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21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21

  这句话好像把他的力气全抽空了,但也如释重负,顺带吸走了浆糊一样搅着的全部杂念。叶修眼睛湿漉漉,脸颊泛潮红,手里还紧紧攥着床单。生理本能像火蒸着烤着他,可他觉得脑子从来没这样透彻过,心是玻璃一样透亮。

  这么一瞧,他们的姿势又像有些滑稽了。一个半坐着,一个半跪着,呈扭打到一半的姿势,全身光裸,一丝不挂。韩文清神色阴沉,眉头紧蹙,僵硬的肢体之下像掩藏着另一场暴风雨——叶修没打算挪开眼神,只是望着他。背挺直了,好像面对对手,呈一个准备完毕的姿势。

  韩文清闭上眼睛。他重重地呼了口气。

  “应急包。”韩文清沉声道。

  叶修屏气凝神,早准备好了,还准备着迎接扑面的狂风骤雨,半天只等来这么一句。他愣了半刻,“什么?”

  “去拿应急包,”韩文清肌肉绷紧了,显然正和叶修一样,试图制止与生俱来的冲动,“快点!”

  用不着再催第二遍,叶修被他吼得一抖,已经翻身下床。他的内裤就丢在床尾,随手捡起来三两下套上,腿间还黏糊糊的,但现在也管不了那样多。酒店应急箱通常都在衣柜里,叶修才把厚重的柜门推开,就见到保险柜旁边的应急包。他三两下打开,先把里头抑制Omega信息素的针筒拿出来,为自己打针。

  一针的剂量下去,好像将欲望发泄口拿个塞子堵上,难以言喻的难受。他几下把里头为Alpha准备的针筒与药抓出来,走到床尾,不敢靠近,只一股脑儿全丢到韩文清面前。

  韩文清阴沉着脸,干脆地撕开包装,给自己打针。

  注射效果立竿见影,药液推射进去,只过一两分钟,他们身上便已经不再源源不断地往外漏叫人疯狂的气味,算是将源头止住。叶修沿着墙壁将大房间里摸索一通,总算找到几扇能开的窗子,就大打开来,好让气味尽数散去。外边天黑得厚重,西湖边上早没了人,灯倒还亮着,美则美矣,等到这会也没什么可看的了。

  他捏了两下鼻骨,重新回到床边。韩文清也已经穿好了衣服,裹得还比他严实些。床中央是一片凌乱,还散着些旖旎的气味。好在床本身够大,叶修在床沿拣了个位置坐下,不至于重新跌回温柔乡。

  身后有窸窣声响,是韩文清在他身旁的床沿找到位子坐下。离叶修不太远,却也隔了比寻常多些的距离。

  叶修转过身,看着韩文清,没来得及将脑子里的思绪转换为语言。他想不起上一回两人之间出现这样难堪的沉默是什么时候,十年不是小数目,他们互不认识的时光仿佛是上辈子的事。

  看他欲言又止,韩文清又抱起了双臂。“你先说,”他道。

  叶修挑了挑眉。

  “那我就说了啊,”他语气已经平静下来,一如往常,“老韩,我很喜欢你。”

  一句告白被他念得不见波澜,然而鲜少的认真,和他眼里的神色一道。韩文清依旧沉着神色,静静听着他,拳握紧了。

  “我很喜欢你,现在我也这么觉得,”叶修继续道,“但这点喜欢是不够的,标记只有喜欢也是不够的。你肯定明白。”

  韩文清眼神压得更低了些,几不可闻地轻轻喷了口气。这些话都不好听,但他必须得说下去。

  “摘掉标记对我只是告别过去,而不意味着决定好未来,”叶修手敲了两下膝盖,“要现在拿出十二分的认真,我确实做不到。”

  手又敲了两下,悬在半空里。“况且,”语速放慢了,像斟酌着后续的语句,“有些事,我也是摘完标记才看清楚。”

  有那么极度微妙的一瞬间,叶修感到韩文清面部的线条放松了,肩膀不再绷得僵硬,肢体与气氛一并舒展开来,突兀得几乎像个错觉。

  但如果这是个错觉,散去的未免也太慢了。他忽然察觉到究竟有什么不对劲:从自己表白不想被标记为起点,韩文清的反应也太镇定,太平淡,简直像早就了然,早就料到似的——

  “我知道了,”下一秒,韩文清已经简洁地道,他声音利落,语尾干净地收起来,像只在和队员发号施令,“我们分手吧。”

  他反应得也太利索,叶修倒在原地呆了片刻。

  “你早就知道了?”

  “我在等着你说,虽然我更希望你不说。”韩文清言简意赅道,舒展了下身子,重心往后倒了倒。

  叶修扬着一边眉,这会反而有些想笑了。“你觉得我们应该分手吗?”他以商讨战术的语气道。

  “我也无法接受你不认真对待我们的关系,”韩文清说,“而且今年比赛非常重要,我没有精力纠缠感情的事。”

  这理由实在有理有据,叶修露出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有道理,”他状似衷心地道,“那还是分了吧。”

  韩文清嗯了声。房间里一时寂静,像一支烧到半的烟,倏然按在地上给捻灭了。火星是给按没了,只剩烟火气味挥之不去。

  韩文清忽然道:“‘有些事’是什么事?”

  “什——”叶修顿了顿,苦着脸,“分都分了,算了吧?”

  “你还喜欢吴雪峰吗?”韩文清彻底无视他,问。

  叶修张了张口,又抿了抿唇。这是他扫进地毯底下的议题,韩文清偏要将毯子掀起揭开了,按着他的头逼他直视掩藏的灰尘。

  “可能吧,”他最后说。

  韩文清点了点头,双臂放了下来,稳稳地搭在膝盖上,腰板依旧挺得笔直。他转过身去,注视着床另一侧的景象。窗帘全被拉开,有的歪歪扭扭地搭着,夹在打开的窗户间。冬日的夜风从缝隙里挤挤挨挨地钻进来,驱散最后一点暖融融的旖旎气息。

  他望着窗户,叶修便望着他。这是叶修头一回意识到,在韩文清脸上看到这样不加掩饰的疲累神情,哪怕于他也是第一次。


  “吃饭!”

  身边是声如洪钟的一声吼,帮着布菜的叶修抖了两抖,差点儿没把盘子脱手摔地上。远处魏琛趿拉着拖鞋踱过来,“来了来了!”

  跟着陈果的这声,上林苑楼上楼下各个角落顿时和蚂蚁出窝似的,一时间全钻出了人来,陆陆续续地围拢到餐桌边。方锐忙里忙外地帮忙摆筷子,摆完了顺势在桌前一屁股坐下,握着筷子,特兴奋地,“这么多好吃的!”

  “大家坐啊,坐,”陈果忙着招呼众人坐下,“小伍,你坐这边……你!不准吃了!”

  随着她一瞪眼,一桌子人全顺着她视线望过去,就见关榕飞手里端着个碗,就着面前一盘炒萝卜干,这就下了快半碗饭去。这厢大家全盯着他,他还仍端着个碗,好容易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含糊道:“还有材料……”

  “不准!”陈果柳眉倒竖,“今天好不容易大家聚齐了,我有事情要宣布!”

  关榕飞满不情愿地把碗往桌子上一搁,手里还攥着筷子,舍不得似的。

  “嗯,”陈果满意地点点头,扫视一圈桌子,先开口道,“快到一般学校期末考试了,咱们队的小安和罗辑要离开一段时间,考试完就快要过年,所以这应该是年前最后一次大家都在的聚会了。”

  “预祝新年快乐!”苏沐橙首先举杯,抢着话喊道。

  “新年快乐,”唐柔也跟着举杯,笑眯眯的。

  “快乐快乐……”安文逸和罗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跟着大伙儿一块举杯,喝雪碧的喝雪碧,喝橙汁的喝橙汁。魏琛夹在群众间喊了句:“没啤酒吗?”没人理他。

  丁零当啷的碰杯声,陈果也高高兴兴地一起喝了一杯。“第二件事,”她搁下杯子,继续道,“我们新采购了投影仪和幕布,以后这边客厅也可以用大投影看比赛了!”

  “好诶!”是包子在欢呼。

  “这是我提议的!”方锐举手邀功,“以后就不用去训练室了!”

  “英明!”苏沐橙给他热烈鼓掌。

  “懒不懒,去网吧才几步路啊,”叶修泼冷水。

  “就是就是,”魏琛在旁边附和他,“我看你们就是想用投影看电视剧吧?”

  “平时用客厅用得最多的就是你们俩了,”方锐大怒,无情指出,“我看你们是怕别人占沙发吧?”

  魏琛跟叶修顿时演技浮夸,顾左右而言他,陈果挥挥手,“行了行了,”她道,“还有第三件事呢!”

  桌子上几人还在你来我往地喷垃圾话,等了好半天,才就着她的话,渐渐地安静下来。陈果显然想来个戏剧性的开场,等桌上不再有人讲话了,才准备开口。

  “第三件事,”她故意来了个停顿,才得意地道,“我们兴欣准备开办自己的训练营了!”

  “喔!”

  这下才彻底热闹起来,一片闹哄哄的。训练营开办,意味着俱乐部的成立,跟战队终于走上正轨。夺冠后的大半年下来,冠军队身价水涨船高,兴欣积攒到如今,终于还算有些积蓄了。

  “详细的可不能在这说,”闹腾间,方锐还扯着嗓子开玩笑,指着叶修,“万一这货通敌,我们的秘密武器被霸图的知道了怎么办!”

  “咳咳咳!”陈果立即清嗓子,坐方锐身边的唐柔干脆在桌子底下横个腿过来,踹他一脚。方锐“哎哟”了一声,刷地转向唐柔,“怎么了?”

  几个女孩冲他挤眉弄眼,一桌的男人倒一并摸不着头脑。最终还是叶修哭笑不得地冲苏沐橙,“你都跟她们说了?”

  “哎呀,瞒不住呀……”苏沐橙做出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叶修无可奈何,转过身面对着一队人。“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他平和道,“就是我和老韩分手了。”

  “啊?!”此起彼伏的惊叹。魏琛立刻跟进,“真的假的,多久了?你们谁甩的谁?”

  “魏琛!!”陈果急得跺脚。

  叶修这侧反而没半点波动,“都一星期了吧,”慢悠悠的,“也没有谁甩谁……”

  “那就是他甩的你了!”魏琛幸灾乐祸,还装模作样的,“哎呀,别哭别哭,不伤心啊!”一面假惺惺地在他肩膀上拍两下。

  他一个人打趣得开心,整桌其余人却都安静了下来,摆出一副默哀似的气氛,连关榕飞也不急着吃饭了。“天涯何处无芳草!”方锐首先大喊,急着弥补前头的失言。

  “老大还怕没人要吗!”包子豪气万丈。

  “就是,我们不稀罕!”魏琛跟着他唱和。

  “好了好了别说了,”陈果忙道,转向叶修,以在她身上前所未闻的柔和声音劝慰,“过去的就过去了,别想那么多……”

  “干啥呢你们这是?”叶修啼笑皆非。

  他们的关心自然是他知晓的,但与韩文清有关的一切从来没这样浅薄。他们之间除却这半年的纠缠,揭开最上头那层爱情的盖子,底下依旧有更实质的东西。他是他十年的回忆,最了解的对手,反之也是同样。从最初的开始,他们就已经站在比邻的赛道上,无论谁领先,下一圈还是得相见。过去的就过去了,这是真的——但他永远也不可能真“过去”韩文清。

  “你们要是真担心我,就好好表现,赛场上好好杀霸图一回锐气。”叶修下结论。

  “好啊!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包子很给面子,振臂高呼。

  “好好,那就吃饭吧!”见叶修不怎么当回事,陈果这才松了口气,打起圆场。

  一桌人这才纷纷拎起筷子,挟菜吃饭,桌上觥筹交错,重新热闹起来。

  “老叶,”方锐隔着两个人对他道,“上次世邀赛时候那个G国队的气功师,你还记得不?”

  叶修夹一筷子排骨,“记得啊,怎么了?”G国队平均实力本来就强,队里的主力气功师表现更可谓惊天地泣鬼神,最后阶段只剩一人,生生打出了一队的气场,叶修印象也深得很。

  “就他,他在G国的队伍这两天有一场决赛要打,你看不看?”方锐拿期盼的眼神望他。

  “行啊,”叶修歪着脑袋回忆日程,“我这几天都在。”

  “太好了!”方锐兴高采烈地回去夹他的菜。

  过了两秒,又回来,“对了,吴雪峰也来!”

  叶修正啃着排骨,听罢差点没给噎了,猛地咳了两声,把排骨往碗里一丢,赶紧够手边的饮料。一股脑儿灌下去,缓过劲来了,好一会儿才半死不活地:“哦……”

  -TBC-

评论(49)
热度(427)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