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09

*翔叶,黄叶,喻叶


09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5016/chapters/16733134

打开链接后请再点一下Proceed, 才能看到文


  两人都累得不行,决定还是第二天再洗澡算了。时间不晚,孙翔已经很有点儿犯困,叶修拍拍他:“别在这睡,你回房间去。”

  孙翔抱着他腰撒娇:“我不。”

  “你回去。”

  “不要。”

  “你回去再睡。”

  “你抱我回去?”孙翔提出建议。

  叶修和他大眼瞪小眼,半晌道:“……你就呆这儿吧。”

  孙翔心满意足。

  “那你放开我,”叶修又拍他手臂,“我去拿个电脑。”

  孙翔放了他,叶修下了床。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怀里抱着台笔电,重新坐回床上。

  “你还看资料啊?”孙翔又重新搂他腰。

  “嗯,”叶修随便应了一声。

  房间里冷气发出微弱的声响,叶修伸手拉了灯,又把怀里电脑亮度调到最低。孙翔抱着他,只觉得心里无比踏实,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半夜里,孙翔莫名惊醒。他好像做了个梦,醒的瞬间又好像被人给洗了带子,内容全忘光了。

  他背上有点儿虚汗,摸摸身边,没有人。他本来还有些迷迷糊糊,这下才是彻底清醒了,坐起身来,看看四周。

  房间里黑不溜秋的,他定神转了两回,才发觉窗边有个小红点儿,在空气里悬着。他先发现了这个小红点儿,才找到叶修的人的。他就趴在窗户边沿,手撑在窗台上,无声无息地吞云吐雾。

  孙翔自以为悄声无息地起了身,又走过去。到他身边,叶修发话了:“怎么醒了?”

  他这才知道叶修早就听到了他,有点儿莫名地挫败感。他走到叶修身旁,和他一起靠在窗台上。

  “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

  叶修抽了一口,没看他。

  “忘了。”孙翔说。

  叶修这才转过头来。孙翔的脸在黑暗中几乎只有个轮廓,但就只是轮廓,也还是很好看的。

  叶修晃晃手里的烟盒:“你会吗?”

  孙翔点头。“抽过几回。”

  “来一根?”叶修说。他的口吻倒也不像是怂恿人来一根,只是字面意义上的询问。

  孙翔说:“行啊,”叶修就从他那盒烟里头衔出一根来,丢到他手里,又给他点上。

  孙翔就着他手里的打火机点了火,深吸一口,叹息一样对着窗外头呼出去。

  他动作不算太熟练,但也并不生疏。叶修看他的眼神新奇,好像第一天认识他似的。

  孙翔又抽了一口,说:“这个,味道还不错。”

  “是吧?芙蓉王,我抽了好多年了,”叶修是老烟民了,除了荣耀,这算是另一样他还能侃侃而谈的话题,“味道纯,顺。就是一根不解馋。”

  孙翔少有地安静,只间或抽一口,看着他讲话。叶修又吸了一口,回头对他笑:“这边的烟我前两天试过,太呛了,不行,幸好我从国内背了一条过来。”他掸了掸烟灰,模样有点儿小得意,“我这还留了盒南京九五,留着夺冠抽。”

  孙翔忍不住凑过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叶修自然地回了他一个带烟味的吻,唇挟住他的,片刻才分离。

  他们静静抽了会儿烟,孙翔抽不太习惯,还剩小半就给掐了。叶修抽得快,又拿了一根,娴熟点上。

  “我晚上排了排,”叶修说,“你这回打擂台,具体的我明天再找文州聊聊。”

  孙翔嗯了一声。

  “你也早点睡吧,”叶修摸摸他脑袋,“我抽完这根烟就回去睡。”

  孙翔又嗯了一声。

  难以言述。他的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无名的焦躁和失落,以及莫名的渴望。这渴望似乎是几个小时前他们刚经历过的那一场淋漓的性爱不能够解的,如今叶修就在他的身边,也不能平息分毫。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却甚至组织不出任何具体的语言。有一个气球在他的心里膨胀起来,他想要戳破它,又任由它撑满了自己的心房——

  “晚安,”最后孙翔说。这两个字好像耗尽了他的力气,让他感到精疲力竭。

  “晚安,”叶修说,他依旧注视着黑夜里的远方。

  孙翔重新爬回床上。他侧着身子,强迫自己入睡。然而时间漫漫,一秒被无限拉伸擀长,他的焦躁并未平息,反而渐渐增长。

  直到仿佛过了许多个世纪,有人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接着床微微一沉,一具温暖的身体依靠过来,从后搂住他。

  他这才缓缓沉入梦乡。

  -TBC-

评论(23)
热度(656)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