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15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15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2007429

(点开后再点一下Proceed,才能看到文)


  叶修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梦里总觉得有声音在耳边,又好像不是冲着他来的,只是很嘈杂喧嚣。中途的梦境与现实时断时续,他渐渐有了自己是在梦中的意识,却又轻易醒不过来,头痛欲裂,睡到眼皮远没那样沉重了,才感觉出有阳光从窗帘缝里钻进来,打在他身上脸上。

  双唇被什么冰凉的物品挤开一条缝,磕在他牙齿上,晃荡两下。叶修放开咬紧的齿关,冰凉的液体从齿缝舌尖一路往下淌。他慢慢地往里抿下去,差点儿没呛着自己,半天才睁开点眼睛。

  韩文清就坐在他床头,他脸上表情辨不清晰。

  “醒了?”韩文清说,他声线平稳,听起来无甚特别。

  叶修嗯了声,却发觉嗓子嘶哑得厉害,方才那点水一点用没有,应的这声也不知道韩文清是否听见了。他试着撑着身子慢慢坐起来,才发现骨头绷得很紧,随便动两动,好像能听见嘎吱响,牵得到处疼。

  “感觉怎么样?”韩文清说。

  “疼……”叶修揉了两下腰,龇牙咧嘴,赶紧躺平回去,“被你搞死了……”

  韩文清神色没什么动静,又问:“饿吗?”

  叶修闭上眼睛感受了会儿,半天睁开:“饿。”声音沙哑,喉咙也扯得疼,说完这一个字,他就又闭上了嘴。

  韩文清嗯了一声,站起身,转身出了卧室。

  外头是丁零当啷摆弄厨具的声响,韩文清还愿意为他下厨,叶修一直提着的心算往下放了一毫米,离落地却还远着。前一晚的晕眩感仍盘桓不下,他靠在枕头上,权当保存体力。一面躺尸,还有精力打量打量房间。窗帘遮不住灿烂的阳光,他一觉睡得冗长,这会估计已经大中午,日上三竿。身下床单换了新的,身上套了换洗过的衣服裤子,房里也没剩多少Alpha的气味,大约是他自己昏过去后,韩文清半夜劳动的成果。

  这样等了半晌,外头人终于端着个盘子重回进来。韩文清厨艺算不上多好,叶修瞥了眼盘里,两个煎蛋,几根香肠,并角落里一点儿通心意面,比泡面难度系数也不高多少。他本想打趣两句,看见韩文清的神情,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拿酸痛的手臂拎起叉子,一点点默默往下咽。

  叶修慢吞吞地吃着,韩文清就坐在床边,抱着双臂看他用餐。叶修倒不见无措,胃口看着也还行,吃到一半,抬头问他:“你吃了没?”

  “没有,”韩文清说。

  叶修再问:“来点?”

  韩文清摇了摇头。

  叶修哦了一声,埋头又拿叉子划拉了块煎蛋出来。

  吃得两人都烦了才全解决完毕,韩文清接过盘子叉子,又往外头去。这一回却没去多久,很快返了回来。

  “老韩……”叶修见他回到卧室里来,开口道。

  韩文清没回应,只是在床沿找了个位子,撑着床单,坐稳当了,才回过头来看他。

  “叶修,”他沉稳地说。

  叶修一凛,稍稍坐直了身子,回望着他的眼睛。

  “你昨天让我不要那么认真,我答应了。”韩文清说。

  他们目光交汇,房间里安安静静的。

  “现在我反悔。”韩文清继续。

  叶修挑了挑眉,嗯了声。

  “我还是会拿出十二分的认真对待我们的关系,”韩文清沉声道,“要么你也拿出十二分的认真,要么我们就到此为止。”

  叶修模样像是要发话,韩文清抬起一只手止住他,“你想明白前,我们还是先分开更好。”他说着,已经从床上站起身来,朝外用下颔指了指,“准备好就出去吧。”

  叶修动作一滞,“准备好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决定。”韩文清说。

  叶修低头揉了两下太阳穴,像在思考问题,又像什么也没想。

  “那就现在吧,”酝酿等了少顷,出口却不过一句话的事。叶修轻快说完,抬起头来,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面色依旧有些阴沉,眼神像跳了跳,语气却不置可否地:“可以。”

  “嗯,”叶修撑起身来,“你洗手间能借我用用吗?”

  韩文清点点头。

  身子是僵的,骨头散架一样,下床去个洗手间也成了艰难的跋涉。叶修扶着床头柜探身找拖鞋,再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两腿间撕裂一样,叶修疼得抽了抽,韩文清站一旁看着,全然没打算出手帮他;叶修自己也没半点寻求帮助的意思。

  好容易挪到洗手间,叶修找牙刷前,先掀起T恤,对着镜子审视一番身上的痕迹。青一块紫一块的,腰胯间的部位尤其严重,看着仿佛自己昨天和人打了一架。好在除了这些,再及身下的伤口外,别的伤势倒也没什么,歇两天淤青大概就褪了。

  他简单洗漱完,穿好衣服,又挪出去,在房里转了一圈,把该带的东西全揣进兜里:账号卡,烟,打火机。出门前再换了双鞋,这就没什么可拿的了。叶修最后扫了眼屋里,抓着门把说:“我走了。”

  韩文清抱着双臂站门口,闻言依旧只是点了点头。

  叶修朝他挥了挥手,算作道别。他开了条门缝,外头的冷气迎面往上扑。


  韩文清家电梯直接入户,叶修到处疼得慌,本来打算抽支烟再做下一步打算,只好先按电梯下了楼。

  他衣服穿的不够,这日外边化雪更冷,叶修才在楼底下站了两分钟,鼻子已经冻得通红。他搓着手躲在单元门里,找出支烟点上,衔在嘴里。

  Q市叶修并不熟,不过话又说回来,哪个市的外头他都不熟。兜里还塞着只手机,叶修摸了半天掏出来,才发觉自己太久没充电,早打不开了。

  他边抖边抽,掉了一地的烟灰,好一会儿才觉得稍微受得了一些,能迈步往外走了。韩文清住的小区里路他还记得点,手揣在兜里,一路出去。好在还有些阳光,风也不怎么大。

  小区门口有家便利店,叶修凭着记忆找过去,问店员能不能打电话。对方爱理不理,挥着手让他自己找角落里的座机打。叶修倚在角落墙边,飞快地拨了号码,把话筒塞到耳边。

  电话拨了三回,第一回没人接,第二回给按了,第三回才通。对面才说了句:“喂……”叶修就接道:“谁说随时可以来电话来着?你这也太不靠谱了。”

  对方沉默了两秒,忽然换上异常震惊的语调:“哥!”

  “是我,小声点儿成不,快聋了。”叶修说。

  “你声音怎么回事?……你怎么不用手机,我都给你买手机了!”

  “你买的手机太烂,几天不用就打不开了。”叶修无情道。

  “是你自己没充电吧!”

  “不说这个……”叶修说,又把话筒往耳朵边塞了塞,夹住,趁着店员没注意这头的时机,伸手揉了两下腰,“你帮我订张Q市到B市的机票。”

  “为什么,你们单位不给订?”叶秋问,“你自己怎么不订?”

  “不是公差,没带钱包。”叶修简洁。

  “那你去Q市干什……”叶秋顿了顿,“你那个Alpha男友?”

  “是啊,我被他赶出家门了,”叶修说。店员抬起头,拿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他。

  “你也有今天!”叶秋道,幸灾乐祸似的。过了两秒,又说,“他凭什么赶你……”

  “废话别那么多,叫你订你就订,”叶修说。

  “我已经订了好吧!”叶秋说,“你在哪里?我让人接你去机场。”

  叶修报了地名,又加上句,“谢了,回来还有事儿麻烦你。”

  “我就知道……”叶秋埋怨,“到时候你要还我钱啊!”

  “小气鬼,”叶修笑。

  “你说谁!”

  一来二去地才挂了电话,叶修再揉两下腰,直起身来,发现店员的眼神已经转为对被始乱终弃Omega的怜爱。叶修咳了声,走到柜台前,道:“来包芙蓉王。”

  “你要什么……”

  “黄王就行。”

  店员给他拿出烟,叶修掏了半天兜,才找出两张皱巴巴的纸币来。钱还差点儿零头,他正准备翻另一边口袋,店员满怀慈爱道:“算了算了,算我请的。”

  “……”叶修默默地把另一边兜里的一百塞回去。

  车还没来,叶修站在店门口等,捂暖和了,外头天气倒显得云朗天青起来。他手里玩着支烟,望着远方。如今韩文清只给他这点选择,眼前的景况反而清晰了,让他看见一个简单的事实:他确实不想就这样失去韩文清。

  -TBC-


评论(61)
热度(461)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