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11

*翔叶,黄叶,喻叶


11

  团队赛结束,C国队再次如愿拿下整四个人头分。首战告捷,队内大神们尚且淡定,观众和记者皆是欢欣鼓舞。以致接受采访时叶修对着来自五湖四海的记者满嘴跑火车,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表示疑义,赛后记者会顿时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下午,叶修照例给大家放了个小假。国家队众人围在训练室里,仍盘算不定该去哪儿浪,叶修却一眼看见孙翔一个人推开后门走了出去。他赶紧借口上洗手间,跟在他后头溜出门外。

  孙翔一个人在前面走路带风,步伐极快。叶修速度技能点没点上,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晃,一时跟不上他速度,看周围也没别人,提声喊了句:“怎么走这么快?”

  孙翔仿佛没听见他,反而加快了脚步,逃也似的。等叶修慢吞吞晃悠到电梯口,孙翔都已经上了几层了。

  叶修只好自己一个人坐电梯回到他们住处那层。走廊上简直荒无人烟,他大摇大摆来到孙翔房门跟前,抬手铿锵有力地咚咚敲了两声。

  没有回应。房门纹丝不动,再敲几下,还是一样。他清了清嗓子,隔着门缝道:“孙翔?”

  依旧没有回音。叶修看看四下无人,干脆把耳朵也一并贴在孙翔门上,边敲边仔细聆听里头的动静。然而房间里静悄悄的,也不知是隔音效果太好,还是叶修耳朵还不够灵。

  叶修是打定了主意孙翔肯定在房间里,站门口兀自敲了半晌,以为他又闹脾气,是不打算给自己开门了。

 他没办法,只好再往自己房间走。可刚转身,他肩上就一把给人抓住。叶修吓了一跳,差点没叫出声来,嘴却猛地被捂住。对方力气很大,轻松制住他挣扎的手,把他整个人按在墙上。叶修的背猛地撞上走廊墙壁,砸得生疼。他想抽口气,却被捂住口鼻一动不能动,脸涨得有些发红。

  是孙翔。他本来就比叶修高出一截,今天还穿了双皮靴,此时带着肌肉的手臂把叶修摁在墙上,像是一片阴影笼罩上来,低头整个把叶修圈在其下,炽热的呼吸打在他的鼻尖。叶修知道了是他,除了开头条件反射的一下,已经不再挣扎,安分地被箍在墙与孙翔之间,动弹不得。

  孙翔这才终于把手拿开,按住叶修的肩。叶修有些喘不过气,脸上被他用力箍过的地方泛出一片白印来,然而神色却没什么变化。

  “有什么话进去说,”叶修平静地说,“你想让所有人都看到吗?”

  “我他妈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你能拿我怎么办!”

  孙翔是憋得久,气急了,直接劈头盖脸吼出声来。

  叶修没理他那副冲动样子,只冷静地看着他满是怒火的眼睛,继续道:“你小声点,这么大声,楼下人都能听见。”

  “我就是要让他们都听见!”孙翔指着走廊,提高声音吼,“我就是要让他们都听见看见,特别是要让那个黄少天听听清楚,谁他妈才是你男朋友!”

  “你别这么激动,”叶修道,“少天和我只是开个玩笑——”

  “少天少天的,你还叫得这么亲热!你看看他那副样子,鬼才信他对你没有意思!”

  “你想太多了,冷静一点。”

  “我——”

  “你我这种关系,要是被人看到,我还好,已经退役了。你呢?传出去不好听只是小事,以国内的情况,联盟多半还会禁赛处理,”叶修沉声道,“有什么话我们进去说。当然,你要是不想再打比赛了,就尽管在走廊上吼吧。”

  孙翔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胸膛起伏,仍在盛怒之中。叶修只镇静地与他对视。半晌,孙翔才猛地一把放开了攥着叶修肩膀的手,掉头就往自己房间走。他掏出房卡开门,然后砰地一声把门踢开。

  叶修闭眼叹了口气,跟在他后头走进去。方才孙翔抓得用力,他肩头疼得几乎麻木,第二天起来是肯定要有青印子了。

  孙翔一进门,便气冲冲地进去砰地一声在床沿坐下,背对着叶修。叶修跟在他后头把门带好,这才慢慢地走进去,在他身旁坐下。

  叶修等了一会儿,孙翔却自顾自在自己手机上划划点点。他正待说话,孙翔转身便把手机抛给他:“你自己看吧。”

  叶修接过手机,屏幕里显示的是联盟官方微博,上面赫然是他与黄少天在Kiss Cam上亲吻的大照片,凑满了九宫格还带动图的。转发评论都已经疯了,全排着队祝百年好合,数字大得惊人,还在不断嗖嗖地往上涨。

  叶修只随意看了一眼,图也没点开,就把屏幕关了。他把手机丢回给孙翔:“你要是看着不舒服,就别看了。”

  “别看?”孙翔给他气笑了,“整个网上全是我自己男友和别人接吻的照片!”

  “我和你说了,我们是普通朋友,他就是开个玩笑——”

  “那我也告诉你,他就是对你有意思!”孙翔火了,止不住提高声音,“你上次感冒发烧,都不跟我说,就跟他说?他还给你买药送药,嘘寒问暖?这他妈也叫普通朋友?”

  “你知道我和少天认识多少年了吗?”叶修的声音也忍不住冷了下来。

  “……”孙翔一时顿住,过了两秒,“你什么意思?”

  叶修没有答话。

  “……你意思是我们认识的时间不够久是吧?我没他重要是吧?”

  “我没这么说——”

  “你就是这个意思!”孙翔吼,“你这么为黄少天说话,你去找他啊?”

  他指着房门,神色激动。叶修再次沉默,只是坐在原地,静默地看着他。

  孙翔的脸泛着激动的红晕,整个身子都微微颤抖,一副仍在气头上的模样。他瞪视着叶修,上身僵硬,眼里居然泛着一点水光,正强忍着不眨眼,眼看着眼泪就要往下掉。

  叶修却反而忽然被他这幅样子弄得有些好笑起来。他心一下软了,轻轻呼了口气,转身面对孙翔。往他身旁挪了两下,伸出双臂,怀抱住他的上身。

  他亲吻了一下孙翔的脖颈,接着仰头在他的耳畔边轻声哄:“好了,我错了,行不行?”

  孙翔的手放了下来,身体依旧僵硬着。正午的房间里阳光明媚,却被窗帘滤了大半,孙翔的脸在暧昧的阳光间显得轮廓分明。叶修出神地看了会儿他漂亮的外表,这才伸出软舌,与牙齿一同舔吻啃噬孙翔的耳垂,在他的耳里喷吐出湿热的气息:“我不找黄少天,我就找你。”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5016/chapters/17052966

(打开链接后请再点一下Proceed, 才能看到文)


  叶秋不再那样看着喻文州了。

  他或许刻意遏制,又或许是真放弃了。黄少天不知是前或后者,也不知喻文州是否发觉,然而他知道,自己那番真真假假、犹犹豫豫的话,是真起了作用。

  然而除了这事,叶秋确实还有另一件大事。嘉世是究竟怎么了,叶秋从没跟他提起。黄少天敲了几次苏沐橙,得到的也全是些模棱两可的回复。直到冬季,嘉世单方面宣布叶秋退役,他才反应过来,叶秋说的没空想这事,是真没空。

  叶秋失踪了一段时间,好在黄少天比所有人都提早知道了他的去处。那天他在H市比完赛,刚听喻文州复完一场盘,叶秋就来敲他:在吗?上次那个本,过来帮我打呗。

  黄少天低估了H市冬天的威力,只套了个连帽衫,冻得直打颤。然而他的心里却有团火,让他周身温暖。去网吧的路上,他拿着手机瞎点,看见选手群里又在聊叶秋去哪儿了的话题,让他不免得意:一个群几百号人,认识叶秋更早的也有,可只有他一个知道叶秋去了哪儿。

  他被唐柔吓出来,又在网吧门口转悠了好一会儿,才鬼鬼祟祟进去。叶秋就在前台,专门候着他似的。

  黄少天很久没见到他了。叶秋的肤色依旧是那样不带血色的苍白,一看就知道这人又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独守着他的电脑。可他也有变了的地方。黄少天本来以为他会比平时更憔悴,却不想这次见他,他黑眼圈比寻常要清淡许多。他依旧懒洋洋地坐在那儿,少骨头似的。可他眼里的亮光比任何时候都更盛,身上带着种说不出的、仿佛要迸发而出的生机。

  久违地,他见到了这样一个生动的叶秋。有那么一瞬间,黄少天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扑上去,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其实我——

  叶秋看见他的第一眼,却好像穿过了他,是往后头探去的。他往黄少天身后望了两眼,接着才漫不经心似的问:“你自己啊?”

  黄少天想,这实在是无法可想了。

-TBC-

评论(50)
热度(645)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