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13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13

  吴雪峰坐在椅子上等着,看叶修倚在窗边,手指挟着烟,一口接一口抽得凶。他一根还没抽到尾巴上,手又忙不迭地掏兜,扯出另一根来。吴雪峰说:“少抽点。”

  叶修嘴里叼着东西,说话含含糊糊,连带着烟雾把他整个人笼在里头,五官也跟着看不清明:“再一根,就一根。”

  以前吴雪峰就管不住他,现在更管不住了。叶修抽得又快又急,神色倒不像很发愁的模样,还有点儿悠然自得。吴雪峰不是看不出他的打算:烟抽多点,总能把他身上自己的气味盖住——七年前他就是这么把自己骗过去的。

  他拿叶修没办法,叶修在那头一根根烟猛抽着,吴雪峰就坐在原地,心照不宣,一言不发,沉默着与他一同等待。直到半包烟都快给他抽完了,终于有门铃从楼底下突兀地往上响。叶修一手捻灭了烟,跟猫似的倏地跳起来:“我去开门。”

  不等他反应,叶修已经开了半扇门,以前所未见的灵活姿态钻了出去。吴雪峰抱着双臂又等了会儿,才听见门口踩过木地板的声响,叶修隐约的声音跟着从门板后穿出来:“也没抽多少……”

  把手按下,门忽然大开,外头的风猛地灌进来。韩文清站在门口,一手握着门把,一手牵着叶修,目光顺着房里扫了一圈,最终落在吴雪峰身上,脸色又阴沉了些。

  “怎么不去客厅?”韩文清张口。

  “榕飞还在家呢,低调,低调,”叶修说着,一面走进来,顺手把门带上。他另一只手还给韩文清攥在手里,看见吴雪峰望过来的神色,免不了又有些不自在。接着不着痕迹地脱开身,走了两步捞到搁在一旁的笔记本电脑,一面就要往门外走,打着哈哈:“那你们慢慢叙旧啊,我先去外边……”

  “叙什么旧?”韩文清简直给他气笑了,一指床沿,“坐着!”

  叶修摆了个神情,大约条件反射地想回句垃圾话。看见吴雪峰,又自觉理亏,该给韩文清留点面子。他破天荒一句没说,原地拐了一百八十度,慢悠悠荡过去就坐下了。 

  吴雪峰把他们互动全收在眼底,静静地没出声。叶修在床沿懒懒散散地坐下了,他才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好久不见,”他说道。

  “嗯,”韩文清不带感情地应了声,终于转过来看着他,“不见更好。”

  他们神色都实在称不上友善,空气一时凝结,重得像压下一座山。吴雪峰开了口,正准备答话,旁边有人煞有介事地咳了两声:“咳咳。”

  他们一同转头,看向声源。就见叶修小学生一样举着个手:“那什么,信息素都收收,行吗?”

  身周有竞争者在,Alpha信息素分泌增加,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眼下还有个Omega在,他们这厢无形中拿信息素给对方施加压力,到头来吃苦头的还是叶修。两人面上仍寸步不让,信息素倒也收敛克制了不少。

  “谢谢谢谢,”叶修松了口气,又坐回去,“你们继续。”

  看韩文清脸色,要不是吴雪峰人在,他估计得当场按着叶修痛揍一顿。吴雪峰反倒笑了笑,真像方才没被打断似的,转身对韩文清道:“就这么跑过来,全明星赛不要紧?”

  “我排在个人赛第一场,”韩文清冷淡地说。

  “是吗,”吴雪峰应,又礼貌地搬出客套话来,“前两天的比赛打得很精彩。”

  “你看了?”韩文清眉头紧皱。

  “我和叶修一起看的,”吴雪峰笑着说。

  叶修莫名打了个颤。空气里的信息素浓度陡然又飙升起来,他心思还分出一点儿,跑到天边去,想着吴雪峰这语气,活像魏琛当年拿垃圾话怼韩文清,下一句就该管他叫小韩了。

  “那你肯定也看到我和叶修的表演赛了,”韩文清说。吴雪峰神色稍动,韩文清却没给他再开口的机会,只继续冷冷地道:“我不想和你虚与委蛇,也不想知道你想干什么。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希望你能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再打搅我们。”

  吴雪峰挑起一边眉毛,像听了个好笑的故事。“现在的情况?现在的情况是什么?”他仿佛饶有兴趣地道,“是叶修被我标记了吗?”

  叶修一脸的不忍卒读,韩文清的神情反倒比他镇静不少:“就是你当年自己选择离开了他,而他现在选择了我。”

  吴雪峰脸上的笑意像泡沫一样消失了。

  “叶修选择了你?”吴雪峰说,“你问过叶修自己的意见吗?”

  “我当然问过。”韩文清直截了当道。

  “是吗?”吴雪峰笑了笑,“那你让他自己说。”

  他拿下颔指了指叶修的方向,韩文清下意识顺着他的指引望过去,就见叶修正拿看八点档肥皂剧的围观群众眼神津津有味地对着他俩,就差没跑去苏沐橙房间抓把瓜子了。眼下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他半天才反应过来在说他自己似的:“啥?”接着才恍然大悟一样,“问我呢?”

  吴雪峰忍不住露了点笑容,摇了摇头。韩文清喷了口气,语气像在强忍着怒意:“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把标记拿了,”叶修懒洋洋地开口,“这我跟雪——”停顿,“我跟老吴也讲过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摘标记?”吴雪峰温和地问。

  “空下来就去摘呗,”回应倒也很快。

  “唔,”吴雪峰顿了顿,“那你接下来准备被韩文清标记吗?”

  “……”叶修终于第一回卡了壳,接着才答下去,语气还很悠哉,似乎前边那突兀的停顿全然不存在,“这就是我和老韩的事儿了,你就用不着管了。”

  ——这就够了。

  房间里的气压跟温度似乎骤然被一齐狠狠压低,静得人毛骨悚然。韩文清没说话,铁青着一张脸,手慢慢地握起了拳。

  “咳,”叶修清了清嗓子,站起身来,手插在口袋里,面向吴雪峰,“老韩说得挺对的,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接下去怎样都是我们自己的事儿,希望你——”他停了停,好像说不下去,却又还是接上复述的一句,“别再打扰我们了。”

  吴雪峰脸色有些发白,声线跟着一块沉下去。“小队长,”他说,叶修的目光挪到了地上:他早发现叶修受不住这称呼。“队长,”他又念了一遍,走上前去,手抬了起来,好像想把他搂进怀里,“你——”

  “你离他远点!”一声吼,Alpha信息素蓦地炸开,叶修猛然醒悟地一凛,往后退了一步。

  跟着这一声,吴雪峰也止住了动作,僵了僵,还是收回了手。他的目光却仍凝在叶修身上,注视着他的眼睛,“小队长,”吴雪峰说,语速很快,却很柔和,“你现在还没决定好,别急,慢慢想,不用有压力。我会一直等——”

  “你可以走了,”韩文清冷声道,他走上前两步,挡在叶修身前。

  “叶修——”

  “你可以走了,”韩文清提高声音,逼近一步,“出去!”

  吴雪峰呼了口气,整了整神色,平视着韩文清的眼睛。

  “我看,”他微笑道,“你也需要好好想想了。”

  韩文清脸色难看,却没说出一个字来。吴雪峰往后退了一步,向门口走去。

  “那我先走了,”他言简意赅地说道。叶修半个身子被韩文清挡在后头,吴雪峰最后看了他一眼,对他点了点头,算作道别。

  门轻轻地扣上了。

  叶修长出一口气,下意识地又望了韩文清的手一眼。他依旧紧紧捏着拳头,身体僵硬,怒气全积蓄藏埋在底下。房间里头像阴沉沉地有乌云压着,堵在肺里,叫人呼吸不畅。

  火山爆发是迟早的事。叶修试着碰他肩:“老韩……”

  韩文清却忽然转过身去,叶修手扑了个空,尴尬地悬在半空里。他捏了捏手,重新揣回口袋里,韩文清已经走到床边,在床沿结结实实地坐了下来。

 他从兜里掏出手机,坐在床沿,以职业选手的手速飞快地划拉起屏幕。叶修还以为韩文清也玩起冷战这一套,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又试探地唤他:“老韩?”

  “你这几天有事?”韩文清却忽然抬起头来,说。

  叶修反应了两秒,才发觉这是个问句。“没什么事,”他说。

  韩文清嗯了一声,以叫人出乎意料的冷静声音道:“我叫他们多订一张机票,你今天跟我回Q市。”

  叶修挑眉:“怎么……”看到韩文清的神情,立马改口,还带拍了两下手:“好好好,回回回。”

  韩文清没理他,低头继续给霸图的人发信息。半晌才全商量好,扣了手机,转过身来看他。

  叶修给他盯得背上发毛,半天嘴里跑出一句:“呃,笑一个?”

  韩文清当然没笑。他伸手把叶修的刘海往旁拨了拨,只看着他。

  叶修抬手,将自己的手轻轻地覆在韩文清拨弄他刘海的手背上。他们无声地对望,凝重的空气像润物细无声地悄然融化,但也或许不过是个错觉。

  “老韩,”叶修放软了声音,“标记的事……”

  “回去再说,”韩文清淡淡地说。


  叶修上飞机时引得一阵嘘声,主要来源是张佳乐。韩文清没理,只指着靠里的座位说:“坐。”

  叶修史无前例地特别乖巧地坐下了。

  韩文清于是也在他身边坐下来,板着张脸扣安全带。叶修正低头找被自己压在底下的带子,后头有人戳他:“哎,老叶!”

  叶修瞥了韩文清一眼,对方岿然不动,屏气凝神。他这才从靠窗侧的缝隙里回头:“干嘛?”

  “你跟韩文清怎么了?”张佳乐压低声线,以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愉悦语气问道。

  “这么八卦干啥呢?”叶修说,“没怎么,琴瑟和鸣,羡煞旁人。”

  张佳乐做了个呕吐的动作,说:“骗谁啊!你知道他今天早上多恐怖吗?非要换到个人赛第一场,打完就急匆匆地走了,”他飞快地一溜说完,又问,“你看了今早的全明星没有?”

  “还没呢,”叶修说,又补上句,“怎么了?”

  “等等啊,”张佳乐说着低头摆弄手机,半晌塞到他面前,“看!”

  叶修凑过去看了眼,屏幕上一行耸人的大标题:全明星最快纪录!大漠孤烟1分47秒大败对手!

  “你感受一下,”张佳乐说,“这可是全明星啊……那场面血腥的,我都不敢看了。”又不怀好意地戳他:“说吧,出什么事了?”

  叶修还盯着手机,也有点儿无语,张了张口,最后只蹦出句:“不告诉你。”

  “卧槽,你幼不幼稚,”张佳乐说,“快说啊!”

  “就不告诉你!”说他幼稚,叶修干脆顺水推舟,再扔下一句,这就又坐回去了。

  -TBC-

评论(36)
热度(446)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