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12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12

  兴欣众人都还在火锅店,只留一个拖不走的关榕飞看家,好歹门还没锁,就是里头黑灯瞎火的,乍一进门瘆得慌。吴雪峰本来想开客厅灯,又舍不得弄醒怀里人,站在门口闭了会儿眼,能看清屋里大体的轮廓了,才抱着叶修轻手轻脚地往楼梯上走。

  他记得自己以前也这么打横抱过叶修,闹着玩儿的,也夹着点二人都心知肚明却并不戳穿的暧昧意思。那时候的叶修还是细胳膊细腿,吴雪峰假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举重一样捞起来,其实怀里人还是小孩子体态,轻飘飘的,他抱着他从房间这头走到那头,还能玩笑似的转两圈。现在的叶修骨头长开了,较以前结实不少。这份沉甸甸的重量让他异常安心。

  吴雪峰摸着黑上了台阶,怀里抱着个大男人上楼不是件容易活,他也有点喘。叶修的门依旧虚掩着,吴雪峰抱着他侧身进去,犹豫了两秒,又用身子把门往门框里压实了,底下那只手跟着将锁也咔嗒挂上。外头的世界顿时被隔绝,只剩下他们眼前这一方被月光打得稍亮的小小空间。

  这回叶修的房间闻起来只剩他本人的气味,吴雪峰仰着脖子嗅闻了两下,才把叶修放在床上。叶修醉酒又睡沉了,方才起就一直下意识地往他怀里埋。这回吴雪峰把他放下来,他还老大不情愿似的,手紧紧攥着他肩膀,吴雪峰握着他的手,拨拉了几下才把他扒下去。

  叶修离了自己Alpha的怀抱,眉头蹙紧了,不太舒服的模样。吴雪峰坐在床边看他,伸手拿指背刮刮他鼻子。他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在他眼里,叶修始终还像当年那个孩子。

  叶修被他刮了两下,鼻子皱了皱。吴雪峰起初还以为他是做噩梦,下一刻,叶修却迷迷糊糊地睁了点眼睛,口也张开了。他嘴唇动了几下,才含糊地从嗓子里冒出一句:“水……”

  吴雪峰微怔,俯身问他:“要水?”

  叶修从鼻子里哼了声,也不知算不算确认。吴雪峰又刮了刮他的鼻梁,轻声说:“好,我去给你倒水,”才站起身来,环视四周。

  房间桌上倒就摆着两瓶矿泉水,还放着空调板,吴雪峰拎起水瓶,顺手开了热空调,再找了圈,却没见着杯子。他只好把瓶盖拧了,走到床边,拖着他的身子把他扶起来,一面将水瓶直接喂到他唇边,“慢点喝。”

  叶修却到底还醉着,喝得急,瓶子也没扶稳,水顺着下巴滴滴答答,浸到被子上。吴雪峰赶紧把水瓶拿开了,搁在床头柜上,一边伸手给他擦下巴,“叫你喝慢点……”

  叶修醉得昏头昏脑,处理不了这样复杂的信息,压根没理他这句。倒是半睁半阖着眼看他,半天含混地吐出一句:“……雪峰?”

  “是我,”吴雪峰看他这样子就觉得好玩,忍不住带着点笑意,声音柔和地,“怎么了?”

  叶修眼神似乎没有焦距,看他的神情却又是专注的。他手臂动了动,漂亮的手覆了上来,轻轻握住吴雪峰搭在他下颔上的手,声线很低:“别走……”

  吴雪峰手一抖,酸涩的热流猛然冲上脑袋,几乎要从眼眶里落出来。他紧紧地握回叶修的手,将他的手指全攥在自己的手心里,俯身埋下去,让两人的脸侧贴在一起,侧头吻了吻他的面颊,轻声说:“不走了,不走了……我哪都不去。”

  他倾身与他贴在一起,Alpha气息倏然淹没身周,叶修眉头舒展开来,也不知是为了他这句话,还是为了四周将他包裹的信息素。他已经偎依在吴雪峰怀里,还要无意识地往他臂弯里钻。吴雪峰鼻头还泛着酸,看他这模样又想笑,一面搂着他,一面给他把枕头垫好,让叶修躺下去:“好了,好好睡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俯下身去,在叶修唇角吻了吻。叶修从鼻腔里轻轻呻吟了一声,头扭了扭,自发地够上来,两人的唇顿时碰触在一起,轻柔地像蝴蝶的翅膀擦过唇瓣。

  吴雪峰一僵,叶修还要凑上来,他赶忙躲开,“好好睡啊!”

  叶修不满地低哼了声,手够上来,就要把他往下拉。他做的动作完全是无意识的,呼吸也有些急促,力气倒还很大,吴雪峰被他一拽,整个人都栽到床上去,两人的鼻子差点没撞到一起。他这才察觉出来叶修的动作有些像是Omega发情的前兆,只不过还没到十分动情的地步。

  身下人几乎迫不及待地寻找吴雪峰的嘴唇,吴雪峰躲了两下没躲成,在叶修唇面上飞快地亲了口,“够了没?”叶修还要往上凑,吴雪峰忍不住笑出声,又在他唇面上浅浅地亲了一口,说:“还不够?”

  他这一吻不落下还好,唇一挨上去,怀里人的口下意识地张开,舌头探出来,饥渴地寻求Alpha的慰藉。叶修湿润的舌头在他唇面上只轻点了点,吴雪峰顿时触电一样抽开身,“乖,别闹了啊,”他说着,赶紧把叶修往枕头上按。又免不住好笑,拿手在叶修眼前乱晃,“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知道我是谁吗?”

  叶修呻吟了一声,手攥着他的衣领往下拉,头往他脖颈里埋,语调仿佛一声叹息:“雪峰……”

  Alpha的腺体处信息素气味最浓,叶修埋在他脖颈里大口大口地深呼吸,汲取他身上的味道。一时间叶修的鼻息与口中热气全喷吐扑打在他颈间,Omega美好的气息在暖融融的空气里盈盈绕绕,意味几乎露骨。吴雪峰七年前的记忆到底早被磨灭,听到叶修这样煽情的声线还是头一回,他低喘了一声,几乎克制不住。  

  吴雪峰一时没阻止,叶修好像得了默许,唇盖在他颈间的皮肤上,温暖湿润的舌头重重地舔吻过他的脖颈,手臂跟着环抱上来,好像要将他的身体缠绕住。吴雪峰被他这一下搞得头皮一阵阵地发麻,听见自己心脏凶猛地敲打胸口的声响。他们身体发热,偶尔露在外头的皮肤相贴合,都是滚烫滚烫的。他早不是第一回和人亲密,可光是叶修这样几个只能算作是开场的动作,都让他手足无措,心跳如擂,好像一夜间又回到了青年的时候。

  可叶修醉着,现下的动作也多半不过是因为信息素的缘由罢了,吴雪峰由不得他们就这么一路做下去,伸手把叶修的手往下扳,一面试着起身。叶修却不让他走,死死地箍着他,吴雪峰这只手脱出来,另一只手又被他抓回去,两人你来我往了半晌,最后简直和打架似的,纠缠在一块儿。床单被子都被弄得皱巴巴的,吴雪峰给他扭了一会儿,才终于捉住了叶修的两只手,当机立断飞快地拿旁边被子给他盖上,然后用身体把他整个人严严实实地镇压在底下,到底没忍住笑,提高声音道:“好了,睡觉!”

  叶修挣了几下没挣开,动作全给吴雪峰给压住了。他又在底下踢打了两下,丝毫没用。叶修不清醒,酒在头上还没来得及下去,吴雪峰按着他等了一会儿,他挣得累了,没过两分钟就又闭上眼,吐息均匀,很香甜地睡了回去。

  全明星赛选手出发时间自然比观众早,兴欣的人知道叶修要睡懒觉,这两日都先他一步出门。想明早也不会有人来打搅,吴雪峰注视着叶修睡着了,依旧实在不忍离开。他伸手拨了两下叶修的刘海,静静地望他的睡颜。

  叫邱非的那位小辈说他也喜欢叶修,其实并不是让吴雪峰多么惊讶的事。叶修的魅力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他知道,邱非知道,韩文清也一定知道。

  吴雪峰最后在叶修的额上吻了吻,帮他掖好被角,才在他身旁找地方躺下。不薄不厚的一层被子隔在他们之间,像条徒劳的界线。


  叶修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他说不清自己算不算是宿醉,头并不疼,然而这一觉睡得也太深了。他脑袋昏昏沉沉,半天也没反应过来身在何处,觉得自己好像把大半辈子都给睡了过去。

  窗帘滤了大半的阳光,房间里颜色很暖和。他很久才从黑甜的梦里挣脱出来,眨了几下眼,试着把自己从床上翻过来——

  身边有人。

  叶修条件反射地以为是韩文清,过了会儿才觉得不太对劲。他拿一边手臂支撑身体,打量了两回身旁睡在被子外头的男人,脑子才终于开始运转。

  难怪他昨天睡得那么沉。Alpha的信息素对标记了的Omega而言是催情剂,也是镇定剂。他自己的头脑反应过来前,身体早已经放下了全部戒备,自动进入了最放松的状态。

  叶修又抹了两把脸,才稍微感觉清醒了些。屋子里信息素气味并不太浓重,两人身上衣服都还齐整,估计是没发生什么。但一早起来发现吴雪峰睡在他身边——这实在过了。

  “吴雪峰,”叶修坐起身来,摇了他两下。吴雪峰很快醒了过来,皱着眉头,眨了两下眼,像还在梦里似的,看见他的第一眼,迷迷糊糊地:“……队长……”

  叶修动作一滞,收回手来,说:“你怎么在这儿?”

  吴雪峰捏了捏鼻骨,像还不太清醒。少顷,才开口:“我昨天送你回来的。”

  叶修顿了顿,“你一个人把我送回来的?他们没说什么?”其他人也罢了,苏沐橙,乔一帆,——还有一个邱非,都是知道实情的人。

  “他们都喝醉了,只有我还醒着,”吴雪峰说着,一面坐起身来。一个晚上睡过去,他身上的毛衣与衬衫都稍有些乱了,语气与神情却都还很坦率。

  叶修闭了闭眼,叹了口气。“雪峰,”他说着,声音沉稳,“以后别这样了。”

  吴雪峰看着他,神色却依旧温和,“你想说什么?”

  “我已经决定要把标记摘了。”

  “我知道,”吴雪峰说。

  叶修挑了挑眉,“意思就是——”

  他话才起了个头,却忽然给中途截断了。叶修啧了声,“等等啊,”伸手摸不知滚到被子里哪处的手机,半天才把嗡嗡作响的东西掏出来。他瞧了眼屏幕,揉了两下脑袋,往房间一角的洗手间里走。

  “喂,老韩啊……”叶修半掩上洗手间门,对着听筒道,吴雪峰估计把话全给听进去了。

  “怎么一直不接电话?”韩文清声音愠怒,听着有点儿他训霸图队员时候的意思,“今天全明星也没来,你人在哪里?”

  管旁人有多怕韩文清,叶修都是不怕的,他还慢悠悠地对着听筒,“这不是昨天和兴欣一块儿吃饭吗,喝得多了点,我——”

  叶修说到一半,忽地顿住了。

  他握着听筒,从半掩的门里看外头。吴雪峰正坐在他的床沿,慢条斯理地整理衣服。

  他以为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问题,但自从吴雪峰回来,事情已经几次偏离轨道。他们这一晚没有发生什么,到下一晚,恐怕可不好说。

  或许是他想得太简单……或许是时候告诉韩文清了。

  他停顿得太久,那头韩文清又道:“怎么不说话了?”

  叶修深吸了口气。

  “老韩,我有件事得跟你讲,”叶修握着门框,轻声说,“你现在方便听吗?”

  “你说,”对面人声音仍含着点没褪下的怒意,好像等着看他还能有什么花样。

  “嗯,”叶修说着,望着吴雪峰的方向,“雪……吴雪峰回来了。”

  他握着手机,心莫名跳得厉害。叶修等了一会儿,对面却迟迟没有回应,连呼吸也听不见一声。他心下不确定,对着话筒犹豫了半刻,又道:“老韩?”

  “……他现在在哪?”出乎意料,听筒那头人语调反而像平静下来似的,全然没了刚才怒气。叶修心却跳得不稳,只觉得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咳了两声,“……就在我这,上林苑。”

  对面传来声隐约的吐息,叶修几乎能想象出韩文清紧握着手机的模样。

  “我现在过来,”电话那头人干脆利落道。

  “啥?”叶修惊了惊,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眼时间,才回到话筒边上,“你那边比赛……”

  “我现在就过来。”韩文清再次重复了一遍,听不出情绪,然而语调斩钉截铁。

  “诶诶,老韩——”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完,对面一阵嘟嘟的忙音,电话已经给挂断了。

  他对着手机呆了两秒,重重地叹了口气,往外走出去。吴雪峰站在房里,问他:“韩文清?”

  “是老韩,”叶修无奈道,“他说他这会要过来,你看你是不是先到哪里去——”

  “他要过来?”吴雪峰打断他,问道。

  “是啊,”叶修以为他没听清,“你要不还是先避避……”

  “好,”吴雪峰居然对着他笑了笑,整了整衣领,接着在他房间唯一一张椅子上稳稳当当地坐了下来,坦然道:“那我就在这里等他。”

  -TBC-

评论(37)
热度(458)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