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18

*翔叶,黄叶,喻叶


18

  “感受完了没?”叶修说。

  “太惨了,太惨了,”方锐叫道,手挡在眼前,从缝里往外看,跟看恐怖片似的,“我天,哎哟,哎哟!”

  伴随着他的大呼小叫,大投影上的G国队刺客、魔剑士捎带两只暗精灵接连被对面战斗法师一个极大弧度的霸碎大幅扫过,画过的路迹几乎要连成一个整圆,魔剑士与刺客直接给飞出去不提,两只精灵刷地便给清零了最后一点血。一旁的K国队魔道学者立时甩出暗夜斗篷将刺客抓取过去,这厢战斗法师更是不依不饶,斗者意志全开,紧接着便是一套连击打得魔剑士找不着北,对手别说反击,连躲也躲不过去,屏幕上血花四溅,要多血腥就有多血腥。

  叶修抬手敲了一下空格键,画面顿时定格。

  “今天B组这场小组赛的精彩程度,拿去当半决赛也足够了。这两天我们会抽时间重点研究,没事你们自己回去也切视角多看两遍,”叶修手指轻点桌子,扫了一遍众人,“G国队也是老牌强队,这一场却被K国队打得不能看了。前边那个霸碎我就不说了,就刚才这一套连击,我们这谁能接得下来?”

  底下唐昊瞪了叶修一眼,却没说话,他身旁的孙翔脸色阴郁,其他人也全默然起来,没一个发声。半晌,肖时钦开口:“其实还是有人的……”

  众人都转过头来看肖时钦,他却只盯着叶修。

  被他意有所指的目光钳着的叶修倒是没有一点难为情,施施然道:“有眼光,但这是建立在我对战斗法师长年的了解上的嘛,”顿了顿,又说:“何况,我也没带账号卡。”

  坐在下头的苏沐橙张了张口,好像想说点什么。张佳乐却领先她一步,忿忿地说:“不用你带账号卡!”

  “哦,是吗?”叶修说,往口袋里掏了两下,摸出另一个U盘来,“那来看看今天上午小组赛第三场,咱们国家队的精彩表现吧。”

  张佳乐当机立断闭了嘴,国家队一行人顿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连叶修身边坐着的喻文州脸上也失去了笑容。

  方锐又把眼睛给捂上了。

  底下气氛古怪,叶修压根没感觉似的,径自把U盘插上,飞快地点了几下鼠标,大屏幕瞬时被另一段视频给覆盖了。播放器里换上的赫然是今早国家队与东道主S国队的比赛,与之对应,众人的脸上则换上了副不忍直视的神情。

  “方锐啊方锐,我要考虑给老板娘写封邮件降你工资了,”叶修点屏幕,“你这打的都是个啥,要不是人小张还能勉强来得及救个场,喏,这儿,”他把进度条拖到3分05,“你就可以安息了。”

  张新杰推了下眼镜,面无表情,方锐泪流满面,“我错了,我真错了!”

  “再说李轩吧,”叶修又动了动鼠标,进度条精准地拉到某处停住,海无量的身影刷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逢山鬼泣对峙S国队拳法家的画面,“好在对上的是S国拳法家,这要是对面是老韩,刚才这一秒就够把你锤进地里了。还有这,你这个冰阵——”

  “叶神,”李轩双手投降,颤抖道,“叶神你别说了,待会复盘我一定好好反省!”

  “行,”叶修抱起手臂,还算宽厚,居然这就先饶了他一马,李轩不由长出一口气。进度条又被拖了两下,屏幕立时被一波五彩缤纷的光影盖住了。他转向张佳乐,挑着眉说:“那你我也不用多说了吧?一会儿整体复完盘后,你留下来,再跟我单独看一遍录像。”

  大荧幕上就是他今天的部分,堪称本场最大失误,张佳乐被自己的表现看瞎了,一口血憋在喉咙里,不能反驳,差点没把会议桌刨出木屑来。

  “在这里我要重点表扬一下黄少天,”叶修面不改色继续道,手腕轻动,调到夜雨声烦临机应变紧急救场的画面,“我看来看去,今天上场的人里,唯一还在状态的就只有黄少天一个,选位很不错,时机找得准,该到场的时候也都来得很及时。多亏了他这个拔刀斩,我们今天输得才不算太难看。”

  大家颇不情愿地点头勉强表示同意,张佳乐方才还在垂头丧气,这回又重新打起精神来,指着黄少天叫:“夸你就夸你,笑那么嘚瑟干嘛!”

  “我去,我哪里嘚瑟了!”黄少天巨冤,“打得好怪我咯!”

  “都安静!”叶修怒,“少天,待会儿你也留一下,还有几个不到位的地方,我再讲讲。”

  他身边坐着的喻文州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蹙,张佳乐拍桌狂笑。黄少天立时焉了,在底下嘟嘟囔囔,“老叶你要求也太高了……”

  叶修仿若未闻,手下整理着几个文件夹,冷酷宣布:“好了,现在开始今天的复盘。”

  众人这才停了交头接耳,安静下来,掏本子的掏本子,找笔的找笔,总算都认真起来。


  他们这天大大小小的错误实在犯了许多,不说细节瑕疵,大方向构架也免不了都成了问题,战术大师兼普通群众们你来我往争了不知几回,等喻文州做最后的总结陈词时已是晚间八点,餐厅里菜都该凉了。一群人怨声载道,纷纷飞奔着跑去吃饭,叶修催黄少天也先回去,又把张佳乐单独留下来再看了许久录像,这才算是收官。

  待黄少天吃完晚饭回来,他们正巧讨论完毕,三人又闹了一阵,才把张佳乐给送走。

  “老叶,我今天哪里打得不好啊?”看张佳乐活蹦乱跳地出去了,黄少天郁闷地转身问他。

  “你打得不错,我找你不是为了比赛。”叶修干脆地说,他说着,一面手下把电脑给关了,站起身来,说,“陪我出去走走?”

  听见他问话,黄少天神情一时间有些不稳,却很快回到常时的模样,嬉笑着说:“走啊走啊!”一面把身上薄外套拉链拉上,又唠唠叨叨地:“不过这么晚出去逛什么啊,不是说国外晚上都关门嘛?难道你要去酒吧?话说你晚饭吃了没?诶你还记不记得有一回我们在G市出去吃大排档……”

  叶修今晚算是破天荒没拦着黄少天叽叽喳喳,他将训练室灯关上,门锁了,再一路乘电梯下到大堂、来到马路上,黄少天嘴几乎就没停过。也不知道他话题怎么带过去的,出门时还说着夜宵大排档,这会已经变成忆他们二人的往昔峥嵘岁月,语气慷慨激昂,知道的明白他们是打荣耀,不知道的听了,多半得以为这俩是上过战场。

  两个宅男一时走到外头,没什么目标,沿着路边乱走一气。叶修平时不认路,倒还依稀记得一点,很快又晃悠到河畔去,跟着底下天鹅游行的方向走。

  苏黎世的晚上夜景灿烂,灯火流转,金黄的灯光投影到波澜河水里,实在很好看。夜风挺凉,叶修手插口袋,缩着脖子四处打量灯光建筑,眼睛享足了福,耳旁就听不见多余的什么了。平日里叶修不制住黄少天,他自己一个人就能侃完一本书;这回叶修反而火上加油,不时还搭上两句话,黄少天彻底停不下来,讲到激动处,简直要把自己叨缺氧。

  “——那回真是打得太爽了,话说你记不记得,后来论坛上还为这事盖了好几个帖子,他们要是知道那是我和你肯定要吓哭啊哈哈哈哈……”

  他们说话之间,已走到一座桥边,桥面宽广,高高地架在河面上,整个被灯光装点成漂亮的香槟色,于黑夜里很是抢眼。视野里早已没了他们宾馆的影子,叶修也实在不认得路,眼见这走下去没了头,终于暂且打断了他,唤道:“少天。”

  “啊?”黄少天一个大喘气,仍沉浸在他的故事里,随口应了声,又好像发现什么新奇玩意似的,指着眼前大桥喊,“哎,这里看着风景不错,我们到桥上看看呗!”

  叶修刚想开口又被他打断,只能无奈地跟着他拐了个弯,抬步走上桥去。好在黄少天说完这一句,终于没再张口,一反方才姿态地安静下来,像在等着他发话。

  见他嘴唇微抿的样子,叶修打头一回居然觉得有些开不了口。他本来还想再组织组织语言,思考了一阵,还是朴实无华地开了个头:

  “我和孙翔分手了。”

  他们走在这一侧,桥对面一侧的风景却好些,两人也没打招呼,却颇有默契地一起往桥对面穿去。叶修这短短一句说完,黄少天神情显然地一滞,又有点紧张似的,稍稍侧了侧头,小声说:“因为我告白了?”

  “不是,”叶修说,“因为我和喻文州……”他犹豫了半秒,还是说道:“我们上床了。”

  他想过黄少天反应不会小,却没料到会如此激烈。话音刚落,黄少天整张脸已经刷地变得苍白,倏然转过身来,睁大眼睛,嘴唇微张,声音微微颤抖着不可思议地说:“你……”

  他们正横穿桥面,黄少天转过头来,脚步还没停,满脑子都栽在这一件事上,压根没注意路。叶修却还留了份心眼,尚且看着周边来往情况,正看到一辆车飞快地朝他们开过来,瞳孔霎时收小,提高声音喝道:“小心!”

  黄少天被他的吼声震了一下,一时愣在原地,叶修已经使出全身力气攥住他胳膊,将他猛地向后一拉,两人跌跌撞撞退了几步,车已经嗖地飞驰过去,几乎紧贴在他们身前。

  叶修身上背上一下全被冷汗浸透了。黄少天方才脸色煞白,这回也白不过他,叶修脑子里还在嗡嗡作响,黄少天已经反应过来,拍着胸口说:“怎么开车的……”转头看见他脸色,也吓了一跳,问:“你没事吧?”

  苏黎世晚上车少,何况他们总以为外国人开车会小心些,怎么也没料到刚才的惊险一刻。叶修心脏仍在乱跳,这会却也总算稍事平静了些,抚了两下胸口,说:“没事,”一面拽着黄少天,匆匆地一路把他拖到目的地,才把他放开。

  黄少天看他面色不对,仍然有些担心,得知震惊事实时的心悸感被方才那辆车一冲,倒稍淡了些。他心依旧像被石头沉沉压着,喘不过气来,深呼吸了两口,朝远处望。从他们这一面看过去,几处建筑他也不认得,看着都像教堂,尖顶钟楼林立,和夜晚金色的灯光交杂在一起,确实美不胜收。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风景,感觉没那样糟糕了,才转过去,学着叶修的样子将手搭在栏杆上。

  “所以……”他勉强开口,才发觉自己上下嘴唇像黏在一起,舌头都捋不直,说话艰难,“你和……你和队长在一起了?”

  叶修转头略带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说:“没啊,”顺着他的目光往远处风景看去,又淡淡地说:“没在一起。”

  黄少天扒着栏杆,咬了会儿嘴唇,面色看着比刚才稍微好些了,却依旧带着些难过。半晌,他才苦涩地说:“我好像总是晚一步。”

  叶修神色有些不忍,沉默了片刻,还是说:“早一步也没什么区别。”

  黄少天扶栏杆的手捏紧了,却也没反驳。

  叶修又回头瞥了他一眼,继续说:“我今天找你出来,也就是为了把这话说清楚……哎,这儿能抽烟吗?”他低头翻口袋,裤袋里露出小半个烟盒来。

  黄少天无语,最终还是说:“……别抽了,小心警察把你抓走。”

  “好吧,那算了,”叶修说着就把烟盒推回去了,好像真怕警察把他抓走似的,又仿佛刚才打断他的不是他自己一样,无比自然地接下去说道,“我们当朋友这么多年了,我也习惯有你这个兄弟了。”

  黄少天不言语,两手交叠,半掩住脸。

  “你们三个里,其实我拿你最没办法,”叶修声音轻轻地,却很清晰,“我从没把你当成恋人考虑过……可实话说,能有你这个朋友,比找一个情人难得多。”

  他听见衣物摩挲的声响,沿着栏杆钻进他耳里。叶修转过身来,他的声音离得像是很远,又仿佛很近,一路抚摸到他的耳孔里,带着叶修声音特有的低沉的质地。

  “少天,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黄少天捂着下半张脸,他眼睛睁大了,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前方的灯火。好在天黑了,或许叶修看不出他眼里快掉下的泪水……要不然那可太丢人了。

  “我跟你告白了,你就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他狠狠揉了两下鼻子,说,“以前你从来不说这种话……以前你连包榨菜都不给我。”

  “讲道理,”叶修严肃指正,“我给你了,你自己不要的。我还给你火腿肠了好伐?”

  他们两个一起低低地笑了起来。黄少天又抹了把眼睛,最后说:“好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

  叶修嗯了一声,也不再言语。

  他们一同沉默了许久,少顷,黄少天才又闷闷地说:“你何必把你跟队长……的事告诉我,”顿了两秒,又说,“其实你也用不着告诉孙翔啊。”

  “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叶修说,“还是你不想知道?”

  黄少天犹豫了一阵,最终苦笑道:“还是知道的好。”

  “那就是了。我觉得孙翔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叶修淡淡地道。

  黄少天呆了片刻。他还想说点什么,又感到一阵夜风从河面上朝他们猛扑过来,带着潮湿的气息,冷得很。叶修白净的手臂上起了层鸡皮疙瘩,手搓了搓。黄少天本能地想伸手,顿了顿,还是没有动作。

  叶修忽然开口:“那天我跟孙翔说,他还能去找更漂亮的姑娘,他听了特别生气。”

  “这不是废话,”黄少天下意识地接道,“你要是这么跟我说,我肯定也很生气。”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又轻声说:“我真是这么想的,他的选择还有很多……他将来的路还长着呢。”

  黄少天怔了怔,没再说话。


  他们沿着原路慢慢返回,反正夜也深了,不担心别人看见。黄少天总算恢复了正常模样,指着街上大呼小叫,“哎你看那什么店,这么晚了还开门!”

  叶修冷得直跺脚,“行行好,我只有这么件T恤,快点回去行不行?”

  “有没有点生活情趣啊,好不容易来趟国外,”黄少天恋恋不舍把目光从花花绿绿的店面收回来。

  “你隔天找沐橙出来逛,她最爱这种小破店。”

  两人咋咋呼呼地回了宾馆,按电梯上楼。走廊上又是空无一人,叶修衷心希望是因为众人今天被批得狠,全闭门思过去了。

  他刷了房卡,侧身进门。黄少天站在门外,与他隔着一道半掩的门,从缝隙里看他,眼神闪烁。叶修几乎要催他了,他才冒出一句:“那我回去了。”

  “……行,”叶修说。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纠结要不要说晚安。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再说,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叶修松了口气,这才将门关上。

  总算安静下来,身边没了人,他才渐渐感觉出自己肚子空着,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好在他早料到世邀赛间迟早会有这回事,房间里早备着数包泡面,干脆烧上水,拆了一包,又将电脑按开。

  吃着泡面腾不出手打游戏,叶修干脆先点开论坛看了会儿。有关世邀赛的他也懒得点了,倒是几个预测新一年荣耀网游会推出什么新要素的帖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叶修边看边狼吞虎咽,倒也觉得很下饭。

  等终于把泡面解决完,他小心地收拾了,又把窗户打开,好通通气。睡前他还想再打会儿游戏,叶修思考片刻,还是准备先把澡给洗了。他从柜子里拿了换洗衣物,刚放进洗手间里,就又听到门上咚咚地响了几声。

  叶修刚迈进洗手间,又倒退两步出来,纳闷这么晚了还有谁敲他的门。等他走到门口,把门拉开,才发现门外头俨然又是一个黄少天站在那里。

  “你怎么又来……什么鬼?!”叶修将门整个拉开了,看清全貌,这才震惊道。

  黄少天正站在他门外,依旧穿着刚才那件被风吹得皱巴巴的外套,手里抱着大大的一捧鲜红的玫瑰花,看着足有几十朵。他头发有点乱,也有些气喘吁吁的,脸上带着个大大的笑容,目光发亮,见叶修给他开了门,语速飞快地兴奋地说:

  “老叶老叶,我回去想了想,我真不能放弃,我还是特别喜欢你!你不是说从来没把我当恋人考虑过吗?这个其实很简单嘛,我想好了,从今天开始,我要正式追你!”

  自黄少天认识叶修以来,还从没见过他如此复杂的表情。叶修面上神情颇为纠结,混杂着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兼一些气恼,无可奈何地瞪着黄少天,接连张了几下口,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给你!”黄少天看他的样子,反而变本加厉,把手里的那捧玫瑰往他怀里一塞,差点没掉地上,叶修只得赶紧接住了,颇尴尬地抱在臂弯里。

  黄少天依旧用他那副笑嘻嘻的样子看着他,叶修说不出话来,盯着他无语了半晌,用力叹了口气,抓了几下脑袋。他手捏着拳头,好像无处发泄,简直想锤一锤墙,可另一面又好气又好笑,满脸写着这叫什么事。

  实在没办法了,他才忍无可忍似的地气道:

  “好好打比赛!”  

  -TBC-

评论(89)
热度(731)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