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14

*翔叶,黄叶,喻叶


14

  叶修心想:完了。

  黄少天话音落下,训练室里竟然一时无人再发一言,静默得有些可怖。他话一出,叶修就知道要不好,手下不由抓得更用力,感到孙翔已经气得微微发抖,生怕他一个不理智就冲上去真人pk. 他本想赶紧抓着孙翔回去,黄少天却依旧直视着叶修的眼睛,面上神情沉静,像面临一场终将来临的赛事,眼底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叶修清清嗓子,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连自己也感到室内的气氛实在诡异。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轻声发话道:“少天,你……”

  “我说不说,你都已经知道了,”黄少天却压根没给他发话的机会,好像找准了时机,就准备打断他似的。他声线依旧明晰,这回却稍提高了些,“我说不说,你都要躲着我——”

  “废话,他当然要躲着你!”孙翔终于爆发出来,怒气冲冲,“你就说,你知不知道我是他男朋友?!”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敢说喜欢他!”孙翔劈头盖脸吼道,眼看就要冲上去。叶修连忙拉住他,警告道:“孙翔!”

  “你还敢当着大庭广众——”

  “孙翔!”叶修不得不提高了声线,加大力气把他摁回去。他力气没孙翔那么大,好歹也是个大男人,孙翔给他制住,一时也难以出手,“你冷静一点,行不行!”

  孙翔仍在盛怒之中,却尚且还知道不能伤了叶修的手,不敢大力挣他,这才停下来,胸膛起伏,面色泛红。他轻蔑地嘁了一声,站直身来。

  “反正,”孙翔说,这回还带了点恶狠狠的快意,“他认识你这么多年,对你也就这样了。”

  黄少天站在原地,只挑了挑眉,面色如常,仿佛孙翔只告诉了他下回小组赛分工似的。

  叶修不由皱眉,回头看了看孙翔,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孙翔重又一把抓起叶修的手,冷冷道:“我们回去。”说着便拽着他往门口走。

  叶修被他死拽着,也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快步往回走。门口的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经悄声无息地离去了。叶修悄悄地在心里松了口气;他却始终没敢回头再看一眼黄少天的眼睛。


  孙翔连拖带拽地把他拉回房去,显然是还在气头上。回去的电梯里,他一脸阴沉,只紧抓着叶修的手不放,叶修也不好说什么,只站在原地,默默等电梯数字往上走,再由他一路拽着自己穿过走廊,来到孙翔的房门前。

  门一带上,叶修还没发话,孙翔首先一扬手,把桌上一个矿泉水瓶狠狠地往地上摔去。水瓶砸在地上,发出悚人的咚地一声,好在没摔破,只滚到床边。叶修被惊得一跳,孙翔又一脚把那矿泉水往远处猛地一踢,啪地撞在墙上。

  他房间里乱糟糟的一片,茶几上还摆着台电脑,仍在游戏画面中。叶修只瞥了一眼,就明白他刚才多半是看到了黄少天给自己放的那个烟花,也难怪只穿着个拖鞋就跑下去找他。孙翔仍在那叮铃咣啷摔东西发泄,叶修不想接近,心里也乱糟糟地一团,走到窗边,摸出一支烟点上。他对着窗外,只来得及吸了一口,就听见孙翔在背后吼道:“你别抽了!”

  他声音大得吓人,叶修蹙着眉,却还是默默地熄了烟,将烟盒塞回口袋里。他转过身来倚着窗台,抱起双臂,静静地看着孙翔。

  孙翔恨恨地吐了口气,砰地一声坐到床边。他深呼吸了两口,总算稍事平静,抬头望着叶修,狠声问他:“你和黄少天究竟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也看到了。”叶修说。

  孙翔气结,低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望着孙翔,孙翔也坐在原地,回视着他。叶修抱着双臂看了他一会儿,闭眼叹了口气,把手插进口袋里,慢慢踱回床边,和他一起坐在床沿。

  “少天这事,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叶修软下声线,轻轻拍拍他的肩。

  孙翔抿着唇,一言不发。

  叶修凑上去,在他抿起的唇上轻啄了一下,又轻声说,“我会好好跟他讲明白的,你要是相信我,就别生气了,行不行?”说着又啄了一下,逗他似的,“小翔?”

  孙翔板了一会儿脸,然而最终还是放弃了,一手扣着叶修脑袋,冲着他嘴唇往下亲吻。他吻得急切,叶修反倒放下心来,由着他动作,唇舌温柔地回应,一点点舔舐他口腔里的软肉,手也不自禁地往上挪,隔着层T恤抚摸他坚实的胸膛。

  他的抚触却让孙翔触电一样,上一秒两人还情难自禁地纠缠在一块儿,下一秒就忽然把他放了开来。叶修正专心亲吻他,一时被他推开,还有些迷惑,问:“怎么了?”

 “你怎么每次都这样?”孙翔往旁边坐了坐,不耐烦道。

  叶修无言,半晌带着点儿淡淡的嘲讽开口:“你又改主意了?”

  孙翔烦躁地锤了下床垫,站起身来。他在床边踱了两步,又转回来,揉了揉头发,突然说:“你真的喜欢我吗?”

  叶修本来坐得也有些难受,正半靠下身子,打算找个舒服点儿的姿势,此时动作也顿住了,说:“什么?”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孙翔又问了一遍,站定在叶修身前。他个子本来就高,在坐着的叶修面前一站,那种压迫感又回来了,“从我们在一起开始,每次见面,就没有不上床的……”

  他语速越来越慢,话到最后,仿佛自己也渐渐说服了自己,“……你和我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修揉了揉太阳穴,坐直身子看他。

  “没有那么复杂,”叶修平静地说,“你不用想那么多。”

  “你让我怎么不想多?!”孙翔焦躁,猛地在叶修身旁坐下,“你到底为什么和我在一起?你当初为什么要答应我?”

  叶修转过头来,看着孙翔。他染成浅色的头发被揉乱了,脸颊涨得有些红,眉头紧皱在一块儿,然而面上骨骼棱角,五官样貌,依旧英俊得让人心旷神怡。

  “我和你在一起,肯定不是为了那么浅薄的理由。不过,”叶修慢慢地说,似乎在寻找着合适的措辞,“你也别想太深了。”

  孙翔的神情,好像叶修刚给了他一拳。

  叶修站起身来。

  “我本来想,走一步算一步,这么下去,也挺好的,”他说,神情平淡无奇,倒似乎回归了他平日的一贯模样,带着点懒洋洋的,“但你要是不想……”

  “我不想,”孙翔说。

  “嗯?”

  “我不想。”孙翔说。他低垂着头,难以看清目光或神情,“但我也……”

  叶修有些不明所以,仍站在原地看着他。

  “我不知道,”孙翔抬手揉了揉眼睛,声线有些颤抖,“你先出去吧。”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他走上前去,在孙翔脑袋上揉了两下,却被他躲开了。

  “我走了,”叶修说。

  孙翔没有应声。

  他低着头,看不见叶修的动作,只凭着耳朵,听见他一如往常的轻柔而懒散的脚步声一点点渐行渐远。直到门吱呀开合,然后砰地带上。

  他关上房门的一刻,周遭的一切似乎一时间归于寂静,连空气都渐冷下来。


  叶修回到自己房间,没有开灯。累了一天,他只觉肌肉酸涩,疲惫不堪,先跨进浴室拧开花洒,从头到脚拿热水浇了个透。他也不知在里头站了多久,直到浴室里雾气蒸腾,才穿着条短裤出来,稍觉好些。

  他看看时间,闹了一晚,已是深夜两点。可这回要强迫他睡,他也实在无法入眠,想了片刻,还是先走到电脑前,按了电源。

  凡打开电脑,叶修还是习惯先把QQ挂上了,再点开游戏。QQ群里圈他喊他的不少,多半又是为了黄少天放的那个烟花揶揄起哄,叶修也懒得管了,一律无视。可这回他鼠标还没挪到荣耀图标前,一个对话框便飞快地弹出来,醒目地挂在他的桌面上。

  叶修首先一眼扫在对话框顶上,看见喻文州三个字,拿鼠标的手紧了紧。他的目光紧跟着就撞到下头对话框的主人给他发来的一张大图上。图片昏暗,叶修一时还没看明白,过了会儿才勉强看清其上的内容。

  这图是拿手机拍的,灯光昏暗的室内摆着个小沙发,墙上地上印着打着颜色颇漂亮迷幻的彩光。他眯眼看了会儿,先认出沙发上是两个人的轮廓,才渐渐辨出其中一人的身份。

  是孙翔。他半躺在沙发里,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孩坐在他大腿上,倚靠着他的肩膀。他看上去并不过分热情,倒也没有拒绝,手虚虚地扶在女孩儿腰上。

  叶修没移开目光,只慢慢地靠回椅子上。他盯着图片空坐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心一下下撞着胸口,蹦得厉害。

  孙翔这小子,他也还算了解。叶修观察了一阵,知道他喜欢漂亮女孩的秉性,也看出他对自己心意不假。他此时与其说是难过不快,倒不如说是更担心孙翔状态不对些。叶修又仔细研究了图片半晌,看出孙翔身边手里并没有酒,看上去也不像醉了的样子,稍稍松了口气。

  叶修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准备将方才掐了的那支烟补上。他没想太多,心却依旧莫名其妙地跳得厉害,好像预知到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似的。

  他点了火,一口接一口地猛抽完了,又点上一支。直到周身烟雾缭绕,那股熟悉的气味又像层盔甲一样把他笼罩住了,他才觉得稍稍定下心神。

  抽完烟,叶修返回到电脑前。喻文州的那个对话框依旧挂在那里,一下撞进他的眼里。

  他把鼠标移到对话框,简单敲了两个字:在哪?

  喻文州这回没再拖拖沓沓,只过一秒,他便来了回复:顶楼吧台。

  -TBC-

评论(58)
热度(588)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