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07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07

  邱非从俱乐部回家,才来得及脱下外套洗了把脸,门铃就响起来。他急急忙忙地跑去应门,下巴上还滴着点水。

  冬季的H市天黑得早,门口灯不大灵光,人来了也不亮。他将门拉开了,屋里头的光透出去,才映出那张苍白的脸来。叶修披着件深色夹克,臂弯里夹一台电脑,站在门的阴影里。看见他来,眼角含笑,挥手招呼:“好久不见。”

  有那么突如其来的一瞬间,邱非忽然连手脚该怎么放都给忘了。他的确太久没见过眼前的这个男人;但他很快反应过来。

  “进来吧,”他把门开大了点,俯下身去,“我找双拖鞋。”

  叶修就跟在自己家似的迈了一步进来,站在玄关里,替他把门带上。邱非将拖鞋摆在门口,叶修踏进去踩了踩,忽然转过来对他说:“你是不是又长高了点?”

  邱非一愣,他没料到叶修会提这个。摸了两下鼻子,说:“可能吧?”

  叶修笑呵呵地拿手在他们头上划拉着比了两下,“都快比我高了。”又转身扫了眼屋里,“你父母不在?”

  “出差去了,”邱非说。

  “喔,”叶修应了声,没就这话题继续。接着便问他:“电脑在哪儿?”

  “这边,”邱非带着他走进里头的房间。

  夏仲天自从和叶修结下梁子,听见他名字都要磨牙,邱非也不好明目张胆地把叶修往新嘉世带。盘算来盘算去,也只有抽出这天晚上,才正好能撞上他们都有空闲,他又不必在新嘉世的时候。

  邱非找遥控板开空调,叶修连房间布置也懒得瞧一圈,进去就大剌剌在他电脑前坐下了。邱非房间里只有这一台台式电脑,不过好在他还有台笔记本,接上鼠标键盘也够用。

  “今天一天都在训练?”电脑开着机,叶修晃着鼠标问他。

  “上午基础训练,下午演习,晚饭后复盘,”邱非答,把笔记本电脑搬过来,坐在他对面。

  叶修点了点头,从显示屏后探了个头出来,笑:“累了没?”

  “还好,”邱非扳着手指做手操。

  “带了卡吗?”

  “带了,战斗格式。”

  “好,”叶修说,“给你五分钟准备,咱们先来一盘。”

  邱非深呼吸了一口。这样的比试于他并不陌生,但也不再寻常。他活动了两下手腕,扳正座椅,坐直身子。

  ……

  输了。邱非心跳得仍有些快,手指从鼠标键盘上挪下来,筋都绷紧着。他们方才打的这场速战速决,异常激烈,是邱非在正经比赛里都少经历的强度,让他差点连信息素都飙起来。叶修退役半年,居然还能轻易打出这样的水平,是即使该在意料之中,也依旧让他惊讶的。

  “怎么样?”叶修在对面道。

  “很厉害,”邱非沉声说,一手用力揉指关节。

  “那必须的,”叶修笑,“这次给你十分钟,再来一盘。”

  第二盘的速度明显放慢。叶修有意用这样的节奏吊着他打,邱非也难快起来,只能尽量找机会打乱他节奏,进行反击。经过上一回,邱非能感觉出这一盘他也是以指导赛的打法带着自己;不过这一年下来,他的水平也有了扎实的进步,叶修要想那样全面压制,还是有些难度。

  一盘结束,邱非长出口气。这一盘他们磨着血打了足有近半个小时,最后才同归于尽。他本就辛苦训练了一整天,方才强度极高的一局,再加上这回磨损心力的一盘下来,终于也感到了疲累。

  好在叶修没要他再来第三局,利落地关了游戏。他拍拍身边:“过来。”

  邱非在叶修跟前总是最听话,闻声拎着椅子坐到他身边。叶修把他带来的那个笔记本也搬出来打开,点开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

  他鼠标才来得及将文件夹点开,邱非已经彻底呆了。里头密密麻麻地挤了一整页,从滚动条的长度看,底下估计还有几倍的量。文件夹里塞满了他自己过去比赛的录像,每一份都配着分析解读的文档。

  邱非身为队长,平时也常做录像分析,但绝不可能针对任何一个人做到如此细致的地步。再说从他与叶修说要特训开始,满打满算也才几天,就是没日没夜地通宵分析,恐怕也整理不出一半的量来。他难以置信:“这些都是你这几天……”

  “不是,”叶修懒洋洋地答,顺手把他们刚才那两局比赛录像也拖进去,“我一直在看你的比赛。”

  他神情懒散,邱非却觉得脑袋好像给人猛地敲了一下,心口热沉沉的,鼻子却发酸。他抿着唇才努力没让水涌到眼眶里头,叶修倒回头看了他一眼,乐道:“所以你钱可不能少我啊,顶多给你打个九五折。”

  邱非揉了两下鼻子,轻声地笑:“不会的,都从我们老板那边扣。”

  这回叶修也笑出了声,抬手揉了两回邱非的脑袋。邱非低着头让他揉,完了才直起身,望着叶修点开其中一份录像。

  “来吧,”叶修直起身来,活动了两下筋骨,重新握回鼠标,“跟我讲讲,这几个地方,你打的时候都是怎么想的。”


  分析讨论一直持续到深夜。以前这对他们是家常便饭,现在到底今非昔比,倒让他们多出不少话来。邱非本来更想让叶修帮着看队伍配置与打法,毕竟他更想打出自己风格的战斗法师——然而叶修的指导并未影响他个人风格,反倒解开了不少长久的疑惑,让他醍醐灌顶。

  “你看这儿,如果不是你紧跟着放了一个龙牙,对手的判断也会……”叶修指着屏幕才说了半句,忽然被一阵嗡嗡的铃声给打断了。他呆了呆,转头问邱非,“你的?”

  “……不是我的,”邱非摇头。

  “那就是我的了,”叶修摸口袋。他今天穿了件夹克,加上裤子口袋得有五六七八个,邱非看他方才掏账号卡就是一眨眼的事儿,眼下碰上手机铃声响,反而摸了几回也没摸着。好容易找见了,他费力地把手机从口袋里拔出来,对邱非:“等下啊,我接个电话。”

  “好,”邱非把正看的录像往前倒了点儿。

  叶修握着手机走出房间,瞥了眼屏幕,才接了电话:“沐橙?”

  “你现在在哪呀?”对面是苏沐橙的声音。

  “邱非这儿,帮他们做指导呢。怎么了?”

  “喔……”苏沐橙压低声线,“雪峰哥来找你了。”

  叶修沉默了两秒,“他又来了?”

  “是啊,”苏沐橙小声说,“而且因为来得太晚,果果说要让他留下来住呢。”

  叶修拿食指敲了两回手机背面,嗒嗒地两声,“你就和他说,我还在Q市。”

  “那你今晚不回来了?”

  “我随便找个旅馆住下,或者问问邱非,都行,”叶修看了眼身后阖着的门。

  “哦……”对面人声音模糊,好像犹犹豫豫的。

  “怎么了?”叶修听出她犹疑。

  “上次送雪峰哥走的时候,我跟他聊了几句,”她迟疑,“我觉得……他还蛮认真的……”

  叶修没说话,只靠着墙换了个姿势握手机。

  “而且拿标记对身体也不好……”仿佛挺忧心,“……你真不再考虑考虑了吗?”

  “我心里有数,别担心。”叶修说,对着听筒笑笑,“我带了啤酒酥,明天拿给你。”

  “……好呀,”苏沐橙总算没再说什么。

  叶修和她道再见,掐了电话,吐出口气,把手机塞回兜里。他拉开门,邱非还坐在原地,脑袋上箍着耳机,全神贯注地看录像。

  “邱非,”他走过去,两手握他的椅背。

  邱非听见他唤自己,伸手把耳机往下摘。“怎么了?”

  “这附近有宾馆或者酒店吗?”

  “你不回兴欣?”邱非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讶异道。

  “有点事情,回不去,”叶修道。

  邱非神情不解,却也没追问。“住我这吧,”他说,“客房是空的,理一下就能睡。”

  他明知道自己和叶修性别同住一屋不方便,语气倒也很坦然。职业选手几乎无人不知叶修和韩文清的那点事,何况叶修是个被标记了的Omega, 信息素对别的A早没了用。他抑制剂服得也勤,邱非和他肩靠肩坐在电脑前头,也压根没觉察出他和前些年被以为是Beta时有什么不同——再说客房离他的房间最远。

  “那太好了,”他没问题,叶修也不矫情,就等他这句似的,“麻烦了。”

  叶修留下来未尝不是件好事,他俩都高估了特训的效率,一晚上别说战队的分析,连针对邱非个人的指导也才进行了小半。他们过了这晚大约都抽不出空,还得另寻时间再聚,不过多出一小晚来,叶修至少还能趁着这夜整理出需要的资料,先交一部分给邱非。

  这人做事情进去了就出不来,跟拿胶水糊在椅子上似的,扒都扒不下去。邱非开始还能跟叶修继续讨论分析,到后头终于撑不住,也不愿留叶修一个人熬夜,赶了他几回,才劳动叶修大驾亲自去洗漱。

  叶修根据新嘉世情况整理出了不少资料,他电脑里跟个录像仓库似的,三下两下飞快地把视频全扒拉到文件夹里。他给不少战队做指导,还为联盟办事,电脑里不少机密文件,将笔记本塞给邱非让他拷东西时倒还挺放心。邱非也确实不是会多看的人,只把相应的文件夹拷进自己U盘里。

  叶修一个人进了浴室,邱非就先重新戴上耳机,坐在电脑前,边等资料拷贝完毕,边点着鼠标大致浏览一遍文件。然而才刚滑了几下滚轮,他就发现一处不对来。

  荣耀的录像保存下来都是特殊格式,才能放在荣耀客户端里,以各个不同角度观看。文件夹里头却只有一个视频,格式是普通的,挤在一堆特殊格式里;命名却也很简单,和其他视频一样,只是一个序号,不注意还真看不出。

  都在叶修给他的文件夹里,邱非也没想多,径直拿鼠标点开了视频。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0751715

(点开后还要再点一下Proceed,才能看到文)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lighthisfire&tid=3226438#Content

(上面链接打不开的话,可以试试这个)

  他叫出这名字的一瞬,邱非手腕一抖,猛地点掉了视频,一把将头上的耳机扯下来。

  心脏飞快地撞着胸口,邱非小口喘着气,手都发抖。他不知道——他从来没想过——但是——

  周身的世界一时都显得不真实;远处浴室的水声像钻透了门与墙,倏然被放大了,震耳欲聋。

  -TBC-

评论(29)
热度(474)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