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16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16

  “体检结果是没什么问题,副作用再看一遍,决定好了在这签个字就行,本人家属都要,”医生手往下戳,在空白地方敲了两敲,“身份证号也登记一下……下午打第一针,明天后天再各打一针,第三针打完就可以做手术了。”

  “好,谢谢,”叶修说着,拣起手一旁的水笔,在纸上划拉。他才提起笔,叶秋扑上来就要夺:“哥!”

  叶修眼疾手快,手速飙升,被他一闹,底下一撇拖太长,笔尖在纸面上抖了两抖,到底还是完成了修字。他把水笔往叶秋手边一抛:“来,签吧。”

  “签什么签!”叶秋火道,把笔掷到一边,“这么大的事——”

  “那叶先生先好好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医生给了个笑脸,指指外间,“我先给下一位看……”

  “哦哦,您忙,麻烦了,”叶秋变脸似的露出个礼貌笑容,口吻和和气气地,“我和我哥哥再商量一下。”

  医生应了声,向外出去了。叶秋抚了两下胸口,顺气一样,转身对叶修道:“你也太不像话了!”

  “你说话越来越像咱爸了,知道吗?”叶修忧伤道。

  “你行了吧!”叶秋没好气道,“亏我托关系帮你找这么好的医生,结果你竟然搞出这种事!”

  “那不是正好,”叶修在软椅里挪了两下,找到个舒服些的姿势,“可以马上做手术了。”

  “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被标记了,”叶秋手握拳,看着像想把叶修拎出来揍一顿,最终还是转而在椅子扶手上恼火地锤了两下,“而且还那么早……二十岁就被人标记,你胆子也太大了!”

  “讲道理,那也不是我自己想……”

  “有区别吗!”叶秋怒道,“何况你当初不早拿,非要等现在这么大年龄了才拿标记,对身体——”

  “刚才我都听了,协议书我也看了,”叶修说。

  “那你还这么事不关己?”叶秋冒火,“万一——”

  “哪有这么夸张,”见他又有夸大其辞的趋势,叶修赶紧打断,“你哥我身体好着呢,可别乌鸦嘴啊。”

  这么一提,叶秋张了张口,果然没能继续下去,只悻悻地闭了嘴。沉默几秒,又忍不住问,“爸明明是Alpha,怎么都没闻出来过你被标记了?”

  叶修无语:“你知道我每次回去要服多少抑制剂吗?”

  “哦……”叶秋说,半晌又小声地,“你这事要是被爸知道,可就完蛋了。”

  “所以你可千万不能告诉他,”叶修严肃道,伸个小拇指给他,“拉钩保证啊。”

  叶秋把他手拍到一边,“谁跟你拉钩!”

  两人重新安静下来,叶修撑着脑袋打量房间,自得其乐,叶秋硬邦邦地抱着双臂,好像块自己生闷气的石头。Omega被标记确实是紧要的大事,这样大的事至亲不知道,任谁都得不高兴。然而这样谁先理谁的游戏,输的从来不会是叶修;叶秋在那一条气鼓鱼似的,叶修也懒得拿出话来哄他,看风景都比看他乐意。

  半天过去,终于还是叶秋先憋不住,闷闷不乐地开口:“……你那个Alpha,是什么样的人?”

  叶修问:“哪个?”

  还哪个,他一招还能招几个?叶秋气结,“标记你的那个!”

  “他呀,”叶修说,“挺好的。”

  “照你说的,他当初离开你的时候,不知道你已经被标记了?”

  “是啊。”

  “那既然这样……”叶秋慢慢地说,“你现在他对他什么感觉?”

  叶修顿了顿,“AO标记的事,没那么简单,”他老神在在地说,“说了你也不懂。”

  叶秋好容易才没翻个白眼。“那你现在那个男朋友呢?”

  “我挺喜欢的,”叶修说。

  “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听到你说出这种话……”叶秋打了个哆嗦,“喜欢到这种地步?”

  “哪种地步了?”叶修说,“摘个标记而已。”

  “都摘标记了!”叶秋说,“你不会下一步就又准备被他标记了吧?”

  “哪那么急呢……”叶修半句说完,就打住了,兜回来,“所以你是签还是不签?”

  叶秋喷了口气,又敲了一敲扶手,忽然忿忿道:“你都决定好的事,什么时候又轮得到我来反对了!”

  没等叶修答话,他已经从口袋里掏出支钢笔,泄愤一样拔了笔盖,唰唰两下力透纸背地把自己的名字印在上头。


  之后两日的术前准备按部就班,叶修一天一去医院打针,饮食清淡地养着,除此之外,游戏依旧照常。性事留下的伤当时疼痛,抹了点药休息两日倒也好全了。抑制剂按照要求只能停服,没法用抑制剂掩盖信息素气味,他不敢回家里,干脆一直待在叶秋房子,两人都压根没和父母提起叶修这一次回到B市的事。

  他重新把手机充上了电,韩文清却一直没再来过电话。QQ倒是上过线,韩文清有他的隐身可见,多半也看到过,确认他找到了去处,还能上网,无事就好。韩文清不来消息,叶修也就不回应,两人比起较劲,更像一局比赛开场,上来了先站在原地,观察一番地形局势,不急着开打似的。

  至手术当日,叶修本来打算自己一个人过去,做好由司机接回就行。拿标记不是太大的手术,叶秋仍然不放心,当天迟一些甩脱了全部事情,专程请了假,过来陪他。

  彼时叶修正垮在房间椅子里,一手挂着水,见叶秋过来,落坐到他身边,就要往他跟前凑:“你闻闻,味道是不是淡多了?”

  叶秋一个Beta,照理闻不出什么,倒还真凑到他脖颈旁,尽职尽责地嗅了两下。接着狐疑道:“你又抽烟了?”

  “没有,没抽。”叶修说着,自己也侧着头闻了闻。术前的几针打下来,身上Alpha气味像真的淡了些,但他依旧能清晰地感到体内标记的存在,明晃晃的。

  手术开始还得等一会儿,叶秋啧了一声,烦躁地捋袖子,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叶修瞥他一眼,又望望头顶上吊着的输液袋,道:“还没到呢……你怎么比我还急?”

  叶秋不耐:“怎么能不急……”一会儿,又说:“哥,你别做手术了吧?”

  “你搞笑呢?”叶修无奈,拿空出来的手揉两下他脑袋,“别担心,半小时就出来了。”

  叶秋抿着嘴唇,又不和他说话了。

  在外头等着也是等着,叶修考虑片刻,还是摸出手机,给苏沐橙去了个电话。他准备摘标记是早先就说好的事情,对面人听他知会完,一样的忧心忡忡,倒是远没有叶秋这样黏糊,知道叶修自己打算好了,再劝也是无谓,只说术后马上赶来看他。

  “我这还有叶秋陪着呢,你那边忙就不用来了,”叶修对着听筒道。

  “明天有一场比赛……”苏沐橙声音忧虑,“我肯定会来的,比完就过来。”

  “也行吧,”这姑娘执拗时也不得了,她非要来,叶修也拿她没办法,又警告,“别跟别人讲啊。”

  “我知道,”苏沐橙明白分寸,“一定不会说的。”

  “嗯,”叶修道。踌躇了几秒,又对着话筒,“你顺便帮我跟雪峰说一声。”

  话音落下,对面的苏沐橙显然犹豫,只闻那头浅浅的呼吸声。半晌才听见她问:“你怎么不自己和他说呀?”

  叶修揉了两下眉心,换了换重心,支在椅子上。想了片刻,还是实话实说地:“在标记自己的Alpha面前,Omega没法用逻辑思考问题。”

  “……喔。”苏沐橙答,听她语气,也不知道究竟是懂了,还是没懂。“那我给他打个电话。”

  “嗯。”

  又说了几句,叶修才把电话挂下了,搁在一边。抬头就见叶秋拿异常诡异的眼神望着自己。叶修戒备:“干嘛你?”

  叶秋神色古怪:“这就是你说的,说了我也不懂的AO的事?”

  叶修挥挥手:“去去,小孩子不要插嘴。”

  他们两人在屋里又坐了半个钟头,终于有人进来,给叶修拔了手上的针,接着叫他去手术室。叶秋跟着刷地站起身来,满脸紧张。叶修一手把他按下去,“行了,你就在这等吧。”

  到这会,叶秋反而不怎么说话了,叶修叫他坐,他就僵着身子,真乖乖地又坐了回去。叶修最后在他肩上拍了两下,以示安慰,就跟在医生身后,往手术室走去。

  叶修长到这样大,其实还真从没经历过要动手术的时候,心里也不太有底,只能医生说什么就做什么。进了手术室,几个医生护士装备齐全,闻气味都是Beta。叶修听从指示,脱了衣服裤子,先四仰八叉地躺在了手术台上。到这时候,羞耻心也是不必要的了。

  首先是消毒,酒精气味浓重,冰冷坚硬的器具抵上来,触感实在算不得好受。身周有医生按着他,帮他把手脚分别捆好。叶修盯着头顶白色的灯光,听见旁边有人问:“你和你兄弟是双胞胎吗?”

  “是啊。”叶修不明所以,仍旧答了。一手被拎起来,是医生往他食指上扣了个血氧夹。

  “哥哥还是弟弟?”

  “弟弟。”

  “你弟弟很帅,”医生以一副真心实意的口吻夸赞道。

  什么意思,他弟弟很帅,他难道就不帅么?叶修纳闷着,还没来得及答话,腰上已经突地一疼——他才反应过来,这是正给他打静脉麻药,前边那些话全是分散注意力的伎俩。

  麻醉起效立竿见影,有人在他耳边说话,叫他呼吸两下。叶修照着做了,脸上又给扣了个氧气罩上来。不过几秒时间,他眼睛已经又热又沉,迷迷糊糊地耷拉着眼皮,只来得及最后扫了一眼心电图,就陷入了黑暗。

  -TBC-

评论(27)
热度(427)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