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02

*翔叶,黄叶,喻叶


02

  他说完这一句,心里还有点忐忑。霸道总裁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何况眼前这人年长他七八岁,早活成精了,这句话出来还不知道又要被笑成什么样。他从后搂着叶修,只能看见他一半侧脸。接着,孙翔便眼见着他话音刚落,怀里人就从耳朵为起点,一点点的嫣红从里到外透出来,再飞快地一路染上脸颊去,在昏暗的灯光下也十分显眼。

  孙翔萌坏了,第一次体会到耍流氓的乐趣,把他搂得更紧一些,手撩开叶修的T恤一角,沿着他柔软的腰线往上揉:“给哥哥摸一摸。”

  叶修喷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谁是谁哥哥?”

  他说归说,脸上还泛着红红的一片,孙翔得意洋洋,只当方才暂时聋了,什么也没听见,急吼吼地抓着叶修手往下摸。年轻人,精力好,时时刻刻都想来一发,也并不太顾对方感受。然而毕竟还是热恋期,孙翔年纪也小,叶修总是不由自主纵着他,想要什么也都由着他来。这会机舱里倒的倒睡的睡,方锐那头更是连呼噜都打起来了,叶修想着摸摸也就摸摸,手便重新伸了回去。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5016/chapters/15265537

(点进去后请再点一下Proceed,才能看到文)

  有了保证,孙翔满意了。只是叶修实在说话算数,说摸一摸就是摸一摸,孙翔刚把裤子扣好,他就已经回归原位,安全带扣上不说,连两人之间那根扶手都重新掰了回来。孙翔又有点闷闷不乐,盯着窗外连成一片的云发呆。

  叶修打开阅读灯,自己抽了本黑卡广告看,对上头各式VIP服务的介绍啧啧称奇。过了半晌,转头才见孙翔一个人盯着他这边,那副呆乎乎的样子简直能超过周泽楷的全盛时期。看他实在无聊,叶修只好伸手到兜里,一个人在那儿掏上掏下了半天,终于掏出个什么东西,往他手里一扔:“拿去玩儿吧。”

  孙翔下意识接了,定睛往手心里一看,是个迷你地鼠机。叶修也是厉害,孙翔这两天有事没事就来沾点便宜,全身上下都摸遍了,居然也没摸出这个地鼠机过。他怒:“你就拿这种打发小孩子的东西打发我?”

  叶修严肃道:“说什么呢,这机子我调过的,能撑过10分钟就算你牛逼,目前还没人破过我17分钟纪录呢。”

  孙翔立刻抖擞精神,重振雄风,誓要打过17分钟不罢休。他按了两下,就听一阵电子音和着地鼠机上五颜六色的廉价灯泡一起聒噪,手忙脚乱找到声音按钮关了,然后点了点屏幕上代表最高难度的那个地鼠头,手指噼里啪啦地动起来。

  叶修啧啧了两声,心想着这孩子真好糊弄,继续翻了会儿杂志。舱内灯太暗,他扫了几页,只觉得眼睛累,瞥瞥还在全力捣鼓他那个地鼠机的孙翔,把椅背放下,靠下身去,戳戳他胳膊肘:“我先睡会儿。”

  孙翔手一抖,屏幕上登时一个大大的Game Over,一卡一卡地跳上来。“差一点就过15分钟了!”

  叶修打了个哈欠:“哦。”

  孙翔恼火按了两下按钮,调到纪录排行榜,边问:“最高纪录就你的17分钟?不可能啊,刘小别多久?”

  “他又没玩过……”

  “都有谁玩过?”

  叶修想了会儿,说:“沐橙,老板娘,包子……哎,”突然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儿似的,唇角一勾,“第六赛季的事儿了吧,文州也玩过。”

  “喻文州?”孙翔一噎,“那你这17分钟记录有什么意义啊?”

  “没什么意义啊……”

  孙翔无言了一会儿,重开了一局:“你睡吧,待会儿吃饭我叫你。”

  叶修笑着嗯了声,把毯子盖好,头靠在椅背上。

  过了半晌,他挪了挪脖子,侧向孙翔那边。身边人动了动,有只手探险一样从他肩上步步爬上来,摸了摸他的脑袋,又捏了捏他的鼻子,接着一切归于寂静。


  椅子被人从后撞了一下,一只手灵异电影一样从两座缝隙间穿出来,在叶修肩上乱拍:“起床起床!”

  叶修猛地醒过来,揉了揉眼,才发觉灯全亮了,机舱里一片嗡嗡声,好不热闹。他眼间还有点模糊,使劲眨了两下,就听后面人絮絮叨叨:“开饭了开饭了,感觉有好多好吃的啊老叶!”

  叶修还没来得及张口,一旁孙翔已经刷地转过身去:“你怎么这么烦啊,他还在睡呢!”

  “怎么了啊,关你什么事了?”黄少天立时开嘲讽,一面又转向叶修,“你看你看,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这里也有!”

  “你!”孙翔刚想反驳,怎么不关他事?他是他男朋友,哪都关他事!

  小腿上却随即被轻轻踹了一脚,他只好闭嘴,气哄哄地转过去抱住双臂。叶修的腿轻蹭了他两下,权当安抚,接着才伸手接过空乘递来的菜单:“你上次跟我说什么来着了?”

  “就是那个啊,S国的那个奶酪……”

  “你在飞机上吃还不如到了苏黎世再吃呢。”

  “说的也是啊!那你点什么啊?”

  “我要个小笼包吧。”

  “你搞笑吧!一天到晚在H市,还没吃够啊?”

  “我哪来那么多时间天天吃小笼包啊大哥……”

  “下次我带你去Y路那家新丰吃吧,那边的好吃。”孙翔小声说了句。

  叶修转回身坐正,对他笑笑,轻声说:“好。”又翻了翻菜单,说:“那我要这个吧,海鲜炒饭……再来个可乐吧。”

  黄少天又在后面嘟嘟囔囔了几句,大约在说他没创意什么的。叶修施施然把小桌板从旁拉出来,好整以暇地等餐。


  前面人的椅背往上调了调,空乘开始发餐点,狭小的机舱里挤着揉着各式食物的气味。黄少天并没什么胃口,只盯着窗外。旁边的肖时钦仿佛在疑惑他突然的沉默;窗外的云层层叠叠地十分厚的模样,却遮不住太阳,有些晃眼。柔软的云散着金色的柔光,他现在心里想着太多事情,反而挤出一点空余,分出一点闲心来,胡乱想着窗外这幅光景其实也很奇妙。

  黄少天方才还有些在外人前与叶修相谈甚欢的小小得意,如今也全被冲散了。可他的心却不同,反而为这些微妙与不对劲,一点点、一寸寸地清醒镇静了下来。

  -TBC-

评论(31)
热度(791)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