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06

*翔叶,黄叶,喻叶


06

  下午叶修与喻文州将K国主力重新参赛的消息公布后,众人果然都紧张了些,模拟演习时状态也都不错。叶修本想一鼓作气将气氛带上去,中途却还是被打断了。他们只照常训练了两天,第三天晚上便是世邀赛开幕式,上午草草训练完毕,下午便被集体拎去做彩排。

  他们不是东道主,彩排也无非是走个过场了事,却也不好就此忽视。叶修刚率领兴欣夺下其职业生涯第四冠,正是人气最旺的当口,却出乎意料地退了役,叫一众荣耀粉哭天喊地。眼下宣布其成为国家队领队,国内的粉丝差点没掀翻屋顶,不论照网上舆论还是联盟的意思,都该他来举旗率国家队入场。

  叶修也不推辞,答应下来。工作人员一挥手,他便斜斜举着根旗,雨天散步撑伞似的把旗杆斜靠在自己肩膀上,大摇大摆地晃进场。他一个人也就罢了,偏偏身上有种莫名的感染力,后头的几位本来走得挺好,被他一带也全莫名其妙地骨头一软,懒懒散散,怎么看怎么像失业民众举牌游行,只有张新杰背依旧挺得笔直,一板一眼地往里走。

  工作人员无力,打着手势让他们停:“停停停!各位大神,你们要走得有精神风貌一点,我们再试一次……”

  众人只好再退回原地重新走,来来回回倒带了几遍,才勉强叫人满意。下午就在一片抱怨连天里匆匆过去。他们草草吃了晚饭,就又被赶鸭子上架地塞进更衣室,化妆的化妆,换衣服的换衣服。

  运动服都是大家穿惯了的,一套就完事了。化妆却又是另一回事。此时周泽楷孙翔倒成了楷模,化妆师手一伸,他俩就知道该微笑还是抿嘴,看上还是看下。叶修则是另一极端,人家王杰希之流好歹还有贴双眼皮贴的丰富经验,他则十年都没上过真要化妆的正式场合,对着化妆品跟对上了神级银武似的,严正以待。化妆师一个眼线笔戳过来,叶修眼泪就不停地掉。孙翔刚打完高光阴影,神清气爽地转过来,就见叶修泪流满面,眼眶泛红,看着活像给谁狠狠欺负了一圈。

  张佳乐已经画好了妆在一旁幸灾乐祸,看着叶修的样子差点儿没笑昏过去,大爆手速连拍十几张上传微博。

  离开幕式还有点儿时间,国内正好是凌晨大多数人入睡的时候。然而这回世邀赛声势浩大,粉丝们全通宵守着盼着,这条微博算是正巧戳上了点,瞬间便被转疯了。张佳乐边看手机边笑,过了一会儿忽然开始拍大腿。叶修才画好小半,颇为不平,叫:“干嘛呢干嘛呢?哎那边那位化妆师,你再给他多上层粉!”

  张佳乐边笑边说:“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韩队也转了!”

  “老韩?”叶修这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我看看。”

  他下巴被化妆师捏着没法动,张佳乐只好跟进贡似的把手机给他献上去,塞到他眼前。

  @霸图_韩文清V:……//@霸图_张佳乐V:[蜡烛]//@兴欣_方锐V:@霸图_韩文清//@林敬言V:被韩队真人pk打趴后的叶修。

  @霸图_张佳乐V:哈哈哈哈哈,被一波带走的老叶![叶修泪流满面.jpg]

  转发:43277 评论:58709 赞:89852

  叶修读完了,笑:“呵呵。”又点评道:“可惜老韩没来,不然他在镜头里晃晃,别的队就自动投降了。”

  张佳乐忍不住笑出声,过了两秒又道:“这话你自己去跟他讲,我可不敢转啊。”

  叶修随意笑笑,他没手机,也懒得去赶这趟,乐一乐也就过去了。


  开幕式节目精彩,主办方和荣耀方面合作,用足了高科技,还加入了全新资料片的元素,场面仿佛未来世界,光影绚丽。大家都看花了眼,叶修也禁不住感慨荣耀产业变化之大,发展之快,及玩法内容越来越广,新一赛季想必众人又有得忙了。

  节目后就是入场式,一队人马被赶到入口处,等着按字母排序入场。孙翔到底还是有些紧张,整整领子,望望周身。他队长周泽楷一如寻常地看不出什么情感波动,低头有意无意地做着手操。王杰希和楚云秀正颇有兴致地点评各国国旗,苏沐橙站在他俩身后,编着楚云秀的辫子玩儿。叶修站得远,站姿随意地靠在墙边,和喻文州不知在聊些什么。但他的目光是朝向这头的;孙翔说不出他在看着自己还是苏沐橙,或是目光来回游曵,然而今天的叶修整个人身周的气场都是愉快而轻巧的,他的眼里闪烁着温柔而有力的光芒。

  “中国队上场了啊!”工作人员打着手势,示意他们往前走。

  叶修站起身来,抓起旗杆,自然地向前走去。

  门被推开了,耀眼的光瞬间流泻出来,晃得他们难以看清眼前的景象。欢呼声像是海潮,从远方由无声渐渐放大,然后猛地涨到最高点,顷刻从他们的头顶打下,淹没了他们。

  下午彩排时,叶修的样子还是无精打采的,孙翔必须承认,他也有过那么一些担心。然而如今,一切担心都显得无谓了。白茫茫的令人目眩的光芒包裹了他们,孙翔几乎无措得忘了向前走;叶修却毫不犹豫地踏了出去。他的背并非笔直的,他甚至不如国家队里的许多人高大,然而不论是他微微下垂的肩膀,还是自然放松的脊椎,都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他的四肢舒展,手有力地紧握着旗杆,鲜红的旗面在风中飘扬开来,在他的身后投出生动的阴影。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变成了整个体育场馆的中心,灼眼得超越了打在他们身上的任何一盏灯。欢呼声近在咫尺,而遥不可及,整个世界都为之静止。

  喻文州站在他的身边。他对着前方微笑,知道会有多少摄像头聚焦在他们身上。但他——只是一瞬——还是忍不住看了看身旁。

  他只要稍稍扭头,就可以看到这个和他一样高的男人的面容,和他脸上的神情。那让他不由联想到方才结束的赛季。最终战后一天的清晨,喻文州坐在餐桌前吃早饭,一边展开手里的电竞之家,看到上面用加粗的大号字体写着:“冠军之队,王者之师”,底下是兴欣众人合力举起奖杯的大照片。在喻文州的记忆里,从他自己出道以来,就从未见过叶修那样的笑容。他眼角织着些倦意,然而下颔微抬,眉眼间是无比得意的飞扬的笑意。他举着那期电竞之家在餐桌前坐了很久。他看到了一个年轻而不羁的叶修。

  此时此刻站在他身边的,就是这样的叶修。他的笑容是浑然天成,惬心欢悦的。他们的比赛甚至还未开始,然而这个男人走路和举旗的方式,就仿佛他是属于这里的,而胜利是属于他的。

  那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样子。


  叶修按苏沐橙说的,先“干手上卸妆油,再加水乳化,最后冲净”。他做这几道程序比敲散人快打时还认真严肃些,生怕哪一步做错了,脸上的这些化妆品就会集体暴乱,发生什么可怕的化学反应。好容易把脸上的妆卸干净了,他飞快地冲了个澡,便换上T恤短裤躺到床上。

  他呼出口气,摸摸自己额头,想:真是呈喻文州吉言。

  叶修把灯全关了,只留下床头昏黄的一盏。他给自己倒了杯水龙头水,喝了大半杯,陷在席梦思里,揪过被子一角,盖在腰上。他眼前脑里全是模模糊糊昏昏沉沉一片,看不清想不清,只希望能快些睡着。

  却不如他所愿。门咚咚咚地响了三下,叶修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只当没听见。

  来人见他不开,又加紧多敲了几声。叶修抓过旁边枕头,盖在脑袋上,决定忽略到底。

  这下门铃响起来了,一波接着一波。叶修脑子里简直炸成了一锅,他大脑没在运作,也不知有无处理出这敲门风格属于谁,总之先毫无办法地起了身,穿过套间,走到门口去开门。

  见到来人的刹那,叶修才迟钝地想起,早该想到这人是黄少天。对方却不管他门才开了条缝,整个人已经撞了进来,接着便把门顺势带上,动作熟稔得好像在自家。他手里拎着个小小的塑料袋,见叶修一副生无可恋耷拉在门边的样子,一把抓着他的手腕就往里拽:“快快,老叶,我给你拿了药,喝了就好了!”

  叶修只觉得脑子涨得疼,黄少天连拉带扯地把他重新拽到床边,一把把他推回去躺下。叶修揉了揉太阳穴,轻声说:“你怎么知道……?”

  黄少天冲他摇手指,啧啧道:“你我还不知道吗?刚才场馆里都热成狗了,你居然把外套捂那么紧!开幕式结束的时候跑得飞快,你看你,”他手伸到叶修刘海下头,用手背探了探,沾了一手虚汗,“我去,烧这么高了!”

  说着他便去扯塑料袋,“队长前天问你有没有感冒,你还真就病一个啊?幸好我打包行李的时候随手拿了几包药,这么晚了都不知道上哪儿买去,我又不会说外语,”伸手拆开一盒,把里头的药片拆出来,“来来来,快点喝啊。”

  叶修疲惫地笑了声,还开他玩笑:“你少说点话行不行,我本来不烧,你一说话我就烧了。”

  “好心当做驴肝肺啊你这是!”黄少天拖他起身,拿过杯子,把另一只手的手心摊在他面前。叶修从他的手心里咬过药,就着他递来的杯子吞下去,接着又迷迷糊糊地躺下去了。

  “你行不行啊?实在不行我去叫人来,”黄少天见他吃了药,把手里东西放到床头柜上,也不走,顺势就坐他床上了。

  “你洗澡了没,就上来。”

  “废话,我当然洗了!”黄少天反驳,“怎么样?要不要我叫队医啊?”

  “不用……我没什么事,”叶修捂着额头,躺回被子里。

  “我知道你不想打扰大家的状态,但你要是搞得自己身体垮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到时候恢复不过来,大家反而更担心。”黄少天絮絮叨叨,“你先吃药休息着,反正要是有事,我就去叫队医啊。”

  叶修有气无力:“行。”

  黄少天便也不再说话了。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他不走,叶修也并不催他,似乎这样的相处是件常事。

  窗户为了通风半开着,开幕式结束后仍有人兴奋不已,不肯休息,欢歌笑语依稀从窗外头挤进来,又被室内空调几不可闻的风声吹得消散。黄少天干脆整个人爬上了床,靠着床头半躺下来。叶修安静地将头靠在枕上,侧身朝着他的方向。

  他掏出手机,随手划拉几下,打开微博。下午张佳乐的那条微博转发已经破了十万,还在不断增长。他点开评论,里头有哈哈哈的,写段子的,还有一堆来给叶神或是张佳乐生猴子的。

  黄少天点开转发,他本想写一篇长得突破天际的微博来吐槽叶修,同时显摆自己的会员头衔以及垃圾话技巧。停顿片刻,却又点了取消。叶修就沉睡在他的身边,吐息平稳,看上去十分安心。

  这一分钟,黄少天不需要任何东西来证明自己和叶修的关系。

  “叶修,”他说。

  叶修看上去是睡着了,又仿佛没有。过了许久,他才哼哼着发出带着鼻音的一句:“嗯?”

  黄少天沉默。

  然后他问:

  “你是不是和孙翔在一起了?”

  -TBC-


评论(19)
热度(817)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