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20

*翔叶,黄叶,喻叶


20

  四面八方的荧幕上大写的“GLORY”字样打出,各电视台记者解说还懵着不知究竟是哪边赢了,求救似的四下望了一圈,见到C国席位上叶领队已经站了起来,两手以颇大幅度不断鼓掌,面带微笑。

  这该是赢了!记者们欢欣鼓舞,再往中央全息投影看去,果不其然,地图上的一片废墟里,只剩下他们的神枪手还站在原处。饶是周围全被轰得塌得塌倒得倒了,一枪穿云的帽子依旧没倒,坚定地立在原处,黏在他头上似的。

  C国队观众席爆发出一阵欢呼,国旗全展了开来,摇得排山倒海。周泽楷没在里面呆太久,很快从比赛席里开门出来,四周顿时又是阵阵尖叫,这回还多了些外国人方向传来的声响。他面上微笑腼腆,也不管身边闪光灯噼里啪啦,只朝两旁观众简单挥了几下手算是问好,便过去和E国选手握手。

  那厢记者解说对比赛不明情况,看叶修反应才知道是赢了,这边选手席就要淡定不少。黄少天跟着叶修一起起身鼓了会儿掌,感叹:“周泽楷这小子人气也太高了吧!”又看了看屏幕上的数据,说:“这一场打得还真是不容易,就剩0.4%了啊!不过周泽楷还真是够狡猾,最后那个假动作做的,E国队那人太惨了,啧啧啧!”

  “要是慢一步取消,那就是对面赢了,”叶修最后拍了几下手,叹道,“这一场够精彩。”

  两人聊了几句,黄少天坐回椅子上了,他却没坐下,顺势往后头走。团队赛的成员纷纷起身准备,李轩夸张地做了几下伸展运动,要去跑步似的。

  具体战术众人早已有所准备,团队赛队伍内部语音开放,这回全权交与喻文州指挥,叶修也不担心,只稍鼓劲了两句,将重点细节再吩咐一遍,便放他们上比赛场去。

  选手们纷纷准备向外走,正巧碰上从赛场回来的周泽楷。他虽然腼腆些,与众人关系都还不错,此时和团队赛选手一一击掌碰拳,又在孙翔的肩膀上额外拍了一拍。孙翔对他点了点头,眼神姿态都颇坚定的模样。等都互动完了,他才走回自己座位坐下。

  叶修等在门口,服务周到地给开了门,众人路过他时,免不了又是一番赛场动员。喻文州和他击了下掌,微笑了笑。王杰希手劲大,捏得他手发白。李轩神情庄重,似乎在进行某种从叶修身上吸取荣耀之力的仪式。张新杰只和他简洁地握了握。轮到孙翔,叶修却又被忽略了,手仍尴尬地悬在空中,孙翔已经目不斜视地走过去,当他空气一样。

  苏沐橙排在他后头,见状面色稍有不快,又被叶修迎面拍了拍脑袋:“想什么呢,别分心,好好打比赛。”

  她吐了吐舌头,和叶修轻轻碰了碰拳,这才往过道上走去。

  叶修送走了团队赛成员,将选手席后门阖上,再回到方才的座位上。比赛没开始,他又有些许恍惚,盯着中场休息时乱哄哄闹成一团的体育馆发呆。旁边黄少天亲昵地凑上来,靠在他耳旁问:“看什么呢,看什么呢?”

  他离得有些太近,叶修实在不习惯,往旁边躲了躲,黄少天倒也没继续往他身边凑。叶修以反弹作为拆招,轻描淡写地回问:“你看什么呢?”

  黄少天靠回座位上,抱起双臂,笑嘻嘻地说:“我在看,KISS CAM还会不会照到我们这边来。”

  叶修啧了一声,心不在焉地说:“美得你。”

  黄少天上下左右打量他,又拿手掌摊开,在他面前逗猫似的来回乱晃,叶修只焉焉答答地瘫在椅子上,很没精神。黄少天严肃地思考了半晌,又好像忽然灵光一闪,兴冲冲地对他说:“来来来,左手给我。”

  叶修总算回头看他,手藏起来,警惕道:“你干嘛?”

  “我前几天在网上看的,怎么给人看手相!”黄少天兴致勃勃地宣布。

  叶修神情古怪,显然是被他拙劣的泡妞手法给雷着了,顺口吐槽他:“又是看面相又是看手相的,我看你退役后也有活儿干了,到路上支一摊子算命去吧,黄大仙。”

  “我去!你骂谁呢!”黄少天气得锤椅子,“谁黄大仙了?”

  “你啊!”叶修乐,“可不是吗,你当初还跟我讲——哎哟,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别乱来啊!”

  “你叫谁黄大仙?叫谁黄大仙?”黄少天磨牙,扑上来就要挠他痒痒,叶修最受不住这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往后头连退了两个座位,又要逃走。黄少天见势大好,哪里肯让他逃,伸着魔爪还要挠他,叶修被他压得整个人背贴在椅面上,笑得喘不过来,手推着黄少天想把他推走,却又使不上劲。后头几个选手看他们玩闹得开心,压根没人上来帮忙,楚云秀更是连手机都掏出了口袋,摄像头明晃晃地对过来,也不知拍的是照片还是视频。

  黄少天玩疯了,叶修却还记着两人坐的是第一排,虽然此时大多数人注意力都放在场内的KISS CAM上,也怕又有好事记者拍照乱报道,纵使推不走黄少天,手仍乱摆着想采取点行动。黄少天把他挠得腰使不上力,笑得也说不出话来,好容易憋足了气,大声喊:“黄少天!”

  这一声气沉丹田,中气十足,黄少天给他吼得抖了抖,叶修赶紧趁机把他蹬开,坐到一边。见他还要过来挠,叶修顺了几口气,又往旁边坐了坐,才转过头道:“以后别这样了。”

  他唇角还带着点笑,不论面上神情,还是语音声调,都仿佛半开玩笑半严肃的样子,说不出是不是认真。

  黄少天却被叶修这一句搞愣了,怔了怔,破天荒没再给他顶回来。他回到原来座位上,坐端正了,安安静静地等着比赛开始。

  叶修于是也坐回到他身旁的位置上,中间隔了一点,没挨着太近。

  黄少天的不言语当然只会是一时的,没一会儿又重新打起精神,也不再过来烦他,只一个人胡乱哼着首歌,不成调子。叶修打侧面看他,心里也没那样好受;可他终究还是没再多说什么。


  团队赛结束,四分之一决赛得出结果,下午阳光依旧很好。叶修抱着台电脑踱到喻文州门跟前,抬手极克制地敲了两下门。房门里传来动作的声响,叶修看不见内里,却几乎能在脑海里凭着声音勾勒出喻文州是怎样听见他的敲门声,怎样反应,怎样轻巧地走到门口来——

  咔嗒一声,门把动了动,接着门开了。里面的场景却和叶修的想象有所出入。喻文州的头发湿答答地,有两束滴着点水,垂下来挂在他眼前。他穿着件简单的白T恤,浑身散着沐浴露的清爽气味。

  他这幅样子太暧昧,那日散着头发、衣衫被他剥得凌乱,赤裸手臂扣着他身子的模样几乎立时在脑海里飞快地碾过去。叶修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两步,喻文州却神情坦然,招呼他:“进来?”

  “你先把头发吹好吧,我待会儿再过来,”叶修说着就要往回走。

  “没事,你先进来吧,我马上就好,”喻文州道,又做了个手势,像是执意要他进去。看见叶修脸上神情,又笑着补充,“我真不做什么。”

  叶修颇刻意地清了两下嗓子,面色如常,心里却又踌躇了半秒,这才往里进去。喻文州先他两步,走在前面,叶修才刚把门带上,他手里已经攥着块白毛巾出来,十分自然地对他道:“帮我擦头发?”

  “……”他耍流氓耍得太温文尔雅,叶修拔腿就想掉头往外走,才刚动了动,喻文州又笑:“开个玩笑,”便一面擦着头发,一面往洗手间里走去。

  叶修自觉被耍,喻文州方才脸上还挂着点高深莫测的笑,他看见也只当没看见,摇了两下头,慢慢地在茶几边上坐下来。喻文州的房间他还没来过,之前凡是有事商量,从来都是喻文州过来找他,要不就在训练室解决。房里很干净,没什么东西,却有种喻文州特有的气息。

  宾馆的吹风机风力够足,叶修在外头等着,里头的嗡嗡声也那叫一个震聋欲耳。他没等多久,喻文州便已经出来,头发仍稍稍有点湿,却也梳整齐了,回到他原来的样子,叫叶修稍稍松了口气。

  “分组你看了吗?”叶修稍微坐直身体,懒洋洋问他。他们打败E国队同时,其他三组也决出了胜负,这回他们与K国又没对上,半决赛分组为C国对G国,以及K国对A国。

  “我们运气不错,G国队实力强劲,但也比K国队更好对付,”喻文州道,“不过我还有个东西要给你看。”

  “哦?”

  喻文州转过身去捣鼓了一会儿,捧着他那台笔记本电脑走过来,搁在叶修面前。上头是电竞之家的官方网址。他们比赛刚完,报纸出得没那么快,网页的版面却已经更新,上头用加粗了的夸张大字体印着:物是人非……?最佳搭档昨日重现!!

  黑体字下面赫然是一叶之秋与沐雨橙风背靠着背的一张图,各式各样的技能光芒包围了两个角色,将整个网页都衬得花里胡哨的,显然是想制造一种美轮美奂的氛围。叶修哑然失笑:“这要是像他们P的这样打,今天就输定了。”

  “报纸是为了效果嘛。真要说起来,最佳搭档也不是指角色,而是你和苏沐橙,”喻文州也笑,“不过图也就算了,要说昨日重现……”

  “那就完全是胡说八道了,”叶修接道,“沐橙打法改了,早就不是原来那套。”

  “孙翔的打法这次也改了,”喻文州继续说,“你有没有觉得……?”

  叶修摸了摸下巴,道:“是,前面他单人的时候还看不出来,十七分钟和沐雨橙风碰头以后,孙翔明显是在配合着沐橙打。”想了想,又道:“你……”

  “我没让他这么打,”喻文州立马说,“我看,是他自己想的。”

  叶修沉吟半晌,由衷地说:“孙翔这次超水平发挥,打得是真漂亮。”又换了副语气,啧啧道,“不过媒体这报道的,不说后面和沐橙的配合,其实他前面单人的部分打得更好。”

  喻文州笑了笑,说:“确实。”

  叶修跟着微笑了笑,只盯着他电脑上的画面,目光集中在一叶之秋身上,看着很出神。

  他这次来找喻文州,主要是两人一起整理一下G国队材料,便于之后几天给国家队众人熟悉对手用。这工作说难不难,两人分工合作,很快把资料都收集整理全,分门别类放在一起。

  东西差不多整理完毕,叶修先把自己那台电脑关了合起,站起身来。喻文州仍盯着他那台电脑,捣腾手头资料。近处有轻微的叮咚声响,像是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喻文州对叶修微微回头,说:“能帮我把手机递一下吗?”

  叶修往房间里扫了一圈,发现他手机横躺在床中央,于是转过身去走到床边,想给他拿手机。

  他动作却只做了一半,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拢过来。他脑子里一激灵,几乎立刻识破了对方的诡计,却已经为时过晚。他想躲,又没躲成,最终结果就是腿上被人绊了一下,整个身子都往床上栽去。

  他是仰躺着倒在床上,转念一想,又觉得连刚才绊的那一下也是喻文州的阴谋。喻文州比他不高,但也不矮,叶修仰面躺在床上,他立刻跟进,砰地上到床上,席梦思都晃了几晃。他四肢撑在叶修身旁,眼角含笑地盯着他,鼻尖几乎要蹭上叶修的鼻尖,温热的吐息迎面打上来,干燥了的一束发垂在他面上。

  “你不是说你不会做什么吗?”叶修被他整个身子盖住了,倒还尚且淡定,开口道。

  “那是骗你的,”喻文州笑着说。

  叶修惊:“好啊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老魏还无耻啊,”说着撑着身子就要起来,“别闹了啊,让哥出去。”

  “嘘,”喻文州使了点力气,把他压回去,俯身凑到他脸边,热气顺着他耳廓钻进去,“你还喜欢孙翔吗?”

  “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叶修语气里也有些不耐烦,伸手推他,“文州,我警告你啊——”

  “你还没告诉我呢,”喻文州轻声说,啄了他耳垂一下,“你还记得来这的第一天晚上吗?你脸为什么那么红,嗯?”

  叶修抖了抖,脊背上从上到下一径颤下去,觉得脸上都有些烧了起来。喻文州见他不答,变本加厉,又去咬他的耳垂。叶修只觉得脖颈上鸡皮疙瘩也起来了,躲了几下,躲开了去,没让他继续。喻文州还想凑过来,叶修却忽然冷了声音,道:“文州。”

  “嗯?”喻文州仍箍着他,他身上沐浴露的气味搅得人头昏脑涨。

  “那我也问问你,你那天晚上为什么会去酒吧?”叶修到底还是躲开了,望着他的眼睛,低声道。

  闻言,喻文州也直起身来。他微微蹙起了眉,却也没回避叶修的目光,只是稍稍放开了他些,回望着他的双眼,又顿了几秒,这才平静道:“我不去,孙翔做的事也不会有改变。”

  叶修皱着眉,也没反驳。喻文州按着他的手稍稍松开了。他矮了矮身子,灵活地从两人间的空隙往外钻了出去,整整衣服,站起身来。

  “我走了,”叶修简单地说。他走到桌边,重新抱起自己那台电脑,往门外走去。

  -TBC-

评论(18)
热度(459)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