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03

*翔叶,黄叶,喻叶


03

  飞机到苏黎世时已是当地晚八点,还好他们这次出发时间与行程完全保密,几乎没有外人知道,出关时也只有少许几个坚持日夜蹲守的疯狂粉丝在外头对着他们一行人尖叫不停。国家队众人在飞机上一连闷了十几小时,下来时神情都很有点大解放般的激动,甩胳膊抖腿的暂且不提,苏沐橙被男粉丝给拦住,好一阵才提着一篮人家送的新鲜水果姗姗来迟。再如张佳乐方锐这类情绪比较激动的队员,更差点没冲到大街上撒欢去。工作人员好容易把队员一个个捡回来塞进大巴里头,点了人数才发觉领队居然丢了,在机场停车场里全体出动转了三圈,才把角落里可怜兮兮叼着根烟使劲抽的叶修给拎出来。

  叶修一根烟没抽完就给掐了,一脸神情萎靡地被撵上了车,扔到方锐身旁。方锐特开心地说:“哎呀老叶,我听他们说,其实楼上有一个特别好的吸烟室,可惜时间不够了,你想去也去不了。”

  叶修:“你别说了……”

  后头苏沐橙给他递了个车厘子:“吃点水果吧,飞机上太干了。”

  叶修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投喂,方锐伸着手:“我也要一个!”

  苏沐橙又摘出一个,放在他手心里。方锐刚要扔进嘴,动作忽然停了,严肃道:“不对,刚才那么点时间,你洗了吗?”

  “没洗呀,”苏沐橙自如地答道。

  她身边的楚云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叶修神情复杂地把嘴里那颗嚼吧嚼吧咽了,掏了张纸巾把核与杆子包好,说:“苏黎世的,应该还挺干净吧……”

  方锐说:“也是。”然后把他那颗放回去了。


  叶修跟滩泥似的化在座位上,方锐倒也不介意,讲了一路单口相声,从苏黎世的自然景观谈到风土人情,颇有一副指点江山的意味。叶修只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待车开到宾馆,总算活过来一点儿。工作人员组织队员去餐厅吃晚饭,叶修只先跑去找到吸烟区,抽得饱了才慢悠悠荡回来,跟着吃了点。

  房卡依次发到各人手里,张新杰问:“明天几点集合?”

  “8点下来吃早饭,9点开始训练。”叶修答,“谁来晚了谁坐黄少天身边啊。”

  “我去,关我什么事了!”黄少天炸,“再说坐我身边怎么了,坐我身边会少块肉吗!”

  众人纷纷露出害怕的神情,显然对在B市集训期间绕梁三日而不绝的“看剑”心有余悸。黄少天大怒,张牙舞爪地往他这边扑。叶修把他拨开来,满意地点点头:“各位大神回去早点睡,学学人家张新杰,别到时候时差调不过来,场上睡趴了,那就跪键盘谢罪去吧,啊。”

  一阵嘘声,叶修朝方锐努努嘴:“我们兴欣都这样,不信你问方锐,”

  方锐一本正经点头:“是要跪键盘来着,打一个字就要多跪一分钟!”

  这回嘘声更大,大有责备方锐毫无骨气,竟敢通敌之意。一行人笑笑闹闹拿好房卡,拖着行李进电梯。国家队人多,偏偏大家都想早些回房休息,电梯挤成一团。叶修被压在角落,想挠个痒痒都拎不起来手。倒是孙翔走位惊艳,也不知什么时候绕来的叶修身边,还在他腰上掐了一把,眼里满满的:别忘了你答应的。

  叶修叹了口气,冲他挑了挑眉。

  叶修的行李全放在方锐那里,先跟着去他那边把东西全拿来,才进了自己房间。大约是领队的关系,叶修的房间是套房,比方才见到的方锐的房间大出近一倍来,外面多了间会客厅,灯比卧室里也亮些。他先找到保险箱,研究了一会儿怎么开关设密码,将资料和平板电脑都先塞进去,才把衣物一件件挂进衣柜。

  浴室干净舒适,宾馆自带的洗浴用品牌子也都挺不错,叶修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裹着浴巾出来。他从衣柜里找出刚刚叠放起来的一条内裤,小心展开,从里头拿出一个小瓶子——这是他偷带过来的润滑。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5016/chapters/15349918 

(点开后请在点一下Proceed, 才能看到文)


  门微微拉开条缝,卡住了。里头人说:“文州等等啊,”然后伸手去把链条取下来。

  门这才开了,叶修的脸从缝隙间显露出来。喻文州微怔:叶修平日苍白的脸颊泛着浅红的颜色,鼻尖耳朵都红红的,眼神柔软,眼角还泛着点湿漉漉的光。与此同时,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是一股他熟悉而又陌生的淡淡的腥气——只有性事之间才会出现的气味。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叶修。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跟进去,把门关上。进去即是套间里的会客厅,一台电脑摆在茶几上,仿佛没什么特别的。往里瞥了一眼,被子被掀了起来,床却也很干净。

  叶修随意地朝沙发指了指:“随便坐吧。”

  “好,”喻文州答。只简单扫了一圈,他的目光便又坦然地回归了原位。他从自己带来的包里搬出笔记本电脑,然后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叶修也走过来,坐在他身边。叶修的走路方式乍一看和平常没有太大不同,却比平常速度慢了一些,跨步的动作也有些夸张,似乎是强作无事。

  叶修坐下来,先是普普通通地坐直,又软了软身子,调整了会儿姿势,在沙发上躺下来一点。他们离得近,他便能更清晰地嗅到叶修身上那股旖旎的气息。

  喻文州的手无意一般触到电脑旁的开关机键,长按片刻,听到几不可闻的机器运转声。接着他才把电脑摆上茶几,和叶修的那一台摆在一起。

  “等一下,我电脑开机比较慢,”他状似无奈地笑笑,掀起笔记本盖子,再次按下开机按钮。

  “没事,”叶修懒洋洋地说,又换了换姿势。

  喻文州故意拖延出一点时间,现下也算是看出来了:叶修的脸越发呈现出绯红的颜色,而且有些坐立不安,似乎希望他快点讲完。他的眼神比平时更加慵懒些许,柔和下来,让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再像多数时候那样,似乎永远高高在上,无法触及。

  “是这样的……”

  机子终于开启,喻文州点开国家队资料中属于K国的文件夹,开口讲解。

  K国队员配置一旦更换,就不可能只涉及到一个人,尤其是核心的改变,会让全队的打法都进行调整。叶修的眼神沉静下来,仔细聆听他的分析,间或点头赞同,或是评论几句。

  现在,叶修的气质回到了他熟悉的样子。虽然他脸色依旧有些潮红,但状态已然回归。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眼前这一方泛着荧光的屏幕上,眉头微蹙,聚精会神。

  可他并非总是这样的。喻文州忍不住想到,叶修也曾用那样柔软的眼神看过他,在某一个夏天,或是好几个。他的语调里曾有过只对他展露的欢悦,他的一举一动曾带着只有他才懂得的深意。叶修曾经对他是特别的……叶修曾经喜欢过他。

  或者他是这么以为的。

  虽然在自己回应他之前,那份感情就已戛然而止。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TBC-

评论(19)
热度(691)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