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09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09

  大门砰地给撞开,陈果拎着大包小包跟雪花一同飘进来,兴高采烈地喊:“下雪了!冻死啦冻死啦!”

  唐柔笑眯眯地排在她身后,扫了客厅一眼,“哟,有人从Q市回来啦?”

  “冻死啦冻死啦!”苏沐橙搓着手撞着唐柔的背进来,扎堆凑热闹地嚷嚷,闻言转身瞧沙发,“你回来啦!”

  沙发上叶修魏琛两个结蛹似的窝在毯子里,一人怀里抱台电脑,看他俩那样子,不到开春大概都不打算起来。苏沐橙跑到沙发前边,拎着冻惨白的手给叶修展示,“外面好冷啊!我都僵掉了!”

  叶修无语地看她的裙子裤袜,“让你穿这么点儿,怪谁呢?”

  “我又不知道晚上会下雪!”苏沐橙说,忽然大叫一声,“冰你一下!”

  叶修见她手势,就知不好,刚要后撤,苏沐橙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来,把两手往他脖子里一塞。她手跟冰块一样,叶修冷得一缩脖子,还没来得及挣她,表情倏然扭曲,“哎哟!”

  原来是苏沐橙不当心,手触到他腺体,叶修本来就快易感期,这地方被人一碰,差点儿没直接栽到沙发底下去,“我的大小姐,性骚扰啊!”他扶着脖颈龇牙咧嘴。

  苏沐橙立马反应过来,瞬间收回手,“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还笑,“忘了你有这个器官。”

  目睹了全程的魏琛拍着大腿快没笑岔气,就被旁边才放下手里东西的陈果一踢,“你们俩,起开!”

  “这么大的地,哪儿不能坐啊,虐待员工啊!”魏琛扯嗓子控诉。

  “这里空调暖气最足!”陈果冲他瞪眼,“边儿去,让沐沐暖和暖和!”

  “挪挪吧,挪挪,”叶修半死不活地出声,拿身子把魏琛往旁边挤。他俩就又跟毛毛虫似的一寸寸往沙发另一边迁徙,好容易给几个姑娘空出位置。

  “其他人呢?”唐柔擦着护手霜过来,一面往四处张望。

  “都在厨房呢,说是要做米酒汤圆吃,”叶修拿下巴往厨房方向抬了抬。

  “米酒汤圆呀?我去看看,”唐柔往那头走,很感兴趣的模样。

  “让他们多烧点!”苏沐橙举手喊了声,开开心心地拉着陈果霸占了叶修他们空出来的位置坐下,又冲叶修道,“可惜你没和我们一起出去,西湖都结冰啦,又有人上去踩,结果掉下去了。”

  没看见有人掉西湖是什么值得遗憾的事么?叶修强烈怀疑。却还是顺着苏沐橙的话头,“听说今天G市都下雪了,少天还给我发了照片,”他飞快地切出跟黄少天的对话框,里头文字表情包各种刷屏,还真难揪出特定哪张照片来,“等等啊,我找给你看。”

  最终找出来的照片无非是黄少天精心堆砌的超小型雪人,苏沐橙笑得停不下来,边乐边拍他肩。

  他们这头聊聊笑笑,陈果就一个人在那翻她的包。半晌终于翻出张什么东西,凑过身子,往叶修鼻子底下一塞:“喏,这次全明星的票,VIP席,视野绝对全场最佳。”

  “哦哦,谢谢,”叶修看了一眼,忙接过来。这回全明星赛兴欣主场,他怎么也得去看看。叶修退了役,不方便还和选手们坐一起,虽然从联盟那处也能要到观众票,总归还是直接从陈果这边拿方便些。

  “昨天吴雪峰又来找你了,沐沐和你说了没?”陈果自来熟,这就叫人名字叫得挺顺溜了,“他说他也想来看,我就顺手给了他一张票,到时候你们可以一起去场馆。”

  票面印得精致,叶修本来把玩着翻看,闻言动作一顿,回头瞥了眼苏沐橙。苏沐橙也笑吟吟地,回看他。

  “哦,那挺好啊,”叶修音调没起伏,又转回去对着他的电脑。

  “肯定能吓雪峰哥一跳,他都多少年没看过比赛了,”苏沐橙倾身够茶几上遥控器,另一手抓了袋腰果,“联盟技术也革新了不少呢!”

  电视啪地打开,一对Beta坐月亮底下看天,你侬我侬,过半又来了个Alpha第三者插足,苏沐橙看得津津有味。叶修帮魏琛带了回副本,刚出来就感觉口袋里嗡嗡震,他抽开手把手机掏出来,瞟了眼屏幕,才夹到耳朵底下。

  “喂,老韩啊,”叶修懒道。

  他才开了个口,周围几个全转过头来,拿心知肚明的眼神看他。叶修哭笑不得,“干嘛呢你们?”

  陈果想听又不好意思,装没听到,扭回头去看肥皂剧。苏沐橙捞了把腰果,也不知道听是没听。

  叶修回到电话边,一句句地答:“我在上林苑……吃过了,买的外卖……没事儿,不冷,我都没出去……”低低地笑,又继续,“是吗?我到时候上网看看……”

  “我靠,要腻歪别在这儿腻歪,大庭广众的!”魏琛怒,“老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滚滚滚,回房间打去!”

  正好韩文清从电话那头来了句:“你是不是快易感期了?”

  这问题隐私,要在这儿作答,饶是叶修也有些不好意思,应着魏琛阖了电脑抱在怀里,从沙发里起身出来,把毯子推到一边。一面往楼上走,一面含含糊糊地:“还没吧,估计还要两天……”

  “药别忘了吃,”韩文清说。

  “知道了,我什么时候忘过?”走到楼上,叶修稍稍放松了些,笑着推自己房门,“上回一帆给我推荐的药还不错,我新买了些——”

  叶修回来就一直在客厅,还没进过自己房间。可他才推开点缝隙就觉得不对劲,一时讲着电话没注意,整个人踏进房间里,感到熟稔且沉厚的气息迎面盖过来,像一个大浪,将他立时拍到地上。易感期Omega经不住这样浓厚的信息素,叶修的腿当即泡了醋一样,从腿根一路软到脚心。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0969324

(打开后再点一下Proceed, 才能看到文)

  他歇了十来分钟,才恢复了点气力,爬起来把房间窗户打开,让房间里旖旎的气味散散尽。

  湿冷的夜风吹进来,鲜活的记忆死了,留下的全是枯枝败叶。叶修身上湿黏,也管不及了,抹了把脸,才把手机拣起来。上头两个未接来电,全是韩文清的。

  他重新打回去,才响了一声,对面就接起来。

  “刚才不小心给按了,”叶修对着手机道,声音倒很平静。

  “嗯,”韩文清像接受了这说法,“感觉好点没?”

  “差不多了,我开窗通风呢,”叶修瞥了眼窗户。

  “嗯。记得再喷抑制剂,”韩文清道。

  “知道了,”叶修说,顿了顿,又轻声地,“老韩……”

  韩文清的声音被手机扰得失了真,却也难得地柔和,“怎么了?”

  叶修像给他语调电了,忽然醒过来。他嘴张着,话却卡在喉咙里,提不上来,咽不下去。

  “没事儿,”叶修握着电话,抬眼望漆黑的房间,“全明星赛见。”

  -TBC-

评论(24)
热度(437)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