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25 完结

*翔叶,黄叶,喻叶


25

  春节假期刚过,队员们像回巢的候鸟,一个接一个地拖着拉杆箱穿过轮回擦得锃亮的大堂。他们还没来得及返回平日训练的节奏,外边天气又冷,孙翔也懒得走动,这两天只窝在宿舍里,空调地暖一并开上,钻在被窝里头打打游戏,刷刷网页。

  这会正是大家该上班上班,该返校返校的时候,游戏里人比起前两天倒是少了不少,公会的事用不着他操心,孙翔上网游也只开个小号,找点儿乐子。

  竞技场对他就是切瓜砍菜,实在无聊,孙翔一分钟又解决了一个,眼皮也不眨一下。他虐菜虐得不耐烦,站在那也不见有人来管,干脆先把窗口最小化了,另开了个浏览器看新上市的球鞋。

  商品介绍叫人眼花缭乱,才看到一半,先听见滴滴两声,不知道谁在QQ上敲他。多半是轮回的谁,要不就是唐昊,或者——

  孙翔只扫了一眼,就呆在了原地。消息栏里歪歪扭扭的笑字一下下闪着;他的心跳即刻无需加速度地达到了同一频率。

  他大爆手速,把鼠标甩到状态栏图标里,飞快地双击了两下。对话框立刻跳出来,盖在他方才看的那双乔丹篮球鞋上。

  君莫笑 14:21:11

    有空吗现在

  干嘛?孙翔脑子都没转,手先敲了行字上去,差点儿就要碰上回车键,最后半秒还是刹住了。不行,他不能回这么快,得等个几分钟,才显示得出自己其实也没那么在乎的云淡风轻来。

  他多久没和叶修聊天了?孙翔把对话框往上拉,发觉他们上一回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去年,正是世邀赛夺冠的后一天。“我昨天说的你想过了吗?”——这是他,现在回头看看,他当时早该仔细想想遣词造句,别搞得自己好像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至于下一条,“我考虑考虑”——这是叶修。这句说完,他就再没了下文。没劲透了。

  直到今天。

  孙翔又过了半秒,才发觉自己给自己那不必在乎的洗脑彻底失败了。他看了看右上角,23分,才过去两分钟,对他好像两年。就这两分钟,煎蛋怕也熟不透,可他脑子里已经过了七八个弯,胡思乱想起来——万一叶修真找他有什么事……万一就因为他回得慢了,叶修就不乐意了……

  他手摸上回车键,闭着眼睛往下按。那行“干嘛?”跟着便蹦了出来;孙翔下一秒就又后悔了。他应该再加行“在忙”才对。

  孙翔这头捶胸顿足,叶修倒好像远没他那么多弯弯绕绕,尽显手速,消息刚发出去,对面立刻又跳出一行:

  君莫笑 14:24:02

    竞技场,来不来?

  ……这人有病。孙翔在心里下了结论,他这边患得患失,手里捏出汗来,心都是皱着的,小心翼翼只等他下个判决——叶修倒好,雷劈过了,他雨也不下一滴,就轻飘飘地刮一阵风似的,竞技场来不来?

  “不来!”这回孙翔回得快极了,他心里憋闷着一口气,敲回车的手势都格外气吞山河一些。

  “不来吗?”

  “不来!!”感叹号像要从屏幕里跳出来。

  “真不来?难道是怕了?以后可没机会了哟?”

  他还用激将法!孙翔彻底被激怒,叶修真以为他那么蠢?这种伎俩也能骗到人?

  ……可他怒归怒,终究是心里一动。戳到他心口的不是前半,而是后头那半句。这半年来,孙翔无时不刻感受到叶修是真的退役了的事实。某种角度而言,这几乎和他们的分手一样叫他沮丧。

  他可能确实还没打够叶修。或者没被叶修打够。差不多都是一个意思。

  “来就来,谁怕谁!”

  这回的宣言看上去又有点儿幼稚了,不过挺有气势。

  “行啊,普通区,房间号5207,大号上啊。”

  孙翔在心头骂骂咧咧了一阵,点掉对话框,切换到游戏界面。他刚把小号退出来,还没来得及去找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又听见滴滴一声。孙翔还以为是叶修漏了什么没说,被针戳了似的刷地抬起头看屏幕,才发现是群消息——还是国家队的QQ群。

  这国家队群比赛间他们还经常用用,比赛结束后就差不多废了,毕竟职业选手群里人要多得多,也好玩儿得多。时隔半年,这群忽然被翻出来,孙翔有点儿不详的预感。

  他才点开群消息,就看见行贴大字报似的吆喝触目惊心,直戳眼帘:

  君莫笑 14:35:23

    各位!叶修vs孙翔,君莫笑vs一叶之秋,世纪之战,欢迎围观!!普通区5207,绝对好看,史诗级决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孙翔只瞄了一眼,就差点没摔到地上去。叶修究竟在搞什么玩意儿?他怎么不知道这是史诗级决战?

  自从叶修退役,似乎只剩兴欣的人还知道点他的动向,连QQ里也鲜少出现他的人影,如今一冒泡,立刻得到众人的积极响应。孙翔还没来得及重新挪回键盘前,表情符号就已经刷了满屏。

  “叶修你们搞毛呢?”这是楚云秀。

  “上次孙翔被我搞哭了你们还记得么?他不服输,非求我跟他来一局决胜负。”叶修如是说。

  “我靠,谁求你了?!”孙翔吐血。

  “那不来了?”

  “来!”

  又是一堆表情包刷屏,孙翔懒得一个个看,伸手摸了账号卡便塞进机子里,登录账号。

  叶修这一吆喝,国家队几乎全跑来围观,毕竟谁都知道他俩不和,而是个人就爱看热闹。况且君莫笑这号兴欣暂时无人能用,隔了半年没出过赛,这些队长副队的也都想趁机瞧瞧千机伞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更新。

  大神纷纷上线,世界频道登时乱成了一锅粥,好在众人脚步都够迅速,很快全集中到了竞技场里。

  “黄少呢?怎么不见他人?”到了房间里,才有人发现黄少天不在,在频道里发了句。

  “对哦!”“怪不得刚才一点都不吵。”“还真是……”

  众人这才发觉缺了个平常最爱看热闹,也最能热闹起来的主,纷纷刷屏表示疑问,他们这些人全都手速惊人,一会儿又是几十条消息过去。

  好容易捞到和叶修正式对战的机会,孙翔自然还是要认真对待,也没分出闲心去读频道里一行行滚上去的聊天记录。他坐直到桌子面前,把键盘摆正,又有些紧张,摸了两下胸口,吐出口气,将耳机戴到头上。他刚要问问选图的问题,就听见叶修的声音从耳机里慢悠悠地钻了出来:

  “图我来选吧?”

  听到他声音的一霎那,孙翔就知道自己完了。就这么一句话,他几乎就能在脑海里勾勒出叶修叼着根烟坐在电脑前头,唇角微微带笑的模样。就这么一句话——他都感到心被整颗捏起来,好像有人拿透明胶带封住了他的口鼻,叫他喘不过气。

  什么都没有改变。

  ……除了他已经不会回到自己身边。

  孙翔将耳麦掰开,深呼吸了两口,感到稍微能呼吸些了,才再把耳麦掰回来。

  “随你,”他低声说。

  叶修在对面嗯了声。孙翔隐约听见敲击键盘的啪地一声,接着画面翻转,比赛场内的画面呈现了出来。

  地图:千波湖畔。

  这场景孙翔并不陌生,许多有挑战心些的普通玩家也爱选这幅图。除却风景漂亮外,这张地图最大的特点便是岸与湖占地面积几乎等同,湖边又没有任何防护,打着打着就容易掉进水里头去,而水战又是大部分人棘手的难点。

  “老叶你怎么这么猥琐,谁都知道你水战无敌手吧?敢不敢换个陆上的图啊?”方锐在频道里叫嚷。

  “你懂什么,这是情怀!”叶修在麦克风里严肃指出。

  看了这图,孙翔心里一时觉得有点不对劲,却也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劲。管他水战陆战,就是在刀山火海上战,他也没什么好怕的。水战再难也是对普通玩家而言,对职业选手来说,怎么也不至于真玩不了;何况孙翔的技术一向是强项所在。

  湖岸上视野开阔,孙翔这张图也打过多次,确定自己的刷新位置后,立马推断出君莫笑刷新出来的方向,一叶之秋拎着却邪便直切中路,往对面跑去。

  孙翔是单刀直入,开门见山,叶修却显然不想按他的节奏来,绕了远路,孙翔又晃了两圈才找到他的位置。

  兵刃相接,几招短暂过招后,君莫笑立马泥鳅似的滑溜脱身,换下一个地方再战。

  连续几回如此这般短暂交手,孙翔再笨也看得出,他就是想把自己往湖边带。他倒也不怕,叶修想水战,他并不是不愿奉陪——刚才方锐那句“水战无敌手”,倒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还真想看看叶修是如何地无敌手。

  又是几次交接,孙翔并不急躁,跟着君莫笑慢悠悠地往湖边迂回前行,一面尽可能在过程中多消耗对方的血量。他的一叶之秋还剩一半多点,君莫笑的则还有百分之七十左右。

  频道里挺安静,只偶尔有加油的只字半语,他们的打法虽然不紧不慢,却也绝不拖沓,可看性很强。刚才的几次交手,孙翔还察觉出君莫笑用了以前从没用过的两个技能,也算是一定的情报泄露,估计大家都忙着记笔记去了。

  到了,湖边。孙翔心里一紧,盘算着要怎样才能在水战里占领先机。

  一叶之秋再次遇见君莫笑,提枪便上,叶修的君莫笑也不甘示弱,几次飞快的交手,紧接着,一个背摔!

  散人连打一向让人措手不及,方才叶修大概是爆了一波手速,孙翔丝毫没有他这么快就会加快节奏的准备,一叶之秋当即被君莫笑一个背摔差点翻进湖里。孙翔也赶紧加快手下操作,想再上岸取得先机。不想君莫笑又是提脚一踹,竟然直接把他踹进了水中!

  一叶之秋砰地掉进湖里,狼狈不堪,君莫笑倒还干干爽爽地站在岸上。孙翔反应倒也快,当即使出技能,想把君莫笑也一并拖下水,狂敲了几下键盘,却发现哪里不对——

  “我怎么卡住了!”孙翔大惊。一叶之秋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干脆动不了了,眼看这就要沉到千机湖底下去,只留个君莫笑站在岸上老神在在地俯视着他。

  “你当然会卡住,不卡住才怪了,知道哥找这个BUG点找了多久吗?”叶修在麦克风里义正辞严道。

  频道里的其他队员比孙翔反应更快,瞬间刷了几面屏,大力批判叶修猥琐至极,胜之不武。孙翔没心思一起打字骂叶修,直接在麦克风里气急败坏道:“要不要脸!你干脆打死我啊,怎么不动了?难道还想让我自己GG?”

  “我当然不能打死你,也不能让你GG,”叶修理直气壮,“因为我有话要跟你说。”

  “你——”孙翔下意识地开了口,“什么?”

  “你还记得你去年在苏黎世湖边跟我说的话吗?所以我今天也找了个湖边来答复你,”叶修说,他的声线在耳机里听来稍有些失真,却沉稳而带着点笑意,“顺便让大家都来见证一下。”

  频道里在说什么,孙翔没有看。他已经彻底不会动了,有人给他按了暂停键,他只能手捏紧拳头,攥满了汗,悬在键盘上,呆滞在原地。他连脑子都没在转,之前想的那些战术像给水泼过一遍,全洗得干干净净。一叶之秋只一手抓着岸,差点就要沉下去——但他早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里的各位都跟我挺熟的,还请大家帮我保个密,别到处乱说啊,”叶修轻松地道,他这话是说给国家队众人听的,“当然,告诉靠谱的人不要紧。”

  耳机里传来他轻轻的清嗓声,接着是深呼吸的声响。

  “孙翔,”叶修开口道,他的声音稍有些不自在,却清晰可辨,“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

  这一回,频道里一片空白了足足约莫大半分钟,静悄悄的,人都走光了似的。又过一阵,才终于有人发话: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竟然是操作本该最慢的喻文州。

  索克萨尔:恭喜[鼓掌][鼓掌]

  喻文州这条消息仿佛打开了闸门;紧接着,频道里洪水泄闸般地刷疯了。大部分是成串的问号,间或夹杂着几个人“什么情况!什么情况!”的呼喊。

  孙翔却没说话。他觉得有点儿头晕,呼吸估计也停止了。

  叶修却没管频道里重新过一回年似的热闹,也似乎没在意他这边,继续开口道:“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我知道,之前有些事是我不好,但你要是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我——”

  叶修顿住了,耳机里传来尴尬的“咳咳”两声,接着:“我去,不行这写得太肉麻了,你等等啊。”


  【频道】

  房主 君莫笑 已将 对战外玩家 全部禁言

  君莫笑:你要是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

  君莫笑:我们可以一起去Y路的新丰吃小笼包

  君莫笑:一起逛西湖

  君莫笑:打多少竞技场都行

  君莫笑:可以吗?

  君莫笑: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孙翔的手仍虚虚地搭在键盘上,可他连该怎么打字都给忘光了。他微微张着口,目瞪口呆地盯着屏幕下方的聊天栏——看见叶修这难得浪漫的表白,他第一反应居然是要开截图。

  半晌,他依旧僵硬着,刚想伸展伸展已经捏得发白的手指,给叶修打个回复,却忽然敏锐地捕捉见耳机背景里传来的远远的笑声。

  这是……孙翔想都没想,对着麦克风高声吼道:“——杜明!”

  对面的笑声戛然而止。

  “杜明!你怎么在那里?叶修和你在一起?!”孙翔猛地站起身,他动作太大,耳机线猛地一扯,差点没掉到地上去。孙翔一手捞起耳机,冲着麦克风继续吼:“不对,叶修在轮回?!喂!叶修!”

  还没等对面回复,孙翔一把将耳机整个从头上扯下,往桌上一拍,就要往外冲。他动作太急,一不小心把椅子也给带翻了,咣当一声,匆匆中还踢到了电脑电源,屏幕连着主机瞬间嗡的一声,整个熄火。他却来不及收拾烂摊子,几步跃到门边,猛地一把按下门把——

  门开了。

  孙翔自从到轮回以来,门口还从来没这么拥挤过。轮回的所有队员都拥了过来,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闹哄哄的……可孙翔眼里只看得见被他们围成一团,站在中间的人。

  是叶修。他的面目和自己记忆中几乎没有不同,只是刘海似乎修得稍短了点,神情比平时要温柔些。孙翔一眼就认出了他身上穿的那件灰色卫衣:那是他们那天在苏黎世买的,孙翔自己也有一件,只不过是黑的。

  “你——”他呆呆地望了叶修好一会儿,好不容易开口,才发现嗓子哑得简直不像自己的声音,“你刚才在哪里?”

  叶修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指了指站在他旁边一脸腼腆的周泽楷,道:“就在隔壁,小周把电脑借我用了会儿,至于你们队员,都是知道了以后跑来围观的。”他转过脸来,注视着孙翔,“怎么,考虑好了没,愿意吗?”

  孙翔的表情扭曲了几回,也没说出话来。也不知道是哪个轮回队员又开始偷笑,叶修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道:“那什么——”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孙翔鼻头发酸,忽然打断他,大声喊出声来,把周围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叶修笑了笑,正想发话,孙翔突然猛地把他拽到怀里。叶修惊了惊,喊了声:“哎!”然而孙翔已经紧紧地抱住了他,头深埋到叶修的脖颈里。

  周围的轮回队员们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江波涛首先带头鼓掌,口里还说着:“祝贺祝贺!有情人终成眷属哈!”两人周围顿时掌声此起彼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儿在进行什么颁奖仪式。

  搞得这么声势浩大,叶修也有些面皮上挂不住,连着推了两下孙翔也没推开,小声说:“喂,孙翔,孙翔?”然而孙翔始终没有抬头。叶修又挣了两下,才发觉不对劲,自己肩头连着脖颈一起全湿透了,这才惊讶道:“……不是吧,又哭了啊?”

  周围的轮回队员们笑得更厉害了,还有吹口哨的,这回孙翔就是想抬头,恐怕也不好意思抬头了,只埋在他肩上一动不肯动,手臂还牢牢绑着叶修的腰身,不让他出去。

  众人笑闹了一会儿,还是江波涛看出连叶修都脸红着,赶紧解围道:“好了,差不多了,也给叶神他们留出二人世界吧?”

  这回叶修连耳朵也红了,随口反击了几句,又是一阵闹腾,好不容易才让众人舍得散去,一面关上了房门。

  房门紧闭,外头的笑闹声渐远了,孙翔这才抬起头来。他眼眶通红,脸颊也泛着红,还在吸鼻子。叶修噗嗤笑出声,调侃他:“行了行了,哪有这么感动啊?”

  “你怎么穿这么少?手这么冰,”孙翔却没理他这句,捏着他的手坐到床边,拿自己的手先给叶修暖着,“你怎么过来的?从H市过来的?饭吃过了没?”

  “你这么多问题,我先答哪个啊?”叶修又笑,抬手捏了捏他脸,“别急,以后时间还多着呢。”

  孙翔被他这句“时间多着”说得心又是猛地一跳,急切地扣着叶修的腰,低头在他唇角亲了一口,接着才衔住他冰凉的嘴唇。叶修的唇依旧保持着个微笑的弧度,孙翔吻着吻着只觉得心头发热。

  他知道叶修特意穿这件衣服,和选那副湖畔的地图是一个道理,可S市冬天湿冷,叶修冻得身上都是冰的。孙翔心里一动,手用了点力箍住叶修的身子,一个翻身便把他带到了床上。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5016/chapters/19251685

(点开后再点一下Proceed才能看到文)

  两人好不容易缠绵够了,身上出了一片汗,孙翔却也不愿意放开他,依旧紧紧抱着。叶修也不躲,由着他抱,想着多出汗也就多出点,让两人光裸地贴在一起。他又抬头亲了孙翔的嘴唇一口,接着便打了个大哈欠。

  “困了吗?”孙翔低声说,一手在他光裸的背上来回无意识地抚摸。

  “嗯,”叶修也不掩饰,又打了一个哈欠,“今天早上过来的。”

  “睡一会吧,”孙翔搂着他,“下午吃饭我叫你,轮回这边食堂不错。”

  “是吗,有什么?”叶修埋在他怀里轻轻笑了声。

  “今天好像是梅干菜烧肉?”孙翔想了想,不太确定地说。

  “那好啊,我喜欢,”叶修说了声,打了第三个哈欠。

  “你睡吧,”孙翔拍了拍他的背。

  叶修嗯了声,寻了个舒服点儿的姿势,闭上眼睛。

  暖气打着,被窝温暖,再加上方才的运动,叶修闭着眼,很快呼吸声便趋于平静。

  孙翔只觉得这一幕美好得不真实,抱着他好一会儿都兴奋得没能入睡,方才是太过震惊,这会才慢慢体味到心中喷薄而出的快乐感来。他没照镜子,但也知道自己脸上的笑肯定傻得惊人。

  他一手抱着叶修,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想去够自己的手机。摸了半晌没摸着,却听到嗡地一声震动,他回头看看,才发现是叶修的手机亮了起来。

  ……

  孙翔犹豫了两秒,还是拿起了叶修的手机。举到面前,锁屏里显示的是微信消息,或许是因为太长,只显示出几行,但前头那个名字,孙翔却是认得清楚。

  黄少天。

  孙翔手里稍稍攥紧了手机。黄少天居然比他还早拿到叶修的手机和微信号,这是他没想到的,却也不出意料之外。低头瞥了叶修一眼,他仍然熟睡着。孙翔这才抬起头重新看着屏幕。手指微抬,试着将信息往右一滑——

  叶修没有设密码。

  界面很快跳进眼里,黄少天一如往常,还是很能说话,一连数条长得夸张的微信,还兼杂着几条语音。孙翔看了眼时间,最早的大概是他们竞技场后发来的。

  他拉到最上头,从头读到尾。信息很长,孙翔看得却很仔细,眉头皱得越攥越紧,看到最后,几乎又隐隐地感到愤怒起来。

  黄少天难道还真以为自己还能夺走他吗?

  这几长条信息倒是写得情真意切,然而也不会有什么用了。孙翔冷笑了声,毫不犹豫,手指动得飞快,几下就将所有消息一并删除,接着利落地关了屏幕,将手机丢到一边。

  他动作大约是有些大了,又或者是叶修没有睡着。怀里人稍动了动,抬起头迷迷糊糊地问:“怎么……”

  “没事,”孙翔低声道,他顿了顿,身体下滑,和他一起钻进被子,亲昵地摸了摸叶修的额发。“睡吧,”他说。

  -END-


评论(79)
热度(668)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