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10

*翔叶,黄叶,喻叶


10

  “劳驾,借个火。”

  叶修抬了抬眼,咬着烟空出手来,从兜里掏出打火机,也不丢给对方,直接就给点上了。楚云秀施施然接受了他的服务,纤纤手指夹着烟,先仰头抽了一口。

  “怎么,也来抽呀,”叶修招呼,“紧张吗?”

  “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楚云秀翻了个白眼。

  “是是,那必须,”叶修非常给面子。

  “况且,”楚云秀眯着眼朝半空里吐了个烟圈,“这回又不用我管事,我可是轻松多了。”

  叶修笑:“老王也这么说。”

  “是吧?”楚云秀接,“难怪他不接队长的职务,”顿了顿,“也就是喻文州了,这么麻烦的活,他还愿意接。”

  “文州他不一样。”

  “也对,”楚云秀想了想,“你说,说不定哪天他能当上联盟主席呢!”

  叶修一支烟刚巧抽到底,随手将烟头插在吸烟室备的灭烟器里。

  “我先过去,”他拍了拍楚云秀的肩,往门外走,“团队赛看你们了啊。”

  楚云秀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


  这天四个小组各有两场比赛,被分别安排在上下午。C国与S国队于上午有一场比赛,对应国内时间临近饭点,总算是挨着了大家伙都醒着的时候。现场被记者塞得满满当当,叶修抽个烟回场馆的功夫,都被中央体育台逮住采访了一通。他倒也不生疏,自如回复了几句,就回到众人身边。

  比赛开始前,照例是两队握手。叶修非正式选手,独自坐在准备席上,乐呵呵地围观。这回赛场内除了正中央播放游戏界面的全息投影,另在各个角度都镶嵌了大屏幕,用来播放场馆内的摄影。他自己没什么事干,好整以暇地看喻文州带着全队和金发碧眼的老外们一一握手。没一会儿,镜头却又忽然一扫,顿时大屏幕里便替上了他自己的大头像。C国观众坐处顿时起哄成了一片,叶修冲着镜头随意笑笑,挥了挥手。

  握手完毕,队员们依次回到准备席,只留下黄少天一人在台上。这回他自请擂台赛首发,说是要调动气氛,外加为国家队做出良好榜样。众人嘘了他一阵,还是准许了。赛场上啪地投射出夜雨声烦的全息投影,一阵眼花缭乱的近远景特写后,刷地握住冰雨,做了个帅气十足的劈砍姿势。黄少天卡着时间,和夜雨声烦一同做出劈砍动作,接着爽朗一笑,握拳朝场上挥了挥。顿时又迎来一阵尖叫。

  这厢苏沐橙与喻文州刚抢占了第一排的好地形,一边一个挨着叶修坐下。苏沐橙看着台上笑:“这人怎么这么爱现呀!”

  少倾,黄少天与对方队员一同各自进场。两方的账号卡载入,数据大体不出叶修与喻文州的预料。擂台赛地图由荣耀方随机指定,片刻加载出来,是条带杂货铺的长街,众人早在训练期间熟悉过所有指定地图,此时也皆有心理准备。

  角色分别在地图两端被加载出来,台上众人看得清楚,选手自己却没有上帝视角,小心地调整视线。世邀赛语音只在团队赛各队伍内部开放,队与队之间的交流及擂台赛的交流,依旧是在禁止范围。然而这也架不住黄少天侃大山的热情,对方选手尚在调视角,忽见文字刷上来一行:“How are you!”

  对方老外大概仍不明情况,也懒得和他打招呼,继续摸索着往地图中央走。黄少天这头没闲着,却是往侧路切去,一面没得到回应,还在不停刷:“How are you! How are you! How are you!”

  文字一行行地往上刷,很快淹了小半个屏幕,对方大约不堪其扰,半天没找到他人,回来一句:“good.”

  “I'm fine too!”速度保持在黄少天的平均水平,基本秒回,过了半秒又来一个,“thank you!”非常有礼貌。

  观众席已经笑喷了一片,喻文州摸着下巴,说:“这个点选得不错。”

  叶修点了点头,就见文字刷上去的一刹,黄少天已经从对方选手背后的摊位绕上,冰雨一闪,紧接着便是简单却十分漂亮的一个背身偷袭。

  对方选手水平于世界级比赛而言确实只是平平,被黄少天把握住开场后,基本没了赢面,很快便手忙脚乱,几波照面下来,血已经被削了个空。黄少天这回只没了百分之二十几的血,还剩下好大一半,观众席一片欢欣鼓舞,已经开始“黄少一挑三”地喊起来。

  结果S国队却也没有那样容易对付,第二名选手是个远程,上来便砰砰掀翻了一片铺子摊子,带走夜雨声烦不少血。到第三位,黄少天终于在对方还剩小半血时败下阵来,光荣就义。

  国家队擂台赛第二位孙翔后脚就跟着上台去了。半路上正好与黄少天打了个照面,他还有点儿找不到话,黄少天随手打了个招呼,让他加油,提步回到准备席。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黄少天回来就嚷嚷上了。第一排叶修身边两个位子都给占了,他只能坐在苏沐橙身边,隔着空气喊,“可以吧!”

  “状态不错,”喻文州点评,“刚才那个暴射时的换血打得很漂亮。”

  “但要是前头那个滑铲能躲过去,也就没这么多事儿了。”叶修加上一句。

  “我视角被门帘挡了,没看到啊!”黄少天郁闷。

  “其他都打的还行,”叶修给他很随意地鼓了两下掌。

  黄少天这才半满意了,好好坐下来看比赛。一叶之秋在国内本就是封了神的角色,孙翔的技术加上外形,也给他吸了不少粉,赛场里的欢呼并不亚于方才夜雨声烦出来时的势头。

  孙翔这回的表现也非常不错,轻松拿下对方已经只剩个血皮了的第三人后,再一鼓作气,将第四五人也接连拿下,为这次小组内部赛初步赢得了四个人头分。

  形势一片大好,C国队这方事先准备的守擂大将连上场机会也没捞着,大伙儿玩笑地抱怨了几句,心里却都挺开心。擂台赛告一段落,团队赛开始前主办方为各队准备了十分钟的中场休息,叶修给团队赛的六人打了声招呼,简单再做了一点指示,便让几人往比赛场下去了。

  喻、苏兼黄几人皆是这回不出赛的,懒在座位上不动,不时聊两句。叶修交代完团队赛的事项回到座位上,就见苏沐橙捧着脸望着大屏幕,另两人目光也全钉在屏幕上,脸上带笑。叶修跟着他们视线走,看见屏幕上头一个硕大的爱心,镜头正扫到一男一女,全场观众皆在笑闹。半天也没看懂,叶修问苏沐橙:“这是什么?”

  “你太土了!”苏沐橙损他一句。叶修还没得到解答,先被当头扣了个老土的帽子,一阵无语。苏沐橙这才笑着答:“是Kiss Cam啦,国外很流行的!镜头照到谁,谁就要接吻。”

  屏幕上的男女正热情地接吻,叶修汗:“老外真会玩儿哈。”

  那对男女这才分开,周围一片掌声。接着镜头一扫,屏幕里图像变换,依稀有几声呼喊,叶修这才发觉,摄像机居然转到他们这头来了。此时画面定格,爱心里出现的,赫然是黄少天和苏沐橙。

  观众席上顿时尖叫、起哄与嘘声齐起,比方才角色展出时还热闹些。众人显然也知道这是外国摄影师不明情况闹出的大乌龙,国内许多人几乎默认叶修和苏沐橙是一对,这会把黄少天与苏沐橙放在一块儿,实在是闹了个大笑话。连准备席后头几位选手都开始窃窃私语,底下更是闹翻成了一片。

  然而叶修几人倒是心知肚明,不论对象是谁,苏沐橙受广告公司各项条款制约,就是玩笑也没法照着摄像要求亲吻。她冲着镜头吐了吐舌头,往叶修这边挪了挪。黄少天则对摄像头摊手耸肩,摇了摇头。

  结果摄像听见了他们的呼声,镜头往旁边摆了摆,把叶修也一同给框了进来。下面观众立时口哨与掌声齐飞,连矿泉水瓶都敲了起来,疯得很。

  叶修指了指屏幕,无奈道:“要亲吗?”

  苏沐橙捂着嘴咯咯笑:“不太好吧……”

  他们俩还在这犹豫不决,那头黄少天忽然大声说:“跟我呗!”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张嘴说:“啊?”

  却被猛地一揽脖子,黄少天已经探身越过苏沐橙,覆了上来。他身上带着股清新的沐浴露的气味,叶修脑子当机了半秒,没来得及挡,黄少天的唇便压上了他的。

  这根本不算是一个吻。唇只碰触了一瞬间,下一刻便分离开来;然而在叶修能意识或不能意识的那一秒之内,黄少天张开口来,头微微侧偏,用他的犬齿挟住叶修的下唇,然后——

  全场顿了半秒,接着像是爆炸似的,呼喊与尖叫劈头盖脸砸到他们身上,闪光灯打亮整个视线。

  灯光炫目,叶修这才猛然醒悟。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推开身上的人,黄少天手已经于他动作之前便放开了他,施施然坐回自己座位上,又颇炫酷地冲摄像头抛了个飞吻。

  全场依旧擂动,不明所以的老外们见到两个选手接吻,也糊里糊涂地全跟着瞎热闹起来;然而在任何人发表任何意见之前,叶修首先条件反射地转过头,看向喻文州的方向。

  “嗯?”喻文州感应到他的动作,笑着应了声,对上叶修的目光,又笑道:“你们这样解决,真不知道冯主席是该松口气,还是更紧张。”

  冯主席是否该松口气,叶修是不知道。可他的心却倏然被攥住了。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突然明白了、想起了、猜中了什么——

  他的心骤然收紧,却几乎飘飘然起来,像是被气球的绳子捆住了,拽着向上飞。

  “呵呵,”叶修揉着嘴唇,转头面向黄少天,“多大仇啊,你这是。”

  “我为了救苏妹子于水火,都舍身献吻了!剑圣的一吻,得值一个亿吧!”

  “那我这还是荣耀之神的吻呢,你以后荣耀水平得提升一个亿吧。”

  “我去,叶修你还要脸不要啊!”连后头张佳乐都闹腾起来了。

  “哎,”苏沐橙拍了拍叶修大腿。

  叶修本还游刃有余地调笑,闻言转过头来,用眼神问她怎么了。

  苏沐橙贴到他身旁,叶修熟稔的她香水的气味跟着染上来,唇停在他的耳边。

  “孙翔。”她轻声说。

  叶修这才挑起一边眉,仿佛这才想起来似的。他小心地偏过头去,用余光瞥见自擂台赛回来后,便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孙翔。他只埋头看着手机,对这方充耳不闻,刘海散着,遮住了视线,睫毛低垂,暧昧不明。

  叶修叹了口气,对苏沐橙耳语:“比赛结束,我去跟他说说。”

  苏沐橙抿了一下唇,又说:“不过,你也别太惯着他了。”

  叶修失笑,知道她对孙翔仍旧颇有意见,也不再多说。


  第七赛季,微草刚争得又一个冠军头衔,然而于黄少天于叶修,都已是他们的夏休早早开始后的事了。

  黄少天在QQ上轰炸了叶秋几吨感叹号,终于收获来H市几日游的机会,叶秋给包吃住:泡面及嘉世宿舍。他本来有许多美好的愿想,比如租辆自行车,环绕西湖,中途再闻香下马,到附近吃个小吃什么的。然而事实证明,凡事碰上叶秋都只能是个愿想,到头来他还是瘫在了叶秋宿舍床上,与键盘鼠标和知味观卤牛肉相伴为生。

  这年夏天,荣耀官方照例搞了个大新闻,夏季特别活动很是声势浩大。这天中午十二点是截止时间,叶秋方才还在指挥黄少天打这打那,现在帮手黄少天的角色也趴地上了,时间已来不及,他连话也不再说,一根烟叼嘴里摇摇欲坠,手上噼里啪啦地按键盘。

  黄少天本就熬夜打了一晚游戏,此时阳光被窗帘挡了大半,仍有黯淡的阳光不依不饶洒进来,冷气飕飕作响,他靠在叶秋床沿,昏昏欲睡地盯着叶秋的手看。恰如记忆中,他用的仍是轻风七代,苍白的手指手腕轻巧摆动,看得黄少天像猫见了逗猫棒,心里直痒痒。

  “哎哟!”叶秋叫了一声,鼠标一搁,终于停了。“我看看……”他凑近了电脑屏幕,说,“技能书,可惜了,这没法送给主号呀。”

  “哈哈哈!”黄少天快睡着了,脑子没转,仍然立马跟进嘲笑。

  “笑什么呢?”叶秋回了一句,语气却很温和。他夹着烟,颇享受地吸了口,闭了闭眼,评价:“这次这个活动,还挺好玩儿的。”

  自某一段时间以来,黄少天记忆里的叶秋就一直是疲倦的。这一天并不例外,他眼下的阴影深重,在缺少血色的皮肤上突兀地画了两笔。然而他一旦说起游戏,唇角自然噙着抹笑容,眼里发亮。

  黄少天觉得自己实在是看不够他这幅模样。

  “老叶啊,”黄少天说。

  “怎么了?”叶秋刚把鼠标键盘搁在一旁,收起电脑和烟,和他瘫在一块儿。

  “……老叶啊,”黄少天又重复了一遍,一手撑起身子,“我跟你说件事,不过你可千万别难过啊。”

  叶秋方才闭了眼,此时又睁开了。他盯着黄少天,那副坦然的样子反而让他自己有些窘起来。“你说吧。”

  “你上次不是说……你喜欢队长吗,”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发话。

  “我可没说啊,是你一个劲问的,”叶秋接了句。

  黄少天却发觉他的身体绷紧了。

  “他好像……他好像有女朋友了。”黄少天慢慢地说,小心地观察叶秋的神色。

  叶秋脸上仿佛没有什么反应,然而他的眼睛阖上了。他的胸膛微微起伏,似乎在隐秘的深呼吸。叶秋漂亮的手指攥了起来,放开,再紧握,再放开。

  “嗯。”叶秋低声说。

  他那副样子,说成是睡着了哼哼,八成人也都会信。黄少天靠近他,又小声补充:

  “……经常打电话,发短信……上次还带来了训练营了,你要看照片吗?”

  叶秋还没答话,他手机已经掏出来了,随意点了两下,竖到叶秋眼皮前,“这个!”

  叶秋睁了睁眼,又赶紧闭上了,怕灼伤眼睛似的。

  “挺好看的,”他公允地评价。

  “哪啊!我觉得比苏妹子差多了,”黄少天接,“不过啊,也不一定就是队长的女朋友,毕竟他也没说嘛!”又低声问,“话说……你打算怎么办啊?”

  叶秋吐了口气。

  “什么怎么办?”他简单地说,“我现在也没空想这些事。”

  -TBC-

评论(35)
热度(709)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