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08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关于上林苑房间设置做了些调整> <


08

  叶修没带换洗衣物,简单洗漱,出来后穿的仍是来时那身。邱非叫他睡客房,他却压根不知道客房是哪间,怀里揣着夹克往方才两人待的书房转了圈,发现门窗都大开着,湿气呼啸着往里钻,不见人影。

  他给寒风吹得打了个哆嗦,披上夹克往另一面走。夜晚房里灯都灭着,黑灯瞎火,只有一处是亮的。叶修摸着黑走过去,眼前渐渐亮堂了,原来是邱非一个人坐在餐桌前边,头顶上一盏灯往下打,光晕将他包拢在里头。他又走近了两步,才看清邱非手里拿着个棒冰,郑重其事地吃。

  “怎么在这吃冰棍儿呢?”叶修走过去抽开一张椅子坐下,奇道。

  邱非打了个颤,好像这话是根针,冷不丁刺了他一下似的。“里面空调太热了,出来透透气,”他小声说,低头死盯着眼前给他啃了一半的冰棍。

  热吗?叶修纳闷,上下打量,邱非身上一件T恤,一件薄外套;脸还真缀着红晕,像给热着了。“那你身体挺好啊,”叶修打哈哈。

  邱非又咬了口棒冰,默然地嚼。就听见叶修一声:“还有吗,我也来一根?”

  邱非抬头看他,叶修和他对视,两人一起眨了眨眼。

  “还有,”他局促地站起身,椅子在地板上划拉出一声,“我去给你拿。”

  “谢了啊,”叶修笑,歪了歪脑袋,把头斜枕在椅背上。

  叶修头发还有些湿,水坠在皮肤上,灯光下白得好像擦了层粉。邱非不敢看他,脑子里乱哄哄的,念头一个接一个往外窜,仿若角马过河。他赶紧叼着棒冰急匆匆地往厨房里走,开了冰箱门。

  天知道他在叶修洗漱时时如何竭尽全力才没当场发情,又连灌了多少抑制剂,才勉强把信息素给压下去。然而眼下他就只是望了叶修一眼——就这么一眼,似乎就能让他功亏一篑。

  他用力把冷冻格拉开,里头只有最简单的水果棒冰。邱非刚才给自己拿了个菠萝味的,他实在不知道叶修喜欢吃什么口味,随手抓了一根,带上冰箱门就往外走。

  看他从厨房里出来,叶修探身来够邱非手里的棒冰。他漂亮的手指握上来,两人的手差点儿碰在一起,邱非一抖,险些没把棒冰掉在地上。

  好在叶修大约没发觉,直接把冰棍抓了过去,还竖着拎到眼前看了眼,“葡萄味的?”说着便三两下拆了包装,塞进嘴里。

  他嘴撅起来,呈个圆形,吸吮塞在口里的冰棍。邱非觉得自己简直没法制止脑袋里的下流念头;现在他岂止是热,连汗都从后颈如注地往下淌。他赶紧埋头端详自己手里吃完了的那根,好像突然对棒冰棍产生了极大兴趣。削扁的木头给果汁跟唾液打湿了,上头四个隶体字,“谢谢惠顾”。

  “后天就是元旦了吧?”叶修忽然出声。

  邱非愣了愣,才把头抬起来。谢天谢地,叶修再没用刚才那种方法吃棒冰了;他咔擦咬下了一大块。

  “对,”邱非说。

  “我看了看,”叶修坐得直了些,笑道,“你这次很有希望入选全明星嘛。”

  邱非忍不住跟着他唇角微弯,“还不一定,”他这赛季表现抢眼,竞争对手却到底众多,官网上邱非的名次一直在二十四与二十五间波动,只能算是卡在入选边缘。

  “不急。”叶修悠哉地说。

  “嗯。”

  “报新秀挑战赛了吗?”叶修这就换了个话题。

  “报了,”邱非答。

  “喔,”叶修挺感兴趣的模样,“想挑战谁?”

  邱非换了个眼神,在椅子上坐正了,直勾勾地盯进叶修眼里。

  “你。”

  “和我什么时候不能打!”叶修刚啃完棒冰,闻言哭笑不得,挥了两下木签子,“你也没机会了,这个不作数,换一个吧,”又问,“你准备挑战谁?”

  邱非依旧望着他,抿了抿唇,一时没作答。

  叶修在和他说全明星的事儿,邱非却好像神游开了,嘴上还应答着,心里默默想别的。要是他这会对韩文清有了嫉妒的情绪;要是这嫉妒不依不饶地啃噬他的心脏,灼烧他的血管;要是他想占有叶修,把他标记为自己领地下的——那这算是他作为Alpha对一个Omega天性的控制欲,还是他作为邱非,对这个一直以来指引自己前路的男人的欲望?如果自己在叶修分明已经被标记了的时候对他心动,那么邱非的感情会比作为Alpha标记了他的韩文清——标记叶修的人当然只能是韩文清——的感情更真切吗?

  “韩文清。”邱非沉默半晌,最终才说。

  “老韩?”叶修没料到这答案,新奇地看他,又笑,“怎么想挑战老韩?”

  “我就想……”邱非卡了一秒才接上,接得生硬,“试试。”

  叶修摸了两回下巴,乐呵呵地,“那你可得小心点儿,老韩对战法的研究不会比你浅。”

  “我知道,”邱非飞快地说。叶修的语气太直白,好像在中间画了条线,好像韩文清是和他一伙的。

  但这才是对的。标记了的AO几乎就算是一个家庭,他和韩文清的关系远比和自己的亲密得多。叶修不是从他身边被夺走了。他原本就是线那头的人。

  叶修打了个哈欠。“客房在哪边?”他懒洋洋地站起来,抱着椅子塞进桌子底下。

  “那边,”邱非也站起身,把两人的冰棍签子一边收起来,“等等,我先去收拾一下。”

  “一起收拾吧,”叶修说着,往客房那面踱。

  邱非刚要把签子丢进垃圾桶里,两人方向一致,冷不防撞在一起。叶修混了别的Alpha气味的信息素跟着一起撞上来,邱非心情沉落,却压不住两人肢体接触时的心跳。他赶紧后退了一步,和他分开。

  但是有些东西是遮掩不住的,邱非想。他在这一晚前从没想过这些,从没想过悸动,情欲,和越界的爱意。仿佛青春期直到这一晚才突如其来地、热烈地在他的身体里迸发。是叶修打开了这扇门——总是他。一直是他。

  然而叶修毕竟已经是别人的Omega. 邱非没有选择,他必须保守这份秘密。

  他不能过线。


  吴雪峰一觉睡得不大安稳,梦的东西零零碎碎。先在公司忙得焦头烂额,几个项目一并堆上来,搅得他不安生;到后头不知怎地又回到了嘉世里,叶秋露着白白的两截小腿,趴在他房间床上,从笔记本电脑后头露出脸来冲他笑。直到他猛然睁开眼醒了,才想起那几个项目早完了工,叶秋也成了叶修,和他再没关系。

  他抹了把脸,静静等嘈杂的梦褪去。这类梦来得急走得也快,清醒一会儿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梦见早年的叶秋的时候,他心里是盛满了蜜糖的,但这些记忆碎片也能划开心脏。甜蜜的部分全流走了,只剩下空虚。

  吴雪峰背贴着床单睁了会儿眼,才慢慢描绘出房间的轮廓。他难得提早开完一个会,空出点时间,下了班就急匆匆地往H市跑。路上得两个多小时,市内又堵了不少时候,到兴欣时天色已晚。想着晚就晚了,叶修正好不能跑哪儿去,苏沐橙就过来告诉他,叶修还在Q市呢。

  叶修为什么在Q市,想也知道。吴雪峰不愿意去想,但这事不是说不想就能不想的。兴欣的老板娘陈果看他来得晚,带他到上林苑,收拾出房间留他住一晚。他也就住下了,虽然第二天又得一早爬起来赶回S市,但在这儿他总归心安些。

  窗帘拉得紧,月光凿不进来。房间里空调打得太高了,暖气浮在上头,吴雪峰有一半是被渴醒的。他盯着天花板看了有半个小时,依旧没睡回去,干脆把被子掀了,下床找拖鞋。

  他轻手轻脚,把门小心翼翼地拉开了,再原封不动地按回去。他想去找杯水喝,却不知道厨房在哪儿。不过先下楼去总是没错的。

  吴雪峰眼睛习惯了黑暗,缓慢地往楼梯走。拖鞋踩上木地板,偶尔吱嘎地响,还好没惊动到别人。他房间离楼梯大概是最远的,摸着墙走了一段,还没到楼梯口。途中经过了几个房间,兴欣的构成平淡无奇,Beta占大头,路过几个房间,都几乎没什么气味。除了——

  吴雪峰走到一扇门前,走不动了。里头的味道像条绳索,把他绑住了,定牢了,还要往里头钩。

  这一定是叶修的房间。里头漏出来的味道太诱人,叶修的Omega信息素里糅着他自己的气味,对Alpha来说,这就足够代表这地方就是他的领地了。

  吴雪峰站在门口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抬起手臂推门。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他心都跳得厉害,简直要蹦到嘴里。

  叶修的门本来是虚掩着的,留了条缝,轻轻一推就开了。吴雪峰在身后轻轻带上门,审视叶修房里的景象。他房间是单人间,里边没多少东西,床,桌子,椅子,衣柜。衣柜门敞开着,也没装多少衣物,只挂了三个衣架,贴身衣物就那么随意叠着放着。

  但是不对。虽然这房间到处都是叶修夹杂着吴雪峰信息素的气味,还是有些地方闻起来是错的。味道细微,但是不容忽视;这是每个Alpha都会厌恶的气味。

  另一个Alpha的气味。

  吴雪峰仔细回忆,他早忘记了当年见到韩文清时候对方的信息素味道,但房间里的味道八九不离十,只能属于他了。陌生Alpha信息素的气味寡淡,大概是拿抑制剂消减过,依旧盖不住,层层叠叠地融在空气里,像一个暧昧的暗示。

  景况或许已经不同了,吴雪峰或许明事理。但哪怕Alpha的本性也不会让他能够容忍这丝隐约的味道。随着他走动,空气里味道加重或减轻,让他发觉气味最浓的地方是床,其次是电脑椅前。

  吴雪峰深吸口气,蹙了蹙眉。他抬手拿手指按上自己颈侧腺体信息素最浓厚的位置。

 他想一定是自己睡了一半起来,脑子不太清楚了。做出这事是荒唐的;但就当是梦游吧。

  吴雪峰绕着室内走了两圈,拿手指在每件家具上轻轻涂抹,确保房间里沾染满他自己的气味。他额外在床头多点了两回,但愿叶修下次回来,能做个好梦。

  -TBC-

评论(22)
热度(475)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