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19

*翔叶,黄叶,喻叶


19

  叶修清晨起床,洗漱完毕,神清气爽地从洗手间出来,听到外头不可谓不熟悉的一阵叽叽喳喳窃笑声,隔着一层门板都清晰可辨。他正犹豫要不要开门,门铃自己先响了,很克制的一声,仿佛知道他就在门后头似的。

  他走到门口,卸下门链,打开一条缝隙,见到苏沐橙那张漂亮脸蛋上满是促狭。她冲着叶修挤挤眼睛,细细的手臂从空隙里挤进来,把一个什么粉红色的玩意儿直戳到他鼻子底下:“矮油~”

  叶修一时没看清,往后倒了几度,才发现又是朵玫瑰花,比起昨晚他收到的那一大束,除却颜色也无甚不同。这么单独的一枝,也没有包装,杆上刺倒是都被磨平了,花瓣上还坠着点鲜艳的水珠,叶修从她手里接过来,拿在手里,湿漉漉的。

  “就放在你门口,”苏沐橙凑过来,悄悄地说,“黄少呀?”

  “……”叶修无言了半晌,还是答,“是他。”

  苏沐橙捂着嘴偷笑了两声,小声说:“怎么像哄女孩子一样!”还不等叶修回答,她又往后退了一步,提高声音说:“那我和秀秀吃早饭去啦!”

  说着,她转过身去,脚步轻快,带得她今天穿的连衣裙裙摆都微微翻动。楚云秀似乎就等在一旁,声音从不远处飘进门缝里来:“谁送的啊?”

  “不知道呀,”苏沐橙说,“说不定是别队的女选手呢?”

  “还有人给他送花啊!”楚云秀表示震惊,又跟着各种八卦,“说不定是狂热女粉丝呢!”

  “不会吧,粉丝又不知道我们住哪……”

  两人渐渐走远了,很快消失在走廊拐角。叶修把门阖上了,站在门口,盯着手里的玫瑰愣了会儿神。最终他还是走到会客厅里,随手把它丢在茶几上,和昨天那酒红的整束一块儿。


  早饭时一群人还是哈欠连天的,叶修拿钥匙开了训练室的门,看着国家队鱼贯而入,随口动员:“打起精神啊各位大神,我可上不了台,要都还和昨天似的,我也只能坐底下唱忐忑了。”

  “没问题!”黄少天正好路过他身边,十分浮夸地吼了一句,挥了两下拳头。周泽楷跟在他后头进来,不知该怎么应答,举起手来象征性地啪啪拍了几下,算是给叶修捧场。

  也不知道是叶修这两日的批评嘲讽起了作用,还是小组赛失利本身已经足够刺眼,这天早上的众人算是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连上午的基础练习也都做得神采奕奕,等到了中午饭时间,居然头一回还有黏椅子上不肯走的。叶修赶大伙儿去吃饭,他自己也饿了,飞快地在餐厅里溜了一圈,简单拿了中式的两荤一素配米饭,第一个找到位子坐下。
  他拎起筷子正要开动,有人啪地把另一个餐盘在他对面搁下,砰地坐在椅子上,抢占了先机一样好不得意。这必须得是黄少天。

  他俩身周暂且没人,黄少天凑过来,小声问他:“早上那朵花,没别人看到吧?”

  知道你还放门口?叶修好生无语,干巴巴地说:“沐橙看到了。”

  “真的假的?”黄少天惊,“我还以为那么早没人起床呢!”想了想,又松口气,“还好还好,苏妹子看到没关系。”

  叶修没再答话,埋头吃他的那盘糖醋里脊。扒了口饭,他又觉得有点儿如坐针毡,抬头一瞧,果然是黄少天笑嘻嘻地盯着他看,手里筷子都不带拿起来的。气氛往奇妙的方向走,叶修清了两下嗓子,说:“看啥呢,看我能下饭吗?”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要不好,黄少天以实际行动回答问题,端起饭碗就着叶修的眼神,故意往嘴里猛塞了两大口白米饭,塞完了,又笑眯眯看他。

  叶修沉默,看着他嚼吧嚼吧把嘴里东西咽了,思考良久,终于又开口:“你坐这儿干嘛来的?好好吃饭行不行?”

    黄少天左顾右盼,四下里望了半天,见其他人暂且都还在打饭,压低了声音,才严肃道:“我研究过了,追人呢,光送花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我决定跟你多聊天。”

  “……”叶修,他从来不知道还有人把战术说给正主听的,“我们聊的天还不够多?”

  “多啊!你就当我一直在追你嘛,”黄少天十分坦然。

  叶修刚挟了一筷子包心菜,一脸木然地又放回去了,问:“聊什么?四分之一决赛?”

  “可以啊可以啊!”黄少天表示支持,“我们这次抽到的是E国队吧?团队赛上次听你说了,擂台准备怎么打?”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李轩走过来,说:“坐这行吗?”

  叶修正想答行,黄少天挥手赶他:“不行不行,我们在讨论队伍机密!”

  “什么机密啊,难道我们不是队友!”李轩痛呼。远处苏沐橙跟楚云秀挥着手招呼他:“李轩,来这桌呀!”

  李轩喜出望外,“好嘞!”回头朝黄叶两人嘁了一声,乐颠颠地跑去响应美女的召唤了。

  叶修回头无奈望黄少天,还想说点什么,又听见旁边轻轻地一声,谁把餐盘搁在他身边的座位上。转头一瞧,喻文州正巧在他身边落座,见他望过来,轻松地说:“这里能坐吧?”回头看看黄少天的餐盘,又闲聊似的赞:“很丰盛嘛!”

  黄少天一时似乎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叶修无可奈何,转头问他:“你又来干嘛?”

  “讨论队伍机密,”喻文州笑答。

  ……这饭没法吃了。桌上气氛实在诡异,叶修十分想夺路而逃,又碰巧见孙翔刚拿好饭菜走过去了,路过他们这桌,连眼神都不带斜一下的,十足的无视。叶修叹了一声,干脆懒得管了,埋头只顾自己扒饭。

  叶修不说话,其他两位也不言语,桌上静得可怖,简直叫人难以下咽。等吃到第三块糖醋里脊,他对面那位总算吐出一句:“队长……”

  黄少天这话又只开了个头,叶修心里才刚来得及一紧,再一次有人走到他们这桌来,在喻文州对面的位置砰地放下餐盘,用异常欢乐的语气道:“哎哟,三缺一呀!这里能坐不?”

  还没等人答话,方锐已经自己安排自己在喻文州对面坐了下来,一手拣起筷子,特别真诚地看着众人。

  “坐坐坐,”叶修非常热情,也不顾桌上空气有向更尴尬走的趋势,赶紧让他坐下,松了口气的模样。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没说话,一个抿着唇,一个还在微笑,叶修径自颇满意地扫了一圈三人,宣布:“那你们蓝雨的好好叙旧哈,我就不打扰了。”

  还没等这桌有人答话,他已经自顾自地端起餐盘,嗖地跑去隔壁桌,利落地拉开了张新杰对面的椅子。

  方锐目瞪口呆,“我去,谁蓝雨了!训练营也算?来自兴欣的温暖呢?”

  由他大呼小叫,远处的叶修只当没听到,嘴上还招呼,“小张啊,吃得还习惯吧?”

  方锐回过头,呆呆地望向喻文州黄少天二人,无辜道:“我干什么了?”


  下午的训练顺利进行,顺利结束,下一场团队赛选手却必须还得留到晚上。综合E国情况多方考虑,孙翔的一叶之秋被安排在团队赛作为率先打开局面的主攻手。世邀赛团队赛赛制为无替补的六人制,擂台与团队赛选手不能重复,周泽楷本来也该在团队赛里,然而E国一贯的守擂大将十分强势,计算之下,叶修与喻文州还是觉得应当由周泽楷上擂台,只能暂且拆散这一对双一组合。最终这一场的团队赛人选,定为孙翔、王杰希、李轩、苏沐橙、张新杰与喻文州。

  叶修本来还担心孙翔状态调整不佳,或是不愿听他布置讲话,几日下来,却发觉他与其说是受到打击沮丧万分,倒不如说是憋着口气不愿服输,想给自己点颜色瞧瞧。这两天孙翔话虽然少了些,开会讨论时倒都聚精会神,练习与模拟战时的状态也都很是不错,让叶修宽慰不少。他到底还是名合格的职业选手,其他有的没的哪怕再严重,收拾收拾心情,重心还是全放在比赛上。

  E国队团队赛没有真正的核心选手,普遍的BOX-1战术难以实施,这也是其团队赛的特点之一。几人看完了叶修准备的录像,孙翔首先提议:“先杀治疗?”

  “任何团队赛里,先杀治疗都是正确的思路,”喻文州赞同,话锋一转,又道,“不过E国队对治疗的保护很严密,一开始就奔着治疗去硬碰硬,恐怕行不通。”

  孙翔阴郁地瞥了他一眼,到底还是有芥蒂,却也没出声反驳,只靠回椅背不说话。张新杰接道:“可以把他们分组支开,削弱团队力量,再逐一击破。”

  “我也是这么想的,”叶修点点头,一面点开手头文档,“这工作比较考验技巧,对手多半也早就料到我们会采取这样的战术,要的就是让他们意料到了,也不得不跟着我们的节奏走。先来看看这几张地图啊……”

  他们这会议持续了许久,叶修和喻文州事先针对这场早早制订过计划,详细讨论下来,却又有不少改动,等一一规划模拟好,又已经接近深夜。王杰希刚与叶修为战术细节吵了一架,方才握手言和。忙了一整天,几人都有些累了,苏沐橙连打了几个哈欠,李轩百无聊赖,孙翔表情还是认真的,眼睛里也浮上些疲倦。

  张新杰到点时已经一个人先行离开,叶修看苏沐橙困倦,再讨论一会儿,也就散了会。几个人披衣服的披衣服,理东西的理东西,孙翔也整理着手头背包,准备回去。喻文州出去上洗手间了,他们这边没有人注意,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说:“孙……”

  孙翔却压根没理他。他刷地站起身来,仿佛根本没注意到这儿还有个人似的,叶修的手才刚搭上,就被他步子带起的动作甩开了。他把包单肩背上,肩膀脊背的弧度都有些僵硬,大步流星地踏出训练室,倒也一路没回头。

  叶修还怔在原地,手放下了,只好再调头回去,整理东西。他没太多表示或反应,只是不发一言。其他人陆续出去,叶修继续留下来,把投影仪关了,再简单收拾收拾资料。 

  倒是喻文州,上完洗手间又回来了。他打开训练室门,棉花上走路一样一声不吭地静悄悄进来,说话了叶修才发现他在。

  “他还是不肯理你?”喻文州走到他这面来,看他这儿那儿地点鼠标,几个U盘轮换倒。

  “是啊,”叶修说着,把U盘拔下来,冲他笑了声,“是我活该。”

  喻文州不置可否,只跟着动了动嘴角。他们关了电脑,一同走到门口,把灯全摁了。训练室突兀地黑下来,走廊里灯光打得很节能,稍微隔得远一点,对方的五官便影影绰绰。

  “回去吗?”喻文州把钥匙从锁孔里拔下来,回头问他。

  叶修摇了摇头,晃晃手中的打火机跟烟盒。“你先回去吧,”他答道,“我去抽根烟。”

  -TBC-

评论(18)
热度(493)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