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04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04

  吴雪峰第一年给叶秋发过几次消息,没有一次有回音。后来他又做过几回梦,做梦时心惊肉跳,醒来后了无痕迹——再往后几年,他就很少想起他了。日子总之都是一样过。

  但叶秋……现在是叶修了。叶修的魅力始终是毋庸置疑的。以前他还是个小孩子,细胳膊细腿,眼睛清亮有神,七分朝气蓬勃的锐气,三分浑然天成的性感。现在他坐在吴雪峰的面前,这种性感已经喧宾夺主,成为必要或不必要,隐秘或昭然若揭的一部分。

  很难说清楚是爱,还是旧事重温带来的错觉——但当他面对叶修,心肺被擭住的感受总是无比真实,且独一无二。

  “……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儿,”对面人正讲到结尾,一个大喘气,抬头瞧吴雪峰,伸手在他眼前晃两下,“诶,醒着吗还?”

  吴雪峰猛地回神,不自在地调整姿势。叶修冲他眨了眨眼,他深吸口气,闭眼抹了把脸。

  “给我点时间缓缓,”他苦笑。

  “哦,”叶修就又靠回椅背上去了,还拿挟着烟的手指指面前的果盘,“吃点水果?”

  “不用了。”

  “吃点,”叶修挺坚持,“这可是我们老板娘亲自摆的盘。”

  吴雪峰在脑子里过了遍,方才确实有个扎着马尾辫的女人,一副忐忑又激动的模样过来围观了会儿,把他们塞进现在坐的网吧包厢里头,放下水果就赶忙出去了。他很快又分了神,心不在焉地拣了个草莓喂到嘴里,甜得他一激灵。

  “所以,”他慢慢地把嘴里东西咽下去,手指乱捏草莓柄,“你这七年都没有拿掉标记。”

  “一开始是嫌麻烦,”叶修说,“后来发现挺方便的,有标记了发情期挨过去就行,别的A都懒得理。”

  吴雪峰突然觉得草莓卡在嗓子里了。“你也没回过我消息。”

  “走都走了,何必呢。”

  “你要是当初就告诉我,我一定会留下,”吴雪峰说。

  “没必要,”叶修掏口袋,连着摸了两下才摸出个打火机,“现在想想,当初你要是不走,说不定就被人小张刷经验了。给别人做陪衬,你乐意吗?”

  吴雪峰张了张口,一时没说话。他多少年没看过荣耀,所谓“小张”是谁,他只依稀有点印象。

  “张新杰?”吴雪峰不确定地说了声。

  叶修点头。

  “照这么说,你也被刷经验了。”他盯着叶修咔嗒咔嗒地玩打火机,莫名地迫切希望他赶紧把这支烟点着了。

  “那是我必须得走这条路,”叶修指出,“你有你更好的选择。”

  吴雪峰望着他的手。叶修玩了几下,最终居然也没点上烟,就这么把打火机又塞回了兜里。

  “这你知道得比我清楚,”叶修笑了笑,“当初要是留下了,你肯定会后悔。是吧?”

  吴雪峰没做声。他闭上眼睛,低头揉了两下太阳穴。

  “我这几年谈过两个Beta,”吴雪峰忽然出声,他抬起头来,重新睁眼,注视着叶修,“现在是单身。你呢?”

  “我?”叶修扬了扬眉,“正在谈,一个Alpha.”

  吴雪峰手一抖,“谁?”

  叶修笑得挺狡猾,“你猜?”

  猜什……“我认识?”吴雪峰愕然。

  “老韩,”叶修也不再卖关子,两个字就出卖了情报。

  “老韩……”吴雪峰重复了一遍,紧接着惊愕道,“韩文清?”

  叶修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韩文……”吴雪峰又念了一遍,慢慢靠回椅背上,神色惊诧,好像仍不敢相信,“竟然是韩文清……”他又闭了闭眼,才抬首再看叶修,“我走后你们就在一起了?”

  “退役以后才在一起的,就前两个月的事。”

  吴雪峰面上的讶异仍没褪去,“这么晚?”

  “谁知道呢,可能因为我要退役了,他觉得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儿了吧。”叶修乐呵呵地说。

  吴雪峰支在座位上,捏了两下鼻骨,“他不介意你被标记了?”他苦涩地问。

  “老韩同志的心胸还是比较宽广的,”叶修正色道,“而且这标记我也正打算拿掉。”

  吴雪峰心一紧,一瞬间的空落和痛感,他几乎以为心脏掉到胃里去了,这句话对他造成的是生理上的不适,连大脑都还没反映过来的,“你准备把标记拿掉?”

  “该拿掉了,”叶修简单地说。

  该拿掉了——窒息感顷刻席卷了他,但吴雪峰必须承认,他内心知道这话没有一点问题;叶修当年就说过,能一起度过十年也不赖。这话是对吴雪峰说的,却不是说给吴雪峰听的——他当年讲的就是韩文清。

  和叶修一起的十年无论如何不是属于他的。

  见对方没再答话,叶修倒也不太在意的样子,站起身来。“好了,我看我们也差不多出去吧,”他轻快地说。

  他放松地站起身,懒散地活动了下腿脚,就要往门边走。一面嘴里还说着:“沐橙说不定还想和你聊几句……”

  叶修手还没碰上门把,手腕忽然被捉住了。他一惊,却来不及甩开,身后人倏然一个动作,身体逼近,就将他抵在门边墙上。吴雪峰比他高不了多少,但这么点高度也就够了;Alpha的气息扑面打下来,像一场狂风骤雨。

  他离得也太近了。叶修退无可退,贴着墙往后微不可查地躲了躲,气息有点不稳:“干什么呢突然?”

  吴雪峰紧箍着他的手腕,叶修力气却也不小,使劲往外挣了两下。吴雪峰没坚持再握,只让他的手脱出去。

  “小队长,”他低声说。

  他声音沉而烫,叶修一颤,手插进口袋里,没出声。

  “我再好好想想,”吴雪峰说,很含蓄似的,语调却意有所指,“你也再想想。别着急做决定,好吗?”

  “你想吧,”叶修这回反应倒很快,“我就不想了。”

  “再考虑一下,”吴雪峰把当年的语调拿出来哄他。

  “不了……”叶修话说到一半,吴雪峰的西装裤口袋嗡嗡地震,他赶紧一指,“你有电话。”

  吴雪峰无奈,却也没挪开身,抵着叶修掏口袋。是公司打来的电话,他看了一眼,还是接起来搁到耳边:“喂?”

  他靠得近,说话间温热的鼻息都打到叶修面前,目光仍注视着对方的双眼。叶修被他盯得不太自在,一边还听他对着听筒里:“嗯,好……我现在在H市……知道了,马上回来。”

  一通电话完了,吴雪峰按了锁屏键,叹了口气,又把手机塞回兜里。

  “要走了?”叶修笑。

  吴雪峰嗯了一声,伸手拨了两下他的刘海。叶修只盯着对面的墙。

  手接着便拿开了,吴雪峰往后退了两步,往门边走。叶修松了口气,等着他开门。

  吴雪峰忽然又转过身来。

  叶修站在原地,还不明所以。就见吴雪峰往他这边走了两步。一片阴影笼住了他,吴雪峰低头往他,叶修正摸不着头脑,问他:“又怎……”

  吴雪峰犹豫了两秒,依旧低下头来,在他额头上落下了极轻的一个吻。

 “哎!”

  叶修猝不及防,还是给他碰着了。

  “下回见,”吴雪峰说了声,走了出去。

  他甫一出去,压制着叶修的Alpha倏然抽离,叶修松了口气,然而太阳穴隐隐跳动,是吴雪峰待的时间太长,多少年没有与标记了自己Alpha独处一室的经历,这一段谈话带给他的影响超乎想象。再加之最后的一吻,他全然无法控制,叫人更头疼的,还是吴雪峰刚刚也多半感觉到了Omega信息素的波动——

  既然有兴欣其他人在,也不是非得他送客了。叶修心里合计,一手赶忙把门死死按上。吴雪峰看不见,他也没必要再装,腿一阵阵地发软,赶紧靠着墙,试图稳住自己。外头嘈杂,陈果的挽留与吴雪峰的推脱声顺着门缝往里钻。

  “……没事,我车就停在外面……”

  “那个停车场还要点路吧?要不我送你过去?”

  “没关系啦果果,”苏沐橙的声音,“我送雪峰哥过去吧……”

  后头的他也听不见了;叶修背贴着墙面慢慢滑坐下去,声音在远去,他也无暇顾及。

  刚才他忍得难受,面上硬是没表现,然而此时此刻,让他早忘却了的失控感再一次包裹了他。叶修这两年不用遮掩Omega身份,抑制剂用量只在平均水平,现在信息素喷涌而出,他才发觉就刚才这么一下,自己大概就被激得快发情了。

  七年的离别,叶修早淡忘了Alpha本来会对他会有什么影响,可直到方才吴雪峰把他逼到墙角,他未曾有过地无比清晰地意识到:吴雪峰是他自己的Alpha.

  叶修扶着墙勉强站起身,哆哆嗦嗦地走了两步,就僵硬在原地。两腿间夹不住的液体肯定不是错觉;血涌上脸颊,他呼吸急促起来。

  这房间里没有抑制剂,然而现在这幅样子,他也出不去。叶修想把额头抵在旁边的墙面上,想强迫自己冷静,动作却没控制,一头撞在墙壁上。他脑子里嗡嗡响,但也压不下去自己窜出来的画面,好像往水里压一个皮球,越往下按它就越往上冒;破碎的片段一时全涌上来,他无法抑制地发觉,自己脑子里出现的画面并不只有韩文清……

  “前辈!”

  门砰地被打开,紧接着又砰地一声给带上了。

  思绪猛地被打断,画面水冲过一样从眼前淡下去,溶在脑海深处。叶修深呼吸一口,如梦初醒地抬头看来人。

  钻进来的是乔一帆,他手里抱着个应急包,神情很焦急。叶修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乔一帆是能闻见他身上信息素的。

  他松了口气,差点没直接坐回地上,好在乔一帆眼疾手快,一把把他给接住了。身边人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坐下,Omega的气息叫人头脑清醒,叶修的心跳这才渐渐趋于平稳。

  乔一帆和他一起坐在地上,扶着叶修给他剥药倒水,看他拿着水杯把药全吞下去,信息素肆虐的气味渐淡。他这才大着胆子小声问:“前辈……你的Alpha……不是韩文清前辈吗?”

  对方把最后一片药吞下去,将喝了大半的水杯往他手里一塞,乔一帆赶紧接住。

  叶修喝完药,伸手又去翻应急包里的喷雾,一面抬头对他笑了笑,说:“现在还不是。”

  乔一帆神情震惊,叶修又在唇前竖了竖手指,轻声说:“嘘,别告诉别人。”


  “哈哈哈,受死吧!”叶修叼着烟冲电脑喊。

  “我操,你别这么奔放行不行,我这顶不住了!”魏琛拍着键盘吼。

  “阵鬼,炎阵跟上!”叶修赶紧指挥,“就现在,快放!”

  “小心!”魏琛提醒了句,屏幕里猛犸似的怪物三百六十度地在身周踩踏了一圈,重量蹬在地上咚咚作响,周围一圈小白全被震飞了,还有个中了冰冻效果,身上裹着个大雪球,走起路摇摇晃晃。叶修当然用不着他说,鼠标飞快地晃了几下,角色刁钻地往猛犸巨象踩踏点之间绕着跑,伤害和震动全都避过去的同时,居然还能见缝插针地攻击几下。

  魏琛看得叹为观止,到底技不如人,只好跑到远一点儿的地方放技能。他们能捡到这野图BOSS纯属运气使然,这天晚上本来没有打BOSS的计划,没成想在这极荒凉的地方给撞见了。好的是别的公会人也都不在,没人来捣乱,坏的是他们身边就这么点儿人手,增援要来还得一段时间,要推倒BOSS估计还得下好大一番力气。

  他们这头打得热火朝天,训练室门忽然给打开了。两人没空回头看是谁,只听见一阵叮叮咚咚的响声,和着包子提高的嗓门儿:“老大,你有电话!”

  叶修退役后来回到处跑,被家里人按着硬是配了个手机,平时到处乱丢,没人打电话都找不见。他噼里啪啦按键盘,头也不回地:“现在没空,帮我接一下!”

  就听见包子接了电话,对着听筒道:“喂,我们老大打BOSS呢,没空!”

  叶修在座位上一个趔趄,“包子,谁打的电话?”

  “我看看……”包子把手机拿远了,看了看联系人,“韩文清!”

  “卧槽,快挂快挂!”叶修差点儿没从椅子上蹦起来,大声叫道。

  “哦哦!”包子赶快把电话按了。

  “完了,”叶修转头对魏琛,“霸图的估计知道了,我们得加紧了。”

  “你他妈是霸图派来的卧底吧!”魏琛痛心疾首,又扯着嗓子对麦克风,“快快快,加快动作,霸气雄图的说不定要来了!”

  “……”对面是嘟嘟的忙音,韩文清把手机拉远,眉头紧锁地瞪手机。他忙了一天,好容易给叶修打个电话,就听见个“快挂快挂”。

  他当机立断,打开通讯录又点了个电话。

  “喂喂,韩队啊,有什么事吗!”那头很快接起来。

  “蒋游,”算是问声好,就开门见山,“现在有野图BOSS刷新。”打一般BOSS叶修也不至于那样。

  “真的?我这边没消息啊!”对面吓了一跳,又小心地,“什么BOSS,韩队您要专门知会……”

  “兴欣正在打,”韩文清说。

  “哦哦,”蒋游嘴上答着,依旧不明所以,兴欣抢BOSS就得队长专门通知了?

  却也没敢再问,赶紧对着听筒,“我现在就让公会搜索!”

  “嗯,”韩文清说了声,就将电话挂了。

  他看了眼时间,将近零点。为了保持状态,这半年他作息都很规律,不过既然刚才他打了这电话,叶修多半还会再打回来。韩文清把手机放到一边,站起身去洗漱。

  果然他刚洗漱完出来,还没来得及抖被子,手机就开始响。韩文清几步走过去,把手机接起来。

  “喂,老韩啊,”叶修的声音听着懒洋洋的。

  “这会空了?”韩文清说。

  “空了,”叶修说,“别闹别扭啊,哥刚才这不打BOSS呢吗。”

  “……”他说谁闹别扭?“BOSS打完了?”

  “打完了,”叶修语调挺得意,“霸气雄图来的时候就剩尸体了,实力心疼。”

  被实力心疼的韩文清觉得真该把他们每天电话录下来,在霸图训练室滚动播放,大家伙一块儿糟心。“下回就是霸气雄图的,”他语气很笃定。

  “呵呵,”叶修在那头笑了声,没答话,“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打?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准备电话了呢。”

  “战队复盘时间长了点,”韩文清简短道。

  “喔,”叶修,“辛苦辛苦。”

  “你今天呢?”

  韩文清照例问一句,等着叶修照例地答。他只要人在兴欣,每天不外乎就是打打游戏,不会有什么特别的。

  对面却沉默了两秒。

  “嗯……”那头声音有些含糊,“还不就是打游戏呗。”

  韩文清皱了皱眉,叶修却也没继续了。

  “你周末什么时候来?”他换了个话题。

  “周六应该能办完事儿吧,”顿了顿,像在计算时间,“下午或者晚上来。”

  “嗯,到时候我去接你。”

  “行,”叶修在那头笑,“你是不是还要教我学车来着?”

  “好,”韩文清应了声。叶修退役后就被家里人逼着学车,他百般不情愿,却也不得不从,虽然整半年了也没什么进展。

  他们又随口聊了几句,互道晚安,也就挂了电话。两人隔得远,每天一个电话无非为了听听声音,倒也不一定真要聊什么。

  韩文清按了电话,把手机搁在床头。夜色已深,向城市投下巨大的阴影,一轮月亮挂在云上。他往外头看了一眼,就拉了窗帘。

  房间里暖气裹得人昏昏欲睡,韩文清躺下拉了被子,盖在身上。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新的比赛,新的训练。

  离目标还远。他在被子里捏了两下拳头,闭上眼睛。

  -TBC-

评论(47)
热度(595)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