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喝一杯

*当初是给 @悠悠堇 的生日贺文,今天是奉旨发文了!


  楚云秀拣出一张叠得歪歪扭扭的纸片,摊开看了眼,宣布道:“接下来被转到的人,要说一个自己的恋爱经历!”

  “没有恋爱经历怎么办?”李轩愁眉苦脸。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呀!”方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也不知道在积极个什么,“你中学没暗恋过别人吗?”

  “暗恋算什么恋啊!”

  “好了好了,暗恋也可以讲,免得没东西讲。”楚云秀一锤定音。

  “我有异议!”黄少天作柯南状,奋力一指地上横摆的酒瓶子,“从刚才开始我就在怀疑了,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瓶子特别容易转到我?我觉得这个瓶子的形状就很有问题,很容易转到相同的地方,而且里面还有酒没喝完,这算不算黑箱操作,我强烈要求——”

  “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吧!”张新杰冷静道。

  “我靠!”黄少天震惊了,“张新杰,我和你没仇吧,为什么——”

  “话说,老叶怎么还没回来,到底干嘛去了?”张佳乐面不改色地打断了他,问道。

  黄少天当即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也不知道揿到了他哪个按钮。苏沐橙道:“他刚才跑出去了,说接人……”

  “这么晚了,接什么人?”肖时钦好奇道,“难道他在苏黎世还有朋友?”

  “不会吧,也没听过呀……”

  “行了,别管他了,我们先开始吧!”楚云秀挥了挥手,豪气万丈道,“那我先来了啊!”

  她挽一挽袖子,底下头去,握住瓶身子,很有技巧地一转。酒瓶轱辘地转起来,花人眼,黄少天刚重新开口:“不会又是我吧……”就见瓶子转速一慢,晃晃悠悠地停下来,瓶口正巧对准了黄少天。

  “靠,还真是我啊!”黄少天抱头。

  “恋爱经历,恋爱经历!”那厢方锐跟李轩这就拍着手开始起哄,连王杰希都跟着节奏笑眯眯地敲起了瓶子,一看就知道是喝了不少酒,已经半醉着了。

  “我真不想讲,我觉得我这个算恋爱失败经历……”

  “别那么多废话啦,恋爱失败也算恋爱,你快讲!”楚云秀毫不留情。

  黄少天直起身子,忽然回头往门口瞥了眼,好像怕什么人进来。才回过身来,道:“那我说了啊,我不说名字,你们也千万别告诉其他人这个事啊,说好的所有秘密都要留在这个房间里……”

  “行了,你快说吧!”张佳乐催他。

  见一圈人全竖起了耳朵,黄少天终于没辙,痛苦地直起身子,不情不愿地道:“就是……”


  近来叶修对黄少天特别地好。

  黄少天自己总觉得,他和叶修关系这样好,水到渠成或许是总有一天的事情。尤其自打国家队来到B市集训起,他越来越感受到叶修对他的好意:态度与神态都明显较以往不同,叫黄少天如沐春风;总是对自己笑着,让他骨软筋酥。甚至有天一起吃饭的时候,叶修居然破天荒给他夹了一筷子菜——椒麻鸡里一桌子人都眼红的那个鸡腿。这简直是特别偏爱的确凿证据了。

  国家队的宿舍都在一处,每人拥有一个单间,崭新干净,设施也齐全,不是特别挑剔的,也不会非要另找地方住。叶修自然是和他们住在一起,黄少天也就懒得再找宾馆:这样他就可以一天三回地去烦叶修。

  这天晚上分外燥热些,黄少天结束一天训练,冲了个澡,趴床上看电视。一会儿就不耐烦,于是顺手夹上笔记本电脑,就到走廊另一头的房间去,准备全力打扰叶修一番。

  黄少天平日做事火烧火燎,这回本来也是如此,然而才到门口,就觉察出这一晚的不对劲来。

  他们合宿的房间只一点不好,那便是门的上方呈玻璃结构,虽然没有人能够高到趴到那顶上去,看清里头的景象,然而足以辨清里边照射出来的灯光。此时此刻,叶修房间里透出来的,是昏黄的灯盏颜色——不是全黑,因而说明了他在;然而也不是寻常一样的大亮。

  他伸了手,刚准备去叩门,就听见里头传来微弱的声音。门板厚实,他听不清大概,然而那暧昧的轻笑与交谈声却没被滤干净。

  黄少天的手僵在了原地。他再度抬头看了眼里头透出来昏黄迷蒙的灯光,忽然明白了什么。


  “你这打码打得太严实了吧,所以你是在哪儿跟人合宿啊?”楚云秀奇道,“这让我们怎么猜嘛!”

  “算了吧,黄少都说了不说名字了,”肖时钦劝道,又转过头来,道,“不过你还真是心细啊,看到灯就判断出来了。”

  “我觉得你想太多了,说不定人家只是喜欢关着灯聊天呢?”张佳乐发表意见。

  “普通关系的人哪会关着灯聊天啊!”方锐很有见解地道。

  黄少天摇了摇头,愁眉苦脸地道:“我听得出来,那两个人关系肯定不一般……”便说不下去了,端起面前的杯子来,闷头倒下去一口,眉头都锁起来。

  “啧啧啧,别太伤心了,”李轩好兄弟状拍他背。

  “那女生为什么突然对你很好?”王杰希冷不丁地问道。

  黄少天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挠两下头,道:“……不知道,现在想想,感觉好像只是因为他那段时间特别开心而已,不过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开心……”

  “我记得,”喻文州突然发话道,“我们在B市集训的时候,周队的房间就在叶神对面吧?”

  周泽楷“嗯”了一声,茫然地抬头看他。楚云秀莫名其妙:“突然说这个干嘛?”

  喻文州摇了摇头,揉两下太阳穴,才笑道:“不是……我有点醉了,刚才在想别的。”

  楚云秀扬了扬眉毛,便没再来管他。黄少天捏着杯子,原本还沉浸在悲痛之中,倏然转过头去,瞪大了眼睛看喻文州。

  “黄少,转瓶子!”李轩提醒他。

  黄少天才如梦初醒,面色十分恍惚地回过来转他的瓶子。这回他压根没怎么用力,瓶子慢悠悠地荡了半圈,便指中了方锐。

  待他开口,围坐着的一圈人才体会出来方锐之前为什么那样踊跃:只见瓶子甫一转到方锐,他便立刻精神抖擞,讲述了一个长长的、传奇的旷世爱情故事,期间涉及他与中学班花与隔壁青梅的感情纠葛,错综复杂,可谓天作之合,虐恋情深,青梅竹马,花季雨季,情有独钟,破镜重圆,一众的标签占了个全。黄少天压根没心思去听他的夸夸其谈,一会儿望望喻文州,对方居然在耐心听方锐的故事,还时不时点评一番,彻底无视了他的满肚子疑问;再望周泽楷,依旧是一副呆相,横竖左右看不清个所以然来——而且还长得比自己帅,黄少天看了片刻,就不爱再看了。

  十五分钟后,方锐的故事终于讲完,得到了一片掌声。他十分自得,然后才接龙下去,也去转瓶子。这一回,瓶子转着了喻文州。

  喻文州的恋爱经历,是在座都从未有机会听过的,众人顿时全支起身子来,十分好奇。喻文州望了黄少天一眼,笑道:“我要讲的也是恋爱失败经历。”

  “讲讲讲!”张佳乐持续起哄。

  喻文州于是慢条斯理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才开口道:“那么我也不说名字了,不过这个人,我喜欢了很久……”


  “文州,昨天晚上S国队的录像分析,你做了么?”叶修趴在电脑转椅上,行云流水地从训练师另一端朝他平移过来。

  喻文州眼见叶修将电脑椅玩成了游乐园里头的咖啡杯,笑了笑,才回过头去找出自己那本笔记本,“都在这呢。”

  “哦……”叶修接过本子,随手翻了开来。才翻看没两页,便停住了手,仔细盯着页面饶有兴趣地注视了半晌,才手腕翻动,将本子敞开朝着喻文州的方向,道,“这画的,不会是我吧?”

  喻文州顺着他目光望过去,笔记本一页是大幅的肖像画,正是叶修半侧着身子的模样。他也毫不害臊,处之绰然地笑道:“是前辈。”

  “画得很好嘛!”叶修夸奖道,“看不出来,你还有画画的天赋。”

  喻文州又笑,看着他翻到下一页,才轻声道:“我不画别人。”

  “嗯……”叶修挑眉看他一眼,笑了笑,又低下头去,“我看看你的分析啊……”

  他们讨论了一会儿,叶修大方向肯定了他的意见,然而依旧对一些细节做出了疑问。两人于是一并挪到电脑跟前,打算将录像重看一遍。叶修伸手敲了敲空格,屏幕刷地亮起来,显示的居然是副珠宝品牌的页面。

  上头是个玫瑰金色的吊饰,圆润的爱心形状,看着就甜腻,喻文州才瞥了一眼,笑容已经僵在了脸上。却还是颇感兴趣似的问他:“叶神还喜欢这个?”

  叶修无所谓地关了页面,顺口道:“还行吧,不过总有人喜欢。”

  “……是给苏妹子的吗?”喻文州思来想去,忍不住又道。

  “不是,”叶修笑,“沐橙不喜欢这些……”


  “我怎么觉得,这个比黄少那个还惨,”李轩忍不住道。

  喻文州做了个无奈神情,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就是,你都试探了,那女生居然没给回应,”楚云秀道,“而且爱心型的吊坠,这个绝对是给他喜欢的人的!”

  “不是,”周泽楷忽然发话道。

  “啊?”楚云秀顺口道,转过头来,不明所以地看他,“关你什么……”

  就见周泽楷手掏进口袋,摸出了一条闪闪发亮的东西来,将那东西亮给众人看——链子底下正挂着个爱心型的玫瑰色吊坠。

  “噗!”方锐正在喝酒,差点儿没喷出来,“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黄少天此时已是乌云盖顶,方锐坐他对面,一口酒差点没喷他身上,他半点反应也没有,只盯着周泽楷。张佳乐倒吸一口冷气,“我去,难道那个女生,喜欢的是周泽楷!”

  “原来你们都认识啊?”楚云秀激动。

  “不是……”周泽楷艰难地说道,“我……”

  “果然是女生都抵挡不住帅哥的魅力啊!”李轩哀嚎道。

  “都听周泽楷说!都听周泽楷说!”方锐维护秩序,同时叫得比谁都响亮。

  “其实,”周泽楷道,费力地挤出几个字来,要梳理起一个故事,在他这显然比谁都难些,“是这样……”


  “这就是你那个K国的粉丝给你的礼物?”叶修从周泽楷手里接过吊坠来,上下打量。

  “嗯,”周泽楷点点头。

  “挺好看的,小周粉丝还真用心哈?”叶修冲他笑道。

  “本来不想要,”周泽楷费力解释,“不会说韩语……”

  “哦,”叶修恍然,道,“那你就好好收着呗,别辜负了别人一番心意。”

  他们站在马路牙子边上,周泽楷出来透透新鲜空气,叶修则恰好捻灭了一支烟。叶修把手递过来,将链子放进他手心里,“喏,你拿——”

  话音还没落定,他忽然被门口突起的台阶一绊,周泽楷眼疾手快,就去抓他的手臂。叶修差点摔倒,手一松,人倒是没倒下去,然而眼睁睁地看着那条吊坠落在地上,几下蹦跳到下水道盖子边缘,咚地便栽了进去。

  “……”叶修。

  “……”周泽楷。

  趁着叶修目瞪口呆的档,周泽楷忽然有了主意。他抬起头来,对上叶修的眼睛,便故作严肃道:“……赔我一条。”


  “这么说来,也不是所有女生都会被周泽楷迷倒。”李轩松了一口气,感慨道。

  肖时钦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望望周泽楷,没有说话;喻文州也盯着他,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喻队,你有希望了!”方锐拍手道。

  喻文州不置可否,又回过去,和黄少天交换了个眼神。才开口道:“但是——”

  “话说,”苏沐橙忽然开口道,望着手机屏幕,“叶修在外面啦,谁去开个门?”

  宾馆门全是自动锁,带上了便轻易不能从外头开启,况且他们方才吵吵嚷嚷,大概谁也没注意到敲门声。张佳乐站起身来,“我去开门。”

  他咚咚地走过去,一按门把,唰啦便开了门。才看清外头景象,已经惊道:“我去,大孙!你怎么来了?”

  “啊?”众人齐惊,纷纷探出头去,想看看来人。就见到孙哲平已经带上门往里头走进来,牵着他身后的人,看见众人围坐在一起,乐道:“在玩啊?”

  “你突然过来干什么?”张佳乐奇道。

  “你们比赛,我还不能来看看?”孙哲平道。他正待继续,那边喻文州忽然道:“你们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孙哲平说着,往他目光看去:自己的手正牢牢地扣着叶修的。叶修这晚跑去接他前就喝了些酒,眼下连站立都难,半边身子倒在他身上,脸颊绯红,居然就着这个姿势,也快睡着了。

  他又莫名其妙地看了眼喻文州,才恍然过来,道:“哦,我和叶修上个月在一起了啊,他没和你们说?”

  咚地一声,大家全吓了一跳,望过去,才发觉是黄少天不小心踢翻了一个还未拆封的酒瓶子。见无事发生,又纷纷转回去,啧啧称奇。靠门口的几人给孙哲平与叶修挪出位子来,让他们黏在一起坐下;一片和乐融融的吵嚷里,有三个人的沉默,本来也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

  -END-

 
标签: all叶 叶修
评论(73)
热度(2400)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