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14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14

  Q市寻常没那么冷,这天是例外,夜晚飞机总算平安落在机场,外面雪下得搓绵扯絮一样。偏偏还不能走通道,叶修踏出飞机口,站在楼梯顶上,呼啦一阵风过来,差点没把他吹走。

  他们平时不爱在外人前搂搂抱抱,算是维持某种微妙的平衡。特殊情况却有特殊标准,叶修穿的实在少得可怜,立在风口里,韩文清看不下去,往前走了一步,把他揽进怀里护着风,一同快步往下走。待上摆渡车,霸图众队员果然纷纷摆出副被闪瞎的模样,唯一神色自如的是张新杰,不过叶修严重怀疑那是因为他眼镜被雾气糊住了的缘故。

  再之后韩文清也放开了他。他们与霸图一块儿取了行李,道了别,最后在停车场分道扬镳,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

  地下车库又阴又冷,叶修搓着手哆哆嗦嗦上了车,韩文清给他把暖气按开,才准备驶出车位。叶修开口:“老韩……”

  “回去再说,”韩文清低声道。

  “不是,”叶修整个身子凑了过来;韩文清一滞,一个轻如游鱼的吻已经落在他的嘴唇上。他还没来得及动作,叶修已经又飞快坐了回去,慢悠悠地伸手拉安全带,扣好系紧。

  “……干什么?”韩文清问。

  “不干什么,”叶修淡定道。

  “……”韩文清默然,“坐好,出发了。”

  机场到市中心还有些路,韩文清一如既往,风驰电掣。叶修天赋异禀,由他一路狂飙,半截居然倒头睡了过去。等终于到家,摇了几回,他仍半睡不醒,韩文清只好亲自动手把他拽出来,出车库进电梯,最后塞进家门里。

  站到韩文清家门口,叶修才清醒多了,开了灯换鞋。韩文清跟进来,扫一圈房里,暖气一直开着,热得捂汗,连带着暖融融的灯光,顿时有了人气;最重要的还是叶修被自己拎了回来,就在他眼皮底下。韩文清心情稍微好了些,在他身后顺手把门带上。

  两人一块儿把箱子搬进房间,将里头东西一件件理出来。韩文清带的东西不多,叶修则压根没东西,只在打包时顺手往角落里塞了一刀账号卡。清理完行李,韩文清道:“先别去打游戏,我有话和你说。”

  叶修本来踩着步子往电脑房去,难得听话,哦了一声,揣着口袋又往客厅去了。

  韩文清在里间耽搁了半晌,窸窸窣窣的,也不知道搞些什么。叶修半靠在沙发上等他,本来掏着口袋想点支烟,想想还是作罢,手又拿出来。又过了一会儿才见韩文清走出来,手里夹着个大文件袋。

  叶修坐起身,望着韩文清走过来,坐定在他身边,开口问:“这什么……”才说一半,就噤了声。韩文清低头打开袋子,从里头拿出一对小盒子来,摆在他面前。

  “戒指,”韩文清到底还是利落地答了他的话,“我们的。”

  ……他本来以为那些网页韩文清不过是看看就罢,没想早连实物都到手了。“戴戒指打游戏不方便,”叶修慢慢地说。

  “戴脖子上。”

  “麻烦……”

  “那就放着,”韩文清说,语气十分霸图。

  叶修吐了口气。“老韩,”他说,神色终于端正了些,“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韩文清冷冷地说。他却没等叶修回应,继续从袋子里陆陆续续挟出几本东西来。叶修扫了眼,全是些楼盘与户型图,这样一本本散开,很快铺满了沙发。

  “这些都是B市的房子,”韩文清道,“最近我一直在看。”

  “哦,挺巧,”叶修挑了挑眉,道。

  “巧什么?”韩文清声音里又隐隐有些怒气。

  “沐橙最近也看房子呢,我们打算在H市买一套。”叶修慢悠悠地说。

  他和苏沐橙关系远不一般,这韩文清也清楚,然而这“我们”听着依旧刺耳。“你将来到底打算留在哪边发展?”韩文清质问道。

  “两头跑呗,”叶修平淡地说。

  “那么……”

  “老韩,”叶修果断打断了他,做了个停的手势,“等一等啊。我先问问,要是从一到十打分,你对咱们关系的认真程度是多少?”

  “十二,”韩文清干脆地说。

  “……这不行,溢出了这个,重来,”叶修说。

  “十二,”韩文清稳如泰山,“你是多少?”

  “八……”话音刚落,韩文清神色一沉,叶修不为所动,“七点五,”看见韩文清脸色,他不动声色地往后坐了坐,语气倒还依旧,“所以我建议你把数值往下调低一点儿。”

  “你为什么不能调高?”韩文清反问道。

  沉默两秒。“好问题,”叶修严肃,“其实你说得也有道理。”

  韩文清抱着双臂,抬了抬眉。

  “那就我调高点,你调低点,”叶修以在网游里和各大公会讨价还价的语气道。

  “成交,”韩文清说。

  “有魄力,”叶修夸他,接着意有所指地瞥了眼沙发上的戒指盒与户型图,“那这些……”

  韩文清把戒指盒往袋子里重新一扔,“慢慢来。”他简单地说。

  “好,”叶修松了口气,“慢慢来。”

  韩文清嗯了一声,把楼盘图也全收拢起来。“但是不论你认真与否,”他沉声说,“我希望这只和我们两个人有关。”

  “我知道,”叶修立刻明白他的意思,“摘标记的事……”

  “我不会管,你自己决定。”韩文清简洁道。

  “……好,”叶修只好答。

  他们重又沉默,韩文清看着叶修,叶修也看着他。

  “这就完了?”叶修问。

  “你还有别的想说的?”韩文清说。

  “没了,”叶修说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舒展了回臂膀,“……那我去电脑房了。”

  “嗯,”韩文清依旧只是淡淡的。


  里头电脑被占着,韩文清懒得开笔记本,只找出自己那台平板,简单处理了几封霸图的文件,看夜已经很深,便先冲了个澡,躺上床去。体育频道在放全明星的比赛集锦,他一个人面朝荧光,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并不很入神。

  他只看了没多久,叶修这晚打游戏时间似乎也较平时短了些,没等太久,便关了电脑,走到这面房里来,转身拐进浴室。韩文清听着里头哗啦啦的水声,伸手摸出遥控板,关了电视。

  又等了半晌,叶修才从浴室里头出来。房间里黑着,却还有些月光,叶修摸着黑走到床边,被子刷地掀了个角,冷风才灌进来一点,很快又封上了。接着他温暖的身子钻了进来,动作安静得仿佛某种猫科动物,带着点湿热的水汽。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1908840

(一小段,不是肉,然而被屏蔽了……点进去后请再点一下Proceed,才能看到文)

  他们拥抱对方,深长的一吻结束了,仍有一下没一下地啄吻唇面。叶修阖着眼,一面继续着毫无节奏的亲吻,一面在热度的包裹下昏昏沉沉。


  “这绝对是测量仪的锅,”叶秋严肃道,抖着手里的体检报告单,纸页哗啦啦地响,“哥比上次还矮了两厘米,这不科学。”

  “哦,”吴雪峰笑而不语。

  “你这什么表情,”叶秋说,“说正经的,我还能长不少,你已经没机会了。”说着还换上副可惜的语调,叹息着摇两下头,替他深表遗憾似的。

  “是吗,”吴雪峰站起来,朝他走近了两步,“话说队长。”

  “什么?”

  “你听没听说过,身高差越大,公主抱就越容易,”吴雪峰不紧不慢地说。

  “……你想干嘛?”叶秋在电脑椅上转了个圈儿,就见吴雪峰越逼越近,不由地往后一缩,警惕道。

  “实践一下这个说法,”吴雪峰笑,忽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一步,一手从他大腿底下穿过去,叶秋吓得在椅子上一蹦,报告单唰啦飘在地上,身子正好栽在吴雪峰怀里。接着就感觉身下一空,猛地整个人都离了地,腿悬在空中,“啊!”他叫了一声,赶紧用手扒住吴雪峰的脖子。

  “我去!”叶秋叫道,拍着吴雪峰后背,“快,放我下来。”

  “不行,我还没实践够,”吴雪峰正色道,“再让我抱会儿。”

  叶秋没由来地心里漏了一拍,跳进嗓子眼儿里。“重不重?抱得动吗你?”他赶紧另找了个话题。

  “哎呀,太重了,”吴雪峰皱眉,露出副不堪重负的神情,“抱不动了,哎哟……”他说着,还挺会演,手坠下去,好像要把他摔地上。叶秋忙扒着他脖子,说:“哎哎哎……”

  吴雪峰忍不住笑,把他在怀里轻松地往上颠了颠,接着突然原地转了两圈。这一下,叶秋顿时整个人要飞出去似的,惊得腿收紧了,怕掉下去一样:“吴雪峰!”

  吴雪峰放声笑起来,一边转一边往床边走了两步,借着转圈的惯性把叶秋砰地扔在床上。叶秋被他跟个沙袋一样扔下去,睁着眼背贴着床,席梦思上弹了两弹,接着也禁不住笑出了声。

  吴雪峰也笑着,跟他一起倒在床上。

  “实践完了?”叶秋稍微有点儿喘,一面笑道。

  “初步实践结束,”吴雪峰故作严肃道,“刚才这个算是对照组。”

  “你们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叶秋说,“以后就没这么容易了,到时候咱们的身高差还会大幅缩短的。”

  “到时候我再试试,”吴雪峰带着笑意说。

  他们的脸贴得也太近了,叶秋想着,这样的角度,他能清楚数得清吴雪峰的眼睫。他出神地盯着对面人含笑的眼睛,挺拔的鼻梁。就这样的近距离,吴雪峰的五官仍然是很好看的。

  他们贴得也太近了……但只要不过线,就还不够近。

  吴雪峰似乎稍稍收起了笑容,往他这边倾身凑了上来。他的呼吸几乎要拍打到叶秋的脸颊上;叶秋的心跳得飞快,他只能寄希望于吴雪峰听不见他心疯狂撞胸口的声响。 不知为何,周遭的场景蓦然陌生而模糊了起来,连带着声音也像隔了层墙壁,怎么也撞不透似的。

  “队长……”吴雪峰呢喃着说。

  叶秋吞了口口水。气氛倏然旖旎极了。但又仿佛有什么不对;这一幕是错的……以前并没有……他们从来没到这一步……

  “队长,”吴雪峰说,他贴得更近了,湿热的气息喷吐上来,让叶秋看清他那双温和的眼睛。

  “雪峰,”叶秋轻声说。他们的嘴唇几乎已经快碰触到一起,只差毫厘。却有个声音在他脑海里乱跳,恍惚而遥远。这样是错的……他们不能亲吻,虽然他忘却了理由……

  蓬勃的像海浪一样汹涌的情感包裹了他的心脏,这名字从舌尖吐出的感觉是如此地美好而热忱,“雪峰——”

  “叶修!”

  震耳欲聋的一声怒吼,叶修脑袋一栽,猛地从梦里惊醒。一只手像鹰爪一样紧紧箍着他的肩膀,抓得他生疼。接着,那只有力的大手挪到了他的脖子上,重无可重地一把捏住他的下颔,往上一顶。脖子被猛一拉伸,叶修已经生理条件反射地重重咳起来。然而动作不但并没有止歇,反而变本加厉锢得更紧,愤怒的吼声再一次砸下,落雷一样炸响在他耳旁:

  “你看清楚我是谁!”

  -TBC-

评论(65)
热度(457)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