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08

*翔叶,黄叶,喻叶


08

  孙翔过来开了门,招呼也不打一声,转头就往里走。叶修把门顺手带上,跟着他进去,见孙翔已经坐在床上,拍拍一旁松软的被子,意思是叫他坐。叶修也不见外,施施然走过去,在他旁边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了。

  孙翔稍稍挪了挪身子,面对他的方向,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你什么时候感冒的?”

  也不知是心理暗示,还是孙翔整个面容神情总还是透着一股孩子气,他虽然身材是人高马大,叶修还是忍不住老把他当小孩儿看,实在正经不起来。如今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叶修也并不甚认真,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今天早上吧,不严重,没事儿。”

  孙翔皱着眉头:“你从B市集训起累到现在……”

  “我真没事,”叶修手痒,又去捏他脸,“我怎么觉得你胖了点,都吃什么了?”

  孙翔脸有点红,恶狠狠说:“谁胖了!”一面凑上来,小声说:“我们都好两天没见面了……”

  叶修好笑:“这不是天天训练都要见吗,怎么没见了?”

  “我是说没单独见面!”孙翔补充,他语气里带着点儿委屈,叶修最吃软不吃硬,一时被他迷惑,由着他凑过来,眼看嘴唇就要碰上。他赶紧伸手捂嘴:“这就免了啊,你是也想感冒还是怎么着?”

  “那就一起感冒呗!”孙翔倒是接得理所当然。叶修手捂着嘴,还想说些什么,然而接下来的动作却是始料未及。纵使他中途设了障碍,孙翔却丝毫没被阻拦,低头伸舌就在他白生生的手指上一舔。叶修平时粗糙,手却保护得比大多女人更精巧,十指不沾阳春水是最基本的,大多该做的活儿也都免了。他手指几乎可说是最敏感的地方之一,此时孙翔伸舌一舔,叶修喉咙里没出来的话瞬时拐了几道弯,变成声腻人的呻吟。孙翔趁胜追击,舌头粘连着唾液,湿漉漉地顺着他并不分明的指关节一点点舔下去,钻进指缝里,隔着缝隙舔吻他捂着的唇。从手为起点,叶修整个人已经软成了一滩,无力地哼哼两声,由着孙翔的手箍着他的手腕,有力地把他的手按到一边。他的唇舌接着便贴了上来,和着水声吸吮叶修的,湿热地纠缠在一起。这下可好,真要传染,也早该传染了。叶修干脆自暴自弃,慢慢地回吻他。孙翔吻得动情,舌头横冲直撞进来,在他的口里搅动。叶修被亲得有些找不着北,手却习惯性地吃他豆腐,往下探到孙翔的衣角,时轻时重地在他结实的小腹上抚摸。

  一只手却忽然抓住了他的,再次把他的手放到一边。吻随即分离,孙翔整个身子抽离他的身边,坐回到原位。他脸上泛着情动的红晕,然而又有些懊恼。叶修不明所以,身子还软着,懒在原地不动:“怎么了?”

  孙翔呆呆地看他一会儿,组织语言似的。半晌才说:“我们……别老这样。”接着自我检讨:“刚才是我忘了。”

  叶修扬眉:“别老怎样?”

  孙翔摸了摸后脑勺,小声说:“有时候……有时候也干点别的,不然搞得好像我们……”他捏了捏叶修的手腕,然后放开了。“只是为了上床一样。”

  “嗯……”叶修若有所思,提议,“那我们打游戏?”

  “不是!”孙翔急,“我们不能做点普通情侣做的事?”

  “打打游戏上上床,这不挺普通的嘛。”

  “那也不能只打游戏和上床吧!”

  叶修无奈:“好吧,你说干什么吧?”

  孙翔原地思考片刻,半天道:“出去转转?”


  叶修听到出去逛,本来有点儿萎,看孙翔那副兴奋样,也就答应了下来。好歹S国也是国外,叶修虽然兴趣不大,但也不完全抗拒。好在这边狗仔队虽然不少,也不是光盯着C国队拍的,认识他们的普通人更是少得多。孙翔自己翻出平日在国内常穿戴的一副黑色口罩戴上了,看起来挺不错。只是除此之外再能找出来的只剩下副一次性口罩,叶修就给懒洋洋地挂耳朵上了,倒也符合他感冒的现状。

  他们住处并不偏僻,街上人却很少。S国本来天黑得很晚,这会看不出已近夕阳西下的时间,可也并不太亮堂。大约是要下雨,天上乌压压地黑云一片,天气倒是很凉爽。叶修许久没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此刻心情反而不错起来,凑在孙翔身边,晃晃悠悠地走。

  “你往哪儿走呢?”

  “听他们说那边有个湖……”

  “H市西湖不够看的啊?”叶修习惯性吐槽。

  孙翔被噎了下,却有了点儿长进,反击道:“你去过西湖几次?”

  叶修败了,承认:“还真没去过几次。”来H市这么多年,他生活连两点一线都算不上,每天窝在电脑前,除了早些年还被苏家兄妹拽去过几回,后头干脆连拽他的人也没了,去别市打比赛被顺道捎去景点都比逛西湖次数多些。

  孙翔倒不继续跟他斗嘴了,低声说:“下次我们一起去。”

  叶修有些好笑,却也不逗他了,应:“行啊。”

  叶修走得一向不紧不慢,孙翔本来脚步飞快不等人,如今也只好缓下来,跟着他的速度走。走惯了,倒也习惯了,叶修这样黏黏糊糊的步子,也生出些惬意来,让他心情舒爽。

  湖不算小,就连着马路。旁边只有家小店孤零零竖在那里,两人走过去看了看,一个老太太坐在里头,抬头看了他俩一眼,头又漫不经心地低回去了。台子上放着两大包面包粒,旁边挂着个牌子,上头歪歪扭扭写着价格。

  “这能吃吗?”孙翔疑惑。

  “喂鹅和鸭子的吧,”叶修往远处努了努嘴。

  孙翔往远方眺望,湖中心一群天鹅颇悠闲地漂着,旁边缀着一堆小黑点,大概是野鸭。他来劲了,从兜里摸出钱来,码在台面上。老太太又瞥了他一眼,伸出手来把钱摸走,又推了推那袋面包粒,大意是让他拿去。

  孙翔拿着一袋子面包粒,走到岸边。天鹅群还在很远的地方,一时也叫不过来。

  叶修走到他身边,很悠哉地便坐下了。“等吧,”他说。

  孙翔于是也坐了下来。地面有些凉,叶修不在意,他也懒得在意了。湖上起了些风,沉闷的乌云压顶之下,湖水泛着微微发黑的颜色,水面波动,一下下拍打着岸边石壁。周围只有少数一些游人,都是金发碧眼,想来也没人认识。他们一起盘腿坐着,安静地望着远方成群结队的天鹅。

  “这儿是还成,”叶修最终说。

  孙翔嗯了一声。

  “我给你做做手操呗,”叶修转过头说,似乎是兴致上来了,眉眼间带着点笑意。

  孙翔把手递给他,叶修便捉着他的手,放到自己面前。他的手明晰纤细,看着很薄,几近苍白。孙翔的手也修长,然而相比起来却要骨节分明许多,颜色也深了不止几个色号。叶修却是副不以为意地样子,捏着他的手指,一根根细心地揉捏把弄。孙翔只盯着他做手操,红晕就几乎要泛到脖子上去。

  他的心思全放在了自己和叶修的手上,几乎忘了自己为什么坐在这儿。倒是叶修反而一直注意着,给他手心手指一点点地按摩上去,半晌却忽然抬眼,一边放开他的手,说:“来了。”

  孙翔目光粘在他手上,好容易才拔开。天鹅群依旧在远方,然而一只落了单的天鹅却从另一方向缓缓游了过来,后头还跟着群灰乎乎的鸭子。孙翔一下站了起来,握着袋子,兴奋道:“它们真会吃吗?”

  “你小心它啄你……”叶修话还没说完,那只天鹅忽然猛然一甩翅膀,跳上了岸。叶修反应快,当下退后两米,成功闪避。孙翔一个没注意,天鹅翅膀带出的水溅了他一头一脸。他头发衣服上都带着些水,还没来得及抹脸,大鹅的喙就已经凶猛地往他手上啄了过来,孙翔吓得一躲,叫:“哎哟!”

  叶修喷笑:“哈哈哈哈,你快喂吧!”

  孙翔狼狈,冲着他喊:“你快过来帮我!”

  叶修笑得厉害,此时两手一背,干脆跑旁边树底下看热闹去了:“不行,我打不过它,你自己喂去。”

  孙翔又胡乱喊了两句,那厢叶修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孙翔只好赶紧凭借自己身高优势,把握着面包袋子那手高高举起。大鹅见啄不到他面包袋子,盯他一眼,孙翔莫名一抖。天鹅立即调转方向,伸喙就要啄他另一只手。

  孙翔赶紧把另一只手也举起来,连连后退,气急败坏:“它干嘛老啄我?!”他两手举着,颇有些投降的架势,赶紧说:“行了行了我投降,你别啄我行不行?”

  叶修刚止住笑,眼下又乐出声了:“你投降也没用,它听不懂中文啊,人家是洋鹅。”

  “我也不会说德文啊!”孙翔急,两手在空中晃了半晌,总算把袋子撕开了。他赶忙掏了两个面包粒往地上丢,鹅立刻俯身啄了,又抬起头看他。

  一番努力,他终于找到方法,一把一把地把手里的面包粒丢给鹅喂了。野鸭们也全跟着上了岸,围着孙翔和鹅叽叽呱呱。叶修在远处看热闹不嫌事大,指手画脚:“来来,给鸭子也喂点儿啊,生命都是平等的,听过没有。”

  “你行你上啊!”孙翔吼,一面丢出两个面包粒,扔到野鸭群里。天鹅却立时转身,迅速把那只抢食的野鸭叼起来,狠狠地扔到一边。

  孙翔看呆了,说:“我去,这也太霸道了吧!”再看天鹅,又转回头来了,极凶狠地瞪他。孙翔又冲叶修喊:“你看你出的主意,它现在记恨我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答话,天上便骤然一亮,叫人心惊。过了两秒,四面八方都沉闷地响起来了,隆隆地蔓过整片天空。

  叶修仰头望了眼天,说:“你快喂完吧,我看要下雨了。”

  孙翔应了声,把手里剩下的面包粒一股脑儿倒在地上。野鸭与天鹅陷入了激战,孙翔趁机抽身。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硕大的雨粒已经点点滴滴地掉到他身上,紧接着就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这场阵雨来得快而凶猛,孙翔刚来得及把袋子揉成一团,扔进远处的垃圾桶里,水流便成了注,泼水一样倾倒在他头上身上。四下稀稀拉拉的游人一下全散了,纷纷往建筑物跑去。叶修在远处冲他挥手,孙翔急忙捂着头顶,飞快地跑了过去。

  “我们也去躲——”

  叶修的话只说到一半,孙翔却倏然伸手将自己与他的口罩往下一拉,接着一手猛地扣住他的下颔,低头便吻了下来。他几乎是啃着叶修的嘴唇,带着淡淡泥土的生腥气味的雨水打在他们的唇间,孙翔就将那些雨水连着他口里的津液一同舔去,收入腹中。叶修只是简单回应他的吻,然而他混着雨水的味道只让孙翔感到无比的饥饿,一种并不陌生的、自从这段时间以来的饥饿席卷了他,他却无法饱腹——

  他放开叶修,看见对方眼里晃神而迷惑的颜色。

  “我一直想……”孙翔说,依旧没有放开叶修的下颔。

  想在这样的地方吻你。不需要担心做错动作,不需要担心泄露秘密,不需要介意所有人都看着他们,而不能注视对方。

  “嗯?”叶修却也没有着急离开。他的眼底依旧沉着些笑意,雨水好像将他整个人冲刷过一遍,孙翔几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然而叶修的眼睛亮得惊人。

  “要是可以一直这样光明正大就好了,”孙翔轻声说。

  叶修笑了声,“挺浪漫的啊,”他简单地说,却没做真正的回答。

  孙翔呼出口气。

  “我们去买把伞吧,”他说,“那边好像有家商场。”

  “行啊,”叶修说。


  他们一路小跑,身上还是湿的透彻,孙翔T恤薄,几乎看得见底下的肌肉轮廓。叶修也没好到哪儿去,他刘海一缕缕地搭在额头上,滴滴答答地往下掉。商场一楼是家耳熟能详的服装零售品牌,里头除了衣物,小件饰品也都各有一些,孙翔随便挑了把大些的长柄伞,看两人湿透,又去拎了两件衣服。他们结好账,准备直接把衣服换上,试衣间门口的小哥一副昏昏欲睡的样,随手递给他们个号码牌就又转回头去。

  孙翔拉着叶修进了一间,拉上门帘。他把湿漉漉的衣服从头上扯下来,搭在一边的凳子上。他这两天饶是一直集训,锻炼也没落下,脱衣很有些料,叶修便伸出手来耍流氓,沿着他麦色肌肤的小腹上一撮露出来的黑色耻毛往上走。孙翔把他手拨到一边,两手扯住叶修衣服下摆,干净利落把他也脱得一干二净。叶修就没什么肌肉了,体态苍白,大体轮廓干净流畅。孙翔顺手摸了两把,评价:“瘦了。”

  叶修笑笑,把孙翔给他拿的那件灰色卫衣随意往身上一套。孙翔按着叶修的肩膀,让他面对镜子,自己则从后头搂着他。他把下巴靠在叶修的肩上,注视着镜子里的两人。叶修穿着这件衣服,头发湿乎乎地搭着,眉眼深邃,目光和姿态里却显出十分的温和来。

  孙翔看着他就觉得暖洋洋的,从后头吻了吻他的脖子,又抱住他,说:“叶修,我突然觉得你真好看。”

  叶修盯着镜子里的孙翔。试衣间的镜子做足了功夫,灯光柔和,硬生生把孙翔的脸打出杂志大片似的效果。他拍拍孙翔脑袋:“怎么说话的,哥一直特别好看。”

  “你要不要脸啊,”孙翔捏了把他的腰。

  “你把衣服穿好了再说这话,”叶修面不改色,从他怀里钻出来,把孙翔那件衣服扔给他。他们这两件卫衣,除了一黑一灰、一大一小,完全就是同一款式,孙翔那点心思实在昭然若揭。好在这衣服款型满巷子都是,上头也没什么特别的花样,叶修也就由着他去了。

  孙翔把衣服套上,又抓了两把头发。

  下着暴雨,外头人烟更加稀疏。他们也懒得戴口罩了,撑伞雨中漫步,一路慢悠悠地走回宾馆。待到宾馆门口,终于不能两人一起出现,叶修就先按电梯上了楼,让孙翔一会儿再回去。

  他刚到走廊口,就见一人正站在自己门口,手上砰砰地敲他门。

  “找我有事?”叶修走上去。

  “你怎么头发湿成这样?你去外面了?”

  黄少天转过身来,立时被他的样子震惊。“你怎么感冒还去外面淋雨?你还想发烧啊?你自己出去的?”

  叶修啧了一声,掏出房卡开门,“去逛了逛,”看看他,“你找我干嘛?”

  黄少天提了提手里的袋子,“我就知道你不会自己喝药,这不是给你拿了药来嘛!靠,早知道你感冒着还淋雨,我就不来了……”

  “谢了,少天,”叶修接过袋子,道了声谢。

  黄少天拍拍他肩。“我们谁跟谁啊!”一面凑近他,挤眉弄眼地小声问,“孙翔?”

  叶修无语,“干嘛呢?”

  “我不就八卦下吗!”黄少天叹,“我回去了,你把头发擦干啊!”

  “知道了,”叶修应。

  黄少天最后拍了拍他肩,转头便回自己房间去了。叶修这才走进房间,一面把门带上。

  他随便找了条毛巾,把头发搓干,本想再洗个头,门铃却又响了。叶修只好放下毛巾,又走出浴室去开门。

  才把门拉开,就见到孙翔站在外头,脸上还带着些雨迹,和方才他们回来时一样狼狈。

  “我还以为你回自己房了呢,”叶修奇道,“怎么了?”

  孙翔脸上没什么表情,只低头看着叶修。

  “我改主意了,”他忽然说。

  -TBC-

评论(10)
热度(593)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