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02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


02

  训练室空调坏了,修空调的师傅说下午才来,队员们坐在电脑前打着哆嗦跺着脚,好容易挨过去了一上午。总算到了午休时间,几个人椅子一推全跑了,一个队员扒在门口,笑嘻嘻地往里头喊:“队长,你真不回寝室呀?这里太冷了!”

  “你们去吧,我不回了,”邱非说。

  “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队长可是天天早上起来跑步的人,身体好着呢!”

  “你得意个毛,是队长跑又不是你跑!”他冲外头喊了句,又回过头来,“那队长,下午见啊!”

  邱非点了点头,门口的小队员搓着手一溜烟跑走了。

  他们队里一帮宅男,裹着羽绒服都直打抖,邱非自己倒是觉得刚入冬也没那样冷,套一件厚点儿的外套就足够。训练室一时没了人,他站起来,顺手把几张电脑椅推进桌前摆端正,才去翻放着账号卡的抽屉。

  新嘉世底子还不够足,从账号卡都能看出端倪。抽屉里卡一手就能抓起来,邱非没费多少力气,很快找出自己平时惯常用的一张战法小号,拎着卡回到自己那台电脑前。他把战斗格式从读卡器里退出来,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才又把小号卡重新往里塞进去。

  登进荣耀,界面里加载出他的战法,身上穿着可怜的几件紫装,武器倒是橙的,爆出来还是上回运气好。不过拿来玩网游的小号,邱非也没指望太多,先四下打量了会儿周围场景。

  左右两面都是白得斑驳的墙,把他的角色挤在中间,前边是狭长的窄路,勉强望得到头,是蓝色的天,耳机里是波潮涨涌的海声。他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今年世邀赛间荣耀推出的新地图区域内,这一块名叫听潮镇,除了风景漂亮,地形复杂,再特别的也只有镇上的一处副本入口,跟算是这儿地标性建筑的灯塔。

  镇里这样逼仄的小巷子不少,邱非操纵着战斗法师打算先走出去再说。左右都没法动,他只能往前,朝着阳光照射进来的亮敞地方去。

  还没走两步,就听见凌乱的脚步声,耳机里步履声响越来越近,下一秒便看见一个剑客嗖地拐进了巷子里,直朝着自己冲过来。

  他们两人隔了还有一段距离,巷子狭窄,只能容一个人过,不过迎面相逢的两人互相让让,侧着身子也能过去。邱非还没来得及动作,接着就又见到一个骑士紧追其后,也拐了进来。

  这样的追杀场面任何一个玩家都早见怪不怪,邱非也不打扰,准备先侧了身子再说。他刚按了键,就听见后头那骑士的声音从麦克风里远远地传进来:“前面那位兄弟,能不能帮忙拦一下!”

  这声音好像一道雷落在他头顶上,邱非一下觉得四肢百骸都发麻。他手却动得比脑子快,飞快地敲了几下键盘,鼠标连点,立时就是几个技能放出去。他本来以为这剑客身份也不一般,打了几下却发现似乎顶多算个普通网游高手,皮软得很,邱非还没使什么力气,这人自己已经手忙脚乱,找不着北了。

  “谢了啊,哥们儿!”骑士总算也赶了过来,利落地动作了几下,剑客应声倒地。他身上爆了个什么饰品出来,邱非还没看清,骑士蹲下就捡,飞快地往怀里一塞。

  眼看着骑士转身要走,邱非赶紧喊了声:“前辈!”

  骑士一顿,原地转了个180度的弯,耳机里的声音听着有点儿讶然:“邱非?”紧接着跨过地上剑客还留在原地的尸体,走近了两步,含着点笑说:“很巧嘛!”

  怎么不巧呢?原来嘉世跟兴欣面对面,他们就隔一条马路,天天出门买早点,也没和他来个偶然的再遇。倒是眼下,偌大的荣耀地图,他偏偏就在条窄得挤人的小巷子里撞上了叶修。

  “前辈怎么在这?”邱非问了句,操纵着的战法的手还动了动,指地上那具尸体。

  “这人爆了我们这儿保洁小妹一条手链,我帮她爆回来,”叶修说得特别自然,“杀了三回了,都不是手链,这下总算爆出来了。”

  “……”邱非想,他还是老样子。就听见叶修问:“你怎么在这儿?你们战队最近还忙吗?”

  “还好,”邱非想了想,只简单地说。

  “呵呵,骗人的吧?”叶修在那头笑着问了句。

  邱非没回答,反问他:“你最近忙吗?”

  “可忙了,”叶修正儿八经地说,“不瞒你说,兴欣有两百多亿个这样的保洁小妹……”

  ……多老的梗了,他还玩得挺乐呵。邱非无语了两秒,换了个说法问:“前辈最近在做什么?”

  “给联盟干活儿啊,”叶修总算端正了点语气,笑道,“不过离明年世邀赛还远,我挺闲的,偶尔给别的战队做做特训。”

  这邱非也在选手群听说过,叶修愿意做短时间特别指导的消息一放出来,各个战队都打起了算盘,有几家小战队当场便黏了上去。几个豪门表面上暂时没动静,私下里是不是找过叶修,却谁也不好说。

  “怎么样,你们新嘉世要不要特训呀?”叶修转进如风,居然还一本正经地问起他来了。

  “不用,”邱非条件反射地答道,下一秒才想起来叶修问的是战队,而不是他自己。他顿了顿,又说:“夏老板肯定不会同意的。”

  “也是,”叶修听起来挺遗憾。

  “你给什么战队都做特训吗?”邱非也有点好奇。

  “那也不是,”叶修严肃道,“就说霸图吧,老韩跪在地上求我,我都不给他们特训。”

  “滚蛋吧你,吃里扒外的东西,韩文清都不知道听了多少咱们大兴欣的机密去了吧!”他那边忽然替上粗糙的一声,像谁突然靠近了叶修的麦克风。

  “魏琛!!”耳机里依稀有陈果的吼声。

  “冤枉啊,我现在就给你们打打下手,我知道什么机密了我?”叶修在那头喊。

  邱非咳了一声,“前辈。”

  “哦哦,邱非啊,”叶修很快荡回来,“不好意思啊,老魏那货太没下限,让你见笑了。”

  “去你妈的!”

  “那前辈先忙,我也先走了,”邱非说。

  “嗯,好,”叶修笑,“加油,我拭目以待啊。”

  邱非怔了怔,骑士朝他挥了挥手,已经转身走远了。

  他一时没动,依旧能听见耳机里隐约的声音:“烟没了,下去买包吧?”

  声音消散了,叶修的角色渐渐消失在地平线远方。他呼出一口气,捏了两下鼠标。

  邱非其实没有要去的地方。但叶修的出现让他忽然觉得仿佛眼睛睁开了,四肢舒展开了,心敞开了。

  他朝海边走,浪打海堤的声音离他渐近。沿着堤坝走就能见到镇上的地标灯塔,门进去只能到里面的观景台,从外面却可以上到顶。外墙当然不好爬,但邱非爬过很多次。他轻车熟路地边爬边用技能把自己送上去,灯塔底下人不多,还是依稀有几声惊叹飘上来。

  邱非试着下去海里游过几次,每次都被浪拍回来,地图毕竟是有边的。但从这最高点望过去,远处又影影绰绰地有陆地的轮廓,网上流传是明年夏天会开放,据说跟着一起的还有提到80级的等级上限。

  他跟叶修说不忙,当然不是真话。有夏仲天资金支持,新嘉世的物力依旧不够,打BOSS,收材料,做装备,每一样都要技术,要经验,要时间。战队的成绩还摆不上台面,队员磨合也还差得远。每一样都不是轻松的,每一样都得邱非扛。

  叶修其实什么也没说,但他的出现就已经是莫大的意义。邱非想做他做过的事,想走他走过的路。他坐在电脑前,看角色站在灯塔上,感到血液沸腾。他看见海,看见前途光明,天地广阔。


  “那我祝老吴前途光明,一帆风顺,事业有成!”

  陶轩再敬吴雪峰一杯,玻璃凑到一起,叮的一声。吴雪峰头沉甸甸地枕在叶秋肩膀上,手里摇着杯子,几个冰块在里头敲得叮叮咚咚响:“好!再来!”

  旁边有人笑:“吴副这是真醉了,不行啊!”

  叶秋坐在一边抿橙汁,脸颊泛着红晕。他拍了两下肩上人的脑袋,吴雪峰回过头来,朝他咧嘴一笑。周围坐着的几个队员顿时笑喷了,“这还是吴副吗,笑得也太傻了吧!”

  叶秋把手里的橙汁杯子放下,顺手把吴雪峰手里攥着的杯子也扒拉出来,轻轻地搁在桌上。

  “我也差不多了,要不我送雪峰回去吧。”

  有人起哄:“队长也不行啊,喝的全是橙汁吧!”

  叶秋也笑:“我这兑了半瓶啤的呢!”

  “这可是给吴副的饯别宴,主角怎么能走!留下留下!”

  “行了行了,别误了明天的飞机,”陶轩挥了两下手,起身歪歪扭扭地和吴雪峰最后拥抱,用力在他背上拍了两下,才放开来。又对着叶秋,“你送他回去吧。”

  叶秋自己喝酒一向不在行,其他队员却还意犹未尽,和吴雪峰一一道别完了,只意思意思再拦了两下,就都坐回去,又吵吵嚷嚷地喝起来。

  “队长那小身板能行吗,要不还是我来送呗!”有队员笑。

  叶秋扬了扬眉毛,一手托着吴雪峰的手臂站起来。吴雪峰醉得眼睛都闭上了,倒还能站起来走两步。

  “队长辛苦啊!”他们走得远了,还有几个人在后头笑。

  他们就在嘉世里头摆的饯别宴,吴雪峰勉强能走几步,叶秋费了好大力气把他塞进电梯里,腾不出手按电梯,在里头捣腾了好一会儿,才成功到了宿舍层。

  “雪峰,你明天几点走?”叶秋架着吴雪峰往走廊底走,吴雪峰毕竟是Alpha,房间和他们这些Beta全隔开,故意安排在最里头。

  吴雪峰半个身子压在叶秋身上,没听清他说什么,含含糊糊地嘟囔了几个字。叶秋莫名地想到前两天打的一个BOSS,叫大青熊,叫起来也就是这么含混。他忍不住乐出声,又把吴雪峰拽紧了点儿。

  他本来也没指望吴雪峰真能答出什么,继续把他往里拖。走廊不长,叶秋好歹也是将近一米八的个子,硬生生把他搬过去,就当自己在拖一台电脑主机。但电脑主机不会有信息素,吴雪峰喝醉了酒,信息素兜不住,盈盈绕绕地洒在他们周围,叫叶秋有点儿喘不上气。

  吴雪峰房间门锁了,叶秋手滑到他队服口袋,先被什么硌了一下手。他把那玩意儿拽出来,才发现是个一叶之秋的小玩偶,上头连着串钥匙。

  门开了,房间里像拦着层黑纱,月光都透不怎么进来。叶秋把他扔床上,吴雪峰倒头就栽下去,再一看,就已经睡死了。

  叶秋有点儿好笑,趴在床边盯他。吴雪峰睡相平和,这么一看,无非也就是个年轻小伙的样子。

  但他也到了该退役的时候了。

  队里其他人听见这消息,自然也都伤怀,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打多久,又或还能否在这正扶摇直上的电竞产业里分上一杯羹。叶秋不担心这个,他能打就会打下去,打不了了再说。对他而言,吴雪峰要退役这事,只关系着吴雪峰。

  吴雪峰鼻梁很挺,叶秋上手沿着他鼻骨摸了两下。他眉头随着叶秋的动作动了动,叶秋的心也跟着一动。他用食指刮他的鼻骨,轻声说:“你真不再留下看看?”

  吴雪峰吐息很安静。他早睡沉了。

  叶秋长舒一口气。他站起身,揉了揉头发。

  就一晚上,留个念想。

  他在自己口袋里掏了两下,摸出个小包装的药盒。叶秋喝了啤酒,脑子里发着昏,手却还很稳,精准地按开了盒子,从里头抽出只嵌着一粒药的药板来。

  吴雪峰床头摆着水杯水壶,叶秋平时在他房间打游戏打惯了,动他的东西也轻车熟路。水壶里还剩点儿水,叶秋倒了半杯出来,把药片塞到嘴里,仰头用水灌下去。

  他看了眼床头时钟上的时间,深夜一点。叶秋平时为了符合身份证上的Beta一栏,用抑制剂用得很猛,药起效估计会比寻常人更慢一些。这倒也好,到时候吴雪峰的酒说不定也能醒一些。

  叶秋爬上床,费力地把吴雪峰的外套和外裤都扒下来。对方睡得很沉,由着他摆弄。叶秋扒拉完他的外衣,扔到房间一角,又把自己的也全脱下来,和吴雪峰的那堆丢到一起。接着他抖了抖被子,把吴雪峰身体盖住,自己也跟着一起钻了进去。

  夏天的嘉世冷气打得很足,叶秋喝了酒本来觉得热,一会儿又感到发冷,缩在被子里,把自己身子往吴雪峰怀里拱。吴雪峰没有回应他,他就自己伸出光溜溜的腿,把吴雪峰的一条腿夹在自己两腿间,手臂紧紧地缠住他的身体,像一条藤蔓攀着他往上生长。

  然后他将头埋在吴雪峰的颈窝里,静静地等待抑制剂的消散。

  -TBC-

评论(37)
热度(633)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