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一木难支 01

*翔叶,黄叶,喻叶

*有NTR情节,雷请勿入


01

  “前往苏黎世的旅客请注意……”

  一旁随行的工作人员站起身来:“各位大神,都到齐了吗?还有人在免税店吗?……检查一下,机票护照都还在吧?贵重物品没落下吧?我们要准备登机了,请往这边走!”

  叶修打了个哈欠,把手上把玩的地鼠机塞进兜里。众人纷纷起身,检查随身物品。张佳乐背着个大包兴冲冲地排到第一个,叶修没什么行李要检查,优哉游哉走过去,伸出一根手指拨开他:“让让啊,让领队先走。”

  “你滚滚滚!”张佳乐用肩把他撞到一边,“我先来的!”

  “你看看你背后的号码,排第九个去好吗!”叶修出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机票,塞到空乘手中:“谢谢。”

  乘务员把票一扫,手下又递来一张:“快快帮我的也扫了!”

  乘务员把张佳乐的票也扫了,弱弱地说:“先生,我们起飞还要好一会儿,不用急的……”

  “知道了,谢谢啊!”张佳乐口里应着,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动了,冲上去跑到叶修前面,“刚才明明是我第一的!”

  “你小学生吗!”叶修一个走位,跨到他身前。

  “你才小学生吧!”张佳乐不甘示弱,又重迈步到叶修前面。

  两人打打闹闹上了飞机,张佳乐往后两排找到自己的位置,终于安分地坐了下来。座位两两相连,叶修看看自己的机票,1A,靠窗。头等舱座位很宽敞,他坐下来伸了两下腿,然后把一旁装着毛毯拖鞋之类的套装打开。后边的人陆陆续续上机,各自找到位置坐下。喻文州排在很后面,手里提着大包小包,都是在免税店买的东西。他走到叶修这一排,笑道:“前辈,我坐这边。”

  “哟,文州坐这儿呢,”叶修招呼了一声。

  “是啊,看来他们都是按照编号排的……”喻文州答着,把东西一样样往行李架上摆。话还没说完,后面忽然又上来一人。他看了眼坐第一排的两人,飞快地掠过半挡着道的喻文州身边,差点没撞到他。

  叶修瞥了一眼气冲冲大步走过过道的孙翔,转头笑:“买这么多东西啊?回来不还有机会吗?”

  “都是家里人要求的。我上网查了一下,有些店苏黎世那边机场没有……”

  又是话音未落,后头突然砰地一声。叶修扭头,发觉是孙翔颇没好气地把包往行李架里塞,没放好,又掉了下来。坐他一旁的李轩差点被砸,惊呼一声,孙翔低头讪讪地道歉。

  这厢喻文州还在往架子上塞东西,叶修半抬着头打量了他一会儿,半晌忽然出声道:“不好意思哈,文州,你能和孙翔换个位置吗?”

  “嗯?”喻文州不解,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有点话跟他说,”叶修的语气非常自然,冲他挤了挤眼,“这几天就我来开导开导他吧。”

  “哦……”喻文州语气了然,神色间依旧有点疑惑,“没事。”也不再问,一面便把刚放上行李架的购物袋再拿出来,又是好一番工程。此时职业选手已经全体落坐在自己位置上,然而大队的工作人员还等着要上机,得从他们这边过。喻文州等不及把购物袋一个个缠在手上,只好抱了几个在怀里,样子有点蠢萌。叶修看得直乐,喻文州回头对他笑了一下,便抱着一堆东西往后排走,站定在孙翔身旁。孙翔还不知他来干嘛,依旧板着个脸。喻文州微微低头,也不知道和孙翔说了些什么,孙翔瞬时望向叶修这边,面色几乎立即由阴转晴。

  孙翔的视线直直投来,叶修赶紧回头,直视座位前方。所有选手都在聊天,叶修勉强听见后头又是一阵叮铃咣啷,想必是二人把东西搬上搬下的声响。过了好一阵,青年才往他这边走过来,把包往架子上一塞,在他身边稳稳当当地坐下。

  “我……”孙翔刚坐好,就凑过来想说话。

  “有什么话待会再说,”叶修轻声说,靠在座位上,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孙翔立马坐得无比端正,呆呆地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把安全带扣上。

  机舱里空调打得有点凉,身旁身后一些队员在聊天,一些在翻杂志。一旁的叶修却依旧闭着眼睛,不动声色。孙翔紧张地望望周围,大约没人在注意他们这边。他这才伸手把方才叶修拆到一半的包装整个打开,从里头抽出毛毯来,抖成一张大的,披在叶修身上。

  叶修表面仿佛是没什么反应,可他离得近,分明听见叶修低低笑了声。孙翔心里一热,又伸手把毯子往他肩上掖了掖,端端正正坐回原位。

  登机了好一会儿,又是安全须知又是机长讲话的,许久才慢腾腾地起飞。孙翔翻了会儿杂志,心却根本不在这上头,很快觉得无聊,又把杂志塞回去了。

  他们早上吃得很不错,中饭时间未到,机内也没有上餐的意思,半个小时过去,机舱里的灯光先暗了一片。空乘人员回到前面的小房间去,选手也多半安静下来,他们身后的黄少天本来无比兴奋地叨逼叨了半晌,然则坐他身旁的肖时钦是打定了注意不去理他,他只好慢慢地不出声了。孙翔转头瞧与他们平行左方的两位,王杰希已经把小窗拉上,无比安然地戴着眼罩披着毛毯穿着拖鞋,椅背也放了下来。周泽楷倒依旧坐得笔挺,眼睛却也闭上了。孙翔和他同队这段时间下来,也知道了这是他小憩的方式,也不再看,把头扭了回来。

  然后是叶修。

  没有人注意他们,机舱又暗,孙翔这回可以好好端详他了。

  他们一周前才在一起。孙翔回忆起来,总觉得像是个梦,至今还有些云里雾里。他自己因为暗恋这人郁闷痛苦了大半年,不想在B市集训期重见叶修后一个告白,就成了。如今想来,他的告白也告白得很不像样,过于激动,连吼带哭的,也不知叶修之所以答应究竟是不是因为被吓着了。

  机舱内灯光一暗,叶修苍白的肤色几乎呈现出发灰的色调,眼睫微颤,眉头平和地舒展,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他眼下的黑眼圈又出来了。平心而论,这回孙翔第一天见到他时,他看上去远没这么无精打采。只是这段时间他工作简直没停过,以至于两人完事后,他光着身子还在看资料。这回面上一脸疲倦,也是自然而然。

  孙翔挪到他身旁,低下头来蹭着叶修的脖颈嘟囔:“你终于理我了?”

  叶修睁了睁眼,孙翔早看出他根本没睡着。毯子下悉悉索索了一阵,叶修抽出一只手来,摸摸孙翔的头,低声道:“你一路上那么明显,是怕我们的事不暴露是吧?”

  孙翔说:“我知道……”

  “你知道你就不会非要在下大巴的时候牵我手,”叶修继续摸着他的头。孙翔后脑勺比较敏感,叶修手上灵活,一下下沉重而缓慢地碾过他最敏感的地方。孙翔被他按摩得舒服,脑子里有点昏,靠在他肩上,听叶修继续轻轻用气声说话,吐息一下下打在他的耳侧,“你想想,这次跟来的工作人员有多少?只要一个发现了,就会传出去,到时候大家怎么看我们那几场比赛?是不是都是你放我水?”

  孙翔急:“我没——”

  “我当然知道你没,他们知道吗?这种丑闻传出去,你以后还要代言吗?还打比赛吗?”叶修手上的动作一时停了。

  孙翔闷闷不乐地喷了口气,把头侧回来,在座位上坐直。等了一阵,也不见叶修来安慰他,他只好把自己的那个套装也撕开,揪出里边的毛毯。他摊开毯子往身上铺,过了一会儿发觉这毯子太短,叶修盖还勉强可以,自己是盖了脖子就盖不住脚,盖住脚踝,毯子就只能拉到胸前。没办法,他干脆把毯子随便搭在肚子上,也懒得好好盖了。

  转头一看,叶修正满脸笑意地盯着他。他的眼神带着一点温柔的笑意,看得孙翔的心猛地一撞,凶巴巴地:“你……你干嘛!”

  叶修又摇头笑了一下,把两人之间挡着的扶手往上掰,接着往孙翔这边蹭了蹭。他身子一贴过来,孙翔心顿时软了,忍不住伸手环搂住他的肩。叶修嘘了一声,凑上来在他下颔上轻贴了一下,说:“我知道,你是喜欢我。”

  孙翔还没来得及反应,叶修的手已经开始往下走,撩起他的毯子,往里头鬼鬼祟祟地游走。孙翔嘶了一声,扣在叶修肩上的手微微握紧。叶修也没准备深入,只是隔着裤子撩撩他。他那里顶出一大包来,那双灵巧修长的手连摸带揉,隔着布料找到他的前头,用指尖在沟壑上摩挲。孙翔被摸得爽,忍不住把头埋在叶修的发间。

  这动作有点别扭,叶修把他撩拨起来后,就抽出了手,放归原位,顺便轻笑一声。孙翔心实在痒痒,上去捉他的手,往自己这边拉。叶修又拍了他脑袋一下,说:“乖,别闹了啊。”

  他这副把自己当小孩子看的样子孙翔见过无数次,每次都兼一点被看轻的不爽,却又有点仿佛被戳中了哪个点的小兴奋。但这回或许是他脑子灵光了些,忽然来了灵感,仗着自己身高优势,凑过去伸展手臂,整个把叶修搂在怀里,一边拉过他的手,倾身在他耳边说:“乖,给我摸摸。”

  -TBC-


被虐粉虐回来了,也想立马开始更新,只是三次元比较忙,自己也需要复健一下( 

总之先补个档,今天补个五篇。。以后看情况!

评论(200)
热度(1602)

我看着你就仿佛牡蛎凝望着太阳,还以为沉重的海水不过是最稀薄的空气

© 打火机 | Powered by LOFTER