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05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05

  叶修来霸图不是什么新鲜事,一回二回还有人拿“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眼神瞧他跟韩文清,到这个月,连张佳乐都懒得理他了。韩文清坐在那儿做他的复盘分析,叶修就黏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看联盟发的文件,互相目不斜视,一下午不理人,仿佛家庭冷暴力。眼下霸图终于结束了一天训练,队员全跑去食堂,韩文清才开始履行他业余驾校教练的职责,教叶修学车。

  说是教人学车,无非也就是让他在霸图俱乐部后边人不多的辅路上兜两圈。叶修在B市已经断断续续地学了个开头,现下韩文清也没什么可指点的,只坐在副驾上看着他开。

  叶修开起车活像他走路,慢悠悠懒洋洋的,说好听些是开得稳,坐上去只觉得他压根就没打算去目的地。韩文清第一回上他车时想揍人,后来也习惯了,板着脸权当自己坐着观光车,欣赏风景来了。

  “……晚上十一点就掐了网线,惨绝人寰,”眼下叶修正打着方向盘,一面跟韩文清抱怨他这一趟回B市家里的景况,“说成工作需要也不行,不然我就是白天偷懒。”

  “你昨晚不还在线?”凌晨还和他QQ上道晚安。

  “那是我弟给我偷偷拉的网,”叶修换上副很感动的似的语气,“这小子还是很听他哥的话的。”

  “不会被发现?”

  “就看什么时候被我们家老头发现了,”叶修说着打方向盘,车拐进条楼房之间的小路,“幸好我一个月只回去住几天……”

  “等一下!”韩文清一直听着他说话,看了一眼前方,这才反应过来,突然猛喝一声。却也来不及了,车已经往小道里一路驶去,叶修被他惊得在驾驶座上一跳,拍拍胸口:“我去,怎么了?”

  “这条路不通,”韩文清说。

  “拐出去不就得了……”叶修随口接了句,跟着便踩了刹车,“哎哟。”

  只见他们前边横着禁止通行的牌子,再往前的路就全是泥泞与满地的建筑材料,怎么看也不是能过去的样子。这路本来就狭窄,现在头也被封死了,要调头拐出去肯定是天方夜谭。

  “上回不还好好的吗!”叶修感叹。

  “这周才开始整修,”韩文清道。

  叶修也没了办法,往车后头望了一眼,他们开进来的这条路还很有些长,“这怎么办?”

  韩文清表情看着挺正经,内心多半想笑,“看你车技了,慢慢倒出去吧。”

  叶修握着方向盘严肃:“不好意思,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后退。”

  “……”韩文清抱着双臂,“丢人。”他评价。

  叶修看指望不了他,自己换了倒挡,从挡风玻璃往后望。才试着往后倒了一点儿,就感觉车尾已经偏了方向,紧接着是声极轻微的沉闷的磕碰声。

  叶修:“……”对韩文清认真道:“老韩,你这车买得太大了,下回换个Smart吧。”

  韩文清拿看格林之森小怪的眼神看他。

  叶修也无法,还想再试,也怕技术不过关之下把真把他车给蹭了,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转向韩文清,诚恳地:“大大,新人求带啊!”

  韩文清抱着双臂看他,嗤笑了声,接着坐直身子:“交换。”

  叶修毕竟初学车,走在路上时而没把握,就和韩文清换个位置,请高手代劳。如今他俩挤在这断头的小巷子里,左右两面都是墙,怎么也不可能下车换位,想想也只能在车里爬了。

  好在韩文清这车空间够大,叶修掂量片刻,自己勉强也能挤到副驾驶去。他怕动作幅度太大碰到挂挡,先熄了火不让车溜动,才解了安全带,起身费力地往韩文清那边爬。

  不过车再大,叶修个子毕竟也不小,爬过去不是个简单的活儿。他一条腿先跨到副驾驶座去,手作重心撑在韩文清肩上。韩文清一手去扶他的腰,“慢点。”

  话音未落,叶修一个没踩稳,“哎哟!”一声就倒了下来。他忽然栽过来,韩文清赶忙去接,结果就是叶修张牙舞爪的姿势扒在他怀里,给韩文清抱了个满怀。

  “嘶……”叶修手臂撞上了车门哪儿,他龇着牙揉了揉,估计一会儿得起淤青。他趴在韩文清身上毫无形象地乱挪了两下,正准备赶他去驾驶座,倏然觉得身下有哪儿不太对劲。

  “……不是吧你老韩,”叶修沉默了两秒才开口,觉得韩文清实在深不可测,“在这儿?”

  韩文清面色一滞,清清嗓子,“易感期。” 
  叶修很新奇地左看看右看看他,韩文清给他盯得发毛,“怎么?”

  “看看你脸红了没,”叶修乐呵呵地道,摸一把他的脸,有种抓老虎尾巴的快感。

  韩文清眯眼盯他,凉凉地:“你看我脸红了没?”

  入冬的Q市天寒地冻,他们车里暖气打得倒是足,车窗上盖了一层厚厚的汽雾。叶修瞥了眼雾蒙蒙的窗,才转回头又打量他一眼,轻笑了一声,“还没,不过我努力一下呗。”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0519425

(打开后再点一下Proceed,才能看到文)

  两人互相叠着抱着坐在副驾上喘息,享受着过后的余韵。叶修死鱼一样趴在他怀里,连着打了几个哈欠,黏黏糊糊地道:“老韩,倒车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他俩裤子都还没拉起来,叶修就哪壶不开提哪壶,韩文清抱着他不想动,闭着眼道:“等等。”

  “外面又有车进来怎么办?”

  “你这会想起来了?”韩文清冷冷道。

  叶修打着哈欠笑了声,干脆不说话了。

  外边寒风呼啸,他们在这里头岁月静好。韩文清小憩了一会儿,想着自己也被叶修的懒劲给传染了,再发展下去得变晚期。正准备推开身上的死鱼,就听见哪儿来的叮咚一声响。

  叶修差点儿没睡着,闻声刷地睁了眼,还带点睡意朦胧的迷茫:“谁的啊?”

  “你的,”韩文清说,叶修记不住自己手机短信提示音也不是奇事了,不过既然韩文清认出不是自己的,那就是他的。

  “帮我看看。”叶修快在暖气里融化了。

  韩文清拿他没办法,一手搂着他去够驾驶座手边储物盒里的手机。叶修手机从来没密码,韩文清翻他手机比翻自己的还方便。

  “谁发的?”叶修靠在他肩上问他。

  韩文清举着手机看屏幕,“邱非。”

  “哦?”叶修声音颇有兴趣,头总算扬起来,伸手在空气里虚虚地抓了两把,示意要他的手机,“我看看?”

  -TBC-


评论(24)
热度(486)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