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07

*翔叶,黄叶,喻叶


07

  “你是不是和孙翔在一起了?”

  黄少天这话,思虑良久,气沉丹田,下足了决心才从嗓子里吐出来。话甫一出口,身子就绷起来了,心脏咣咣地撞胸口,生疼。可转念一想,自己早就知道答案不说,何况以前早有过比这更糟的消息,忍不住一面紧张着,一面又有些可笑。

  叶修依旧侧面躺着,被子紧裹,呈一个可爱的蜷缩的姿势。昏暗灯光下,他的脸色依旧潮红,刘海被虚汗打湿,眉毛微微蹙着。这样说叶修实在奇怪,可他看上去,就是十分可怜。黄少天看得更加心神不宁,他坐在他身旁,似乎是突如其来的,一种压也压不住的冲动席卷了他——他忽然极想伸出手去,拨一拨他的刘海,摸一摸他的脸颊。这不是他念头的想,而是身体的:职业选手许久不摸键盘,就能急得难受手痒;而此刻,抚摸叶修就是他手指的渴望。

  他心里几种念头交杂,还有些担忧自己方才问话语气是否不够自然。然而叶修看起来丝毫没有在意。他懒懒地睁开一点眼来,向上斜斜地瞥他一眼。好像根本用不着思考似的,他行云流水:“哟,看出来了?”

  这就下了判决了。

  黄少天悄悄呼了口气,他心倒反而奇妙地定下来了。再坏不过如此。皆大欢喜当然是好事,但他也从来不怕落到谷底。没有什么无法回旋之事,他要的也无非是个机会。

  他偷偷往下靠了靠,转移了下重心,感觉骨头绷得没那么紧了,慢慢把自己整个身心下放。

  “我靠,你们还真在一起了啊!”

  好,这下声音是他自己的了。

  “是啊,”懒洋洋的,“怎么发现的?”叶修眼睛又阖回去了,闭目养神。黄少天也习惯他这样了,反正怎么说话也是说,这么多年了,他时常懒得搭理自己,但这也不要紧,吵一吵他也就搭理了。

  “谁叫你们这么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看瞎了好吗?”黄少天义愤填膺,“B市去机场的路上,那货粘着你那样子,我去,一秒钟都不要就知道了好吧!”

  “也就是你了,别人哪看得出来啊。”

  “那是,毕竟也就我知道你是……”黄少天沉思片刻,寻找措辞,找到了,“基佬。”

  “呵呵,”叶修报以微笑。

  黄少天一个人自得其乐地摇头晃脑感叹了一会儿,半晌痛心疾首:“主要是你找谁不好,怎么找了孙翔?你知道这消息多可怕吗,不亚于平地一声惊雷啊!”

  “还来古诗,挺有文化么。”叶修一如既往,当场跑偏。

  “这不是重点!!”黄少天气得,声音里带上两个叹号,“重点是,为什么是孙翔啊?”

  “我觉得……他挺好的。”叶修带着点鼻音,字全连在一起,黏黏糊糊的。

  黄少天语塞,过了两秒,“哪好了啊?他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要是可以真人pk,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他这一年也长大不少了,”叶修十分公允,“而且……”顿了顿,“我觉得他挺可爱的。”

  他唇角微微勾起,眼睛依旧闭着,此时看来,面上线条却很柔和。黄少天打了个颤:“不是很懂你们基佬的品味。”

  叶修笑了声,轻飘飘地说:“他长得不错,个子也高。”

  “这倒是……”黄少天这下没法反驳了,不情不愿地,“网上不都说他小鲜肉嘛。但他也比不过周泽楷啊?”

  “周泽楷也不好这口啊,”叶修有理有据。

  “……我觉得我好像被你说服了。”

  “不过确实有一点,”叶修忽然睁开眼睛,翻了个身,抱着被子仰躺在床上,“我对他来说,年龄是大了点。”

  黄少天无言。叶修微微睁着眼,没有聚焦地盯着天花板。他的眼睛在灯光下显出微微湿润的棕色。

  “不是吧,你对那小子这么认真啊?”黄少天啧啧。

  叶修困倦地缓缓眨了两下眼。“走一天算一天吧,”他抬起手臂,搭在额上,“我本来也没想着要……”

  他的声音渐渐轻下去,也不知是还没盘算好后头的措辞,还是至此就算一段话了。黄少天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他后头的词句,再看他,呼吸渐稳,像是已经沉入睡梦。

  黄少天抬起手。

  叶修的睫毛随着呼吸起伏轻微地颤抖,似乎在梦里,他的眉头也是微微蹙着的。他眼下的阴影又现出来了,苍白的面颊上突兀地泛着潮红。

  平心而论,他实在不能说是最好看的。可是他疲倦的面容与颤抖的呼吸,让黄少天的心里点上了一把火;墙上映出他们的影子,一个躺着,一个半坐着;没有哪一刻比这一刻更加虚幻,也没有那一刻比这一刻更加真切。此时此刻,这一小时、这一分、这一秒,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喘不过气来。多么可笑,他坐在这里,他的身边,假装他们只是两个普通的选手,平常的友人,坐在一起说着寻常的闲话;假装到了明天,到了后天,到了数年以后,一切都不会有所改变;假装他不爱叶修,他不爱着这个男人,假装这样的欲望不在他的身体里燃烧,将他吞噬殆尽——

  “少天,”叶修说。

  黄少天一个激灵,简直像从梦里醒过来似的,“你没睡啊?吓死我了!怎么啦?”

  叶修不以为意,低声说:“……他知道吗?”

  他的话是桶冷水,猛扑下来,从头到脚里里外外把黄少天浇透了。他感到自己的身体重新紧绷起来,僵在了原处,连开口都有些艰难。

  “你还对队长……”

  “他知道吗?”叶修打断了他,轻而坚定地重复了一遍。

  黄少天一口气压在嗓子下。那种窒息的感觉又上来了,但他知道他应该回答的是——

  “不知道,”他听见自己说,“我不会告诉他的。”

  “嗯……”

  叶修打了个哈欠,他重新闭上眼,身体蜷起来,像是真打算睡个好觉了。

  “行了少天,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黄少天伸手给他把被子往上掖了掖,“得了吧,你这幅样子要是叫没事,那我都能拳打孙哲平,脚踢韩文清了!”

  叶修大约真想出来了那画面,埋在被子里有气无力地乐了两声,又说:“你回去吧,明天还要早起,别搞得状态下滑。”

  “你这样一个人待着哪能行啊!要不我去把孙翔叫来?”

  “你别,”叶修立马阻止,“那小子一惊一乍的,让他知道了才是一定会状态下滑。”更别提那黏糊劲儿,指不定要交叉感染。

  “所以我在这儿待着呗,有事你推我就行。”

  叶修啧了一声,看样子是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

  他周身滚烫,睡着也无非是一瞬的事。黄少天只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冰凉的感觉从他的心头开始,一点点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

  火褪去了。

  

  第二日,主办方公布了随机抽取的小组赛分组。C国队被分到D组,组内并未遇上K国、A国等众人十分提防的电竞强队,短期内需要面对的只有N国队与两支S国队。荣耀在这几个国家都还是新兴的游戏,发展不足几年,虽然有几个颇有锐气的年轻队员,总体来说经验与水平还是远远不足。在场的都非毛手毛脚的新人,虽然不可掉以轻心,但妄自菲薄、一径研究弱队也确实没有必要。除了按部就班的普通训练,叶修只安排出部分时间针对小组赛,其他时间还是将重心放在为长远计的他组强队上。

  上午大家继续进行基础训练,队里气氛显然轻松不少,大家伙儿都乐呵呵的。叶修感冒了,嗓子瓮声瓮气,干脆把这天讲解分析新地图的固定环节塞给了喻文州,再让王杰希帮着搭把手,他自己在下头带着一群人跟地图里撒丫子乱跑,权当观光旅游来了。到了中午,大约是身体在恢复,他也是饿得够呛,拿了两个猪肉大包子就在餐厅一角啃起来。

  叶修是最先拿好菜坐下的,黄少天一个剑影步抢在他对面,无比得意地拿着个巧克力似的盒子,说:“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什么呀?”叶修懒洋洋的啃包子。馅绞得嫩而香,他吃得挺开心。

  黄少天献宝一样把盒子打开,把里头一小块一小块棋子大小、包装好的小块码出来:“奶酪,”里头颜色不一,大约是口味不同的关系。“这餐厅还真是什么都有,每天东西都不一样,你还记得我上次飞机上给你看的那个吗?不过这个好像是F国的,”他捡出一粒,丢到叶修这头,“尝尝!”

  “哪有包子就奶酪的……”叶修吐槽归吐槽,还是把包子放下,拿了一块剥开包装。“还行。”

  “什么味的?”

  叶修捡起剥下来的锡纸仔细打量两眼,说:“不知道啊。”

  “你的味觉已经被泡面和榨菜荼毒了,”黄少天鄙夷地说,剥了一颗绿色包装的塞进嘴里,“……好像真不知道。”

  叶修表示嘲笑。刚坐来他身旁的苏沐橙也伸过手来摸走一颗,拆了包装喂到嘴里,说:“哎呀,我这个是三文鱼味的。”

  “真的假的真的假的?那个橙色的吗?”黄少天闻言,赶忙拿了颗和他一样颜色的。

  “是三文鱼味,这里写着呢。”王杰希也过来了,在苏沐橙对面坐下。

  “你还能看得懂法语呢?”叶修把奶酪纸放下,重新拎起包子啃。

  “这个长得和英语比较像,还有这个,是松露味的。”王杰希拿起另一颗棕色包装的,“其他我就不认识了。”

  他们这头品奶酪品得热热闹闹,其他人拿好了菜,也都陆陆续续地往他们这桌走来。方锐本来想坐苏沐橙身边,被楚云秀赶到对面去了。一个桌子最多六人,他们这桌算是满了,其他人只好坐到另一桌去。叶修埋头专心对付包子,后背忽然被顶了顶。他抬起头,正看到孙翔在他头顶上,居高临下地伸着手说:“给我一个。”

  叶修瞥了他一眼,摸了一个三文鱼味的塞在他手里。孙翔接过奶酪,说了声谢,便走到另一桌去了。楚云秀看他走远,露出惊异的神色:“他什么时候开始跟你说话了?”

  叶修不置可否,苏沐橙笑:“毕竟现在也是队友了嘛,互相关心是应该的。”

  方锐在一旁搭话:“我也觉得你们俩说话的景象特别诡异。”

  一顿饭热热闹闹吃完,午休后便开始下午的训练。这天大家状态不错,才下午三四点,实战演习和讲解就已提早结束。谅在比赛快要开始,选手也需要整顿休息,叶修也就给大家放了晚上的假。好容易在不到傍晚便结束训练,楚云秀兴冲冲拉着苏沐橙便出去了,说是要看遍外国帅哥。一行人压马路的压马路,回去休息的回去休息,叶修也就慢悠悠地荡回了宾馆房间。

  他在自己房间等了一会儿,再出门时,走廊上的各位也都回去了自己房间。叶修看看四下无人,这才快步走到孙翔的门前,抬手敲了敲门。

  -TBC- 

评论(36)
热度(722)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