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03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0330434

(点开后再点Proceed,才能看到文)


  这晚剩下的时间并不多了,叶秋清楚地知道。他在吴雪峰身边坐了将近二十分钟,强迫自己保持深呼吸,才让身体颤抖得不那么厉害,止住了泪水,也勉强能够站起身。他挪到床尾,把刚才丢下去的衣服全捡起来,随手往脑袋上乱七八糟地套。他身体还有些湿黏,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吴雪峰的房间他很熟悉,却不知道应急药柜在哪里。Alpha的房间里一般应该都会备着这东西,叶秋软着腿地在房间里上下翻找了好一会儿,才在衣柜右下的小抽屉里找到堆放着的药品。他从里边翻拣出抑制Alpha信息素的针筒,然后把灯打开。

  他们这样已经算是完全标记,但AO标记通常会还会进行几天;除却第一次,之后的数天几乎都是为了让Omega受孕。为了终结这一过程,他只能下猛药。叶秋终于不再哆嗦得太厉害,手则是最先安稳下来的部位。他给自己打过几次针,给Alpha注射也是一样的步骤。

  他拆开无菌包装,按部就班地给吴雪峰消毒打针。针管穿刺皮肤,药液推射进静脉,吴雪峰在梦里皱眉哼了一声。抽屉里还有几包抑制药片,叶秋按着最大剂量拿剩下的水给吴雪峰全喂了下去,又把窗户大开,将仅有的两罐喷剂全喷完了,感觉房里信息素气味慢慢散去,才稍稍松了口气。

  喷剂把他自己的信息素气味也掩盖了点儿,但还远远不够。叶秋把房间简单收拾完,站在房门前深呼吸一口,准备好了才猛地拉开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自己房间。

  好在晚上走廊上没人,队里其他人都是Beta,大约也不至于发觉。叶秋跌跌撞撞地冲进房门,把自己的Omega抑制剂也全翻出来,该打针打针,该吃药吃药。Omega被标记后受孕几率很大,他平时身边没备紧急避孕药,还得明天一早去买。

  刚经过标记,他身体依旧渴望着Alpha的抚触,抑制剂猛一起效,把信息素和欲望都生生压下去。叶秋只觉得头晕又想吐,难受得一时俯下了身,蜷曲着颤抖的身体蹲在桌子旁。

  桌子底下就是账号卡读卡器,突兀地映入他的眼帘。卡槽里没有卡,叶秋盯着空荡荡的读卡器发怔了一会儿,才终于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他才二十岁,已经被人标记了,而这个人天一亮就要离开他。

  那天清晨的记忆至今都是清晰的;他从来没见过那么耀眼的太阳。


  叶秋的门一向懒得上锁,第二天是被吴雪峰给撞开的。他头发乱糟糟,身上胡乱套着两件衣物,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结果就看见叶秋跟平常一样穿着嘉世的成套队服,盘着双腿坐没坐相地在电脑前打游戏,嘴里还叼根烟。

  吴雪峰看他神情模样,反而真怀疑前一天晚上自己是做了个梦,全是他太想了,凭空捏造出来的。反正这样的梦也不是他第一回做——但是一早醒来湿透的床单,扔了一房间的衣服,垃圾桶里整筐的抑制剂包装袋子,都真得不能再真了。

  “……昨晚是你?”吴雪峰望他半晌,最后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叶秋啪啪啪地敲键盘,技能一个接一个往外丢。这局大概解决了,他把耳机扯下来搁到脖颈上,扭头冲吴雪峰笑了笑,“你还想是谁?”

  他笑得很好看,倒又有点儿没心没肺的感觉出来了。吴雪峰怔了半晌,他来之前还酝酿了会儿该怎么说话,这会的叶秋却又太熟悉,反而显得他之前很束手束脚似的。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走过去就要夺他手上的烟,“别在房间里抽,啊。”

  他手差点儿就要碰上夹着烟的手指,叶秋手一抖,自己把烟掐了。“好了好了,我不抽了,”他赶紧说,好像网吧里被逮到没到年龄就来打游戏的小孩儿,声音里有点讨好。

  吴雪峰扑了个空,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模样,忽然没由来地突然觉得自己犯了个大错。

  他走过去,挤着坐在叶秋座位剩的唯一一点空隙里,接着猛地一把把叶秋提了起来。叶秋叫了声:“喂!”但吴雪峰已经把他整个人都拥抱到了自己怀里。

  他从后搂着他,把脸埋到他乱支棱的头发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才感觉到叶秋的身体有极轻微的颤抖。

  “你对我……你以前怎么不说?”吴雪峰低声说。

  “你以前不也没说?”叶秋说。

  吴雪峰埋在叶秋发间,看不到叶秋的神情,只闻到沐浴露里夹杂一股浓重的烟味,也不知道他一晚上抽了多少。“队长……”他轻轻地说。

  叶秋握着吴雪峰放在他腰上的那只手,紧一下松一下地捏,好像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终于开了口,声音又很低,还是那句,“你真不再……真不再留下看看?”

  吴雪峰抓着他的手,一个关节一个关节地揉捏他手指,然后扣握回去。他有太多话想说,说开了怕他难受,不说又没法把他拒绝。“我真想一直做你的配角,”他说着,声线也有点哑,却也很坚定,“但我可不想做别人的配角。”

  叶秋一时没说话,望着面前的电脑。他开了个流氓小号,装束看着就很欠揍,此时站在旷野里,被一个路过的战法看不顺眼,一棍子给捅地上了。

  “行了,”叶秋转过身,笑着伸手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你这什么表情,跟哥欺负你了似的。”

  吴雪峰勉强笑了一声,“是我欺负你,”他说,抬手抚摸他的眉眼,“对不……”

  “这都哪跟哪,”叶秋打断他,一面扬眉,“我一个Beta,你还想来负不负责那套呢?”

  “……”吴雪峰哑口无言。

  ——是这样么?叶秋说得——也有道理。前一晚的记忆浆糊一样,像有不对的地方,虽然越回想越想不起;可叶秋实际上也确实踩中了他的心事。他总觉得自己亏欠他什么,或者因为叶秋年龄太小,或者因为他自己是Alpha. 但其实……其实这些都是无稽的。事情总归已经发生,他们总归要分离。

  何况前方有更远、更好、更光明的路等着他。

  “以后保持联系,”他重新紧紧抱住叶秋,深吸一口气,埋在他耳边。

  叶秋沉默了半秒,好像想说点什么。最后他只是捏了捏吴雪峰的手。

  “再说吧,我今天先送你到机场。”叶秋说。

  -TBC-

评论(41)
热度(613)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