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05

*翔叶,黄叶,喻叶


05

  天蒙蒙地亮了,淡灰淡黄的颜色覆了一片天。叶修坐在床边,把裤子往腿上套。床上窸窸窣窣,裹成一团的被子挪动了两下,平移到他这半边来。

  “你要走了?”孙翔从被子里露出个头顶来,声音闷闷的。

  “嗯,”叶修转身,把他埋着的被子往下拽了拽,“才五点半,你多睡会儿。”

  孙翔赶紧把被子往上扯,盖住整张脸:“你别看我!”

  他的相貌好歹是联盟前列水准,拍广告自然要好好上妆,平时出门也很注意外表,至少像现在这幅脸没洗干净,头发也乱成一团的样,孙翔自觉没法见人。叶修知道他心思,伸手揉了两把他染成浅色的头发:“怕什么,我们小翔这样也很帅。”

  孙翔把脸一把埋进枕头里,动作激烈,差点儿没撞上床板:“你别那么叫我了!”

  叶修笑了声,低头俯身在他头顶亲了一口:“我走了。”然后站起身来。

  孙翔不满地嘟囔了一声。叶修俯身把昨晚丢在地上的T恤捡起来,往身上随便一套,内裤则干脆揉了两下,塞在兜里,准备回房再换洗一身。

  天色还早,外头果然没人。叶修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房间,把脏了的衣服丢进洗衣盆里,又进浴室里简单淋了个浴。这么一来一去,再睡也没什么时间了。他带上烟和打火机跑去吸烟室抽了两根,清醒些了才回房看资料,直接熬到了集合时间。


  上午还是照例先做日常操作练习,叶修不用出赛,本来并不用做。然而他这习惯保持了太多年,还是跟着先做完一套,算是保持状态。平日在兴欣里做操作练习的时候,只有方锐苏沐橙及乔一帆能达到水准,连唐柔也常有发挥不到位的情况。国家队却大不一样,软件比起平时训练难度高出许多,完美达标的人却比比皆是。状态巅峰的小年轻实在不少,叶修兜一圈下来,几乎没什么需要指点的地方,倒是自己年龄大了,偶尔还显得相形见绌。他站孙翔身后看了一会儿,冷不丁来一句:“嗯,不错。”

  孙翔正在做攀岩练习,突然被来上这么一句,一叶之秋脚一滑,差点儿没从峭壁上掉下去。这套训练限时,这么一搞别说达标,不摔下去就是好的。他鼠标一挪,干脆把这一盘叉了,转头怒道:“你……!”

  “啧啧,小年轻还是不够冷静哈!”叶修慢悠悠地点评,从他身边掠过,又看下一个人去了。

  旁人只当这是两人不合的又一证据,继续盯着屏幕做自己的练习。叶修踱到一旁的李轩身后,却没看他屏幕,而是斜着眼瞄孙翔。他脸上泛红,嘴唇抿着,那神情叶修却很熟悉:显然是被夸奖后心情大好,却又不好意思的样子。

  叶修在心里乐,这才转过身去,戳了两下喻文州:“怎么样,好了没,好了过来帮我看看。”

  相比孙翔,喻文州就要淡定多了,嘴上答:“再稍等一会。”手下操作还没停。屏幕上是条河流,波光粼粼,愣是看不出底下还藏着个索克萨尔。他到底还是操作弱项,规规矩矩地操纵着角色从这头爬到那头,最终结局是堪堪达标。喻文州也不太在意,打开记录看了一眼,就把软件关了,站起身来,往叶修那台电脑走去。

  他们看录像不是像观众那样,看一遍就完事的,而是得前后左右各个角度,关键转折点反反复复,一边看一边还得抱着个笔记本,把重点全一条条记下来。叶修自己平常难免会错漏些细节,有了喻文州帮忙,效率要高上不少,也能发现些新东西。他们找出的这些重点,下午得跟全体国家队再讲解一遍,还得做模拟演习,这么一来,时间难免就花过了头。

  喻文州点开K国国内赛的另一文件,两人聚精会神正准备分析,就发觉众人都站起身来,原来是午饭时间到了。黄少天冲过到他们中间,一手搭一人肩膀,道:“走不走走不走,吃饭去了!”

  叶修赶他:“去去去,没时间。”

  喻文州把耳机半摘下来,转头对他笑:“少天你先去吃吧,我们这边还有个文件,一会再去。”

  黄少天只好起身,一面嘟嘟囔囔:“听说今天中午有小牛排,去晚了没得吃别怪我没说啊。”一面跟在大部队身后,推推搡搡地出去了。

  他却也出去了没多久。两人一起只看了约莫十几分钟的录像,就又被打断了。来人是人未到,声先到,一起飘进来的还有股极美好的香气:“你们别太感谢我啊!他们说可以打包,我就一样拿了一点回来了,东西还真多,还是自助的呢……”

  叶修按下暂停,摘了耳机,不出意外地看见黄少天拎着大包小包的汤汤水水走了进来。他们不去吃饭本就是没时间加上懒的,这会黄少天人力给他们打包来了,叶修也觉得很有些饿,把键盘鼠标全推到一边,让出位子:“哎哟,送货上门了?”

  “剑圣亲手打包的饭菜,一般人哪里享受得到!快快快,不吃就凉了,队长你也吃,我特地选的热的菜,刚还看到小龙虾,本来想拿的,居然是冰的!谁要吃冰的小龙虾啊,放在那里动都没人动……”

  叶修随意地嗯嗯了两声应付他,手上已经开始扒拉他带过来的餐具。中西混搭,叉子刀子筷子混在一块,他随手挑出双筷子,便开始着手对付打包盒。喻文州最后在笔记本上记上一笔,才把本子资料一起小心地放在一旁,一起来吃。黄少天一边唠唠叨叨,一边从旁边拖了把椅子过来,和他们一起坐下。

  联盟或许考虑到他们的饮食习惯,菜品一应俱全,从牛排奶酪通心粉到番茄炒蛋,黄少天每样都拿了一点。叶修也不挑,东一筷子西一筷子,边吃还边跟着黄少天点评两句。

  吃了小半,训练室门却忽然砰地一声又开了,有人火急火燎地冲进来。三人几乎是同时朝门口望去,居然是孙翔。他手里提着个袋子,显然没料到训练室里这幅开小灶的样子,被三道目光同时盯着,不免有些卡壳,不自然道:“……我姓名牌没带,回来拿一下。”

  说着他便径直朝自己电脑前走去,拉开拉链翻翻找找。

  叶修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扒饭。

  喻文州却忽然发话:“前辈昨晚没事吧?”

  叶修正伸着筷子准备夹个小土豆,手定在了半空。昨晚是多晚?没事又是什么意思?他不免立马想到了自己找孙翔时的那副狼狈样子;可他确实记得自己是在喻文州回去后才出门的。

  他不能用余光去看孙翔,却听到那头翻找东西的声音明显停了一下。好在叶修思考也不过短短半秒,手便继续往前,精准地挟了一筷子一旁的西兰花:“怎么啦?”

  喻文州状似关心,道:“昨晚你脸一直很红,看着不太舒服的样子……我还以为是感冒了,没事就好。”

  翻找东西的声响忽然大了起来。叶修捏了两下筷子,淡定道:“没事,哥身体好着呢。”一面把西兰花塞进嘴里。

  “队长,昨天那么晚你还去找老叶了啊?我都累得直接睡了,”黄少天扒了口饭。

  “我听说K国的那个主力选手要参赛,就去商量了一下。”

  “那家伙要参赛!”黄少天嘴里还塞着口饭,闻言差点没呛着,“之前不是说不来了吗!”

  “是啊,今天下午会重点讲一讲这件事,如果小组赛就抽到K国队,就不太好办了……”

  眼看话题被扯远,叶修终于分出一点机会,偷瞥了眼孙翔。他看着有点僵硬,也并没有回应叶修的目光,好在是终于找到了姓名牌,准备出训练室了。

  叶修搁下筷子:“我有点渴,出去买瓶水。”

  “你认不认路啊?售货机在右拐头上,”黄少天本还在讨论K国队的问题,闻言随口提醒了句。

  “知道了,”叶修说着便往外走。

  孙翔仿佛知道他会跟出来似的,手里拎着个袋子,就站在门口走廊上,并没有走远。叶修看看两旁,午休时间众人全去吃饭了,走廊上空空荡荡,他检查完毕放下心,这才上前两步走到他身边。

  “我……”

  “你——”孙翔跟他同时开口,顿了顿,叶修道:“你先说。”

  孙翔呼出口气,低低地狠声道:“你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叶修揉了两下太阳穴:“我想着做好准备再来找你……结果文州过来了。”

  孙翔张了张嘴,过一会儿才十分气恼地说:“你昨天……你昨晚和平时都不一样。”

  “我知道,”叶修有些无奈,“跟文州没关系。”伸手捏捏他脸,“你这两天醋劲挺大啊。”

  孙翔气结:“我没吃醋!”接着低声嘟囔,“你以后……”他却说不出来了。说别这样了吧,也不是叶修故意的。

  看他卡在那里,叶修也有点失笑。看看周围没人,他仰头在孙翔嘴唇上亲了一口,轻声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回来是准备干什么呢?”

  叶修眼力好,方才看出孙翔根本带着姓名牌,回来重新塞进包里,却又翻翻找找半天,也不知道是来干嘛。

  孙翔脸有点红,看上去又有些不高兴的样子:“我以为你又不吃饭了……”说着把手里一直拎着的袋子往他怀里一塞。

  叶修打开看看,里头全是水果,看着很新鲜。“不错不错,小同志觉悟很高,”他夸奖了句,翻了翻,“哟,还有芒果呢,这个沐橙喜欢,待会儿给她拿两个。”

  孙翔看着他在那儿翻水果,突然小声问:“K国那个主力真要参赛?”

  “是啊,听说是要来。”

  “那是个战法吧?”

  叶修抬起头来,颇有兴趣地打量他:“不错嘛,你这段时间还是认真听了的。”

  “我当然听了!”孙翔不满,停了半晌,忽然说,“管他们有多厉害,打爆他们!”

  “那当然,不然我们干嘛来了?”叶修悠哉地阖上袋子。

  孙翔捏了两下拳头,看着踌躇满志的样子。“我吃饭去了!”他宣布。

  “好,”叶修笑。

  孙翔低下头来,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便转身向走廊另一头跑去。


  叶修摇了摇头,重新推开训练室的门。黄少天见他进来,立马大声道:“买个水买这么久,老叶快说,你是不是迷路了!”

  “我去买了点水果,”叶修扬了扬手里的袋子。

  黄少天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居然还能自己跑去买水果!”转头对喻文州沉重道:“队长,是我输了,欠你一顿饭。”

  喻文州笑。叶修走过去,重新坐回自己座位上,从袋子里掏出盒黑莓:“文州,你要不要来点?”

  喻文州看了看他,笑着说:“好呀。”

  -TBC-


评论(73)
热度(812)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