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18

叶修打投群689645241,明天晚上投票截止,大家都来给叶叶打投吧QAQ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18

  叶修捏着手机等回复,他自己语调悠然自得,对面却这一句后就没了声音,好长一阵沉默,听得人下意识屏息凝神。叶修瞥一眼床上摆的电脑,随手晃两下鼠标,好叫角色不至于原地站着等人来砍,一面唤:“老韩?”

  半天才有浅不可闻的呼吸声,隔着信号都烫耳朵。韩文清的声音像有些喑哑,又像离着老远,“……你现在一个人?”

  “不是啊,有我弟陪着呢。”

  “那就好。”韩文清声音绷紧了,半晌,又补上一句,“我想来看你。”

  “那就来呗,”叶修反而乐了,“什么时候你过来还要打报告了?”又夹着手机,“等等啊,我把地址告诉你。”


  翌日一早,叶修顶着头鸟窝瘫床上玩电脑,旁边叶秋正襟危坐,和他形成鲜明对比。叶修看着他紧张兮兮理领带的模样就想乐:“至于吗,穿这么正式给谁看呢?”

  叶秋拍了两下肩头,将西装上最后一点儿褶皱也抚平,还嘴硬:“我下午有个会,这边完了就直接过去。”

  叶修摇摇头,盯着屏幕继续敲他的键盘。叶秋捏了会儿手心,半晌才又嘟嘟囔囔地:“气势不能输啊……”

  他话音未落,门上咚咚地敲了三下。叶秋刷地从床沿跳起来,“请问哪位?”

  “韩文清,”外头人硬邦邦地答道。

  叶秋呼了口气,站起身去开门。门甫一拉开,外边人才探进个身,就听到后头噗嗤一声。韩文清第一眼就落在床上人身上,叶秋本来盯着韩文清,听见声音,也顿时转过头去:“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叶秋穿西装是过头了点儿,韩文清没他那样夸张,今天却也着了件他平时鲜少穿的稍正式些的黑色衬衣来,全面完成了由黑社会到黑手党的升级。叶修嘴里说着一套,看表情却分明已经笑喷了,挥着手打哈哈,“你们继续。”

  叶秋无言,转过头去,伸了只手,礼貌道:“你好,我是叶秋。”

  韩文清伸手和他握了握,点头简洁道:“韩文清。”

  “谢谢平时对我哥的照顾,一直以来麻烦你了,”叶秋客套地道,语气仿佛还真压了人一头的模样。

  “不麻烦,”韩文清却只是接了句,下一句便拐了话题,“他恢复得怎么样?”

  客套话就这样中间硬生生截去,叶秋一时卡了壳,很快又道:“还不错,药还在吃着,其实前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只是为了妥当才留院观察……”

  韩文清再次点点头,简单地说:“谢谢你。”

  “不用,”叶秋条件反射地答话,韩文清这回的语调倒像是真心实意的,异常诚恳,反而叫他不知该怎么接下去了。韩文清却显然没管他心里百转千回,已经调方向走到叶修床边,拖了张椅子坐下。

  见他过来,叶修总算飞快操作几下,退出了游戏,将电脑阖上,搁到一边。又撑着手臂坐直了点身子,一面扭头朝叶秋使了个眼色。

  叶秋挑眉:干嘛?

  叶修往门口摆下巴:出去!

  叶秋抱着双臂,干脆在旁边坐下了:凭什么!

  韩文清在旁看着他俩挤眉弄眼搞怪,插也插不进去,叶修清两下嗓子:“弟弟啊。”

  “干什么?”叶秋没好气地道。

  “我想吃西瓜。”

  “大冬天的我上哪给你找西瓜?!”叶秋不可置信。

  “没办法,突然特别想吃,”叶修真诚地说,语调还故意似的放软了,卖乖一样,“你看,我这几天都没什么胃口,好不容易想吃点东西……”

  “你就编吧!”叶秋气道,想反驳怎么不让韩文清去,又谅他是客人,实在不好意思,最终只能恨恨地,“好了,我去给你买就是了……”

  他说着站起身来,理两下衣服,就往门口走。临开门时又回过头去,警告地冲韩文清瞪一眼,才把门带上。

  门砰地跌进门框,叶修笑了声,转眼看韩文清。韩文清这才将目光从门口挪回来,放到他身上,语气像有点无奈,“你弟弟对我有意见。”

  “他这人就是别扭,”叶修懒洋洋地笑道,又调侃他,“谁见了你不怕啊?”

  韩文清不置可否,抓上叶修搭在被子上的手,拉到自己手里,仔细抚了两下手背。“打针了?”

  “是啊,”叶修由着他拿指腹上下摩挲自己的手,“没事,不影响打荣耀。”

  “嗯,”韩文清又翻来覆去地看了两遍,才抬头注视他的面庞,“没胃口?还有别的不舒服的吗?”

  “还行,该吃的都吃了……”

  “怎么突然把标记拿了?”韩文清声调放缓了,问他。

  “这不是你叫我做决定的吗,”叶修笑。

  “那你已经做好决定了?”韩文清声音实在是难得的温柔,叶修几乎都有些恍惚了。

  “我——”

  来不及完成一个句子,甚至来不及思考,手指一根根扣进指缝,两人的手严丝合缝地扣在了一起。韩文清俯下身来,用手臂紧紧抱住了他,在叶修的耳侧落下个极轻的亲吻,“之前的事对不起。”

  “我也是……”叶修含含糊糊地答道,才发觉自己忽然失去了思考的功能。Alpha的气味包裹了他的周身,安神而美好。原来这才是韩文清闻上去真正的样子,这一点也不是叶修会排斥的;正好相反,这气味几乎要把他的心神都蛊惑吞噬下去。一瞬间,那些微妙的不和、坚守的原则似乎全凭空消失了,他本来有些话想说,可这一眨眼间,他就已经全部忘却。这没有关系,反正那些话也已经不再重要;韩文清坚实的手臂牢牢地将他圈在怀里,身体手指都搅在一起,心跳得又热又快,只在这个拥抱间,他们已经和好如初……

  在他沉迷于Alpha气味的当口,韩文清也埋首在叶修的颈间,似乎一样在汲取着他身上纯粹的Omega气息。亲吻一路沿着叶修面颊的形状陆续落在他的耳旁和下颔,叶修忍不住痒得从喉间笑了几声,韩文清面部线条也柔和了。随即,嘴唇轻轻地碰在他颈间的腺体上,叶修肩膀一抖,瑟缩一瞬,很快又完全瘫软放松下去。韩文清在他脖颈间轻叹一声,温热的吐息喷打上腺体,叶修不由伸手抱住韩文清的肩膀,想将他搂得离自己更近——

  “哥!”

  门哐当一声撞开,叶修一个激灵,赶紧和韩文清过电一样放开了。他们脸颊都还有些红,被信息素熏晕了头脑。

  叶秋面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算得上怒气冲冲,他提着个袋子径直朝床沿走来,把袋子砰地一声重重搁在床头:“你要的西瓜!”

  叶修才说了声:“谢……”叶秋已经转身,面向韩文清,语气生硬:“手术两周内不能行房,临时标记也不行。”

  叶修咳了一声,韩文清倒已经恢复神色,直起身来,沉声说了句:“抱歉。”

  叶秋喷了口气,又转向叶修,“我昨天上午放这的刀呢?”

  “你要干嘛?”叶修大惊失色。

  “我切西瓜!”叶秋恶狠狠地说。

  “我来吧,”韩文清从椅子上站起身。

  叶修一指远处,“在那边袋子里,小心手。”

  韩文清过去找刀子给他切西瓜,叶秋走过来,又顺势在叶修床沿坐下了。他狐疑地上下把叶修打量了一遍,才道:“刚才爸给我打电话,问你这个月什么时候回家,我就说你还在外地,明天的飞机回家。”

  “这么快?”叶修说着,瞥了眼房间一角正在抽刀的韩文清,场景恐怖非常,才转回头来,“老韩好不容易赶来一趟……”

  “难道你要带他去见咱爸?”叶秋诧异道。

  “那不会,”叶修下意识地否认,又看了眼韩文清,也不知他听见没有。

  “那就明天回家,”叶秋这回特别霸道地就替他做了决定,“你们以后什么时候不能见?”

  “嗯,那也行吧,”叶修摸着下巴道。

  韩文清手起刀落,一会儿已经利落地切了一盘西瓜过来。叶修顺手拿了一块,咬了个尖,抬头对韩文清含糊道:“托我弟的福,明天我就得回家了。”

  “嗯,”韩文清应了声表示听到,也没太多表示,顶着叶秋的眼神,顺手帮叶修把唇角的一点汁水擦去,“我也得尽快归队,训练很紧。”

  “那正好,”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又咔嚓咬了口西瓜。


  叶秋下午没空,万般无奈地在最后一刻离开病房,赶去开会。刚做完手术再不方便,叶修到底还是和韩文清黏糊了一下午,互相充满吸引力的信息素对他们实在是新奇的体验。挨在一块儿边搂搂抱抱边打游戏,一天很快过去,韩文清赶在半夜前往机场,回到Q市。直至第二日下午,叶秋过来帮他办完出院手续,便径直载他回了家。

  回家从来不是他们喜欢的活动,沉闷的一顿晚饭吃完,叶秋抢着先进了厨房,把盘子一股脑儿倒进水槽。叶修跟着挤进去,装模作样地帮着他把冲过一遍的盘子往洗碗机里头塞。演到一半,就听见后头一声,“叶修。”

  叶修一抖,有气无力地转了身,“爸。”

  “过来,陪我坐坐。”叶父撂下一句,便背着手往客厅走。

  叶秋转头,洋洋得意地冲他无声地大笑。叶修从后掐一把他脖子,才无精打采地跟在后头,向客厅踱去。

  电视里正播焦点访谈,叶修瞥了一眼,在离叶父几个身位远的地方坐下了。叶父抱着臂,扫他一眼,冷声道:“坐那么远干什么?过来!”

  “哎,”叶修应了声,乖乖地往他那头挪一格。

  叶父再瞪一眼歪歪扭扭垮在沙发上的叶修,“坐没坐相,背挺直了!”

  话音刚落,叶修立时挺起背,肩也绷得直直,神情倒依旧那样,半死不活的。

  “车学得怎么样了?”这一句像随口问的,语调却依旧很威严。

  “还好。”他随口问了,叶修也随口地答,半句话也不愿多。

  屏幕上画面模模糊糊,大约在放哪儿的记者暗访。一时无话,二人沉默,一同注视着电视里画面变幻,却谁也没认真看内容。

  良久,叶父才冷冷地开了口:“没什么别的要和我说的?”

  “……”叶修默然,片刻才道,“说什么?”

  他坐着,叶父便看着他,眼神犀利,盯得叶修心卡在嗓子眼。“怎么突然不用抑制剂了?”

  往常叶修为了不让他闻出自己早被标记过,每每回家总过量服用抑制剂,让人闻不出一点气味。终于拿掉标记,也就没了这样的担忧,他也只按这两年平日的剂量来,让信息素不过分露骨就行。

  “我还是在用的……”叶修才回答,叶父已经打断他:“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不等叶修答话,又道:“总算发现自己年龄不小,准备找个伴了?”

  叶修无语:“爸……”

  “你弟弟都答应相亲了,做哥哥的还没有动静,像什么样!”

  “叶秋答应相亲了?”这倒是个新闻,他还从没听过,叶修瞬间偏了重点,饶有兴趣地问。

  “你别转移话题!”劈头盖脸的一声,叶修脖子一缩,叶父又顺了顺气,语调重新放平,“你一个Omega,按年龄早该成家了,既然你有自觉,就别再拖下去,自己规划好。知道了没?”

  “知道了……”叶修干巴巴地说。

  “嗯,”叶父这才半满意了,坐回去,看着电视。

  “我能去里面房间了吗?”叶修问。

  叶父瞥他一眼,“去吧,别搞太晚。”

  叶修忙得了特赦一样站起来,动作看着依旧懒散,脚步却飞快,这就穿过客厅,往楼上走去。

  待到门口,还没推门,肩膀被人一搭,叶修惊了惊,回头才发现是叶秋。他无奈:“干嘛你?”

  “我刚才都听见了,”叶秋小声说,“你还真答应爸了啊?”

  “怎么可能,说说而已,”叶修懒洋洋地道。

  “狡诈!”叶秋鄙夷。

  “还说我呢,你难道真准备去相亲?”叶修挑起一边眉,道。

  “怎么可能!”叶秋立马说,“说说而已。”

  “哈哈,”叶修反倒笑了,拍拍他肩,欣慰地道,“承让承让。”

  -TBC-

评论(26)
热度(523)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