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10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10

  南方的冬天冷得钻骨头,吴雪峰在保安处登记完,将车拐到上回来过的排屋门口。小区里雪下得比外边安静不少,他打开车里暖气,坐得窗上蒙了一层雾,才见到等的人带门出来。

  来人手插兜,头上扣了顶鸭舌帽,看见门口横一辆车,正准备绕过去。吴雪峰摇下车窗唤他:“叶修。”

  叶修脚步一滞,像游戏里的人给取消了动作。他往后退两步,稍俯下身,隔着窗挑一边眉毛看他:“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吴雪峰说,指了指副驾门,“上来吧。”

  “用不着,”叶修冲他笑笑,又直起身,“这过去多近哪,走路就行。”

  “外面冷。”

  “走走就暖和了。”

  “你会被认出来,不方便。”

  “我有帽子,还有口罩呢,你看……”叶修还真掏起兜来。

  吴雪峰看他翻了会儿口袋,伸手在身侧按两下,安全带唰地缩回车里,“那我陪你走过去。”

  说着他便作势要找地方停车。叶修没辙,赶紧说,“行了行了,你载我过去吧。”一面伸手拉车门。

  其实他俩的座位票连着,之后都得坐一起,矫情推诿也不急这一时。吴雪峰看叶修坐上车,打量他今天的打扮:里头一层单衣,外边一件夹克,光瞧都冻得慌。他蹙了两下眉头,动手把自己外衣往下脱。

  叶修还忙着研究自己那边的安全带,一件外套落在他身上:“披上吧,穿这么点,别冻着了。”

  外套还带着点Alpha的气味和体温,随着这件衣服盖下来,那种心知肚明是错觉的欣喜感又重新冒头,试图复苏。叶修心有点儿跳,面上却没反应,伸手把衣服往回扔:“你空调打高点呗。”

  吴雪峰望着他,一时间叶修还以为他会说些诸如“别浪费油”的垃圾话来噎自己。可最终吴雪峰也只是叹了口气,把外套丢到后座上。

  “昨天的全明星怎么样?”吴雪峰开动车子,换了个话题问他。他们今天准备去的已经是全明星的第二日,前一天吴雪峰公司有事赶不及,叶修一个人占两个位置,很宽敞地看完了新秀挑战赛。

  上林苑里有人专门打扫,也不能时时照顾。车开在薄雪上,走得有点涩。吴雪峰这车的侧玻璃贴的是黑膜,外头看里看不见,叶修抹着玻璃打量外边,随口说:“挺好啊。”

  “都说韩文清打得很好,”吴雪峰说。

  叶修扭过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对上的是战法,老韩打得当然好。”

  他话里有话,吴雪峰听到就当没听到,只苦涩地笑了笑。“我在网上看到,和他对战的那个邱非,是你以前的徒弟?”

  “算是吧,”叶修说。

  日子过得太快,他自己还拿叶修当小孩儿,现在更小得多的也开始崭露头角了。吴雪峰在心里叹了两句,又说,“他打得也很好。”

  “你在网上看了?”叶修倒有些奇。

  “看了,”吴雪峰打着方向盘说,车拐出小区,“那小孩战法打得真不错,不过风格和你差不少,我一开始还没看出来是你带的。”

  “邱非有他自己的主意,”叶修笑,“再说,学我是那么简单的事吗?”

  吴雪峰也笑,“有道理。”

  “你多久没看比赛了?”叶修好奇,“游戏呢,多久没上了?”

  “退役后就不怎么关注了,”吴雪峰感叹,“好久没接触,昨天的比赛都有些地方看不懂了。”

  “联盟发展可是很快的,”叶修跟着感慨,又冲他乐,“你现在是不是该被我吊打了?”

  “我以前也被你吊打,”吴雪峰纵着叶修,顺着他的话往下,语气倒很严肃。叶修又笑。

  他们间横亘着荦荦的事实,但只要谁也不戳破,空气就仿佛还是融洽的。上林苑离体育馆很近,到目的地只花了他们没几分钟。吴雪峰找地方停了车,跟叶修一块儿往VIP通道走。

  活动还没来得及开始,时间却也近了。这时候场馆里外人最多,走哪条道都没用。人群熙熙攘攘,Omega到底罕见,无论被标记与否,总会成为被瞩目的对象。看的人多了难免被认出来,叶修只得戴着口罩,压低帽檐,匆匆地走。

  手腕上却忽然一紧,被什么东西给扣住了。叶修一惊,刚要挣,Alpha的气息铺天盖地浸染到他身上,他才倏然反应过来这是吴雪峰在给他打掩护。信息素有意地蔓延身周,吴雪峰往前跨一步,拿半边身子把叶修掩在后头。他这动作一出,边上的眼神顿时全挪了开去,好像往鱼群里砸一块石头。

  这感觉实在奇怪,就算韩文清似乎也只把他当作伴侣,从来没有AO的从属关系,也不会这样把他护着。叶修自己只觉得怪异,但Omega本能地欢欣却也是真实的。他僵着动作由着吴雪峰护着自己走了小段路,感觉好像被人掰开嘴强塞了一块特别甜的糖。 

  吴雪峰攥着他的手腕不过几秒,叶修还没来得及甩他,他自己就先把手拿开了。末了还回头对他笑笑,好像方才挺绅士地替他解决完一个小问题。

  叶修看他一眼,手缩回兜里,清了两下嗓子,“谢谢,”迈步往里走:“先检票去吧。”


  全明星周末第二天以表演赛为主,叶修也就是跑来为兴欣捧个场,倒是吴雪峰第一回见国内场馆里高科技的布置,赞叹了一番。

  选手们开场照例要上台走一遭,他这位子好,望台上一览无余,台上的人也一览无余他。苏沐橙冲着叶修跟吴雪峰露齿笑,叶修也悄悄对她挥了挥手。韩文清只朝他这边看了眼,点了点头算是示意,就又挪开视线,背手注视正前方,好像没发现叶修旁边坐着的吴雪峰。

  这动作,对暗号似的,叶修在心里乐了两秒,一颗心又放下来,在椅子上滑下去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看表演。看韩文清的样子,多半是早忘了吴雪峰的模样,以为坐他身边的不过是个不相干的人。况且这么多年下来,吴雪峰的气质样貌也长变了不少,不认得才是正常的。

  叶修心里明白,吴雪峰回来的事,自己照理还是该和韩文清讲一声。但他自己也不是不能解决,过完这两天把话说开,以后大概再也不会见面了。犯不着非麻烦韩文清一回,倒也省事不少。

  也不知道韩文清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叶修分神地想,他再了解韩文清,摊到这样的事上也没了主意。

  叶修刻意把那点小小的私心往最底下压,往地毯下面扫。现在心里的那团火苗都是以生理反应为燃料的错觉,他清楚。只要过完这两天,一切都会结束。

  只要不过线就行。


  选手介绍完毕,邱非走下台回到席位上。自己这位子分得不错,邱非一边坐下一边想着,往VIP席探了探头。叶修的脸大半被口罩给掩了,但他不会认错。

  “队长,看什么呢?”有队员凑过来问。

  大剌剌的一个VIP席,叶修坐在那儿对职业选手们也不是什么秘密,至少上台的24位全明星,昨天光他看见的,就有五六个跟叶修各种使眼色打过招呼。邱非往远处指了指:“那个,是叶修。”

  “卧槽!”小队员没忍住爆了个粗口。别人说不算数,邱非说那是叶修,那就一定得是叶修。“叶修大神!”

  “他怎么不跟兴欣的人坐?”

  “你傻啊,叶修前辈不是退役了吗……”

  队员你一言我一语,邱非没继续听,只望着叶修。以前他看他,是看敬仰的前辈,令他骄傲的信仰;如今邱非的心里多了一份深埋的秘密,一份满溢且汹涌的情感。他看着叶修,好像拿糖片割心脏,是无比甜美的苦痛。

  目光显然是没有实体的,但邱非有种错觉,好像自己看得太热切,怎么把叶修戳了一下。要不然叶修也不会突然抬起头来,让他们的眼神撞在一起。他见不到叶修口罩底下的笑容,但他一定是对着自己笑了笑。

  邱非看不见自己的脸,但他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肯定有点儿傻。他伸手朝叶修挥了挥,又觉得自己这动作前所未有地局促,脸有些热,就把手放了回去。

  叶修歪了歪脑袋,远远地冲他回招了两下手,又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他身后顿时一片琐碎的交头接耳声音涨起来,大约都在惊叹不愧是队长,跟叶修大神关系好是真的云云。邱非身后的小队员又蹦上来,问他:“队长,那叶神身边的那个是谁啊?”

  邱非这才注意到叶修身边还坐着个人,似乎是昨天还不在的。他只看了对面一眼,就正巧对上了那男人的视线;然而随着他们视线相合,对方仿佛一直等着他看过去似的,也冲这边微笑了笑,接着便挪开了眼神。

  邱非皱了皱眉头,“……不认识。”

  表演赛每场都与观众有互动,气氛始终很热络。第一个上场的当然是苏沐橙,后边跟着其他几个选手,还要再抽些幸运观众。这一回的项目是游泳,水战是普通玩家最头疼的难点,几个观众游着游着就给职业选手的战斗波及,一个个全拍着水花沉了底。然而到底是全明星赛,没人在意自己技术如何,到最后从比赛室里出来,还都一副喜气洋洋,提前把年过的模样。

  第二批上台的只有两位,王杰希与韩文清,也不知道怎么分配的。这回的项目是打双人网球,照例还要请两位观众上台,跟选手配搭档。王杰希是会玩的,拿点点罗罗的手势吊人胃口,被他点到的地方无不尖叫连连,见他挪走手指又变成一串哀嚎,好半天才点了名观众上台。韩文清倒把他拖拉的时间匀了回去,主持人话筒一递,他就干脆利落地:“02号。”

  邱非一愣,这座位号这么前……

  就看见VIP席上的叶修无精打采地举了下手,站了起来。他这么一站,场馆里大多观众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只是哪个搞到张好票的观众。直到他走到台边缘,把口罩取下来,摄像机对准他,将他的脸庞在四面八方的大屏幕上照出来了,周围才渐渐响起七零八落的不确定的惊呼声。 

  他从台下到台上的这一小段路,场里的呼声像用音量键一点点调大,随着他站定在台中央,惊呼跟起哄的声响到了最高,震耳欲聋,简直没能把屋顶掀翻。叶修刚掀了帽子,头发还乱糟糟翘着,倒一点也不好意思,做抬手状让周围的欢呼更大点儿声。这儿是兴欣主场,不捧场的也得跟着捧,场内气氛直接给推上了最高潮,主持人叫停都不带歇的。 

  后头的队员惊叫:“我去,叶神也太厉害了吧!”

  周围尖叫鼓噪,把他们的声音全盖下去。这样的气氛下很难不受感染,邱非忍不住笑,提高了声音道:“是吧!”

  会场吼了约莫五分钟才慢慢静下来,叶修的出现完全是个惊喜,从没写在票面上过的。主持人好容易让众人安静,赶紧采访他:“叶修大神,好久不见啊!你上台是和韩文清大神约好的吗?”

  “没有,没有,我和他说了不约,”叶修道,又抬头冲他边上的韩文清笑,“主要是老韩太想我了。是不是老韩?”

  饶是兴欣主场,四下里还是有不少人忍不住发出了嘘声。幸好这儿不是霸图,不然光这句就够叶修一会儿被抬出场外的。主持人又把话筒塞给韩文清:“韩队怎么说?”

  “少废话,比赛见分晓。”韩文清一如既往。

  “见个啥分晓,我是你点上来的,咱俩不是一队的吗?”叶修纳闷,“要不我和老王组一组?”

  韩文清默然一秒的档口,主持人把话筒顺给王杰希:“怎么样,王队要和叶神一队吗?”

  “这就不用了,”王杰希看他们的眼神有点揶揄,又转回来对主持人正色道,“正好可以等待时机,看他们起内讧。”

  这一回爆点实在太足,主持人幸福不已,又逮着他们多采访了两句,连忙宣布比赛开始。

  邱非坐在选手席里,往下看全息投影。王杰希说是要等待时机,可惜搭档的幸运观众太不给力,十个球里八个都接不住,还有两个是王不留行拿扫把友情帮助的。至于另一队,叶修没带账号卡,随便被发了张联盟的战法号上台,和韩文清配合却再不能更默契。两个角色的举手投足都像是提前规划好的,接球发球的时机与节奏到后期简直像打击的旋律。解说兴奋地嚷着不愧是十年对手,最了解自己的人往往是敌人云云。可他们之间还有更多的,这一点邱非知道,王杰希知道,在坐的大多职业选手也都知道。

  韩叶二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对面的临时观众则连王杰希也难救场。哪怕按比分来,也不过两三分钟就能结束比赛。然而这到底是表演赛,他们为了观赏性质,也不能这么快结束。到了最后,王杰希几乎是手把手教幸运观众怎么发球够球,那厢韩文清跟叶修的账号卡干脆在网那头就地虚与委蛇地打起了悠闲赛,我挥你一拳,你戳我一矛,小学生打架似的。

  最终当然还是以韩文清叶修的胜利结束,也算是实至名归。几人再次握手,就回到场下。


  这天比赛最大的爆点也就是这一幕,之后一整天的活动叶修都被旁边人虎视眈眈盯着。眼看还差两分钟就要结束,叶修不敢多呆,跟吴雪峰先离开座位,到休息室和兴欣会合。他们坐着等了好一会儿,才把苏沐橙他们给盼来。

  休息室里头陈果说着带上吴雪峰一群人一块儿去搓一顿,叶修含含糊糊应了,出来却先给韩文清挂了通电话。不想那头霸图老板也说要聚餐,叶修也不好去凑热闹,只能遗憾作罢了。

  里头人尤在笑闹,叶修靠在走廊墙上听了会儿,从兜里摸出打火机跟烟来,点一支吸上。

  他刚把烟塞进嘴里,后头就是咔嗒一声。熟悉的气味跟着散出来,叶修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冲半空中吐了口烟,身子让到一边。

  “怎么?”他咬着滤嘴模模糊糊。

  “陪你抽烟,”吴雪峰笑了笑,把门顺手带上。

  “我这烟可是很呛的,”叶修说。

  “没事,你知道我不介意,”吴雪峰轻松地说。

  “晚上一起吃饭啊?”叶修问了句。

  “是啊,”吴雪峰道。

  叶修看了他一眼。方才他在台上故意和韩文清多说了几句,后来回到台下,吴雪峰的心不在焉可算一目了然。他轻咳了一声,开口:“雪峰啊,我说——”

  他一句话才到小半,就被途中打断了。走廊对面有人小跑过来,唤了声:“前辈!”

  吴雪峰还等着他继续,叶修注意力却已经跑远了。他望着对面,眼睛一亮,把烟取下来捏在手里,道:“邱非。”

  吴雪峰怔了怔,转过身去。叶修笑得开心,随手指了指,给吴雪峰介绍:“这就是邱非。”

  “我知道,”吴雪峰看着他——这孩子还是个Alpha,这是他没想到的。“刚才在台上看到了。”

  “嗯,”叶修随口应了句,对邱非笑,“什么事吗?”

  “没什么,”邱非顿住脚步,大概跑了几圈才找见他,还有点喘。他抹了把头上的汗,一面走过来,一面说:“我想问问下次特训的时间,还有,昨天的比赛——”

  下一秒,他猛然卡住了。邱非眼睛圆睁,震惊地抬起头来,视线直直地落在吴雪峰身上。

  -TBC-

评论(27)
热度(441)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