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黄叶线结局

*翔叶,黄叶,喻叶

*本篇为黄叶线HE,接原24章前半部分,不过请注意原本的24和25章才是TE...

当时是千机不可泄露GN点的文!


  “老叶,你别想了,”黄少天说。

  “我别想什么?”叶修反问,语调听上去好像还很有理似的,问句的尾音把他的心尖都给钩起来。

  “我不会放弃的,”黄少天注视着他的眼睛,笃定地道。

  叶修就坐在他床沿,眼神捉摸不透:也许是周身太黑了,黄少天没法看清。他醉得昏天暗地,还能认得出叶修的人就已经算是好的。他想叫叶修劳烦一下,转个身把灯打开,但他又有点儿舍不得。叶修就这么看着他,眼珠子也不挪一下地注视着他;他们的手也挨得太近了,他只要动动手腕,就能用指尖触到他的手背。

  “黄少天,”叶修斟字酌句,“我……”

  最后一回。黄少天本来这么想着,他的手抚着床单慢慢游到叶修的手边;哪怕在黑夜里,他的手也透着微微的灰白色。

  “什么?”黄少天轻声说,他侧躺着,吐息打在叶修的手侧,指尖从叶修的掌腹往上走,像只蝴蝶颤颤巍巍地爬上他的手背,再轻柔而有力地插进他的指缝,将叶修的手半裹在自己的手心里。

  叶修的眼神依旧落在他自己的目光里,看不出什么。黄少天本来也没指望什么——他是说了不会放弃,这话他早就说过,这一回也只会和平日一样,石子扔出去,砸不出叶修半个水花。他早习惯了。

  “我在想,”叶修慢慢地说,也不知是因为黄少天自己醉了意识不清,还是他说得确实太慢了,语句之间像被坤长,每个字都是煎熬。他被黄少天覆着的手稍挣脱了点,又竟然缓缓地反握了回来,“要是你……不介意,我们也可以,试试。”

  黄少天扣着他的手,正迷糊着挣扎着睡意,乍一听他这一句,仿佛当头一盆水浇上来,一个激灵,酒醒得七七八八,猛地瞪大了眼睛。

  “你说什么?!”

  大约是他声音太有魄力,还伴着个教科书式的鲤鱼打挺,叶修也被他吓得全身一个激灵,如梦初醒,差点儿没从床上翻下去。

  “我没说什么!”叶修瞬间怂了,口风立改,一点铺垫都不带的,就要把手抽走。

  黄少天哪里肯放,眼看着叶修动作行云流水,就要往外逃,他连忙紧扣住叶修还被他攥在手心里的手,另一手扑上去就要揽他的腰,“别跑!”他大喊了声,一面把叶修搂到怀里,整个人自由落体似的压上去。

  “哎哟!”黄少天砰地一下倒下来,脑子还醉着不清醒,没掌握好力道,叶修在他底下惨叫一声,“疼,疼!”

  “你再说一遍!”黄少天依旧不放他,石头镇纸似的坚定地把叶修压在下头。

  “卧槽……”叶修呼吸困难,胸口起伏都给他的重量压在底下,“你……给我……起来!”

  黄少天这才稍微掌握了身体平衡,抬起点身,给叶修留出些呼吸的余地。叶修“呼”地吸进一大口空气,艰难地喘了两口,还没来得及说话,黄少天又开始叨叨:“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烦不烦啊你,”叶修啧啧,“行了,没听见就算——”

  “说不说!”黄少天支撑身体的手一趴平,整个人又把叶修给压住了。叶修一口气还没喘上来,又被他全挤出了肺外头,瞪着眼说不出话,空闲的那只手使劲砸他背。

  咚咚!

  黄少天才刚再次起身,还准备继续严刑逼供,忽然听到外头门被敲了两声,声响很克制。叶修听闻敲门声,又要推他,黄少天一把捂住他的嘴:“嘘!”

  他喝过酒,手也是滚烫的,叶修被他捂着口鼻,说不出话来,只“唔唔”了两声,腿也跟着踢他。黄少天到底不是高大的身材,没法把他全然制住,两人打架似的缠了半晌,只听见被子翻动的窸窣声音。

  “少天?”外头人又敲了两声,不见回音,隔着门板唤道。

  是喻文州。叶修伸手就要扒拉黄少天捂着他嘴的手。平时看不出,他手劲还挺大,居然真把黄少天的手给扳开了条缝。黄少天一时措手不及,听见外面人又提高声音喊了声:“少天?”顿了顿,又敲了敲门,唤:“……叶修?”

  眼见叶修就要把他的手扒开,这会要是被喻文州给打断了,下回恐怕就真再也找不见机会了。黄少天情急之下,干脆整个人猛地俯下身去,抽开手的瞬间便用自己的唇舌替上。

  叶修大约也没料到这一茬,睁大了眼只由着他扑上来。黄少天动作太急,两人的唇齿磕到一块儿,直接撞出伤口来,叶修“嘶”地抽了口气。黄少天嘴唇上也破了小块,动作却也没停,反而变本加厉,一手扣住叶修的脑袋,使劲往下吻。

  “嗯……”叶修闷哼了声出来,黄少天赶紧用舌头抵住他口舌,煽情地绞动他口里湿热的液体。他吻得深,扑面的酒味灌进来,叶修一时反应不来,唾液都顺着唇角往下流,身下又要挣他,黄少天只用自己的四肢紧紧把他箍在床上,让两人一动不动。

  “叶修?你在里面吗?”喻文州仍没走,又敲了两下门。

  “别出声,”换气间隙,黄少天稍稍分开,对着叶修口轻声说,湿气扑打到他的面上,“嘘……”

  他压根没等叶修的回应,唇舌下一秒便重新覆盖到他的嘴唇上,继续吮吻品尝他的味道。

  酒气扑面而来,叶修也说不清自己是醉了还是醒着,只觉得被这一吻搅得头脑昏沉,神志不清。好一会儿,他才依稀听见外头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像是喻文州终于离开了。

  他们的唇终于缓慢地分开。叶修睁眼,本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黄少天的眼神给截住了——他脸红扑扑的,也不知是酒气熏的,还是方才一吻带来的兴奋,眼里发亮,盛着无比的快乐和欣喜。

  心上被敲下一块的感觉又回来了。他的目光叫叶修只觉得胃里好像沉了块铅。

  “你刚才……你刚才真的说要和我试试?”黄少天依旧离得很近,两人的鼻尖亲昵地蹭在一起,他重新找到方才叶修挣扎时挣开他的手,一根根地与他十指相扣。

  “我……”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一言九鼎,你别看我醉了啊,其实我什么都听到了,而且我记忆力好着呢,”还没等他发言,黄少天自己先说了一串,紧张地盯着他,“人证在这里,你别想耍赖啊!”

  “你还让不让我说话了?”叶修唇弯了弯。

  “我怎么不让你说话了!”黄少天只觉得舌头打结,心里紧张,嘴上只能不停,“来来,再说一遍?”

  叶修轻轻吐了一口气,仿佛在做心理准备。接着,他才重转过头来,目光对上黄少天的。

  “我说,”叶修耐心地开口,一字一句,“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试试。不过,你要是觉得——”

  他话又才说到一半,剩下的字再一次被黄少天给吞了下去。这一回的吻没有刚才那样深,却更加急切,有人要和他抢食似的。

  叶修的唇被他吻得都有些红肿,再分开时忍不住伸舌舔了一舔,见黄少天眼神又微有些黯,赶紧作罢。

  “你要是——”

  “好了好了,接下来的不用说了,我知道了,”黄少天飞快地说道,然后猛地一个使劲紧紧抱住他,“我太开心了,老叶,真的,太开心了!”

  他挂在叶修身上,叶修连动也难动作,十分别扭地拍了拍他背,费力地说:“好好好,开心开心,那我们换个姿势行不?”

  黄少天笑嘻嘻地应了,最后亲了他一口,才从他身上翻下来,侧躺到一边。叶修还没松口气,他又把叶修侧翻过来,和他面对面躺着,手臂与腿大喇喇一同伸出去,把叶修整个身子揽到怀里。

  “热不热啊你?”叶修哼哼。

  “不热!哪里热了啊?真热?那我去把空调调低点?”

  “节能减排啊同学!”

  黄少天假装没听见,又凑近他,说:“老叶老叶,你别去玩什么游戏了,就睡这里吧。”

  “要是方锐他们来找……”

  “你就说你也喝多了,醉了嘛!”

  叶修头疼似的揉了两下太阳穴,这才说:“好了好了,我真服了你了。”

  黄少天这才放心了,又凑上来叼住他唇瓣。关系才稍近一步,他亲昵动作做起来已经没了完,恨不得把自己拿胶水糊了贴叶修身上。

  “你回去以后准备去哪啊?你现在给联盟工作了吧?还回兴欣吗?”好容易分开,黄少天才又问道。

  “我先不回H市了,就留在B市,”叶修答得迷迷糊糊,显然也是有些困倦了。

  “你跟我去G市玩吧!我带你吃好吃的!”黄少天兴冲冲地说,叶修这厢一副困兮兮的模样,他这边倒是对比鲜明,酒全醒了,兴奋得不得了。

  “我去体育局和联盟还有些事要办……”

  “那我也留在B市,你带我玩!”

  叶修这才重新睁开眼,看着他挑起半边眉道:“我带你玩儿?玩儿什么?”

  “什么都行!”

  “你还不如找老王,或者我问问小楼……”

  “哎哎,二人世界,懂不懂?”黄少天不乐意,“我找别人干嘛,我就想和你在一起!”

  叶修一时语塞,大约也是没料到他能说得这样坦然,接下来的话一时间全给咽回了嗓子里。他拍了拍黄少天肩膀,说:“你回G市的机票已经定了吧?你不回去,文……喻文州那怎么说?”

  黄少天这才有些头疼,挠了两下脑袋,“机票倒是小事,蓝雨训练开始还早,广告采访什么的搁几天应该没事……至于队长……”他龇了龇牙,“队长那我明天再跟他说。”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说:“行吧,也只能这样了。”

  他们无言了半晌,黄少天把他又往怀里搂了搂,“别想那么多了,我都没想那么多。”

  “好,不想那么多,”叶修轻声说,伸手将黄少天挡住了眼的两簇刘海往旁拨了拨,“晚安。”

  “晚安晚安,”黄少天赶忙应道。


  黄少天心头饱涨,兴奋难耐,这一晚居然也很快睡了过去。不过在苏黎世的这几周,他生物钟也颠过来了,第二日早上太阳刚起,他就又醒了大半。

  一早醒来发觉叶修就塞在自己怀里的幸福与充实感很难简单用言语描述。黄少天盯着他苍白的侧脸与颤抖的眼睫,几乎难以想象自己过去几年都是怎么受得住一个人起床的。他们的飞机下午才起飞,集合时间于是定得也不算太早,叶修睡得挺沉,看样子是前些日子累坏了,黄少天没舍得叫醒他,自己一个人先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蹑手蹑脚地去刷牙洗脸。

  洗漱完毕,黄少天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还是清晨,前一晚国家队闹得那样疯,估计大多人都还沉睡着。不过喻文州起得一向早,黄少天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找他再说。果不其然,他才敲了两下,就听见走向门来的脚步声音。

  “少天?”喻文州开门时穿着的还是前一晚的衬衫,看来也是闹了一夜,睡眼仍有些朦胧,见到来人的神情倒也并不太惊讶,“有什么事吗?”

  “队长,”黄少天打了个招呼,暗暗吸了口气,还是开门见山道,“我准备先不回G市了,机票现在还能退吗?”

  也不知是否是错觉,黄少天总觉得自己看见了喻文州面上一闪而过的愕然。

  “现在退恐怕不太方便了,不过反正也都是俱乐部报销,”喻文州慢慢地说,“就是这段时间可能会有些节目和采访……”

  “具体时间还没定吧,不然老板早通知我们了!”黄少天赶紧说,“一般不都要好几天才定嘛,我晚一星期……不,五天,就回去,行吗?”

  喻文州却什么也没说,盯着他的目光让黄少天背后有些发毛。

  “叶修?”喻文州问道,他问话声音轻,却很清晰。

  黄少天差点没狠狠打个抖,刚想顾左右而言他找点借口;下一秒却忽然意识到,他其实压根没有言他的必要,也并没什么别的可言的。

 “队长,我……”他舌头有点大,感觉前一晚的醉酒还遗留到了今天似的,却又鼓足了勇气,“我和叶修……我们在一起了。”

  这话重新激起了他心里方才平复下去的热流,叫他心砰砰地乱跳起来。黄少天脑子角落里仍有一小块觉得像在做梦,好像这会再回去房间叶修就会不见似的。

  “在一起?”喻文州神色不变,只重复一遍。

  “在一起了,”黄少天硬着头皮,跟着他再重复一遍。

  喻文州的眼神像要把他扫透了。黄少天手心里出了点汗,他给捏了回去,坚定地望回对方的眼里。

  一阵无名的沉默。

  “好,我知道了,”喻文州平静地说,“我会回去和老板说一声的,如果有急事,我打你手机。”

  “好,”黄少天呼出口气,“谢谢队长。”

  再回房时叶修也已经起床,黄少天没捞着太多亲密机会,等他洗漱完便各自分开,回去整理东西。上午的时间说长不长,国家队一行人磨磨蹭蹭理完东西便上了大巴,一路径直开向机场。

  飞机里的座位依旧按照来时的编号编排,起飞前喻文州还问了句黄少天要不要换位子。黄少天本来想换,见叶修没什么表示,只好摇手说算了,搞得旁边的肖时钦一脸纳闷,这有什么可换的?坐叶修身边有钱拿?

  黄少天卡在自己座位里整个行程,一路机警地竖着耳朵。叶修和喻文州倒也没聊什么特别的,大多时间都昏睡了过去。他一面紧张,一面又有些自嘲——眼下他这光景,也算是体会出来时孙翔的心情,一头欢欣异常,一头焦躁难言。他们的关系私下里是更近了一步,可身边谁也不知道,没有责任的带子把他们捆到一起,黄少天只能自己尽量把他抓住。

  直至到了机场,他才终于感觉出来和平时的不同来。他们到达B市时是国内时间凌晨,本来该是人烟稀少的时候,却因为国家队荣耀归来,一出关口差点被闪光灯与粉丝给淹了。好容易接受完临时采访,将该躲的记者粉丝全躲过去,其他人转机的转机,回家的回家,叶修却带着他七拐八拐,在处偏僻的点上了车。

  “这联盟的车?冯主席派的?”黄少天跟着上了车,见叶修轻车熟路,与司机还打了声招呼,不由奇道。

  “不是,”叶修飞机上睡了一路,这会依旧没精打采的,揉着腰答他,“是我那倒霉弟弟的。”

  “你还有弟弟!”黄少天在后座大呼小叫,“我怎么不知道,以前都没听你说过啊,是亲生的?”

  “亲得不能再亲了,”叶修懒洋洋地道,“走,咱们去占了他的老巢。”

  他们出了机场,一路往市里头开去,天色尚早,饶是B市也并不显拥挤,等黄少天反应过来,车子已经上了二环。他诧异道:“这么中心?”

  “所谓的好地段么。”

  “别告诉我是你弟弟自己买的,这么厉害!”黄少天忍不住八卦,惊道。

  “是啊,家里有这么个好榜样,我就是捡来的,”叶修在那抱怨,语气里却是裹不住的骄傲。

  又过了片刻,车才慢慢开进家小区。绿化做得相当不错,楼房看起来也很新,全是高层公寓。一只胖乎乎的三花野猫蹲坐在门口保安腿边,凶巴巴地瞪他。黄少天和它互瞪了两秒,门口的感应器才无精打采地亮了两下,算是表示自己已经扫描到卡的踪影,车挡颤颤巍巍地挥开。

  小区人车分流,进去的路直指地下车库,司机将门禁卡交给叶修,再帮黄少天搬出行李,便一个人先行告辞。

  电梯直接入户,黄少天拖着行李刷卡上楼,出来后还另有一道密码门,大约是为了安全加装的。叶修也不避讳,直接让黄少天记住密码,一面开了门。黄少天跟在他身后进去,站在玄关眺望房里的模样。装修风格挺现代,没放多少东西,开阔倒也很开阔,只是也太新太干净了点,看得出平时有人打扫,却没什么人气,样板房似的。

  “我弟一般不住这,”叶修一边解释,一边低头找出两双拖鞋。

  叶修懒得带他参观,挥了两下手表示让他自己随意。黄少天飞机上愣是紧张得睡不着,这会却得到了无比的安全感,困兮兮地在房里转了一圈就算是熟悉完毕。公寓说小不算太小,说大也不大,卧室只有一间,黄少天衣服没换,澡也没洗,倒头便睡昏了过去。


  他这一觉睡得太饱,倒下去时还是清晨,醒来时夕阳都快西下了,还是给饿醒的。他栽上床时没关卧室门,一股香气飘进来,勾得他魂都飞出去。下午醒来最难起床,黄少天好半天才从床上爬起来,跑进洗手间洗了两把脸,这才往外走。

  叶修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低头捣鼓着什么东西。见黄少天终于出来,他拿下颔朝旁边点了一点,说:“饿了吧?我买了几盒饺子,自己吃去。”

  黄少天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餐厅桌上摆着几个饭盒,香味就是从那儿飘出来的。黄少天吸了吸鼻子,却也没往餐厅去,反而走到叶修旁边坐下来,一把从后头抱住他:“对我这么好!”

  他这一抱抱了个满怀,下巴抵在叶修肩上,他身上熟稔的烟草气味扑了满鼻。黄少天先沉浸在充实感里半秒,才又亲了他耳朵一口,问:“看什么呢?”

  叶修没什么回应,却也没挣他,把手里的东西亮给他看。黄少天好奇望过去,原来是部新款的苹果手机,还有张字条。

  “手机?你的?你什么时候有手机了?”黄少天先开了一通连珠炮,才伸手去拿那张字条。字写得挺漂亮,他从头上下扫了一遍,才发现大意是这部手机给叶修,初始设置都已经设置好了,家里电话也给他存了,让他务必要用云云,底下署名是“弟”。

  “你弟对你真好,我以前都不知道你有个弟弟,”黄少天酸溜溜地说,“他小你几岁?长什么样?叫什么啊?”

  “你查户口呢?”叶修乐道,才按了按手机,把屏幕露给他看,“喏,长这样。”

  黄少天才看了一眼,眼珠子就快掉了,一半是惊的,一半是被萌的。手机锁屏大概是叶修他弟设置的,上头两个白白嫩嫩的小孩儿手拉着手站在面被刷成天蓝色的墙前头,看着顶多四五岁,穿着一模一样的小背带裤,面容也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两人眉心还都贴了个红点。

  “你和你弟是双胞胎?”黄少天好容易把眼珠子按回去,“这你几岁照的啊,话说这哪个是你?”

  “五岁吧,这应该是在幼儿园照的,好像是什么联欢会,”叶修瞥了一眼,笑,“你猜哪个是我?”

  黄少天仔细观察了五秒,笃定地指着右边的小孩说:“这个!”

  “错了,”叶修沉痛道,“你连我都认不出来,叫我怎么相信真爱啊。”

  “不可能!”黄少天不可思议,“这个绝对是你!”

  叶修乱打岔了半晌,绷不住,还是招了:“是骗你的,这个确实是我。”

  “看吧看吧,我就说吧!”黄少天洋洋得意,又抱着他乱晃,“这会还相不相信真爱了,嗯?”

  叶修笑了一声,点进照片里,把锁屏换成张默认图片。黄少天看着他做这一系列动作,又问:“那你弟弟叫什么?”

  叶修又点了两下,研究微信界面,列表里头暂且只有他家人。他随口道:“叶秋。”

  “他才是叶秋?!”黄少天震惊,“那你以前……”

  “我是离家出走打游戏的,偷了我弟的身份证用,”叶修无奈道,“来兴欣了才用的自己的。”

  他手速飞快,一会儿又点了几圈。过了几秒,叶修才发觉身后没了声,疑惑地转头,才见到黄少天已经放开了他,坐在他身旁,神色却不太对。

  “这些……”黄少天这回居然一时放慢了语速,看着还有卡壳的趋势,很是难得,“这些你以前从来都没告诉过我啊。”

  他面色难看,叶修见状不对,也一手把手机屏幕关了,放到一边。“好了好了,多大点事儿啊,”他语气轻松,神情倒温柔了不少,伸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也没什么可说的……”

  “我想知道啊!我都想知道!”黄少天立即打断他,“我还以为我很了解你——”

  “这不是慢慢在了解吗,”叶修赶紧安慰他,“再说也没多少人知道……”

  “我连你真名都那么晚才知道,”听他语气,倒是真有点难过了,“还有谁知道啊?苏妹子?你们老板?冯主席?韩文清?”

  “老韩不知道,其他的差不多了,”叶修一手搂了搂他,“行了行了,以后会慢慢告诉你的,别难过了,啊。”

  黄少天这才回抱回来,又将下巴搁在他肩上,小声问,“……那孙翔知道吗?”

  叶修怔了怔,说:“不知道。”

  “他竟然不知道?”黄少天讶异道,退后了一点,看着他。

  “真不知道,”叶修无奈道,“他也没问过我啊,”看见黄少天不可思议的眼神,又补上一句,“他可能更习惯我叫叶修的时候吧。”

  他们又研究了会儿手机,却也没太多可研究的,黄少天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一股脑儿全存进去,叶修又给叶秋发了条报平安短信,就算差不多了。叶修转头问他:“饿了没,咱们把饺子吃了?”

  “好,”黄少天这才觉着肚子叫得厉害,从沙发上跳起来,活动了两下筋骨。

  “你吃香菜不?葱呢?”

  “都行啊!”

  “那我们可以混着吃,”叶修说着也站起身来,踢踢踏踏地找到拖鞋穿上。

  “什么馅的啊?”

  “羊肉香菜,羊肉茴香,羊肉大葱,”叶修啧啧道,回头对他笑了笑,“多补肾啊,这个。”

  说完,他便一个人往厨房走去,一阵丁零当啷的,大概是找碟子筷子去了。留下黄少天一个人目瞪口呆站在原地,他这算是被撩了?

 

  黄少天在桌边坐下时,叶修刚从厨房里拎着两个小碟子出来,调上醋,再把饭盒一个个打开。饺子从皮里头透出一点绿来,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两人干脆也就挥舞着筷子挟到哪个算哪个,全混着吃了。叶修坐没正形,吃起饭倒还算文雅,不紧不慢地一个个歼灭饺子。黄少天饿得前胸贴后背,连话都少了些,一阵风卷残云。

  两人解决完饺子,一起把碗筷收了,又瘫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现在仍是体育台轮番轰炸世邀赛精彩集锦的时点,寻常人估计早都一脸冷漠,黄少天倒是头一回从观众角度欣赏他们胜利的果实,看得手舞足蹈,得意非常。直至快到深夜里,他才磨磨蹭蹭,找出干净衣服去洗澡。

  黄少天清晨在房里转过一圈,权当参观,却没进过浴室。这回陡然一进来,才发觉浴室里并不是没有人烟的模样。金属架子上整齐地摞着沓浴巾浴袍,柜台上琳琅满目摆了一溜各式的洗浴用品,还有些蜡烛跟沐浴球什么的。这儿根本是叶修的反义词。他一面研究镜子前摆的须后水,一面冷不丁又想起方才看见的那张字条。叶秋和叶修多半完全是两个人。

  他进了淋浴间,发现果然只有瓶洗发沐浴两用的凝露拆封用过,又闻了闻,还真是他们在B市集训时叶修身上的味道。黄少天高高兴兴地拿它冲了澡,这才换上自己作睡衣用的贴身衣物。

  出来时叶修并不在视线里,听不远处书房里传出来的声响,八成是打游戏去了。黄少天忍不住又有点想冲过去和他来上两局,却又感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赶忙先进了卧室,爬上床去。

  大约是听见了这边动静,书房的灯很快灭了,叶修慢吞吞地走过来,从卧室外瞧了一眼。黄少天心里免不得又有点心虚,换上副理直气壮的表情,道:“怎么啦!”

  叶修站在门口看他,也不知是不是笑了笑,只说了声:“没事,我也去洗。”转头便进了洗手间。

  还好,至少没赶他走,黄少天摸着胸口松了口气。卧室里这张床很不错,松软舒适也够大,然而整个房里也就这么一张床,他还真怕叶修晚上不愿跟他躺一块儿,勒令他去睡沙发。

  叶修在里头洗,黄少天百无聊赖,坐在床上拿手机刷了会儿微博。他把上回他在KISS CAM亲吻叶修相关的微博全收藏了,时不时拿出来回味一遍动图,再看一圈评论跟转发。转得最多的那条底下评论足有几十万,他没法一条条仔细看,嗷嗷叫的跟祝福的明显都是玩笑话,黄少天忍不住脑补了两秒他和叶修真公开了时众人的反应,又觉得胃拧紧了。这前提首先都是不成立的。

  刷完微博,他又登进QQ,在选手群里闹了片刻,才发觉浴室里水声一直没断,叶修在里头的时间也太长了些。黄少天心不在焉地回了几条卢瀚文的消息,几乎要冲进去瞧了,叶修这才从浴室里走出来。

  他只穿了件T恤和条平角内裤,轮廓隐约显出来,皮肤上还缀着点水汽,面颊大约是被热气蒸的,泛出些红来。黄少天当即感觉嗓子哽住了;他头一回有了自己仿佛真和叶修同居——哪怕只是几天——的实感。

  黄少天这头心都在打颤,叶修倒是施施然地就在床边坐下了,一手按灭了顶头的灯,只剩下床头昏黄暧昧的一盏,接着一条白生生的腿就搭到了床上。

  黄少天咽了口口水,出声:“……我还以为你准备睡沙发呢。”

  他本意是想开个玩笑,声线却有些发虚,全然没了嘲笑的意味。叶修斜斜瞥了他一眼,说:“这是谁家啊?”

  黄少天还想再反驳,被他这一睨,脑子当了机,半天没说出话来。他们只有一床被子,黄少天已经缩在里头,叶修也不见得介意,掀起被子就往里头钻。

  他下身没穿多少,两条腿光溜溜的,整个人泥鳅一样滑进被窝里,黄少天只觉得血管里都往外冒热气。叶修往床中间挪了挪,只恰好在两人间留出条缝隙来,若即若离。见黄少天这幅样子,他反而乐了,笑道:“怎么啦,咱们又不是第一回一起睡。”

  此睡非彼睡,黄少天花两秒飞快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以前二人衣冠齐楚凑合过夜的模样,气:“那能一样吗!”

  叶修清了两下嗓子,又凑上来一点儿,“你下午不是说想了解我吗,”他轻声说,“那我们就来……互相加深一下了解?”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5016/chapters/19831000

(打开后还要点一下Proceed, 才能看到文)

  待到第二天起床,黄少天好容易清醒了,低头看被子床单,都是新的,也不知道叶修是什么时候给换的。他神清气爽地从床上爬起来刷牙洗脸,想起前一晚的事,一面有些难为情,一面又开心得直想原地蹦两下,好一会儿才走出去,找叶修的身影。

  叶修正在厨房里找上找下,黄少天脑子里乌七八糟塞满了有的没的,从一个背影畅想到今后十几二十年,当即感动道:“老叶,你在给我做早饭吗?”

  “啊?”叶修不可思议地回头,“我泡个茶。”

  “……”黄少天梦想破灭,十分沮丧。叶修转过头又找他的茶叶罐去了,倒也不忘顺手指了指餐桌上,“我买了油条豆浆,凑活吃吧。”

  有油条就够了,黄少天坐下来吃早餐,觉得脑子里还挤满了粉红色泡泡,一时半会怕是醒不过来。叶修泡完了茶,端着个热气腾腾的杯子过来,也拎了个油条吃。

  “你喜欢喝绿茶啊,话说以前也见你喝过好几次。”黄少天没话找话。

  “还行吧,沐橙老给我泡这个,喝习惯了。”

  “我们今天去哪?你有计划吗?”黄少天追问。

  “啥,”叶修惊讶地看他一眼,“你还真要我带你玩儿啊?”

  “不然我来B市干嘛!”

  “你说干嘛?”叶修啃着油条,倒还含着点笑瞥了他一眼。

  黄少天一秒想到前一天晚上,脸刷地红了,却又有点莫名地心满意足。

  他俩打着嘴炮把早餐解决完,准备先去书房电脑查查B市景点,结果鬼使神差地又点开了荣耀客户端,整个上午就全泡在了游戏和PK里。黄少天食髓知味,游戏也难好好打,PK两场就蹭点油,叶修也由着他去,两人在书房地毯上又互相打了回手枪,直到肚子都乱叫了,才想起中午饭没吃,总算挪出窝去。

  叶修不想再麻烦司机,他们便先在附近找了家快餐店随便解决了,再坐地铁出门。叶修多少年没回过老家,也一向不是喜欢到处跑的人,加上一个黄少天,基本等同于两个外地游客,拿着手机对着地图,也算是找到了几个玩的吃的地方。

  晚上两人吃了晚饭才回家,叶修半天没碰游戏,一回来就又趴回电脑前去了。黄少天问他找出台手提电脑,在书房里另找了张沙发椅坐下,津津有味地把自己一天拍的照片全理出来。

  黄少天今天免不了游B市的俗,也试了试豆汁,虽然只喝一口就摆在了一边,照片倒是拍了好几张。他随手挑了一张出来,丢进选手QQ群:“我终于尝到传说中的豆汁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

  大神冒泡,几个新人照例出来拜一拜。他这一张图丢出去,还有更眼尖的选手发觉了真相:“黄少你没回G市啊?”

  黄少天得意洋洋地敲:“我在B市啊!”

  又有几人表示惊讶,王杰希也冒了出来,回了个:“这家店一般,吃小吃可以去护国寺转转。”

  “我也想吃正宗的啊,可老叶说他一个店都不认识!这导游差评啊!”

  这下群里彻底热闹了,纷纷问他怎么和叶神在一起,还有同求大神导游的。终于来了想要的回复,黄少天看了看书桌前的叶修,正一脸专注地盯着屏幕指挥队伍,一时半会估计注意不到群里。他于是放开了聊,连照片带文字,就差把两人一天的行程都报备了,末了还征询大家伙的意见,问该去哪儿玩好。

  他在这头聊得开心,电脑忽然滴滴响了两声,一个对话框盖上来,挡在群前边。黄少天仔细一瞧,才发现上面写着孙翔。这是他特地给孙翔标的备注,免得一叶之秋的名号挂在他的话前头。

  “你和叶修怎么回事?”

  口气还挺冲。黄少天又看了眼叶修,依旧没注意他这边,放下心来,噼里啪啦地打:“就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他答应你了?!”

  “对啊。”黄少天回了个,头一次打字这么少,却觉得这两个字看着就酷炫,比平时的都有分量的多。

  “他怎么可能答应你?!”

  这回连黄少天也懒得回了,又把底下的群聊天框拖出来,回复戴妍琦的大呼小叫。等他半晌后再切回去,框里便只多了一行:

  “反正他肯定不是因为喜欢你才答应你的。”

  黄少天呆呆地盯着看了会儿,只觉得心里烦躁,赶紧点了叉把对话框消去。群里不知怎么又开始刷起他和叶修那次亲吻的图片,他双眼没对焦,又发了会儿呆,转头唤:“老叶,老叶?”

  “做好准备啊,要怒了!”叶修正对着麦克风指挥,一句话刚好把他的声音盖过去,“哎哎,说的就是你,那个骑士!动作慢点儿!”


  五天实在太短,叶修前两天还能陪着黄少天跑这跑那,之后就为联盟的事忙起来,两人好容易凑到一起的时间又少了一半。黄少天也不再打出去玩的主意,叶修除了忙联盟与体育局的事,就是回家跟他腻在一起。他们相处的方式和以前似乎没什么不同,除了可以亲密地肢体交缠,诉说爱意。

  这天是赶飞机的日子,黄少天的机票买在中午,两人本想起得早一点,又在床上黏糊了半天才起床。

  自从世邀赛以来,荣耀的影响力爆发式提高,他们出门不作乔装,基本等同于自寻死路。叶修这两天出了几趟门,倒也学会了几招,遮了大半张脸的墨镜架在脸上,转头问黄少天:“看得出来么?”

  “你问我啊?我当然认得出来了,别人就不好说了,如果是你的真爱粉那不一定……”黄少天回头瞧他的模样,“老叶你戴这墨镜真帅,来让我亲一个,”说着就上去亲他的嘴唇。

  他自己也戴了个大黑超,叶修猝不及防,两人亲没亲着,镜架先撞到了一块儿。叶修伸手拧他鼻子:“智商呢?”

  黄少天嘿嘿笑了两声,扭着脖子找了个十分刁钻的角度,还是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这天来接的还是同样的司机,他们上午出门,结果正巧撞到早高峰,连着堵了一路。两人预留出的时间本来就在早晨的亲昵中搞没了,这下时间更少。黄少天托运完行李,却不肯过安检,硬是拽着叶修又在茶餐厅坐了一会儿。

  “你再不过安检,真没时间了,”叶修看着墙上的钟道。

  “再坐一会,再坐一会,”黄少天说。

  “你这几天错过不少事了吧?”

  “就一个采访,推到后天去了,”黄少天努力回想,“哦,训练营新招了一个小鬼,听说资质很不错,不过队长管着呢……哎,情报你可不能泄露给兴欣啊!”他警告。

  “是吗?留个电话呗,我看看能不能挖走。”

  “滚滚滚!”

  叶修笑,黄少天低头拿吸管玩了会冰块,闷闷地说:“我真不想走……”

  “嗯,”叶修微笑着看他,只应了声。

  他们又坐了半晌,看了眼时间,再不走就真来不及了,才起身结账。

  两人慢慢走到安检口边,一处牌子挡着的地方没什么人注意,黄少天看准了时机,使劲拥抱了叶修一下:“老叶,我是真的喜欢你。”

  “嗯,”叶修又笑答了声,伸手揉了两下黄少天的脑袋。

  黄少天只觉得胸口好像给棉花塞住了,喘不过气来,难受得很。

  叶修却已经放下了回抱他的手臂,拍了拍他的上臂:“好了,下次有空我到G市找你。”看了看他,又说,“你不是刚才还说要去趟洗手间吗?我帮你拿着包,你去吧。”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强作出个笑容:“那你帮我看着啊,不准搞丢了!”

  等黄少天进到洗手间,才发觉自己眼眶都有点红了,好在刚才墨镜挡着,叶修看不出来。离别的情绪放大了他心头的不安,如今他看什么都好像不详的征兆。

  他过了一会儿才出来,叶修把包递还给他,两人一起走回到安检口。他最后稍稍搂抱了叶修一下,低声说,“那我走了,你一定要每天给我打电话啊。”

  “太吵了,QQ吧。”叶修真诚地建议。

  “不行,一定要电话!必须要电话!你不接我就飞到H市来!”

  “好吧好吧,”叶修被他磨得不行,笑着又拍拍他,“快进去吧。”

  黄少天点了点头,这才往安检里进去。他没再回头,实在怕自己感情再一个堵不住,漏得到处都是。

  他进去时已经到了登机时间,好在买的是头等舱,又是会员,直接一路过了快捷通道,很快便上了飞机。

  黄少天在座位上坐下了,系好安全带,呆呆坐了片刻,又觉得心皱着,胃里泛酸。这么干坐着只觉得更难受,他拿出手机,往叶修微信上发了一条:“我爱你。”

  信息发出去一会儿,黄少天才觉出自己的冲动来,想要撤销,却也已经来不及了。他捏得手里都出汗,自觉呆坐了许久才重新拿起手机来看,却是一点回音也没有。

  叶修本来也不是爱看手机的人。

  黄少天在心里安慰了自己几句,又觉得鼻头发酸,止也止不住。他又等了一会,依旧没有回音,机上的广播却开始叫乘客们关闭手机了。

  乘务员过来安全检查,黄少天这才把手机关机,放在一边。他捏了两下鼻子,闭上眼睛,努力清空大脑。

  飞机在轨道上滑行,黄少天怔了许久,才发觉心仍旧拧着,难受得紧。他呼了口气,把自己的包从座位旁拿出来,准备找本带来的书看看。

  黄少天才拉开拉链,就发觉出不对来。靠近拉链处的地方有些湿了,包的布料都带着水汽。他心毫无征兆地猛跳了一下,赶紧把拉链整个拉开来。

  一枝红得鲜艳的玫瑰花躺在最上头,看着很新鲜,还带着点水珠,刺都被磨平了,静静地卧在他包里。

  沉闷的一声,黄少天只觉得身体一沉,连着五脏六腑都一起坠下去。

  飞机起飞了。叶修站在地下,看着天上。他没戴墨镜,灿烂的阳光照耀下来,刺得他眼睛生疼。

  -END-

评论(46)
热度(721)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