的轮廓也时而不清晰,遮在阴影里。吴雪峰从一侧用余光看他,辨不清晰神色,只听叶修说:“听谁说的?”

  吴雪峰笑了笑,故作神秘地道:“我消息灵通。”

  叶修看着前方,没答他话。

  吴雪峰又瞟了眼远处,方锐仍对着电脑嘟嘟囔囔地捣鼓,大约在抱怨直播不够清晰。他微微侧下身,视线对着前方,话却是说给叶修听的,带着点笑意:“考虑考虑我?”

  叶修依旧没言语,唇抿起来,却用气音笑了声,轻而短促。

  他这一声笑落在吴雪峰的心上,挠得人痒。长久以来的头一回,欣喜像埋在底下的种子,叶修给浇的水,终于发出苗来,将要破土而出。他几乎快弯起唇角,打破套在外头伪装的壳子;但吴雪峰只是换了换坐姿,靠回沙发背上。

  “好了!”方锐兴奋地道,朝他们走过来,在吴雪峰身边空出的位置上一屁股坐下,“这下够清楚了吧!”

  屏幕上正播广告,洗衣液从瓶子里往外倒,滴滴分明。“够清楚了,”叶修干巴巴地说。

  “等等就放比赛了,”方锐不以为意,伸展了两下腿脚,忽然道,“是不是缺点零食?”

  “你到我房间去,沐橙刚放了一大筐水果在我那,桌子上就是。”叶修懒洋洋地接道。

  “真的?”方锐又嗖地蹦起来,“我去看看。”

  他倒是活力无限,一会儿的时间,蹬蹬地便上了二楼,留下吴雪峰跟叶修两个挤在沙发上头,对着荧幕。这回总算播了个和游戏挂的上点边的广告,是某某电脑处理器的,两人也就呆乎乎地看着。

  于他们仿佛无限的时间,其实也不过一支广告的长度。吴雪峰突然开口:“考虑得怎么样了?”

  叶修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这才过了几分钟?”他语气有点儿哭笑不得,顿了顿,才说,“我和老韩才分手……”

  “和这没什么关系吧,”吴雪峰平淡地打断他。

  叶修默然,又一会儿,才问他:“你想再标记我一回吗?”

  这话从Omega嘴里出来实在够惊人的,从叶修嘴里出来,反倒像问下顿该吃什么一样寻常。吴雪峰转过头去,看见叶修的神情依旧笼在暗处,瞧不分明。他自己却先摆出了十分的郑重表情来。

  “我和韩文清不一样,”吴雪峰道,语气依旧温和,这一回却更认真些,“他是已经得到了才会要求那么多,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就好。”

  他这话足够直白,这样叫人牙酸的一句,由吴雪峰认认真真地告白出来,叶修也显然怔了半晌,张了张口,没能接下去。

  “你们谁吃橘子?”后头传来方锐精神奕奕的一声。

  叶修没出声,吴雪峰顺势转过去,道:“给我一个。”

  “给你两个!这橘子好甜,”方锐把两个滚圆的橘子从远处抛球一样掷过来,吴雪峰用手臂一兜,居然还都接住了。方锐这才绕到沙发边上,“开始了吗开始了吗?”

  “开始了,”吴雪峰看一眼屏幕,广告已经结束,德语他们都听不懂,看画面却也知道是两方队员正握着手。方锐砰地又坐下来,见到留在场上的两人,遗憾道:“首发居然不是那个气功师!这人打什么的?”

  “狂剑士,”叶修在边上道。

  “你怎么知道?”方锐说,“这人不是他们国家队的吧?”

  “分析的时候做到过这队,”叶修解释。

  “哦——”方锐这才恍然大悟。

  G国两队平均实力都很不错,首发接连后边几人上场,虽然不是他们要看的气功师,却也都足有国内的季后赛水准,让他们看得津津有味。吴雪峰不认识许多技能,两人一言一语地给他全解释了,他反而有些感慨。

  他们这回本来就为了看气功师而来,方锐和吴雪峰又都在场,扯着扯着,自然而然成了气功师打法讨论会。叶修看方锐也是闲的,队里有教科书坐镇,偏喜欢找别人切磋讨教,大概也是太久没遇上过气功师同僚了。他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插两句,半晌,就听见吴雪峰接着方锐的话头道:“……我当初吗?主要还是根据叶修的打法调整自己的打法,毕竟是策应……”

  叶修表面从来不是多情绪化的人,却也实在听不了他们追忆嘉世头三年的比赛情景。方锐跟吴雪峰聊得欢,这会实在不是他想搭上的话题,赶紧从吴雪峰那偷了个橘子,拿在手里剥,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比赛里异常振奋的外语解说。

  半天塞下一个橘子,赛场上又下去了一位。叶修剥得满手橘子水,瞥一眼远在餐桌另一端的纸巾盒,从旁戳戳吴雪峰:“给我拿张餐巾纸。”

  吴雪峰一句话正到一半,被他打断,只笑应了声:“哦,”弓着身子抽了张餐纸,又坐回来,递到他手里。叶修正道了声:“谢——”

  他才接过餐巾纸,擦干净手上果汁,吴雪峰的手却忽然动物捕食似的,精准迅速地猛然攥住了他的手。

  叶修一惊,还要甩开,吴雪峰的手已经把餐巾纸从他手里扯走,接着像是早有预谋一样,紧紧地把叶修的手握进他的手里。叶修还不知道吴雪峰的手劲能这样大,将他整个钳住了,紧攥在手里。

  这头隐秘地进行着小动作,吴雪峰却偏看也没看他一眼,还和方锐聊着:“你上次给我演示的那个步法,我觉得是个不错的方向……”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2905615

(打开后点一下Proceed才能看到)

  “咳……”叶修歇了半晌,吞咽一口,才提上了气,“还得给新嘉世做特别指导。”

  他几乎以为吴雪峰的眼里被另一种神色替代;然而只是一闪而过。

  “下周呢?”吴雪峰说,手指在他的手腕内侧打转。目的有待质疑的一句话,他问得倒大大方方。

  “……干什么?”

  “什么都行,”吴雪峰看着他,眼里那样认真的神色重又回上来,嘴里却说着,“打打游戏也行。”

  叶修手用了点力,将他继续往后推,“你先挪挪,”他音色总算镇定下来,盯着快压到他身上的吴雪峰。

  吴雪峰听话地往后再挪了两厘米。“怎么说?”他笑问。

  “我——”

  门口有响动,叶修心里漏了一拍,接着撞得前所未有的凶猛。吴雪峰仍抵着他,没得到回音就不准备放他似的。他踩在悬崖边上,下一秒就要掉下去。

  叶修深吸口气,“我想想。”他低声道。

  -TBC-

评论(52)
热度(389)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