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24

*翔叶,黄叶,喻叶


24

  酒还在醒酒器里醒着,黄少天已经被众人灌得烂醉了。

  这回国家队能拿冠军,他算是一大功臣,光队员就怎么也不会放过他,更别提随队工作人员里还有一众粉丝。冯主席心脏不好坐飞机不方便,隔着大老远给众人视频,乐呵呵地端着酒杯道敬一杯,叶修还知道捧着杯白开水假惺惺慢吞吞地往下抿,黄少天则实诚得多,真将备着的白酒给一口干了。他酒量不比叶修好多少,又撂下大话旁人敬多少他便喝多少,不一会儿就趴在了桌子底下。

  有的人醉了倒头便睡,黄少天则显然不属于这一挂的,醉了比平时话更多,方圆几里的人都得被吓跑。叶修戴着手套扒拉着小龙虾,本来正津津有味地听他唠叨小卢在蓝雨怎么偷吃他零食,下一秒就听他转进如风,关联词也不带一个的——“老叶,老叶!”

  叶修一震,手里刚剥出来的一条虾肉差点就给糊到茶水里,又听他继续嚎:“叶修,为什么——”

  “——少天好像醉了,我送他回去吧,”喻文州笑道,一手扶着他站起来,提高的声线一度盖过了黄少天的。

  黄少天一时被打断,神情十分迷茫,恍惚地看着叶修盘子里堆成小山的龙虾壳。过了两秒,又恍然大悟似的,掷地有声道:“叶修!”

  叶修生怕他又嚎出点什么来,到时大家都得遭殃,赶紧拍拍手,将手套摘了,几步跨过来,“要帮忙不?”

  他一手扶着黄少天的手臂,黄少天倒好,干脆便整个人倒上来了,趴在他身上,嘴里又念叨:“老叶,我和你说,今天……”

  “好好好,”叶修一手赶忙捂上他嘴,不让他说话,和喻文州对视一眼,说:“那我送他回去?”

  “好,”喻文州点点头。

  叶修费了点劲,才在喻文州的帮助下把黄少天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一手扶住黄少天的腰。黄少天整个挂在他身上,好在还能勉强走路,叶修也算是体会到那天喻文州送自己回房是如何不容易了。

  “老叶!你不能走啊!我们还要玩游戏呢!”方锐看叶修要走,隔着桌子冲他喊。

  他这一喊,旁边人都纷纷附和,楚云秀举着红酒杯大喊:“不准走!领队不准走!”

  叶修乐了,冲她喊回去:“你也醉了吧,不行啊你!”又冲方锐:“你们等等啊,我待会儿再来。”

  如此一来二去,又拖了好一会儿,直到叶修再三保证自己一定会回去,众人这才给他俩放了行。

  黄少天挂在他身上,睡死了一样,他平时看着身材匀称,这么一被扒在身上,叶修才感觉到他的重量,以及送人回房的任务诸多艰难。他好容易把他从餐厅拖出来,背麻袋似的送进电梯,这才暂且松了口气。

  黄少天究竟有多重暂且按下不表,他这离得也是够近的了。叶修出门时忍不住往孙翔那头瞥了一眼,见对方本来和唐昊胡乱开着玩笑,见到叶修这头,脸色刷地又不对劲起来。这也难怪,现下黄少天死扒着他,只差没整个树袋熊似的挂上来了,头枕在他肩上,睡得十分亲热。

  叶修好容易够到电梯按钮,艰难地按下,低头轻声唤:“少天,少天?”

  黄少天眼皮动了动,仿佛是听到了,又好像没听见。叶修又喊了几声,依旧没有反应,只好无奈放弃。电梯一会儿便到了住的楼层,叶修弄不醒他,只好一点点再把黄少天拖回房。他强烈怀疑黄少天明明是醒着的,脚还能跟着他动作走几步,却也只有腿还在动了。

  到了黄少天门前,叶修再次遇见难题。他不知道黄少天把房卡放哪儿了。以前要是碰上这回事,他翻翻黄少天的口袋就行。如今知道了黄少天对他的心思,掏人家口袋真是不想多都难。

  叶修身上趴着个黄少天,在他门口思考了五秒钟人生,终于痛下决心去翻他口袋。黄少天穿的是国家队专门做的夏季队服,裤子轻飘飘的,很薄,隔着层布也能触到他身上喝酒后滚烫的热度。好在黄少天的卡就放在右手裤兜里,叶修随便摸了两下便摸到了,只引得他哼哼了两声。

  终于开了门,叶修进去,把黄少天丢到床上。他脸因为喝酒红了大片,身上也漫着股酒气,叶修怎么把他扔上去的,他便还怎么趴着,动也不带动一下,样子看着十分好笑。

  叶修站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还是坐在床沿,轻声道:

  “少天,你刚才想说什么?”

  他等了好一会儿,黄少天才哼哼唧唧了两声,颤颤巍巍地睁开眼睫,迷茫地看着叶修。

  叶修又有点儿好笑,道:“不说我就走了啊,你这儿酒味也太大了。”

  黄少天两眼依旧对不上焦,分神地盯了他半天,才说:“……啊?”

  饶是认识黄少天多年,叶修也没见他醉成这样过,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伸手把被子拽出来,摊开往黄少天身上一盖,说:“没事我就走了啊。”

  黄少天皱眉,道:“热死了!”踢了两下被子,叶修才给他盖上,就被他蹬掉了一半。

  叶修无奈:“黄少天你几岁啊?”又把被子盖回来,“乖啊,盖好,一会儿就冷了知不知道?”

  黄少天仍盯着他,突然含含糊糊道:“……你平常也这么对孙翔的吗?”

  叶修手里还攥着点被子,倏然被他一问,怔了怔,顿了两秒,才平静地说:“不是,我对他更好。”

  黄少天眯起眼。他凝视了叶修一会儿,直到叶修都被他盯得有点儿后悔自己是不是话重了点儿,这才慢慢道:“……老叶,你别想了。”

  “我别想什么?”叶修反问道。

  “我不会放弃的。”黄少天注视着他的眼睛,笃定地说道。

  他抱着被子,仍维持着先前那个有些滑稽的姿势,看上去特别没说服力。叶修却忽然觉得心上好像被敲下了一块,难受得厉害。他没料到自己还能反应这么大——他之前也没这么大反应过。

  “黄少天,”叶修慢慢地说,斟字酌句,“我……”

  咚咚!

  室内本来连盏灯也没亮,除却他们俩的说话声,静得像滩死水。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实际上很克制,叶修却还是被吓了一跳。他仿佛忽然如梦初醒,倏然抬起头。

  “叶——”

  “我去开门,”叶修匆匆地说。他猛地站起身来,往外走去。黄少天没起身拦他,也不知是动不了,还是只是没动。

  门外的人是喻文州。他大概也被灌了点酒,脸侧缀着一点浅红,语气却和平时无异:“时间太久了,我来看看。”

  叶修一时无言,一手扶着门,说:“你……”

  “只是看看,”喻文州微笑道,“没别的意思。方锐他们在找你,要过去吗?”

  叶修呼出口气,许久才道:“好吧。”

  门开着,叶修又倒回去看了看,黄少天抱着被子闭着眼,看上去已经睡着了。


  方锐自愿把房间贡献出来给国家队玩闹,叶修进去时,楚云秀和苏沐橙正笑眯眯地拎着几大袋零食和饮料进门,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是上哪儿买的。房间窄小,偏偏大家都要抢电视机前边的位置,几个人七零八落地滚在床上或地毯上,也有两边互相滚来滚去的。方锐呼吁了几次不要脏了床单未果,自己干脆也放弃了治疗,抓了把腰果在床上啃。

  叶修扫了一圈,国家队并非全体到齐,不见人影的自然有张新杰,孙翔和唐昊也不知去了哪里。除了黄少天这样一开始便把自己喝倒了的,其他几个平时也不怎么合群,众人也不太介意。见人到齐,吆喝几声,便围成一圈坐下来,开始玩游戏。

  天黑请闭眼是保留节目,大家伙儿玩了几圈,便开始无限跑题,聊得停不下来。最后还是楚云秀一拍手要玩儿真心话大冒险,这才又返回玩游戏的主题,众人一起写了问题跟大冒险的纸条,放在中间供抽选。

  几轮下来,叶修也被抽中两回,全偷懒选了真心话,话题倒是够劲爆,却全被他不痛不痒地带过去。终于第三回抽到叶修,大家说什么也不肯再让他再选真心话,必须得抽大冒险。张佳乐在一旁抓着他手臂就往大冒险纸条那儿够,边嚷嚷:“我都脱了衣服到楼下跳舞了,你好意思不选大冒险吗老叶!”

  “你是你,关我什么事啊?”叶修誓死不从,闹了一阵,最终还是被众人强迫着塞了张纸条进手。他慢吞吞地打开,眼皮一跳,说:“这什么人写的啊?多大仇啊?不来了不来了。”说着便要把纸条扔到一旁。

  其他人当然不许他这么轻飘飘一笔带过,李轩跑到一边,将纸条打开,大声宣布:“叶神现在要站到门口去,看第一个路过的人是谁,然后和那个人一起关进衣柜里十分钟。”

  “那要是和老外关到一起怎么办!”方锐举手,“外国人让我们关吗?”

  “不会,能路过这层的大多都是C国队的随队人员,”王杰希说。

  “说不定还是叶修的粉丝呢,那不要高兴疯啊!”楚云秀道。

  “那得有两个人去看着吧?总要有人绑人进来吧?”方锐又问。

  最后一圈问下来,居然是周泽楷和王杰希自告奋勇,要帮叶修守门。叶修在原地坐得不动如山,怒指二人道:“小周这你就不地道了啊!还有老王,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你,不就是想躲一轮真心话大冒险吗?”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王杰希诚恳道,一面站起身来,一手把他拽起来,“那门口请吧?”

  暴力镇压下,叶修也不得不服,被两人架着一波带到了门边。本来时间都晚了,门口照例不会有人经过,这天到底是决赛结束,远不一样,外边还热热闹闹的,指不定就会有人来。叶修百无聊赖,周泽楷说什么都只微笑回应,坚决不发一言,只能和王杰希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对喷了半晌,算是打发时间。

  门口路过的人却没让他们等太久。只过了约莫十分钟,电梯那边便传来了动静,嘻嘻哈哈地。叶修只听一两句,心便沉了下去:走廊里头传来的声音,分明是孙翔的。

  来人果然是孙翔和唐昊,两人大概也是刚出去买了东西,手里提着两个袋子。孙翔才走过来,就看见方锐这边的门大喇喇地敞开着,正要诧异道:“什么……”

  就一眼看见门口叶修王杰希周泽楷这奇妙的组合门神一样嵌在门框里。王杰希见来人是孙翔,估摸着仍担心他和叶修不合,犹豫了一秒没上去,就见周泽楷说:“没事的,”一边上去便架住了孙翔。

  “卧槽,干什么?!”孙翔人高马大,却也挡不住他队长突然袭击,手里装着可乐的袋子砰地一声掉在地上,一下便被周泽楷给架了过来。

  既然周泽楷说没事,王杰希也懒得多想,顺手便把叶修拎进门里。

  游戏主角都被推进房间里来,还在继续真心话大冒险的众人见了自然也一哄而上。诸如张佳乐方锐自然是抢在前头,看热闹不嫌事大,再如喻文州,也只笑着看他们闹。楚云秀拍着大腿跟苏沐橙吐槽:“我还说会进来叶修的粉丝呢,结果是孙翔,哈哈哈!他们不会在衣柜里打起来吧?”

  “不会的,”苏沐橙笑。

  “我赌五毛,叶神肯定打不过孙翔!”李轩道。

  两人措手不及,一下便被推进了衣橱里。宾馆这衣柜说大不大,却是很高,方才方锐早把衣服都理走,里头空荡荡的,两个人倒是容得下。

  衣柜就立在床边,一群人将叶修和孙翔塞进衣柜里,还不忘把门死死抵上。厚重的柜门一阖上,外头的声音霎时被阻了大半,叶修拍了两下柜门,扯着嗓子喊:“喂!放我们出去!”

  “没用的!”外头传来张佳乐狂妄的笑声,“你叫破喉咙我们也不会放你们出来的!”

  叶修又从里头拍了会儿柜门,旁边的孙翔倒是一点动静没有,叫他稍有些惊讶。叶修努力了一会儿,也拿外头人没办法,只得转过身来,面对着孙翔,摊了摊手。

  “你们在搞什么?”孙翔抱着手臂,阴沉道。他们都刻意背贴着柜面,免得和对方肢体接触。

  “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我抽到和第一个路过的人关衣柜十分钟,”叶修无奈道,“等一等吧,一会儿就出去了。”

  “有毛病,”孙翔没好气地评价道。

  看他那样子,多半还是对他颇有意见。叶修轻轻叹了口气,没话找话道:“拿冠军了,还开心吗?”

  孙翔表情终于有点变化,像是很开心,却又不愿意让叶修看到似的。最终他只是抿了抿唇,气冲冲地说:“还行吧,以后我不会差这一个的。”

  “嗯,”叶修说。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空气几乎凝滞。这逼仄的空间里窄小闷热,孙翔个子高,头几乎顶到柜子顶,只能稍稍低着头。叶修出神地凝视着他,几乎难以想象,就在两个星期前,这个大男孩还和他在同一张床上肢体纠缠,肌肤相亲。

  “你还是很恨我吗?”叶修突然出声道。

  孙翔闻言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地道:“你什么都不懂。”

  “是,所以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叶修低声说。

  “告诉你什么?”孙翔忍不住提高声音,又好像怕被外头听到,压低了声线道,“告诉你什么,你好跟他们俩一起笑我?”

  叶修张了张口,终究还是没说话。

  “所以我说你什么都不懂,”孙翔怒极反笑,“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恨不恨你关你什么事?”

  叶修沉默半晌,说:“是,不关我事。”

  他低着头,并不言语,神情难以看清。孙翔又怒道:“你干什么又这幅样子,搞得好像你受了委屈一样?”

  “我没受委屈,是你受委屈了,”叶修静静地说,“是我的错。”

  “废话!当然是你的错!”孙翔低声吼道。他挥了两下手,好像希望旁边突然有人能跳出来附和他似的。但是衣柜里一片漆黑,他们只能就着缝隙里透出的光线勉强看见对方的五官。

  叶修没有回答,依旧低垂着眉眼。他这副样子却反而将孙翔更加激怒了。

  “你不要这幅样子!”

  叶修稍稍抬起头来。他仍然没有说话,孙翔却像是看到了黑暗里他的目光。

  “你——你别这幅表情!”他低吼道,声线里仍含着怒意,“你这幅样子给谁看——你明明什么都知道——”

  这句话像是突然让他崩溃了。他颤抖起来,声线和着身体一起激动起来,如若不是衣柜里一片昏暗,叶修肯定会看见他涨红的脸庞。

  “你他妈又做出这幅样子,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他声线颤抖,“我怎么可能恨你?”

  叶修只是无言。

  “我怎么可能恨你——我还是——我还是——”孙翔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哽咽打断了他的语句,“我——”

  他停住了。叶修冰凉的手指触到了他的眼角,将泪水抹去。

  “对不起,”叶修说。

  “我不想听对不起!”他的手指却带出了更多的泪水,柜门或许不能挡住所有声音,但孙翔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忍不住提高了些声音,“我想——我还是想……”

  他的声音渐渐弱下去。叶修似乎看见他的目光和那日在苏黎世湖边时重合在一处。

 “我还是想,”他哽咽道,“要是你有一天能回到我身边……要是我们还能在一起……要是你能和所有人都说……要是我们不用躲着别人……”

  “这不可能,你也知道的,”叶修轻声说。

  “为什么不可能?”孙翔激动道,泪水从他的眼里不断滚下,“凭什么不可能?!我就是想和你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我就是想——”

  门刷地被拉开了。刺眼的光霎时间投射进来,叶修和孙翔都条件反射地眯起了眼。方锐正高唱着“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拉开柜门,一眼看见孙翔眼眶通红,泪水满面的模样,吓得蹦了老远,喊道:“卧槽,老叶你干什么了,把人家欺负成这样!”

  孙翔抹了两把脸,最后看了叶修一眼。他转过身去,含糊道:“我没事,”接着便飞快地往门口走去。

  见孙翔居然哭了,外头闹腾的众人也一下静了大半,谁都不敢去拦孙翔,只听见他咚咚地走到外头,与门砰地砸上的声响。

  屋子里静悄悄的,半天,楚云秀才悄声道:“叶修……你也不用这么狠吧?你不会真打他了吧?”

  “而且还打赢了,”李轩敬畏地补充。

  叶修苦笑了笑,坐回地毯上。

  “没什么,继续玩吧。”他说,声音听上去很疲倦。

  -TBC-

评论(12)
热度(442)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