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06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06

  韩文清最后瞥了一眼,把手机塞还给他。叶修姿势别扭,手挥了两下才够上,拎起手机看屏幕:“我看看……哟,”他眼睛一亮,“邱非请我给他们做指导呢。”

  “新嘉世?”韩文清皱了皱眉。

  “肯定过不了他们老板那关,那个夏仲天看我不爽,”叶修也知道他的意思,回头在手机上划拉两下,“估计只能私下里帮他看看,没法真做全队的特训。”

  韩文清拍了拍他的背,没说话。

  叶修看他神色,笑了笑,调侃他:“怎么,你们霸图要不要我指导指导?”

  “滚,”韩文清斩钉截铁。

  “太无情了!”叶修语调毫无波澜,又埋下头去看短信,“不过还真没想到邱非会找我帮忙,这小子脾气明明挺倔的。”

  “他只要是真聪明,就应该来找你。”韩文清平静地说。

  “对我评价很高嘛?”叶修乐道,抬头顺势在他唇角响亮地亲了一口,“不错不错,有眼光。”

  韩文清哼了声,同样响亮地拍他屁股:“下去!”

  叶修应了一声,依旧趴在他身上,飚手速回了短信,才咔嗒一声关了屏幕,把手机丢回驾驶座旁储物盒里头。接着终于从韩文清身上爬下来,半坐在他大腿上,低头把裤子往上提,“你说,说不定这两年邱非就能去打世邀赛了呢?”他一面拉裤子拉链一面道。

  韩文清不置可否,“人选还不都是你定?”

  “那我也不能开后门啊,”叶修笑眯眯地,“虽然指点指点还是没问题的,之后就看他自己了。”

  副驾驶座挤得像罐头,他俩在里头摩擦摩擦,费力好半天才终于都提上了裤子,把位子换过来。韩文清坐上驾驶座,把着方向盘,车技果然了得,叶修怎么进来的,他就怎么倒回去,一秒没有犹豫,一路直线往外倒。叶修安全带还没重新扣好,他们就已经在巷子外头了。

  “厉害厉害,”叶修提手给他鼓两下掌。

  霸图周围韩文清就太熟了,闭着眼睛都能开两圈。他开车风格也生猛,叶修坐在副驾上时不时颠两颠,倒也已经习惯了,车子一个急刹,他人往前倒,手上还能悠然自得地擦擦玻璃,看看外头的世界。

  俱乐部地处Q市中心区,韩文清的房子离得也不远,一路上全是各种布置得红红绿绿金闪闪的商场,街上热闹非凡。车暂停在一处红灯口,叶修盯着外头关着几只发条打鼓猴子的大橱窗,过了两秒才恍然大悟地:“哦,已经要圣诞了。”

  韩文清嗯了一声。

  叶修瞥了眼车里显示屏上的日期:“今晚有圣诞任务。”

  “是晚上开始?”

  “是晚上开始,零点。”叶修还记得前些天看的预告。

  红灯转绿,车重新开动,韩文清握着方向盘没说话。叶修也知道他训练辛苦,作息不能轻易打乱,不比自己,冲他幸灾乐祸:“你就好好休息吧,电脑交给我就行。”


  韩文清家里当然不可能只有一台电脑,也不会这么轻易让叶修得逞。他虽然不能跟叶修那样放纵通宵,稍微熬会儿夜打活动还是在许可范围内的。两人飞快地解决完外带饭菜,说是要先洗个澡小憩一会儿放松放松,给晚上的战斗做准备,结果毫无预兆地就又在浴室搞到了一起。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0617591

(点开后再点一下Proceed,才能看到文)


  叶修从浴室出来,头也懒得擦干,就先跑去电脑前坐着。韩文清易感期得以饱餐,神清气爽,叶修偶尔跟他耍耍赖,他倒也没说什么,找来吹风机,一面给他吹头发,一面看着他玩儿。这人荣耀里叱咤风云,上天入地,周围没一个能跟他打的,现实里却瘫痪了似的窝在椅子里,也难怪当年队员全一个劲怂恿他跟叶修真人PK.

  给他吹完头发,韩文清把自己另一台笔记本电脑也翻出来,在叶修身边坐下。两人就这么在网游里各玩各的,硬是慢慢挨到了零点开活动。

  这回的活动是杀圣诞怪物,攻击每只怪特定的部位才能有相应奖励拿。普通玩家大多碰运气,打中就算,打不中也勉强不来,对叶修却当然是小菜一碟。只是圣诞怪不太好找,各大公会把活动玩成了勾心斗角的抢夺战,叶修和韩文清顿时又成了敌对阵营,两人面对面抱着电脑,时刻严防对方偷看屏幕。

  叶修拉着兴欣公会的一帮人兴风作浪,钉在椅子上头一个晚上没挪过位,到凌晨左右才终于刷不出新怪来。新一波怪大概得等两个小时才能刷上了,他活动两下筋骨,先跑去洗手间放了一波水,才回来打开浏览器,准备趁空闲刷刷论坛,看看有没有圣诞怪的更多消息。

  他才把鼠标挪到地址栏里,输了一个字母,就见底下的一堆历史记录跟着冒出来;这回却不是他惯常见的荣耀论坛地址,而是——

  叶修心里猛地撞了一下,手里捏着些汗,飞快地点到历史记录栏。

  果不其然。这几天的浏览记录全是些戒指珠宝店的网站,挨挨挤挤地占了大半个屏幕,有些标题看着肉麻的很,订婚的,结婚的,“真爱永恒”系列的……还有几个是英文的,这他就看不懂了。

  叶修冲着屏幕眨了几下眼,脑子里跳出来韩文清一脸严肃地看这些的画面,有点儿想笑,又有点儿难为情。他倏然记起前段时间韩文清逼他在床上喊的“想被标记”,以及今天在浴室里头问的自己家人是不是知道他们关系。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全是因为这个。

  床话只是一回事,兴致来了什么都能乱喊。叶修确实打算拿掉吴雪峰的标记,然而才过了一个关卡,就直接打到结局,这他确实还没考虑过。眼前密密麻麻全是各式钻戒的名称,叶修畅想了会儿自己从此跟韩文清结婚过日子的模样,觉得既没半点心动,也没多少抵触的情绪。这些景况于他还太遥远,是压根没影的事儿,想想只觉得奇怪,又似乎有点儿可笑。

  他当初让吴雪峰走,就是知道他有自己的计划跟前程,不愿把他的未来绑在自己身上。而今有人要来绑他,这好像就又成了让他拿不定主意的另一回事儿了。

  叶修支着脑袋坐了半晌,才将浏览器给点掉。他抬头看韩文清,对面人熬夜的本事远没他厉害,支撑不住,已经倒在椅子上睡着了。

  但如果不是他,好像也没别人了。

  他退了游戏,站起身来,盯着自己老对头的睡脸出了会儿神。这人连梦里眉头都是紧蹙的,也不知道在梦什么。

  韩文清这样睡肯定不行,可叶修想也拖不动睡得死沉的一个Alpha,只能回房抱了床被子来给他盖上。这被子平时是他们两人一起睡的,大得很,在韩文清身上糊了两层,都还往下挂。叶修挠挠脑袋,干脆把自己打游戏那张椅子也搬过来,搁在他身边。 

  叶修坐进去,用被子把两人一块儿围起来,像制造一个小小的堡垒。他在椅子里蜷缩起身子,抵着韩文清的脑袋,香甜地沉入睡梦。

  -TBC-

评论(27)
热度(523)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