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22

*翔叶,黄叶,喻叶


22

  半决赛不出所料地比之前的任何一次比赛都艰难不少。国家队开局便被对方选手下了个马威,打出了半决赛里几乎难以看到的一挑三。尽管王杰希凭借魔术师打法惊艳四座,及时救场,加上守擂大将周泽楷一贯强势的表现,勉强挽回一点局面,最终仍是落后了两个人头分。

  团队赛国家队早有准备,精心筹谋,开场时却仍然落了下风。好在这一回的指挥由肖时钦担当,队内气氛并未因为伊始的失利而消沉,纠缠消磨了约莫半小时后,由方锐抓住机会一次漂亮的反攻为起点,打开了局面,使C国队掌握主动权,之后便是水到渠成,渐渐扭转了势头,最终整体计分以领先一个人头分险胜G国队。

  叶修打了多少年荣耀,哪怕队伍人心散乱,他也都还能坚持,偏偏世邀赛是他第一回只能坐在旁边干看着,愣是不让人上场的。上头国家队打得步履维艰,他一个人坐在底下掌心冒冷汗。等荣耀二字打在荧幕上,叶修站起来鼓掌时,才发觉自己刚才一直紧紧捏着拳头,手都一时不太好使了。然而见到选手鱼贯从比赛场上出来,朝着四面观众挥手呐喊,他又忍不住呼出口气,揉揉脸颊,换上副轻松些的神情。


  叶修本来之前就心想着要把夹克还给孙翔,只是赛事紧急,闲下的时候旁边总有人,当面给他也嫌尴尬;等众人都不在了,他又忙起来,就把这件事完全抛到了脑后头。半决赛前一晚他依旧熬夜到两三点才回房去睡,路过孙翔房门口前,才依稀想起有夹克这么回事,可总不好将孙翔从睡梦里敲醒,于是只好又作罢。

  这回半决赛完了,他总算找到孙翔醒着,自己也醒着的机会。叶修先回了趟自己房间,准备把衣服拿上再去找孙翔。

  路过会客厅时,看见茶几上摆的那枝玫瑰,他又有点怔忪。自从黄少天那天说要“追他”开始,每天清晨摆在他门口的玫瑰就没断过,叶修严重怀疑黄少天多半是订了哪家的什么鲜花套餐服务。他本来打算全塞给苏沐橙,不想后者摆手笑说都是人家的心意,怎么也不肯要。叶修自己也没那个精力一朵朵打理,全扔在茶几上,酒店清扫人员过一日便把开败了的收拾掉,他再丢一枝新的替上,至今他房里都还有两朵玫瑰晃眼地摆在那里。

  黄少天要送花便送,叶修管不了,只是四分之一决赛他半开玩笑地警告过一次后,对方就真的再没什么越界举动,甚至连追他这一茬也不再明着提了,叫叶修稍稍松了口气。

  往好的想,这说不定是黄少天终于打算还是先好好打比赛再说。叶修想着,一面把他挂起来的那件夹克收下来,随便叠了两叠,搁在臂弯里,出门去找孙翔。

  和孙翔分手满打满算也才将近一周,叶修却觉得仿佛已经过去几个月,连带着他房间这扇门也陌生起来。他在门口犹豫了片刻,才伸出手去在房门上轻轻敲了两下,轻声说:“孙翔?”

  里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看来他人在。叶修收回手,抱起双臂。他并没等多久,门却也没对他整个大开,孙翔只将门拉开条缝,露出大半张脸来,依旧是一如这几天那副阴沉的神情:“干什么?”

  叶修恍了恍神,一时居然神游开去,想着这小子最近和莫凡的脸色有的一拼。孙翔见他不说话,又有些怒的样子,说:“没事我关门了,”说着便要把门带上。

  “哎哎,”叶修赶紧招呼他,一边抬起手臂,把那件夹克亮给他看,“这是你的吧?”

  孙翔神情一滞,伸手一把将那件夹克抓到怀里,眼看又要关门。叶修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抵住门——这招他还是跟喻文州学的。孙翔本想把门一把撞上,被他手挡着,又怕夹上他的手,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恼怒道:“你干嘛?”

  “我就想问问,”叶修飞快地说,意有所指地拿下巴指了指他手里那件夹克,“你为什么……?”

  孙翔的表情一时有点扭曲,好像恨不得赶紧砸上门似的,“你管那么多干嘛?”

  “我是领队,我什么都管呗,”孙翔不讲逻辑,叶修也跟着他一起不讲逻辑,不假思索便来上一句。

  “你……”孙翔被他一句话噎住,半晌没想起反驳的语句来,顿了两秒,才恶狠狠地说:“我只是怕你身体出问题,影响队伍状态而已,你也别想多了,不然我都觉得恶心。”

  他这话说得重。叶修神色闪了闪,手已经从他的门框上收了回去,下一刻倒好像又恢复如常了。

  孙翔说话前不想清楚不是第一回,话一出口,他只觉得出了口气,然而只过一秒,看去又有些后悔,张了张口,却也不愿意收回,半天才憋出一句:“我……”

  “没事,我就问问,”叶修往后退了一步,笑道,“我熬夜是不用上场,你以后别这么晚还到处乱跑了,还有比赛呢。”

  孙翔话卡在喉咙里,最终只生硬道:“知道了,”手一用力,便把门砰地一声带上了。

  他甩门的力道大得很,狠狠地撞进门框,叶修给震得原地抖了两抖。他叹了口气,盯了眼前厚实的门一会儿,刚想回房间,就听到有人喊他:“叶修!”

  叶修心里莫名地咯噔一下,想,怕什么就来什么。他转过头去,看见黄少天正朝他挥手道:“你站在那干什么?”

  他正欲答话,黄少天已经走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抬头看看,发现他站着的是孙翔的房门口。他皱了皱眉头,却也没说什么,只当没看到,一手搭着他的肩,道:“走走走,去吃晚饭不?我上网查了查,发现附近有一家G国风味店,听说那的猪肘跟香肠特别好吃!”

  黄少天刻意把话题引开,叶修心里也轻松了点,笑道:“怎么,庆祝打败G国啊?”

  “可不是嘛!”黄少天开小火车似的,两手从后头推着他的肩膀往前走,“反正你必须得去,这可是庆功宴!”


   决赛国家队对战K国队已成定局,众人越发紧张忙碌。这天的训练结束得说晚不晚,叶修照例准备多忙一截,喻文州也就坐定在他身边,说留下来陪他。

  他们这几日工作下来,找到了一点小窍门,比如眼下喻文州就打包了晚饭时剩下的一点薯条,两人干一会儿活,还能间或开一会儿小灶。K国队召唤师以选位与走位闻名,躲在地图里神出鬼没,愣是见不到人影,叶修看了会儿也觉得眼花,干脆把录像放在一边,先推了键盘吃夜宵。

  喻文州看他休息,也暂停下来歇一会儿。大约是训练室里热,他稍稍舒展了下身体,自然地伸手解开白衬衫顶上的两颗扣子。叶修盯着他或有意或无意的动作,忽然不太惊讶地发觉他暧昧的举动并没给自己带来像往日一样的波澜。

  喻文州暂且不急着吃,掏出手机回了几个消息。叶修在一旁啃他的薯条,一面打量他回短信,半天突然冒出句:

  “要是我对你没感觉了,怎么办?”

  喻文州愣了愣,转过头来盯着他瞧。他盯着叶修,叶修便也盯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半晌,喻文州才慢慢开口道:“那我会很失望。”

  叶修又送了根薯条进嘴里。他脑子里几乎条件反射地闪过孙翔眼睛通红地大喊“谁都比不上你”的模样,又或是黄少天抱着那束夸张的玫瑰敲开他房门的样子。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是被他自己给逗的。

  “怎么突然这么说?”喻文州轻声问。他没带着他一贯的微笑,但也看不出特别不快的模样。

  “我回去仔细想了想,有些事确实和我一直以为的不一样。”叶修笑笑,伸手用干净的那只手去掏口袋。他这动作喻文州太熟悉了,见到就知道他烟瘾又犯了。

  叶修很快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大概是想起训练室里头不能抽烟。喻文州把手机按灭了,也伸手从叶修那边捞了根薯条,慢条斯理地咽下去,看他的眼神里似乎装着许多思虑。

  “我现在有点后悔,上次不该直接做到最后一步的,”喻文州抽了张纸巾擦手,若有所思地道。

  他们间的那场性爱确实霎时间把他过去几年间无名的欲壑填满了,执念被一朝实现,过去后反而不留痕迹。“也是,”叶修想了想,还是说,“在这之前,我自己也没想清楚过。”

  他话音刚落下,喻文州居然笑了起来。叶修诧异地抬头,问他:“你笑什么?”

  喻文州又笑了几声,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居然也有这么青涩的时候,”看叶修也有点儿面皮绷不住的模样,他忍不住又笑出声来,问他:“我是你初恋吗?”

  这下叶修的脸是真红了,他咳了两声,小声说:“算是吧。”

  喻文州又笑了一会儿,才缓过来,伸手把叶修眼前的一缕刘海往旁拨了拨。叶修并没躲开。他很快收回了手,笑道:“你要是不想继续,那就不继续了,我们现在结束,也是及时止损。”

  叶修嗯了一声,也伸手抽了张餐巾纸。他在嘴上擦了两道,这才说道:“那就这样吧。”

  喻文州依旧看着他,眼神是深的,声音却很轻快:“好,那就这样吧。”

  短暂的歇息过后,两人很快回到工作上。他们解决完了薯条,将包装纸整理收好,重新点开一段K国录像。技能与特效的声效很快填满了静默的训练室,平和的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这是他们都熟悉了的沉默。

  直到夜逐渐深了,叶修才又拿出领队派头,命令喻文州赶紧回去。他们早习惯了这样的作息,喻文州也没太多推脱,只照例提醒他:“记得关灯锁门。”

  叶修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了。喻文州拎起包,最后在叶修肩上好哥们似的拍了一下,便向外走去。

  训练室门被吱呀打开,外边走廊的光流泻进来,又很快被门的阴影重新盖上。喻文州的身影消失了。门带上的一瞬间,叶修仿佛看到过去的几年也被一并阖在了外头。

  -TBC-

评论(30)
热度(420)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