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19

各位如果有全职高手全订阅的,别忘了下个元气阅读app给老叶应援,可以直接兑换2w应援分呀~达到1亿的话,叶神就可以登上上海最大的屏幕了~> <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19

  叶修伸手在座位底下摸了一阵,终于揿到按钮,安全带刷啦一声弹回去。他把头枕在靠枕上,摸了两下肚子,惬意地道:“吃太多了,有点儿撑。”

  “怪谁?”韩文清淡定道,把着方向盘,也不看他,又问,“这车什么时候还?”

  他们在H市,叶修自己没车,来来往往不方便,这回看韩文清过来,便去租了一辆。“没规定,准备还了开过去就成,按天数算。”他答着,一面把窗子摇下去些,探头看外边。天色渐晚,地上铺着层昏黄的霞色,上林苑里稀稀拉拉,没几个人。“右拐,”叶修指挥。

  车应声右拐,越过个穿睡衣遛泰迪的老太太。“这幢?”韩文清拿下巴指对面的排屋。

  “对,”叶修说,“停在那儿就……”他忽然住了嘴。

  车位上分明已经停了一辆车,占得满满当当。叶修出神地望了会儿,手搭在窗上,半天没出声。韩文清问:“有客人?”

  “可能吧,”叶修含糊道,“要不停到车库去?”

  韩文清看一眼车上时间,“算了吧,”他将车往路边靠,“我就在车上等你。”

  “也好,”叶修说着,等车慢慢停稳当。咔嗒一声,开了车门,“我马上出来。”

  韩文清嗯了声,听他砰地一声又把车门带上。

  手术后的两周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满打满算下来,今天恰巧是最后一日,和两人的空闲时间对上,也算得上是个甜蜜的巧合。韩文清好容易抽空飞来一趟,和往常一样去外边住两晚是必然,叶修没什么可带的,回上林苑只为拿个电脑,让晚上有事可做。

  才到门廊就听见里边响动,闹哄哄的。路边还停着个韩文清,他在门口站久了也不是个事,叶修叹了口气,按下门把,推开沉甸甸的大门。

  “喏,你看这,就这样过去……”

  “这是盗贼的步法吧?”

  叶修轻轻带上门,往里走了没两步,就听到这声音迎面拍上来,好像一块玻璃,让他狠狠地撞在上头。他心一跳,脑子有点晕,下意识地往旁边绕。是错觉。

  “对!”方锐兴高采烈地拿右拳击左掌——多半是跟包子学的——接着又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然后立马接一个气功爆破,轰!”他手一挥,还带自己配音效的。

  “哦,这打法是有点意思,”吴雪峰俯身摸着下颔,认真地盯屏幕,“我那年还没有这个技能。”

  “技能而已,多习惯习惯就——”方锐抬起头,才忽然发现一边打算偷偷摸摸绕过去的叶修,“哎,老叶回来了!”

  假装路过失败,叶修叹了口气,往沙发旁踱。“怎么又来了?”他随意地道,算是招呼吴雪峰。

  叶修自己没用多少抑制剂,气味昭然若揭;至于吴雪峰,车就大剌剌停在外头。两人却还都装出副才发觉对方来了的模样,吴雪峰直起身来,转头看他,还有些惊讶似的,笑道:“回来了?”又露出仿佛无奈的神情,“上回好像有东西落在你这了,想回来找找看,可惜你房间门锁着。”

  “唔,”叶修应了声,眼睛只入神地盯着吴雪峰的面庞。

  吴雪峰站了半晌,叶修仍望着他,走神似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等了等,才轻声唤:“叶修?”

  “哦,”叶修这才反应过来,仿若如梦初醒,“什么东西?”

  “一个钥匙上的小挂坠,比较重要,”吴雪峰解释道,上下打量他的状态,“可能是从外套里掉出来了……”

  叶修瞥了方锐一眼,后者压根没注意他们这厢的来往,仍陶醉在自己的精彩表现里。他这才终于恢复到正常模样,调转方向,走路姿态与语气都像骨头被抽走了似的:“那上来找找呗。”

  “好,”吴雪峰跟上去。

  楼梯狭窄,叶修慢悠悠地往楼上晃,吴雪峰偏偏走上来,和他一同并行。离客厅远了,吴雪峰才开口,声音轻轻的:“身体好些了吗?”

  他声线压低了,仿佛耳语,听着烫人。这绝不应该发生,绝不该在标记已经被拿掉的情景下发生——可叶修确确实实地感到,那阵虚妄又真实的快乐再一次包裹了他,吴雪峰的声音勾得他身体里那些莫名的、他自己都不知晓的蛰伏的部分蠢蠢欲动,火星四起,将要冲破屏障,一如以往的每一次……

  “挺好的,”叶修懒洋洋地答,不动声色地加快步伐,一步往上跨了两层。

  “嗯,”吴雪峰道,“还在吃药吗?”

  “今天是最后一天……等等,”叶修站定在房门口,从口袋里掏钥匙。他少有锁房门的习惯,这回上了锁,还得托吴雪峰的福。

  钥匙插进锁孔,房门应声打开。“你确定是掉我房间了么?”叶修随口问了句,转头看他。

  吴雪峰就站在他背后,贴得不远不近,将走廊的灯光挡在身形外头。他原以为自己被标记时,都是戴着层滤镜看他的Alpha,是以吴雪峰的一言一行、五官样貌都是镀了层金边,被无限拔高了的。然而在这氤氲的光源之下,将滤镜揭开之后——这不是叶修第一次感受到,可却是他第一回发觉,身后人依旧是那样的好看。挺拔的鼻梁和眼里的光彩,就连嘴唇都是他喜欢的形状……是错觉或是幻象,叶修总这样觉得;然而摘标记不但没有将这错觉拂去,如今几乎有火要在他的心里烧起来……

  “怎么了?”叶修盯他的时间太长,吴雪峰倒扬着眉笑了,又摸了摸唇边,纳闷地:“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事,”叶修收回目光,将门推开。他房间里照旧干净得有些贫瘠,没什么东西,一台电脑摆在桌上。他把门开得大了些,“在这吗?”

  “我找找看,”吴雪峰说着,跟着走进来,“可能掉在地上……”

  “是吗,”叶修道,往桌子底下看了眼,“这儿没有。”

  “这边好像也都没,”吴雪峰躬着身往衣柜底下探,“会不会在床缝里?”

  他不说还好,骤一提起来,叶修才想起吴雪峰还在他床上睡过一晚。心再一次毫无由来地一撞;叶修无视了它,爬到床上,伸手摸床缝。

  “好像也没啊,”叶修摸了一通,又把枕头被子也掀起来,拿眼睛四处扫一圈。

  “我看到了,在这里面,”吴雪峰却忽然道。他半趴在地上,头快探到床底下去。

  “在床底?”叶修从床上翻下来,“我看看。”

  床底下灯光照不见,光线却还漏进去了一星半点,叶修换了两个角度,总算看到个小小的东西,滚在最里边的角落。吴雪峰伸手捞了两下,没捞出来,只带出来一手灰。“够不到,”他无奈,“你有什么东西可以勾一下吗?”

  “有,你等等啊,”叶修从地上起来,转身便出了房门。

  他回来只是一瞬的事,吴雪峰已经站起了身,拍打着腰身上的灰尘。叶修挥了挥手里的长柄伞:“老魏的伞。”

  吴雪峰冲他竖了个大拇指,叶修又重新趴到地上去,就着微弱的光线探头看,一面把伞柄往里头够。“这还掉得真里边,”叶修瞧着床底,费力地伸手,“到底是什么玩——”

  话尾猛然收住了,戛然而止。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小小的一个,捞出来是千斤重。

  叶修把伞扔到一边,用手把那东西拣起来,拿拇指拂了两下上头的灰。一叶之秋的脸早磨得没了,战矛也成了竹竿。这东西他记得——他怎么会忘,多少年前出的周边版本,吴雪峰一直带在身上。叶修被他标记的那一晚,从吴雪峰兜里掏出的钥匙上,就挂着这玩意。

  “给我吧,”吴雪峰静静站在他身后,温和道。

  叶修呼了口气,手握了两下,把挂坠放到他手里。温热的手,两人指尖几乎快勾到一起。火快要燎原,叶修像中了一发僵直弹,烫着似的收回了手。

  他咳了一声,转身把桌上的电脑夹到怀里。“老韩还在下边等,我得下去了。”叶修道,语气轻描淡写,万事与己无关。

  “我和你一起出去,”吴雪峰说,声音依旧柔和,然而不容他拒绝。

  他们带上门,一同沉默地下了楼,穿过客厅。方锐在后头嚷:“这么快就走了?”

  “公司还有事,我也得先回去了,”吴雪峰说。

  “下次再来玩啊,”方锐招呼,“一起讨论气功师!”

  “有空一定,”吴雪峰笑,冲他挥挥手。

  冬季日短,一会儿的工夫,外边已经黑透了。叶修拦不住吴雪峰,一起走到车边,吴雪峰还发挥绅士风度,为他拉开车门。

  韩文清见叶修过来,抬头望了眼,接着便猛地坐起身来。却忘了身上还系着安全带,被挡了一挡。他眉头紧皱:“你——”

  叶修坐进副驾,车门已经再度沉重地阖上。“我送他出来,”吴雪峰站在窗外,隔着叶修对韩文清道。

  “你过来干什么?”韩文清蹙眉问。

  “有东西落在这了,来取一下,”吴雪峰平静道,“也看看他。”

  “他很好,不劳费心,”韩文清冷冷地道。

  “那我就放心了,”吴雪峰笑,站直身子。又冲叶修点了点头,“再见。”

  他这话听着既像道别,也像为不着边际的下一回见面的铺垫。叶修挑眉,只隔着窗子冲他挥了挥手。

  韩文清雷厉风行地掉头拐出去,叶修趁着空隙从窗里往外偷瞄,吴雪峰没在路边站太久,很快便回到车位,坐进自己的车里。他呼了口气,转头仔仔细细地打量韩文清。 

  “干什么?”韩文清声音依旧冷着,转头瞪他一眼。

  “又生气了?”叶修好声好气地。

  一个刹车,叶修往前倒了倒,正准备说话,“干嘛……”

  韩文清的身子已经探了过来,唇够上他的。叶修背贴椅面,由着他连啃带咬地吻了,舌头搜刮口里的津液。

  叶修头一回没在吻时闭上眼,反而睁大了,余光游走。后视镜里,吴雪峰的车就跟在他们后头,驾驶座上人手握方向盘,静静地望着前方。叶修心莫名跳得飞快,攥着手心里的一把汗,也不知是否是为了眼前这个吻。


  吴雪峰大概立刻赶回了S市,不久就走了岔道,与他们的车分道扬镳。大约和拿了标记也有关系,韩文清不爽是一回事,倒也不见太生气,路上还开了收音机,了解路况的间隙,和叶修一块儿听了两首折磨耳朵的烂俗情歌。

  他们不爱麻烦外人,每回韩文清来H市,必定一起在外住两日酒店。叶修自然从来懒得管他订什么宾馆,跟着住便是。这回车却越开越近景区中心,叶修望着外头,啧啧称奇:“这家是不是特别贵来着?”

  韩文清停车熄火:“还好。”

  “有钱人,”叶修摇头感叹。

  韩文清懒得理他,把人从车里头往外拎,“上楼。”

  越往里走越不对劲,韩文清办好手续,带着他一路上了高楼。电梯嗖嗖地往上窜,叶修耳朵都给堵上。至开了房间门,里头大得出奇,简直空得人心慌。布置倒内敛,却显然奢侈。叶修本打算吸支烟,拉了窗帘才发觉是一整面的大落地窗,底下就是西湖,黑色的湖水上头灯火流转,依稀能辨出游船与桥,顶上是星光满缀的天。

  韩文清平时花钱不小气,这回却明显还额外多花了点儿心思。叶修心里咯噔一声,隐隐有了点儿预感,顺手唰地又把窗帘给拉回去。

  “这儿有wifi吗?”叶修淡定地问。

  “有,自己搜,”韩文清道。

  “喔……”叶修慢吞吞地把电脑抱怀里,几下爬上床。床垫软得很,叶修忍不住坐着上下弹了两下,才从兜里摸出账号卡,塞进读卡器。

  “来不来?”叶修从电脑上抬起头。

  “来,”韩文清干脆道,把电脑从自己包里拽出来。

  -TBC-


评论(39)
热度(422)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