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不过线 01

*韩叶,吴叶,邱叶

*ABO,私设多。无生子情节,但有言语提及

*非常狗血,请不要以太严密的逻辑或较高的道德标准要求……


01

  叶修从浴室里走出来,看见韩文清正半躺半靠在床头,手里握着台平板电脑,床边台灯与手里电脑的光一同照出他的神情,以寻常人标准看很严肃。

  韩文清捧着平板电脑看文件,手与身子间还留了点空隙。叶修刚洗好澡,擦得不很干,身上拢着点热乎乎的湿气,看准了就朝空隙里钻进去,往他怀里一趴:“重不?”

  他自己钻进来,韩文清乐得有个架子,把平板电脑往叶修背上一搁,嗤笑了声:“你以为你有多重?”

  叶修把最后一点水汽全左蹭蹭右蹭蹭在他衣服上:“老韩同志,有点情趣行不行?”

  韩文清懒得理他,继续绷着脸盯屏幕。

  他手里的文件算起来都是霸图机密,韩文清自己不遮掩,叶修也自觉地不看。他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侧枕在韩文清胸口,又说:“我下周去B市,周末可以顺道去你们那儿一趟。”

  “好,”韩文清面不改色,手却终于离了屏幕,在叶修脑袋上揉了两把。

  他们离得远,见得却不算太少。韩文清踩着叶修退役的点告的白,除却世邀赛间实在没有办法,之后月月都能见上两三回。叶修主要给联盟工作,偶尔被其他战队聘去做做特殊指导,空闲时则驻扎在兴欣。韩文清每回来H市,总会抽时间看看他,叶修去了B市,也多半会再往Q市跑一趟。

  “上回小张给的那个啤酒酥,沐橙挺喜欢,要我再给她带点。”

  “我回去问问他在哪买的。”韩文清的声音从他头顶上飘下来。

  “还有件事。”叶修继续。

  韩文清嗯了声,伸手又点了一下屏幕。叶修知道他这是在等着自己发话。

  “我想了想吧,”叶修说,“我这标记,也是当年不懂事……”

  他才提到标记,就感到底下的身体绷紧起来;可韩文清仍维持着看文件的姿势没动。

  叶修顿了顿,清了两下嗓子,才继续:“之前没拿掉是图省事,但哥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他用半开玩笑的语气道,一面伸手捏了两下韩文清的手臂,“所以这标记还是得尽快拿掉。我准备这段时间抽空就把手术做了,跟你说一声。”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咔嗒一声,是韩文清关了平板电脑的屏幕。

  叶修还趴在他身上等下文,半晌没等来回音,他费力地撑起身子,抬头看韩文清的表情。

  “……”

  就算以韩文清的水准,眼下他的凶悍程度也大大突破了以往的级别,叫叶修都发怵了一秒。他伸手扒韩文清眉毛,“哟,至于这么感动么?”又乐呵呵地,“来,笑一个?”

  韩文清却依旧神情不动,卡屏了一样。两人一时沉默下来,只剩下宾馆房间里空调热风微弱地嗡嗡作响。叶修跟他大眼瞪小眼,互瞪了半天,正准备缓和缓和气氛,开口才说:“我……”

  下一秒天旋地转,叶修整个人被猛地一把翻了下去,席梦思又高又厚,他陷在床里头晃了几晃,稳下来才发觉两人的位置已经掉了个个儿,自己背贴着床,韩文清则压在他身上,紧紧攥着他的手臂。身上人下一个动作仿佛就要扑上来,老虎似的,叶修赶紧抵着他胸口打岔:“诶,诶,电脑别压坏了!”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98101/chapters/20170096

(点开后请再点一下Proceed,才能看到文)


  一寸灰利索地一个跳跃落在终点,屏幕上测定结果啪地弹出,数据很漂亮。乔一帆舒了口气,松开鼠标,靠在椅背上,习惯性地抖抖手腕,又按手操的动作捏了两下骨节。

  他正准备伸手点开下一轮练习,就听见门板上响了两下。兴欣自己人不是这个作风,没人进来还会带敲门的。乔一帆摸不着头脑地摘了耳机,正好听见包子在他旁边叫:“哎哟,谁上线了?”

  “不是QQ吧,是有人敲训练室门,”乔一帆汗了一下,起身走到虚掩的门边,半开了条缝。

  露出的却是阿宁的脸,见乔一帆开门,弱弱地说:“这人说他找叶哥……”

  “找老叶的人多啦,你太没有防范意识了,阿宁!”方锐就坐门口,从里头探着个身子往外喊。

  乔一帆把门开大了点,这才见到阿宁身旁站着的人。来人看着个头挺高,五官很端正,穿着整齐,约莫三十来岁的样子。乔一帆自己是Omega,轻易闻出他身上散着的Alpha气息——与大多数Alpha一样,这人也用抑制剂礼貌地掩去了自己身上大部分的信息素,却还是留了分辨的余地,清淡却清晰。

  兴欣战队里没有Alpha,乔一帆习惯了平时的环境,乍一正面迎上个Alpha,免不了觉得压抑,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这人其实有点儿面善,连带着信息素都莫名地叫他感到熟稔,乔一帆却想不起在哪见过,小心翼翼地开口:“您是……”

  “乔一帆?”他还没说完,对方倒先抢了一句。

  自从今年夏天兴欣夺冠,他们冠军队成员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乔一帆的照片贴得全网都是,有人能报出他名字也算不了什么奇事。他只稍愣了愣,点头答:“我是乔一帆,”又问了一遍:“您是……哪位?”

  来人却没立即答他,目光越过他头顶,似乎在训练室里四下搜寻。过了两秒才忽然反应过来乔一帆正问他问题,忙笑着答:“我是吴雪峰。”

  “吴……啊!”乔一帆在心里念了两遍,立刻想起来自己是在历届冠军队里见过他的资料,一个没忍住,不小心喊出了声。他脸有点红,正要捂嘴,就听背后方锐爆发出一声:“我去,气冲云水!”

  论气功师玩家,方锐记得比他们这儿谁都牢,整个人跟着椅子一起行云流水滑过来,站起身就想凑上来握手,“真是吴雪峰前辈?”

  吴雪峰才想答,里头的包子也冲出来凑热闹,嘴里喊:“谁?谁?”

  “看看,老叶最早的搭档!我们气功师!”方锐这就“我们”上了,他也是个早早就开始看荣耀的,充着老人样,已经摇头晃脑地啧啧起来。

  门口乱得跟刚开服的新区似的,吴雪峰也无奈,又往里探了探头。这回依旧没他想见的人,他面色多少有些失望,却隐约见到训练室角落里一道身影站起来,向光亮的门口走来。

  “雪峰哥?”

  战队训练最怕电脑反光,他们的窗帘从来都是拉着的,角落里黑乎乎的一片,走进去就像给吞了。这人从黑暗里走出来,走近了,吴雪峰才渐渐看清她影影绰绰的轮廓,头发松散地绑着,半搭在肩上。

  吴雪峰怔了怔,挥手笑:“沐橙。”

  几人都自动给苏沐橙让了位置,让她走到最前面来。她反应却并不全然像吴雪峰想象的那样,脸上虽然多半是惊喜,却又分明缀着犹豫,盯着吴雪峰,还是微笑道:“雪峰哥……你怎么回来啦?”

  “碰上了公司外派的机会,就回来了,”吴雪峰也笑,“我现在在S市,反正离这边也近,就想过来看看。”

  “你回来看他呀?”苏沐橙问。

  “……”吴雪峰一时语塞,还是点了点头,“是啊,也该见见了。”

  苏沐橙眼神有点儿复杂,仍轻巧地说:“他应该是下去买烟啦,你再等等,应该就……”

  “啊,回来了!”方锐忽然指着远处喊。

  所有人目光顿时特别整齐划一地投向楼梯口,乔一帆也顺势朝那头望去。

  叶修刚爬上楼梯,正和一同上来的魏琛互打嘴炮。他步履和身形和多年前没太大分别,肩膀放松地垂着,步子全粘在一起,懒懒散散、慢慢悠悠地踱过来,一手插着口袋,怀里还夹着包烟。

  苏沐橙抿起嘴唇。

  他们这头一时没人出声,叶修倒是和魏琛才对喷到一半,自己发觉了什么似的,走得临近了,突然在原地停下步子。

  “干啥啊,磨磨蹭蹭的!”魏琛跟在他后头一步,差点没撞上,喊了一句,跟着抬起头来,才望向这头,就惊地一声,“我去!”

  叶修抬起头,慢慢地望向站在训练室门口的吴雪峰。

  有那么一瞬间,乔一帆怀疑自己看错了,叶修的脸上几乎闪现出震惊与动容的神色;但只过一秒,他的表情便恢复如常,刚才的一瞬仿佛只是眼花。

  “哟,好久不见啊,”他抬手招呼了下,看着很是自如,还能开个玩笑,“我刚就在说呢,怎么闻着这么像老熟人。”

  吴雪峰没答话。

  乔一帆疑惑地将目光挪回吴雪峰身上,却惊讶地发现他的嘴唇在微微颤抖。战队里其他人全是对信息素不甚敏感的Beta,只有乔一帆发觉吴雪峰身上的Alpha信息素倏然不稳,像一个浪头猛然打上来,波动得厉害。乔一帆抑制剂一向服得勤,还算有点儿抵抗力,也免不了一阵眩晕,赶紧又后退了两步,捂住口鼻。

  “你……怎么……”吴雪峰半晌才终于吐出几个字来,听上去几乎像是窒息。

  像有闪电劈过脑海,乔一帆忽然地醒悟过来,方才到底是什么让他觉得不对劲了。

  叶修跟韩文清在一起的消息算不得什么秘密,大众虽然还不知晓,这几个月来选手群却早翻来覆去地讨论烂了。乔一帆一直闻得出叶修是被标记的Omega,也就默认了他和韩文清早进行过标记,只是今年退役了才公布而已。

  然而此刻,乔一帆却恍然发觉,叶修身上被标记的气息,分明是吴雪峰的。

  -TBC-

之前不放这篇出来是因为觉得如果一旦放了,就要接下去写了(。三次元事情也比较多,又觉得不在写文状态,所以才一直没放……

不过想来想去还是慢慢放出来吧,也当做给自己的鞭策,争取放到最后的时候可以重新恢复更新的节奏_(:з」∠)_

评论(87)
热度(1244)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