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11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11

  邱非直直盯着吴雪峰,神情震惊。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手头还拎着支烟等他把话说完,倏然手臂一疼,才发觉是邱非攥住了他的胳膊,猛地一把将叶修拽到自己身后。紧跟着的便是席卷而来的爆发式的Alpha信息素,好像要把他给淹了。叶修一个被标记了的Omega,哪里经得住这个,当即脑仁里突突地疼,难受得反胃,呼吸都滞塞。

  这孩子年龄小,手劲却不是一般地大,叶修的手臂给他攥得生疼,稍微动一动,邱非就钳住他,不让他从自己身后出去。叶修还从没见过邱非这幅样子:背微微弓起,肌肉绷紧,高声地:“你是什么人!”

  他吼得掷地有声,整条走廊都听得见。叶修眼皮一跳,这才想起邱非也是Alpha,闻得见他们身上的信息素。这小子一向很护着他,这会怕是又有考虑到自己是Omega的缘故在,反应才尤其激烈些。叶修连忙提高声线:“邱非!”

  邱非呼吸还有些不稳,闻声却立马转过头来看他。还好,邱非处事果断,却从来都很冷静,哪怕气上头了,凡叶修的话也一定会听。

  叶修松了口气,上前一步,拍拍他肩:“好了好了,”邱非还死攥着他的手臂不放,叶修动作别扭地指了指吴雪峰,“介绍一下,这位是吴雪峰,哥在嘉世最早时候的搭档。”

  邱非看了看吴雪峰,眼神惊疑不定,手稍稍放松,不再紧箍着叶修的手臂,信息素也有所收敛。

  吴雪峰最早被邱非的反应惊了惊,这会倒也放松下来了,面上带着微笑,伸出一只手到邱非面前:“你好,”声线也挺诚恳,“我听叶修说了,你就是现在新嘉世的队长吧?昨天的比赛很精彩。”

  吴雪峰表现无可指摘,邱非沉着神情看他,却既没伸手回握,也未回一言。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叶修清了两下嗓子,轻声说:“邱非。”

  邱非却转过头来,看叶修的眼神有些迟疑。他低声说:“他身上怎么会有……”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叶修果断道,“到时候再——”

  他话音未落,门砰地从里头给撞开了。

  “我们定好啦,今晚吃火锅!”陈果兴冲冲地喊,才打开门,就见他们这儿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气氛显然不对头。她握着门把,话卡在喉咙里,小心翼翼地:“不好意思,是不是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叶修说。吴雪峰也笑:“吃火锅很好呀。”

  “那就吃火锅吧,”陈果明显中气不足,又望了眼,赶紧招呼,“小邱也在呀?”

  邱非点了点头,问了声好。

  “要不让邱非也来和我们一块儿吃吧,怎么样?”叶修笑道,又问邱非,“你晚上有事儿吗?”

  “没什么安排……”邱非答,陈果当即拍板:“那一起来吃呀!”紧跟着回头冲休息室里喊了句:“今晚小邱也和我们一起吃火锅!”

  苏沐橙的声音从里头飘出来:“热烈欢迎!”


  一起吃饭的事情就这样定了,火锅店离得还有些远,兴欣的人拉了一车,吴雪峰则跟在他们后面自己开车过去。

  叶修拉着邱非在兴欣的车后头找了个位子坐下,全明星这样欢快的时点,大家都有些吊儿郎当,闹得不可开交。方锐拿着手机连车内音箱充当DJ,此时正应众人要求,播一首叫人牙酸的情歌。沉闷的音响把他们声音一并盖过去,叶修不拘小节地在位子上伸了两下腿脚,转头对邱非气定神闲道:“有什么问题,问吧。”

  无论新老嘉世,画风都远没兴欣这样不靠谱,邱非上车先长了见识,才清了清嗓子,低声问:“前辈现在的Alpha是吴雪峰?”

  “可以这么说,”叶修说,“标记我的人是他,不过这标记也是我们当初不小心,”看到邱非惊愕的神色,又补上一句,“当年雪峰也不知道,所以他退役就走了。我嫌麻烦,标记也就一直没拿。”

  能形成AO标记,是要怎样地不小心,邱非也无话可说。“所以韩文清前辈……”

  “老韩是之后才开始和我交往的,”叶修笑。

  邱非怔了怔,“他知不知道……”

  “他知道我被标记了,也知道是雪峰标记的我,”叶修接道,好像早瞧出他想问什么似的。

  “他放心你就这么和吴雪峰出来?”邱非声音里有些不可思议。

  叶修闻言也有点儿卡壳,咳了一声,“雪峰回来的事儿老韩还不知道,”又安慰他道,“没事,我心里有数……我和老韩好好的呢。”

  叶修的私事其实和他没半点关系,愿意和他说这么多已经给足面子。邱非吸了口气,没有再问,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指,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以为韩文清与叶修是AO相吸,是信息素作引子的感情,标记了捆在一起。兜一圈下来,却原来全错了。他原本以为自己的情感与信息素没有干系,总比韩文清的更纯粹——现在当头一棒往下砸,韩文清根本和他身处的境况是一样的。

  而如今和叶修在一起的人是韩文清。

  方锐挤过来,把手机往叶修面前塞,叫他点首歌。邱非坐在旁边看他,叶修身上裹着吴雪峰气息的信息素似有若无地浅淡地拂到他面上,邱非一时觉得他们的距离好像近了,一时又觉得叶修离他更远了。


  一顿火锅吃得热火朝天,免不了又要有酒。魏琛首先挑起不正之风,和包子划胖,叫了一箱啤的往下灌。在场几个全明星,喝不了多,敬一杯却也少不了。至于叶修,以前没法给他灌酒,现在退了役,那便是重点关怀对象,想划水也不成。

  邱非酒量出乎意料地不错,给叶修打了几回辅助,还是挡不住他本身水平太菜,才吃了一半,其他人还停留在插科打诨的阶段,叶修已经一头栽在桌子上,睡得昏天暗地。魏琛点名批评,“你们看看这人啊,扫兴十年如一日。”

  吴雪峰是在场唯一清醒的,他推说要开车,硬是一口酒也没喝,眼下正看着睡趴了的叶修笑:“他以前就一直这样。”

  邱非其实也没怎么见过叶修喝酒,看他一杯啤的就能睡得香成这样,也是头一回。吴雪峰语调怀念,听在他耳里则变了个调,好像故意捡以前他没参与过的那些往事提。 

  他这一晚一直没什么胃口,只心不在焉地剥着自己面前的最后一只虾。就又听见吴雪峰说:“我也吃得差不多了,要不我先送叶修回去吧。”

  “好好,麻烦你了,”陈果脸也红扑扑的,挥了下手,意思是随他去。他们在这吃着,一会醉的人只会多不会少,多一个人照顾就是百倍的辛苦,吴雪峰先帮她拉回去一个,倒省了她不少麻烦。

  坐在她身边的乔一帆闻声抬头,担忧地看着已经站起身的吴雪峰。邱非把剥了一半的虾扔进碗里,“正好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也一起送吧。”

  他拿纸巾擦了擦手,站起身来。邱非这晚喝了不少,脸上泛着点红晕,动作却还很稳当。乔一帆看他站起来,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捏着筷子,又从锅里夹了个贡丸。

  吴雪峰只愣了一秒,很快反应过来,微笑道:“好啊,你可以坐我车回去。”

  邱非点了点头,“谢谢。”

  叶修是真睡晕过去了,趴在身上死沉。不过他们两个Alpha,把叶修搬到停车库也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吴雪峰这车后座很宽敞,两人把叶修抱进去,看他蜷躺着,睡得也挺舒服。后座上原本还扔着件外套,吴雪峰顺手给叶修盖上了。叶修手攥着身上的外套,睡梦中眉头舒展了些,脸无意识地往布料里埋。

  这外套看来是吴雪峰的,Omega贪恋标记的Alpha的气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邱非抿了抿唇,给他把门带上,再绕到前头去,拉开副驾驶座的门。

  H市查得严,邱非把安全带系好,看着挡风玻璃外灯光惨白的停车场。吴雪峰问他:“新嘉世在哪条路上?”

  邱非没回答,只说:“先把他送回去吧。”

  吴雪峰应了声,一拍面前的按钮,发动车子。

  车里一时间静默无声,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车驶出地下停车场,地面上昏黄的灯光扑上来了,吴雪峰才开口:“发现叶修是我的Omega,很惊讶?”

  他语调平铺直叙,只是叙述一个事实。车窗紧闭,暖气正渐渐铺开来,后头叶修身上的Omega气息和着酒味,与吴雪峰身上的信息素无声地交融,像一个呼应。

  “很惊讶,”邱非冷淡地说,“我一直以为标记前辈的是韩文清。”

  吴雪峰笑了笑,没说话。

  “你到底准备做什么?”邱非跟着默然了几秒,到底还是没沉住气,转头问他道,“他已经和韩文清在一起了……”

  “你喜欢叶修?”吴雪峰忽然打断了他,句尾上扬,语气却很笃定。

  邱非条件反射地想绕开这话题。南方的雪湿,一时间积不起来,他盯着外头又开始下的沾地就全化了的雪,否认的字滚到舌尖,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是。”最终邱非说。

  “哦,”吴雪峰笑了一声。

  他回应得太轻巧,邱非蹙了蹙眉。“你是觉得我年龄太小,这话没分量?”他问。

  “我可没这么说,”吴雪峰立马否认,打了打方向盘,“叶修当初喜欢我的时候,也就和你这么大年纪。”他转头看到邱非的神情,又笑道,“我们标记这事,可不是我主动的。”

  邱非有些许愕然,但他很快收回了表情。

  “所以,”吴雪峰继续道,“你不准备和他告白吗?”

  邱非捏了两下拳头,又放开了。“不准备,”他坚定地说,“我不会让他知道的。”

  “为什么呢?”吴雪峰听着仿佛很感兴趣。

  “我希望前辈开心就好,和韩文清在一起是他自己的选择,”邱非慢慢地说,像说给吴雪峰听的,也像说给他自己听的。“既然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别人就不能过线。”

  “你还不明白,”吴雪峰很快接上,语调却没刚才那样轻快,声线沉下去,“标记了叶修的人是我。对我来说,过线的是韩文清。”

  邱非张了张口,车停在红灯口,半天又重新起动了,他才想起自己要说的话来。

  “你不怕他摘掉标记吗?”既然叶修已经和韩文清在一起,如果不是吴雪峰突然回来,这恐怕是迟早的事。

  他这话却让对面安静了半晌。良久,吴雪峰才道:“叶修已经跟我说过,他要摘掉标记了。”

  不知怎的,邱非忽然觉得心里轻了不少。“那时候你也会变成外人。”

  “叶修是这么觉得的,”吴雪峰轻柔地说,“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这段时间下来,我反而觉得,让他摘了标记也好。叶修一直以为他对我的好感只是因为标记的缘故,”顿了顿,“不过我看不是。”

  邱非的手紧了紧,“难道你以为他会让你标记两次……”

  “他如果一定要摘标记,我也没别的路可选了,”吴雪峰苦涩道。

  车内再一次陷入寂静,这一回,连邱非也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一同沉默,叶修睡得深,呼吸声都被空调的暖气给滤去。外面的景象在布满了雾气的侧窗里显得朦朦胧胧,邱非想试着透过雾观察窗外的车水马龙,过了一会儿只觉得眼睛累,疲累地闭了闭眼。

  “我感觉叶修挺喜欢你的,”吴雪峰突然打破了沉默。

  邱非喉咙一紧,才意识到他说的此喜欢非彼喜欢。他静静默然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我觉得,叶修对我和对别人,是不一样的。”

  许久,吴雪峰才接道:“是吗,”停了停,又说,“这也是你的优势。”

  说话间他们离目的地不远,车很快拐进上林苑里。这儿邱非也是第一次来,看吴雪峰的样子,却已经是轻车熟路。

  吴雪峰把车停好,解了安全带,下了车。邱非也跟着开了车门,吴雪峰问他:“你也上去吗?”

  “不了,你送他上去吧,”邱非摇摇头,“我坐地铁回去。”

  吴雪峰露出惊讶神色,“不用我载你?”

  “不用了,”邱非说,“我只是想找你聊聊。”

  吴雪峰愣了愣,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自己回去吧,我就不送了,”他说着,也不再挽留。

  邱非嗯了一声,站在路边,看吴雪峰开了后车门,俯身拍了拍叶修的脸颊:“到家了,起床。”

  叶修迷迷糊糊地哼了两声,头一歪,又睡回去了。

  吴雪峰啼笑皆非,费力地托着他的肩膀,再换了个姿势,把他打横抱起来。

  “我的天,还真是重了不少,”吴雪峰费老大力气才把他抱起来,在怀里颠了颠,轻声咕哝了一句。邱非有点儿想笑,却也没去搭手。

  “行了,我把他搬上去就行,”吴雪峰走了两步到门口,对邱非说。

  “拜托你了,”邱非认真地说。

  吴雪峰点了点头,怀里抱着叶修,拿身子把门推开。邱非手揣着兜,雪下得他有些冷。他注视着吴雪峰的背影,沉浸在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里。

  叶修对他是不一样的。可邱非清楚,一旦他对叶修吐露自己的心迹,恐怕就连最后的这点不同也守不住了。

  他想守住这份秘密,邱非想,叶修不应该知道。他和吴雪峰到底是两种人;他只要怀揣这一份秘密,就已经足够。

  -TBC-

在看电视就忘了搬文了😂给大家安利最近纪录频道在放的一战日记,拍得真好!

评论(32)
热度(501)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